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劍鎮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四章 一劍鎮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呼!

驚濤駭浪般的壓力,鋪天蓋地的朝向余寒碾壓下來,似乎要將他徹底毀滅一般。

余寒身形一個趔趄,籠罩在周身的劍光明滅不定,險些直接破碎了。

「劍意星河1

他直接催動了劍意星河,一百零八顆大星凌空流轉,與那股壓力對撞在了一處。

「蓬——」

星河爆碎。

只是一瞬間,他身形巨震,口中鮮血狂噴而出。

那股可怕的壓力,瞬間就破開了劍意星河的阻攔,朝向他蜂擁而去。

他的眉心處,一道符文忽然亮起。

與此同時,雙目一瞬間化為赤紅之色。

可怕的氣息以他為中心,狠狠的肆虐了開來。

洪荒之力!

在祖祠之中覺醒的那股神秘力量,終於在瀕臨死亡的重要關頭,徹底綻放了出來。

無匹的力量瘋狂的注入到了他的體內。

「這股力量,一旦催動,竟然能夠硬生生的將我的實力提升一個等級。」

感覺到磅浩蕩的力量,余寒心底一陣澎湃。

「呼——」

劍意星河再度暴漲,化為可怕的力量席捲而出。

在洪荒之力的牽引之下,狂暴的劍意星河,竟然一舉將聖骨的力量衝破,鋒銳而又玄奧的劍意漫天席捲而出。

聖骨不斷的顫抖,顯然對余寒忽然暴漲的實力十分震驚。

繼而,周圍的力量忽然一瞬間凝固,好像讓這片空間,都被凍結了起來。

隱忍了這麼多年,這是它唯一一個機會,所以絕對不容許有任何意外。

漫天瘋漲的力量,直接將劍意星河包裹在了其中,狠狠的磨滅。

與此同時,那股嗜血的煉化氣息,一舉將余寒包裹在了其中。

赤紅的雙眸掠過一抹駭然,余寒也沒有想到,聖骨的力量,竟然強悍到了這般境地。

又是一口鮮血噴出,周身繚繞的劍光也閃爍起來,瀕臨毀滅。

他微微皺起了眉頭,掌心緩緩探出。

一道金芒在掌心凝聚,漸漸化為一株金黃色的小草,懸浮在那裡。

小草微微擺動,綻放出一道道無形的奧義,被余寒甩手丟出。

那株羸弱的小草,很快就被淹沒在了聖骨釋放出來的光芒之中。

余寒臉上帶著點點光芒,目光也一眨不眨的注視著依然不斷增強力量的聖骨。

「蓬——」

終於,護體劍光再也支撐不住,狠狠的破碎了開來。

與此同時,劍意星河也無法阻擋那股力量的鎮壓,炸裂開漫天炫目的光芒。

余寒眼中的紅芒漸漸消失。

終究還是差距太大了,即便拼盡全力,依然無法抵擋。

尤其是洪荒之力消退後,渾身都忍不住一陣莫名的疲倦,竟是有些昏昏欲睡起來。

看來,以後這洪荒之力,還不能隨便施展,竟然對身體有著如此大的反噬。

余寒心中暗暗無奈。

可是,會有以後嗎?

當然!

這一點,毋庸置疑,因為就在適才,他終於感覺到了那股期盼已久的力量。

是一株草武魄反饋回來的力量。

而且,還帶給了自己一個興奮之極的消息。

聖骨施展無比的力量,終於將余寒徹底鎮壓,然後,它的本體竟然出現在了余寒的頭頂。

因為它感覺到了余寒體內沸騰的氣血。

那是一種渴望已久的精血。

他一個人,甚至比這一次周圍出現所有人氣血的總和還要恐怖。

所以,那股發自內心的貪婪,讓它瞬間將余寒作為了目標。

可怕的氣息化為一道漩渦,將他籠罩在了其中。

「余寒——」

八名講武堂弟子見到這一幕,臉上紛紛閃爍出一抹擔憂之色。

然而,就在這時,聖獸力量所化的這片青色天地,忽然從天穹之上,裂開了一道巨大的縫隙。

隨即,那道縫隙越來越大。

一道長虹般的劍氣從那縫隙之中斬落下來。

正好落在了聖骨剛剛凝聚出來的那道漩渦之上!

轟!

幾乎在瞬間,那道漩渦轟然被斬成了漫天碎片,勢如破竹,劍光的劈落之勢,幾乎沒有受到絲毫的阻攔,再度斬在聖骨的本體之上!

