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一十章 聖獸之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章 聖獸之骨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熱門免費閱讀!

「聖骨1

所有人都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除了余寒!

余寒的目光,似乎穿透了那重重青芒的籠罩,落在被掩蓋之下的那座劍碑之上。

「雖然被那青芒遮蓋住,但劍意卻越來越強盛,這座劍碑,當真有些與眾不同1

胡奇的眼睛里,滿滿的都是滾燙的灼熱。

握緊的拳頭也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好恐怖的力量,就是這段骨1

然後,在所有人目光注視之下,青色的光芒逐漸消失,化為一道道纖細的絲帶,將那段聖骨包裹在了其中,似乎在守護一般。

但那股駭人的氣息,卻漸漸沉寂了下去。

聖骨上依然散發著淡淡的光芒,卻顯得平和了許多。

「就是這個時候,該出手了1

胡奇與余寒的身形,幾乎在瞬間動作,朝向天塹之上飛撲了過去。

而且,就在動身的同時,相互帶著幾分戒備看了對方一眼。

他們誰也沒有信任誰。

這是古不變的定理,因為彼此敵對的關係,或者是因為至寶的誘惑。

衍錚等人,包括八名講武堂弟子,也紛紛靠近了過去。

不過他們沒有躍上天塹,而是抬頭看向了那兩道身影。

「呼——」

兩人幾乎同時落在了天塹之上。

只不過,卻並降落在一處。

如同之前約定的一般,余寒落在了那座劍碑的面前,而胡奇則是落在了聖骨的面前。

兩道目光在半空中交織在一起,然後同時露出一絲笑容。

真正的競爭,就在這一刻開始。

這是他們彼此自己的選擇,然後才是時間,每一秒的時間,對他們來說都彌足珍貴,因為預示著下一刻那場戰鬥的勝負。

所以他們的目光一觸即分,各自落在自己所關心的至寶上面。

胡奇雙目微眯,那些纏繞住聖骨的青色光帶十分厲害,內部有光芒涌動,充斥著一股肅殺的氣息,那是風屬性。

這隻聖獸,在隕落之前,一定也是一隻風屬性的聖獸,否則不會落下這麼大一片充斥著可怕罡風的小世界。

他探出真氣,率先落在了那些青芒之上。

沒有直接選擇突破,雖然對自己的實力有信心,但這畢竟是聖獸留下的遺,絕對擁有頃刻間滅殺自己的能力。

所以他很小心,真氣稍微碰觸了一下,便切斷了自己與那道真氣之間的聯繫。

但是,那些青色的絲帶卻並沒有傳遞出反抗的力量,反而變得更加內斂,好像單純只是為了守護而存在,並不會主動攻擊。

這一次,他的膽子稍微大了一點,以真氣與那些青色絲帶接觸在一起,同時,感受著其中的波動。

「氣息的確不弱,但蘊含的力量卻十分暴虐,應該是聖獸害怕自己的這段遺骨受到攻擊和損壞,所以才在臨終的時候,布下了這道防禦禁制。」

他心中暗自想到,同時催動真氣,開始與那些青色的本源氣息接觸,逐漸與之產生聯繫,想要用這種方式,一點點的進行滲透。

不過雖然這種方式雖然很有效,但進展卻並不快。

好在,余寒那邊的進展,似乎更加不快。

他站在了那座劍碑的面前,石碑上面,那巨大的「劍」字愈發的深刻起來。

而且每一道筆鋒之間的劍意刻畫,也越來越直透人心。

那股迎面而來的鋒銳,終於讓余寒感覺到了一絲壓力。

自己的劍意,已經足夠純粹。

正因為如此,才能夠凝視這座劍碑如此之久。

也正因為如此,他才能夠與這座劍碑之間,產生一種莫名的聯繫。

「果然,這裡的劍意,與我體內的那四套古劍經的劍意十分一致1

這讓他心中湧起一絲喜悅。

當初與血燃激戰的時候,他的一句話便曾經點醒了自己,那就是自己的劍道本意。

雖然那株草取代了那道劍光,使得自己在最後關頭,凝聚出了一株草的武魄。

但是,那些劍意卻一直並未散去,而且經過一株草武魄的祭煉,比較從前還精純了許多。

因為那株草,同樣也是一把劍。

是一種不同尋常的劍意。

所以無論任何形態,真正的本意卻都從未變過。

而這,也是自己的本意。

如果能夠得到其中蘊含的那套古劍經,那麼自己的劍意還會擁有大幅度的提升。

這座劍碑所釋放出來的劍意,已經讓自己有所感悟,如果能夠得到那套古劍經,那麼此行所收穫的好處,單純針對自己而言,絕對要超過這段聖骨。

想到這裡,他掌心微微探出。

