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一十六章 同歸於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六章 同歸於盡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那站在船頭的青色身影就那麼淡淡的看著他們,然後說:「回去吧,越界了1

兩人的眉頭同時皺起,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七州武院,執法隊?」

青衣人點了點頭:「七州武院與玄宗有過約定,你們的實力,超過了進入這裡的資格,所以,請回1

「如果我說不呢?」

抱劍中年人嘴角勾起一絲冷笑,聲音帶著幾分不屑。

話音落,他的身後,又有數道身影從船艙內飛馳了出來。

玄宗一方,除了四奇長老之外,還有兩名化骨巔峰境界的弟子,也一路跟隨而來。

「為了區區一個齊州講武堂,四奇長老竟然全部都來了,玄宗還真是看得起這區區彈丸之地1青衣人微微說道,卻沒有回答抱劍中年人的問題。

「無論如何,今日這條路,我們都走定了1

抱劍中年人繼續開口道,他同樣也沒有與青衣人回答在一個頻率上,似乎都在自言自語。

青衣人聞言微微搖了搖頭,然後,手臂輕輕抬起,迎著虛空輕輕按下。

蓬——

古船顫抖,一道掌影瞬間穿透了重重虛空,按在了渡天舟的船首。

無論是抱劍中年人,還是其他三名長老,臉色全部都是一變。

那掌印落下的地方,有一道深深的掌印出現在那裡!

雙方之間隔了足有百餘丈距離,然而那青衣人一掌,竟然可以在堅固之極的渡天舟上留下一道掌印!

他的修為……

六人幾乎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說過,你們越界了1

青衣人臉上沒有分毫的表情波動。

抱劍中年人雙目微微眯起,目光中帶著幾分強烈的戰意。

「不要衝動1

白髮老者一把將其拉住,目光閃爍的看向了青衣人:「以閣下的實力,何必來到這裡,管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

青衣人目光就那麼淡漠的看著他們。

「這是規矩,我是執法隊的成員,所以要維護規矩,這就是原因。」

「可是我們跨越遙遠的距離,還未到達目的地,便就這樣灰溜溜的回去,只怕閣下,還需要給我們一個交代1白髮老者開口道。

青衣人搖頭嘆了口氣。

「你要交代嗎?那好吧1

他的身後,又是兩道身影走出,與他並肩而立。

白髮老者臉色一變。

這青衣人的實力,便不是他們任何一個人能夠抗衡的,然而後出現的這三個人,每一人的實力都不弱於青衣人。

如此之下,自己等人必定不是對手。

甚至連抱劍的中年人,在這兩人出現之後,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氣氛凝固到了極點,連呼吸的聲音都隱約可見。

雙方隔著百丈林海相視而立,那股緊張的氣息越發的濃郁起來。

「呼——」

一道渾厚的破空之聲忽然傳來。

已經針鋒相對的雙方,紛紛別過頭去,看向除了他們之外,第三個出現在這裡的渡天舟。

…………

余家,朱申帶著幾名清微境界的弟子們,正一步步的朝向余家弟子走去。

「除了余占元,其他人,全部都殺了1

呼!

一道道身影掠出,虎入羊群般的朝向余家弟子衝殺了過去。

「余家弟子,準備血戰1

余占元怒吼一聲,所有餘家弟子紛紛抽出了兵器。

儘管他們被封印住了修為,卻沒有半分的膽怯,百餘道身影,帶著一種莫名的狂熱。

「找死1

朱申眉頭一皺,一指點出。

勁芒激射而出,直接穿透了一名余家弟子的眉心。

那些清微境界弟子也是如此,手中兵器揮出,便有兵器斷折的聲音傳來,伴隨著一道道慘叫響起,一條條鮮活的生命在綻放著最後的餘暉。

教習手持長刀,拚命盪開了一名清微初期境界仙門弟子的長刀,虎口早已經被震得鮮血長流。

他唯一的一條手臂已經彎曲的不像樣子,卻緊緊握住長刀,沒有片刻放鬆。

「都剩下一條手臂了,還這麼拚命?」

清微初期弟子單手扣住教習的咽喉,將他拉到自己前,附在他的耳旁說道。

他的話音方落,胸口陡然傳來一陣莫名的涼意。

繼而伴隨著陣陣鑽心般的疼痛涌遍全身。

教習反手握住刀柄,那把長刀,從自己的胸口穿入,又將那名仙門弟子穿了一個通透。

仙門弟子臉色蒼白如紙。

「同歸於盡吧1

教習猛地咬牙,長刀狠狠一扭,絞碎了自己的心臟,也絞碎了那名仙門弟子的心臟!

「教習1

看著兩道身影同時栽倒在地,所有餘家弟子狀若瘋狂一般。

他們有的已經被仙門弟子斬落了半邊身軀。

然而剩下的半邊身體依然沖了過去。

幾名仙門弟子的臉上,也沒有了之前的輕鬆,反而多了幾分發自內心的恐懼。

這到底是怎樣一個世家啊!

