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一十八章 執法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 執法隊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齊州勢力範圍內的十萬大山中,三艘渡天舟就那麼懸浮在半空中,每一艘上,都有數道人影迎風而立。

三名七州武院執法隊強者脊樑挺得筆直,目光淡淡的看著對面已經漸漸靠在一處的兩艘古船。

「看來你們對齊州,還真是下了血本,不僅四奇長老聯袂而來,連洞明宗和彩虹島都出動了這麼多的高手1

站在最前方的那名執法隊強者開口道,聲音很平淡,彷彿根本沒有將對方放在心上。

第三艘到來的古船之上,一共有四道身影,其中兩名是化骨巔峰境界,另外兩名則是化骨中期境界。

這四人不是弟子,而是兩大仙門的長老。

聽到執法隊帶著譏諷的話,抱劍中年人眉頭微微一皺,眼中閃過一抹殺機。

「齊州講武堂滅亡,就在今日,你們阻止不了1

執法隊強者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風輕雲淡。

「七州武院與你們四大仙門之間早有約定,化骨巔峰之上境界的強者,不許入洪荒齊州。至於齊州講武堂能不能扛過這一劫,不需要你們操心,所以,回去吧1

抱劍中年人眼中滿是清冷,死死注視著三人,如果不是白長老一直有意擋住了他的半邊身體,恐怕立刻就要衝出去與對方拼殺。

這便是此人的本性,平生以戰為生,為四奇之一。

戰奇。

白長老感覺到背後傳來的戰意越來越盛,目光也是微微一滯,當即踏前一步。

對方那一掌,能夠在渡天舟上留下印記。

修為比起他們四個恐怕都要高出一個等級。

如此之下,對方三人若是全力出手,即便人數佔優,也絕對不好過。

即便能夠取勝,也必定是慘勝。

「閣下不要忘記,這約束,對我們四大仙門有效,對你們七州武院也同樣有效。」

執法隊強者目光閃爍,同時點了點頭。

「當然有效,所以我們才會在這裡等你們。」

「否則的話,現在的齊州,你們去了,恐怕也沒有什麼用處1

聽到他的話,玄宗眾人全部臉色大變。

的確,他們在此處已經等了不短的時間。

如果在這段時間進入齊州。

那麼劍明和胡奇他們,根本就無法抵擋住這三名執法隊強者威。

正如他適才所說的那樣,戰鬥恐怕早就結束了!