就如同得到之前那幾套股劍經的樣子,輕輕碰觸在了那座劍碑之上。

「嗡——」

一股可怕的氣息,狠狠的灌注到了他的體內。

余寒的身體,近乎瘋狂的顫抖了起來,在那股強橫無匹的劍意沖刷之下,臉色一瞬蒼白如紙,嘴角也沁出斑斑血跡,觸目驚心。

「余寒好像受傷了1

見到這一幕,雲風渡不禁皺起了眉頭,眼中掠過一絲擔憂之色。

旁邊的凌秋白等人也忍不住心頭微微一震,雖然不知道余寒為何會做出這樣的選擇,但他始終是自己這一行人之中的支柱和根基。

一旦他倒下,那麼他們所有人都會死。

所以他們都很緊張,甚至比全心感悟劍道的余寒還要緊張。

而反觀仙門弟子那邊,更多的則是幸災樂禍。

因為此刻胡奇的狀態,明顯比被劍意所傷的余寒要輕鬆了太多。

不僅如此,胡奇臉上還越來越舒展開來,想來是因為選擇對了路子,成功在望。

雲錦轉頭看了一眼臉色難看的講武堂弟子,嘴角湧起一絲冷漠。

「哼!一群弱小的螻蟻,學會了一套劍陣又能如何?一旦胡奇師兄能夠成功,你們所有人都會隕落在這裡。」

想到此處,她清秀的面孔逐漸露出幾分快意。

「恐怕到時候不僅是你們,連同整個講武堂,也將會灰飛煙滅了吧1

「聽胡奇師兄說,講武堂那邊,劍明師兄應該已經動手了,不知道他能不能成功,不過一旦胡奇師兄掌控了聖骨,到時候,怕是連劍明師兄也不是他的對手。」

「所以真的希望劍明師兄不會成功啊1

「因為只有這樣,胡奇師兄才有可能力挽狂瀾,然後成就無上功勛1

與角之涯不同,雲錦支持的人,正是胡奇。

包括衍錚在內,所有人看向胡奇的目光,都充斥著希望。

「看來我的方法是正確的,那些青芒,都是依靠著裡面聖骨的力量在支撐著,雖然沒有殘存的意識,但卻是聖獸隕落之前的意志留存。」

「如此,那就好辦了,一旦我的真氣可以透過這些光芒,接觸到聖骨,可以將啟靈漩渦傳入進去。」

想到這裡,胡奇嘴角勾起一絲淡漠的笑容,扭頭看了一眼余寒,笑容不禁越發燦爛起來。

因為此刻的余寒,眼耳鼻喉已經盡數滲出了斑斑血跡,說不出的觸目驚心。

不僅如此,他的臉色蒼白得嚇人,整個身體都不住的顫抖,彷彿隨時都有可能支撐不住而倒下。

「哼1

胡奇冷哼了一聲。

「那劍碑上面的字跡,連我看上一眼都感覺到可怕,不敢攖其鋒芒,你卻還敢這般上去貼在上面,真是不怕死。」

「不過這樣也好,對我來說,省去了不少的麻煩。」

「其實,真希望你能爭口氣,最起碼堅持到我與聖骨融合完畢,到時候讓我親手取了你的性命。」

「畢竟,這是長老交下來的任務,總歸是要完成的。」

所以,一定要堅持住才好!

他重新將目光落在了面前層層纏繞的青芒之上。

此刻真氣已經滲入了將近三分之一,雖然進度依然不快,但是比起余寒,總算是多了幾分希望。

而且胡奇確定自己能夠成功,加上余寒此刻凄慘的狀況,所以他的心情變得越來越輕鬆。

余寒此刻的情況的確十分不好。

那些沖入體內的劍意,瘋狂肆虐,雖然有自己的劍意作為緩衝,但依然不是那些血肉經脈所能夠承受的。

所以,就在第一輪劍意沖入進來的時候,他便已經受了傷。

但雖然受了傷,他卻並沒有放棄。

因為那些劍氣在沖入到了劍意星河之後,竟然開始與其相互不斷的印證,並且漸漸融合在了一處。

也就是說,這短短的時間內,他的劍道,已經有了長足的進步。

雖然帶來的後果就是肉身的傷勢。

但相比之下,這些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隨著手掌貼合在了冰冷的石碑上,那些劍意與他之間,似乎都連通在了一起。

然後越來越多的順著經脈注入。

那些經脈先是被無窮的鋒銳劍意切割成了碎片,傷勢愈發沉重。

隨即他吞食了一滴聖獸玉髓,在那些精純的本源精華灌注后,傷勢又開始迅速的恢復。

如此往複,其實與胡奇的情況大同小異。

胡奇在試探著以真氣注入,要與那段聖骨取得聯繫,余寒又何嘗不是通過感悟劍碑之中蘊含的劍意,來嘗試著能不能感受到自己猜測的那套劍術神通?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余寒臉上的血跡越來越多,到處都透露著一種悲涼的氣息。

然而,他的身體,顫抖的幅度卻越來越校

「呼——」

正在感悟中的余寒,忽然睜開雙目。

眼中孕育著無窮的劍光。

然後,他已經平靜下來的身體,再次狠狠震蕩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