「死——」

眼見著身旁的幾名弟子已經被那區區百餘名普通人震懾住,朱申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當即怒吼一聲,一掌拍出。

可怕的勁氣直接將四五名余家弟子震得筋斷骨折,拋飛而出。

就在這時!

「蓬——」

余家的後門忽然被撞開,無數道人影從後院沖了出來。

包括前門,同樣也有無數人群蜂擁而入。

「家主,我們回來了,與家族共存亡1

余占元滿臉鐵青:「你們怎麼回來了,簡直是胡鬧1

是之前就送走的那些老弱婦孺,此刻竟然全部都出現在了這裡。

他們從里裡外外衝出,有的老人甚至拄著拐棍,雖然速度不快,卻毅然朝向仙門弟子撲了過去。

「占元小子,老夫我打獵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怎地?以為老傢伙上了年紀就不中用了嗎?照樣能夠上陣殺敵1

「是啊家主,你們都死了,留下我們這些老傢伙有什麼用,要死,也應該讓我們先死啊1

老人和婦女們同樣不畏生死,密密麻麻的衝出,他們前赴後繼,一往無前。

雖然知道前方就是死亡,卻沒有絲毫的畏懼。

一名仙門弟子揮手將兩名老人劈飛,然而腳下忽然一緊,已經被一雙滿是皺紋的手臂狠狠抱祝

他剛要催動真氣,將那名老人震開。

然而又是幾道身影撲了過來,將他壓在了身下。

鑽心般的痛楚傳來,這些老人都是修者出身,雖然因為年紀太大,失去了從前的鋒芒畢露,速度也慢了不少,但出手卻依然果決。

一把把短刀,或者是竹籤、剪刀從他們手裡刺出,僅僅片刻就將那名仙門弟子刺成了馬蜂窩。

蓬!

仙門弟子用盡全力,將幾名老人震飛了出去,躺倒在地,大口大口的吐血。

他仰天怒吼,身上出現了無數血洞,鮮血泂泂流淌而出!

然後帶著強烈的不甘,仰天栽倒在地。

那幾名重傷的老人卻沒有繼續爬起來,相視一眼,紛紛哈哈大笑。

「老子臨死前,幹掉了一名仙門弟子1

「要不是老子幫忙,你能成功?」

「哈哈——」

余家,一曲悲壯的歌正在響徹,剩下的幾名仙門弟子,手臂都微微顫抖了起來。

不是因為他們真氣不足,而是殺得有些怯了手。

「朱申,你是廢物嗎?還不快些結束戰鬥1

耀輝冷漠而又憤怒的聲音傳來。

對付這群普通人,竟然這麼久都沒有將他們拿下,這讓他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聽到耀輝的訓斥,朱申目光閃爍,猛地咬了咬牙。

原本以為,不過就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卻不曾想到,竟然會出現如此的一幕。

「都給我死吧1

他單手一揮,一道璀璨的刀芒從掌心奔騰而出!

在半空中凝結成一道弧形的氣勁,鋒銳的氣息瞬間將周圍全部都籠罩在了其中。

「終於,要真正下殺手了嗎?」

余占元目光閃爍,持劍朝向朱申沖了過去!

他知道,余家弟子的拚死抵抗,讓這些仙門弟子有些發懵,一身實力只是發揮出三成不到,否則他們全力施為,眾人根本抵擋不祝

如今眼見著朱申催動了渾身真氣,清微後期境界的實力,這一刀之下,恐怕周圍的人能夠剩下半數就不錯了。

所以他想也不想,直接朝向朱申沖了過去。

「擋住他1

數十名老人手臂纏繞在一起,相互攙扶,竟是形成了一道人牆,將余家眾弟子和衝擊過來的余占元,全部都與朱申間隔了開來。

「不1

余占元睚眥欲裂,看著那數十名顫巍巍的老人,迎著那道刀光撞擊過去,一時間心如刀絞,淚水滂沱而下。

老人們哈哈大笑,手臂交纏的很緊,目光帶著幾分決然,看著那道越來越近的刀芒。

「都死了吧1

見到這一幕的朱申也忍不住動容,只能咬牙催動刀芒,刀勢也不由得更加迅速了幾分。

「鏘——」

利刃破空的聲音忽然傳來。

一道白影鬼魅般的從眾人身側飛掠過來。

然後落在了余家老人組成的人牆面前,單手一指,一道劍氣破空而出。

朱申激蕩出來的那道刀芒,瞬間便被這道劍氣洞穿。

而那道劍氣,余勢未衰,又從他的眉心洞穿了過去。

「余……余寒1

朱申艱難的說出幾個字,仰天栽倒在地!

余寒看也不去看一眼倒在地上的朱申,身形再次折返而回。

人群中,還有六名仙門弟子。

讓你們和我余家的這些前輩們死在一起,倒是便宜了你們!

可怕的殺機從他體內流淌出來!

冰冷之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