「不過我們雖然無法過去,但是讓他們前去,應該不算是違反約定吧?」

他心中微微嘆了口氣,然後伸手指了指另外一艘渡天舟上的四名洞明宗和彩虹島長老。

執法隊強者也看向了那四人,嘴角忽然綻放開一絲笑容。

「自然是不算的1

「風塵沙、雷驚天,你們兩個,隨洞明宗和彩虹島的渡天舟一起,前往齊州講武堂。」

白長老眸子漸漸微眯起一道可怕的精芒。

「我們謀劃了這麼久,就是等待著齊州易主的那一刻,倚天教沒有用,一早就從燕州撤走,導致多年的布局全部煙消雲散。」

「但是齊州,不會步燕州的後塵,所以,你們會看到不想看到的結果。」

「即便能夠阻止住我們又如何?你們依然改變不了任何東西1

看著玄宗的兩名化骨巔峰弟子躍上了兩大仙門的渡天舟,執法隊強者臉上依然沒有半分的表情變化。

然後將目光落在了白長老的身上。

「你說的沒有錯,倚天教是挺沒用的,所以他們才會失敗1

「而在我眼裡,其實你們玄宗,還真沒有比倚天教強過多少1

他淡淡的眸子中,流淌著一種別樣的譏諷,讓四奇長老的臉色十分難看。

「逞口舌之利,是沒有任何用處的。」

「這個時候,劍明他們應該已經動手了,這場戰鬥,很快就會結束的。」

「加上風塵沙和雷驚天六人相助,齊州的結局不會出現任何意外!所以給你們一個面子又何妨?」

白長老眼中漸漸生出幾分輕鬆,沒有堂主坐鎮,齊州講武堂,根本不足以對抗如此強大的力量。

他轉身看向了身後的三名長老,目光閃爍。

「我們退出齊州所在的範圍,等待好消息的到來1

兩艘渡天舟同時開動,一艘朝向講武堂的方向,另一艘則是原路折返,很快各自消失了蹤跡。

執法隊三名強者相互對視了一眼,臉色這才變得凝重了起來。

「這些仙門的傢伙還真是卑鄙,竟然利用了當年的約定,又派了六個人過去。」

最先開口的青衣執法隊強者微微一笑,轉身坐在了船舷上,然後搖了搖頭。

「仙門這些傢伙,這幾年被我們打怕了,又有燕州的前車之鑒,所以他們也不敢有半分的疏忽和大意。」

「可這樣一來,齊州講武堂的壓力會更大,這一劫,只怕他們很難挨過去1

「誰又能說的清楚呢?當初燕州被逼入絕境的時候,也沒有人看好,可他們還是在最後關頭反敗為勝,將三大仙門徹底重創。」

他臉上的笑容漸漸斂去,取而代之的則是一臉的凝重。

「所以齊州,也不一定就沒有任何希望。」

「但聽他們說,燕州之所以獲勝,是因為一名叫做余寒的核心弟子。」

「正因為如此,我才說齊州也一定有希望1

「……」

「那個燕州的余寒,如今正在齊州,他是齊州余家的弟子,那支古老的血脈。」

…………

講武堂後山,八名內院弟子趕回之後,雖然並未給他們減輕多少壓力。

但適才與劍明針鋒相對的一番話,卻讓包括執法和護法長老在內的講武堂諸多強者,紛紛忍不住驚訝。

「你說什麼?」

劍明的眉頭緊緊皺了起來,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凌秋白淡淡的看向劍明,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我們能夠比胡奇先一步來到這,而且平安無事,難道還需要我再重複一遍嗎?」

劍明臉色一變,咬牙全力催動長明燈,巨大的火海將周圍的空間都灼燒的劇烈的扭曲了起來。

的確,這八人能夠回來,讓他十分意外。

所以早在凌秋白剛開口的時候,其實已經相信了幾分。

然而,他心中,卻並不認為胡奇會失敗。

因為講武堂弟子,根本沒有人能夠與胡奇抗衡。

「想要以此擾亂我的心神嗎?就憑你們這些螻蟻,也敢妄言殺我玄宗弟子?簡直就是笑話,待我將你們全部殺光,看你們還如何猖狂?」

話音落下,長明燈激蕩出來的光芒再次強橫了幾分。

執法長老也不敢大意,全力催動天罰鍾與其抗衡。

兩大神器的力量不住的朝向四面八方充斥,可怕的氣息瘋狂搖曳。

講武堂一眾弟子拚死反擊,如果不是那一部分已經投靠了仙門的叛徒們也在此時出手,仙門絕對不是他們的對手。

可惜那些曾經講武堂精心培養出來的弟子們,卻都在此刻,選擇站在了對立面。

看著從前曾經並肩修淋,他們揮出去的兵器也有些顫抖,但既然已經是不死不休,那就只能硬著頭皮砍殺。

而幾大高手之間的戰鬥,同樣也陷入到了僵持的地步。

短時間內,只怕無法徹底分出勝負。

但從表面看來,講武堂一方,還佔據著一些上風。

儘管頂級強者的數量,或許不如對方。

但有執法長老和護法長老在場,以兩人可怕的殺傷力,不僅能夠將這一短板彌補,反而在實力上,超越了對方几分。

隨著時間的流逝,劍明的心中越來越是擔憂,胡奇和耀輝他們遲遲沒有回來,這讓他心中生出了一絲不祥的預感。

尤其是八名講武堂內院弟子帶回來的消息。

那個叫余寒的傢伙,好像是去了余家。

如此的話,耀輝他們,必定是被牽絆住了。

想到這裡,劍明心中不禁有些懊悔,這兩個老傢伙的力量,還不足以開啟星辰石。

早知如此,倒不如隱藏在暗處,也不至於連自己都陷入到了兩難的境地。

就在他心神搖擺不定,鬥志也逐漸減弱的時刻。

講武堂的上空,一艘巨大的古船從遠處呼嘯而來。

然後懸浮在了眾人的頭頂上。

「是玄宗的渡天舟,四奇長老到了1

激戰之中的劍明心中猛地一松,有一種沒來由的解脫感,同時抬起頭來,看向半空中的那艘渡天舟。

一共六道身影,從渡天舟之上飛馳而下,懸浮在了半空中。

看著下方已經被鮮血染紅的山體,風塵沙與雷驚天眉頭同時皺起。

劍明這一次是怎麼搞的?

怎地讓準備良久的必勝之局,變得如此艱難與慘烈?

風塵沙和雷驚天同時將目光投遞到了劍明的身上。

「還不快過來幫忙,具體的事情,等贏了這一局,我再細細說與你們聽。」

劍明已經來不及思考四奇長老為何沒有出現,看見援兵到來,急忙開口喊道。

兩人同時點了點頭。

的確,此刻連劍明都被逼迫的如此狼狽,看來講武堂,也有所準備。

風塵沙目光掃視了一下戰場,將整個佔據一覽無遺。

「這裡面最了不起的,就屬那兩個老傢伙。既然如此,我們便各自帶著兩個人。」

「那個執法長老,就交給我和劍明等人便是。至於護法長老,就只能看你的了。」

「也好,看看我們誰先獲得最後的勝利1

雷驚天淡淡一笑,身形瞬間搶出,他的背後,洞明宗的兩名長老緊隨其後,竟是先一步朝向護法長老撲殺了過去!

執法和護法兩大長老臉色變得極其難看了起來。

他們想到過玄宗會有幾名強者趕來相助。

但卻並沒有想到,講武堂竟然會有那麼多長老和弟子全部叛變了。

如今對方再次有四名化骨巔峰,兩名化骨中期境界的強者加入戰圈。

有這樣一股龐大的力量相助,恐怕這一劫,講武堂真的是難以越過了。

就在他們心神搖曳,臉色難看之際。

不遠處,忽然有一聲低沉的吼叫傳來,由遠及近。

繼而,一道漆黑如墨的龐大身軀瞬間出現在他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