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一十三章 余家的末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三章 余家的末日?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情況如何了?」

劍明懶洋洋的躺在一塊大石上,沒有回頭去看剛剛走過來的幾道身影,直接開口問道。

那幾名仙門弟子微微躬身。

「除了執法堂和護法堂之外,其他的堂口,已經盡數被控制住了。」

劍明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只剩那兩個老傢伙了嗎?」

講武堂的崩潰,比他想象中的還要迅速幾分。

甚至可以說是不堪一擊。

那幾道命令下達之後,所有仙門弟子和當初埋藏在講武堂內的釘子幾乎同時發動,立刻佔據了講武堂的半壁江山。

而且隨著他們勢力的不斷壯大,早已經形同朽木的講武堂,正在迅速的走向滅亡。

執法堂和護法堂,是齊州講武堂的根基。

這兩大長老在齊州講武堂的地位,相當與三大森羅長老在燕州講武堂的地位。

所以劍明也不敢大意。

尤其是現在,成功在望,更不想因為自己的疏忽大意,導致滿盤皆輸。

「執法堂和護法堂依然沒有任何動靜,那兩個老傢伙,不知道在想一些什麼。」

「不過我們已經派出不少弟子散落在周圍,密切關注,一旦有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我們的眼睛。」

劍明終於坐起身來,眼中的懶散盡數褪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凝重。

「越是到了這種關頭,就越不能大意,你們一定要小心。」

那幾名弟子同時點了點頭。

「劍明師兄,以我們現在的實力,完全可以硬攻,為何……」

那弟子欲言又止,沒有繼續說下去。

劍明的嘴角卻露出幾分淡淡的笑意:「現在還沒到時候,余家那小子還未歸來呢1

呼!

衣袂破空之聲傳來,又是一名玄宗弟子出現在他們面前,臉上帶著幾分慌張。

「什麼事?大驚小怪的1

劍明淡淡的開口,眉頭微微皺起。

那弟子咬了咬牙:「周啟師兄那邊,出事了1

「什麼?」

劍明臉色一變,周啟是化骨中期境界,實力在他們這些玄宗弟子中,也屬於上等的存在。

所以儘管知道,憑余家那些登不上檯面的螻蟻,派出他完全是浪費。

但一向謹慎的他,還是這樣做了,目的就是不想出什麼意外。

「余寒回來了?」

他第一時間想到了余寒,因為余家除了他之外,根本沒有人還值得他重視。

那名弟子搖了搖頭,心有餘悸的說道:「是玄蛇,化骨巔峰的修為1

劍明眼中精芒閃爍,帶著一股深深的震撼。

「玄蛇,好像是在守護那個余家,周啟師兄帶著幾人剛要出手,就被那頭畜生阻攔了,而且,它竟然下了殺手,幾位師兄和師弟……都回不來了1

「哼1

劍明冷哼一聲,眼中閃爍著莫名的寒意。

「好一個余家!竟然還有這等後手,真讓人意外啊1

他咬了咬牙,雙目微微眯起:「讓耀輝和秦宣過去!我就不相信,兩名化骨巔峰,還拿不下一個余家?」

一股冰冷的殺機從他眼中浮現出來。

儘管出手的是玄蛇,但很明顯,這忽然出現的玄蛇,一定與余寒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此刻齊州的這個局,是自己布下。

而且一切都按照計劃順利進行著,唯獨這一次,被余寒勝了一籌。

劍明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失去的尊嚴,一定要奪回來!

那弟子猛地抬頭,沒想到師兄竟會下達如此決絕的命令。

「可是師兄,如果耀輝和秦宣兩位師兄過去的話,一旦講武堂那兩個老傢伙拚死反撲,我們的優勢也就沒有了。」

劍明眸子里掠過一抹淡然,轉頭看向了這名弟子,似乎要將他看穿一樣。

那弟子急忙低下頭去,同時心裡忍不住一陣駭然,背後已經生出一層細密的汗珠。

他是胡奇的親信,但一直隱藏得很好。

此刻眼見著劍明的目光漸漸冰冷,心中立刻懊悔不已,適才不該這般直接的提出質疑。

劍明忽然笑了起來,走到這名弟子的身旁,語重心長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四奇長老,應該快要到了。」

…………

風之瞳內,聖獸所釋放出來的可怕力量,直接將所有人全部都圈入到了其中。

距離那段聖骨最近的幾名玄宗弟子,率先抵擋不住,一身精血立刻被吸干,化為一副枯骨,散落在地。

胡奇催動乾坤缽,拼力的抵擋著那股碾壓下來的可怕力量,臉色蒼白如紙,卻依然心有餘悸。

如果適才不是斷去一臂,自己的下場,也會與那幾名弟子一樣。

「師兄,我們該怎麼辦?」

雲錦俏臉帶著莫名的恐慌問道,此刻那股絕強的力量鎮壓之下,他們只能拼力抵擋,根本無法挪動分毫。

這跟等死沒什麼兩樣。

因為隨著聖骨上面流轉的青色光芒越來越濃郁,周圍的力量也越來越強大。

他們終究會有支撐不住的那一刻。

胡奇的臉色也出奇的難看,誰也不會想到,已經隕落了這麼多年的聖獸,竟然還布下如此驚天殺局,以至於讓他們陷入到了無比的危機之中。

遠處,余寒等人雖然提前逃離,可還是沒有逃開危機籠罩的範圍。

眼見著他們也同樣陷入到了苦戰之中,胡奇心中稍微平衡了一些。

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乾坤缽雖然是上品法器,威力不俗,但隨著聖獸力量的越來越強橫,乾坤缽所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按照如此態勢發展下去,他們絕對堅持不了多久!