「轟——」

周圍響起了一片眩目的爆炸之聲。

包括八名講武堂弟子在內,所有人都被淹沒在了其中。

虛空已經整個塌陷了下去,周圍的一切都在崩塌。

連同那道巍峨聳立的天塹,也崩塌了。

這是毀滅的力量,那道可怕的劍光,撕碎了一切。

青色光芒紛紛潰散,再也無法支撐住這道劍光的斬殺,一寸寸的覆滅。

風之瞳,完全被淹沒在了那道劍光之中。

然後,無數道劍光衝天飛起,在周圍肆意的飛旋,所過之處,所有的青芒全部都被斬成了碎片。

從此以後,這裡將不會再有風之瞳的存在。

而那段聖骨,早已經不知去向,不知道是被那道劍光斬成了靡粉,還是再次被鎮壓。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股滔天巨浪終於漸漸恢復了平靜。

周圍有柔和的風吹拂而過。

那不是罡風,而是十萬大山,或者是這片大自然中,最自然的風。

天塹也消失了,化為一地的廢墟。

然而那片廢墟之上,卻有一座石碑矗立在那裡。

石碑上只有一個大字。

「劍1

…………

余寒終於睜開了雙目,稍微一動,便只覺渾身一陣劇烈的痛楚傳來。

一身衣服也變成了碎片布條一樣,掛在身上,和著已經凝結的鮮血,看起來十分落魄。

不過,好在還活著。

他目光朝向四周掃了一眼,八名講武堂的弟子也散落在周圍,雖然各自昏迷了過去,而且模樣也不比自己好到哪裡去,但全部都有氣息存在。

心中略微放鬆了一點,這才朝向四周打量了過去。

「竟然被那股力量送出了清風谷1

此刻他們所處的位置,竟然在清風谷的外面,不知道那股力量,是如何做到的。

強忍著渾身劇痛,余寒掏出一滴玉髓,自己率先服用了下去。

藉助著玉髓的可怕力量,傷勢迅速的恢復。

他再次取出一滴玉髓,滴在了水袋之中,分給其他八名講武堂弟子服下。

他們實力太弱,而且肉身的力量也不行,如果直接服用玉髓,怕是連那股力量的衝擊都無法撐住,身體便會爆碎。

有了玉髓相助,八人的傷勢也漸漸恢復,終於各自蘇醒了過來。

余寒這才鬆了口氣,同時坐倒在地,繼續恢復體內沉重的傷勢。

雖然這一次清風谷之行,可以說成功之極,但一切還未結束。

因為接下來,才是真正的決戰。

那個隱藏在講武堂的玄宗真正幕後黑手,已經在齊州布下了一個局。

然而從進入清風谷開始,他也在不斷的布置了一個個的後手。

那個人在布局。

而他,要破局!

…………

余家,此刻隨著耀輝和秦宣的出現,再次陷入到了空前的危機之中。

玄蛇龐大的身軀不斷朝向兩人發動了無與倫比的攻擊,以一敵二,硬生生的抵擋住了他們的衝殺。

雖然它防禦力驚人,但是在這兩人層出不窮的聯手攻擊之下,也漸漸落入下風。

下顎處,更是出現了一道深深的傷口。

觸目驚心!

那是耀輝的長劍所致,險些將它刺穿。

鮮血已經流成了小河,代表著它沉重的傷勢。

下顎處的那一部分柔軟,正是它的弱點,而耀輝一劍功成,與秦宣之間似乎達成了某種默契一般,紛紛朝向那道傷口處進攻。

玄蛇不住的咆哮,苦苦與兩人纏鬥,卻因為被發現了弱點,險象環生。

「玄蛇前輩1

余占元眼見著玄蛇的情況越來越不妙,臉色也變得有些擔憂。

不管這條玄蛇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總歸是幫余家抵擋了一次毀滅的打擊。

這一次,眼見著對方有備而來,玄蛇危在旦夕,余占元心中不忍。

「余家命該有此一劫,萬不可因此而讓前輩受到牽連,以您的實力,隨時有可能離開,還請前輩三思1

玄蛇聽懂了他的話,然而卻沒有動。

因為它曾經答應過一個人,要守護這裡的。

而且那個條件,不容許自己拒絕。

那或許是自己唯一的機會。

所以不能放棄。

不是為了身後這些卑微的人類,只為了它自己。

憤怒的吼叫聲將余占元的聲音徹底淹沒在了其中。

耀輝眉頭緊皺,明顯感覺到了來自手上的壓力。

這條玄蛇此刻如同發了瘋一般,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朝向兩人發動了連綿不絕的可怕攻擊。

他目光閃爍,臉色難看之極。

來到這裡,是劍明的命令,而且他們接到的命令不僅僅是覆滅余家。

而是將這裡毀滅之後,立刻折返回講武堂。

因為那裡,還有下一步的任務。

所以他們要迅速解決戰鬥。

眼中漸漸生出幾分光芒,然後掃向了一臉焦急的余占元等人。

「我們來此的目的,是為了將這余家覆滅,而不是這條大蛇。」

「朱申,你帶人立刻出手,將余家的所有人都殺了1

他終於下達了命令。

劍明只是要求他們覆滅余家,並沒有提及將這條蛇也殺了。

所以只要那些人死了,任務就算是完成。

玄蛇雖然發了瘋,但也僅僅能夠自保。

有自己和秦宣聯手,它也無法顧及其他人。

所以,一切似乎變得簡單了許多。

聽到他的命令,一直在旁邊觀戰的朱申漸漸笑了起來。

他明白耀輝的想法,冰冷的目光掃向了余家眾人。

「很抱歉,要殺你們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