「蓬——」

又是一名玄宗弟子慘叫著爆碎,化為一大團精血,瞬間被納入到了聖骨之中,消失不見了蹤跡,只餘下一塊塊骨,散落在地。

胡奇倒吸了一口涼氣,心底已經是一片冰涼,這一次,恐怕當真要隕落在這裡了。

雲錦更是花容失色,隨著身後一道道身影逐漸隕落,很快將會輪到她了。

因為此刻她所處的位置,僅次於胡奇和衍錚,而身後的那些弟子,已經隕落的差不多了。

「胡奇師兄,我不想死1

凄然的聲音響起,同時還有一聲聲哽咽。

面對死亡,連同雲錦這等強者,也無法承受心底那龐大的壓力。

「如果不想現在就死,就馬上給我閉嘴1

胡奇冰冷的聲音傳來,然而對於此刻的雲錦來說,卻並沒有多大的威懾力。

慘叫之聲繼續傳遞過來,每一次響起,都會讓雲錦忍不住花容失色。

而這一幕,也同樣被不遠處的余寒等人看在眼裡。

雖然暫時還未波及到他們,卻也是遲早的事情。

一旦胡奇等人全部都隕落在這裡,那麼接下來就是自己等人了。

他將那枚八門戮仙陣的玉簡撐開,以道紋催動,暫時守護住了凌秋白等人。

目光卻看向了天塹之上,那道散發著道道光芒的聖骨。

同時,眼神開始變得閃爍了起來。

「余寒,你要做什麼?」

他表情的變化,被一旁的凌秋白盡收眼底,當即忍不住開口問道。

余寒轉頭,嘴角咧開一絲笑容:「總該有人要去做的。」

「連胡奇那傢伙都抵擋不住,你又將這座陣法留給了我們,如何會是那聖骨的對手?你這樣過去,完全就是在找死1

「而且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是相當於白死。」

可那也比留在這裡等死要好!

余寒微微嘆了口氣,眼中的光芒越來越強盛。

「況且,也不一定就沒有辦法1

「就當是賭一次了1

「不行,要賭,也應該由我們去賭,你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可你們根本不知道怎樣去賭1

凌秋白的話還未說完,就被余寒嗆了回去。

他目光掃過講武堂眾人。

「不必再說了,那聖骨的力量越來越強大,多耽誤一分,就多一分危險。」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直接揮了揮手,眼中精芒閃爍,開始朝向相反的方向飛掠而去。

「劍意護體1

余寒催動體內那股鋒銳而又精純的劍意籠罩在周身。

那些聖骨的力量,竟然無法破開這些劍意的封鎖。

而且似乎,還帶著幾分畏懼,不敢直接朝向他進行鎮壓。

見到這一幕,余寒的心裡卻暗暗點頭,果然,自己猜測的沒有錯。

那座石碑,就是鎮壓天塹之下的聖骨。

看來聖獸並不是重傷而被封印在這裡,而是被人斬殺,然後進行了封櫻

那是一位深諳劍道的絕世強者,所以留下了石碑,對聖獸的魂魄進行鎮壓。

如果不是自己感悟那石碑中的劍意,使得石碑發生了一絲鬆懈,再加上眾人聯手開啟了封印的陣法,這段聖骨根本就無法逃離開。

如此的話,只要能夠激活那座石碑,或許就有希望。

而且通過適才的試探,劍意對聖骨的力量有著絕對的壓制性,如果可以將石碑的力量引發出來,成功的幾率非常大。

看著逐漸朝向自己這邊飛馳而來的余寒,胡奇等人也忍不住臉色微變,不知道這傢伙為何會折返回來。

一開始還以為,他是要趁機擊殺自己。

只是沒想到,那道身影直接從自己身旁掠過,甚至連看都沒有看自己一眼,便直接朝向聖骨撲了過去。

「真是找死1

胡奇心中暗暗冷哼:「竟然還捨不得那塊聖骨,活該你找死1

在無數道劍芒的守護之中,余寒的身形終於再一次踏上了天塹。

聖骨也似乎感覺到了那股讓它恐懼的力量,光芒變得搖曳了幾分。

然後,它發現了余寒。

周圍的力量一瞬間凝聚了起來。

帶著強橫無匹的氣勢,狠狠的朝向他碾壓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