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二百二十章 修羅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修羅路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七州武院已經傳來消息,十日後,修羅路即將開啟,到時候,我們要進入其中,前往七州武院1

華正陽站在子魚身後,看著那道窈窕的身影,微微開口。

「哦1

子魚只是輕輕回應了一聲,卻沒有回頭,一如之前時候,對待宋天行一樣。

華正陽的心思,她如何不明白?

然而自己,只是一個人,一顆心,那麼給他就足夠了。

況且,對於華正陽,還真是沒有什麼感覺。

即便他再優秀,又有那麼多人在自己面前極盡渲染,在她心裡,依然及不上那個讓自己心動的傢伙。

所以她沒有回頭,因為此刻的她,正看向齊州講武堂的方向,目光是如此的溫柔。

這份溫柔,只屬於他。

子魚那淡淡的回答,像是下了逐客令,讓華正陽的臉色有些難看。

他們來到這裡,已經足足十餘日的時間。

這段時間裡,想盡了無數的辦法,讓自己不斷試圖走入到子魚的世界里。

但得到的結果,卻是沒有任何結果。

因為她的世界,已然封閉對待所有人。

那一日沈東玄等人來到了天空之城,他們帶來了一個消息。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他才知道,子魚所期盼的,是一個叫做余寒的齊州講武堂弟子。

所以他不惜屈尊去與那些講武堂的核心弟子交往,從而套取關於他的一切。

齊州講武堂天才弟子,修鍊僅僅不到一年的時間,從武魄初期,一躍踏入武魄中期境界。

真正的戰鬥力,甚至可抗衡普通的化骨初期。

同時也在齊州這幾乎湮滅的一戰里,扮演了英雄的角色。

但他始終不及自己。

如果換成是自己,在那一戰會比他做的更好。

華正陽有絕對的自信,因為他是化骨中期,啟靈的化骨中期,同時也是融骨的化骨中期。

戰鬥力在同等級強者中,絕對是頂尖的存在。

而一個清微中期的傢伙,根本不會放在眼裡。

但他卻搶了自己最心愛的女人,讓她的眼睛里,再也容不下自己。

這一場沒有面對面的交鋒,自己已經先輸了一籌。

但他相信,此刻輸的,只是先入為主而已。

如果換成是自己先認識了子魚,那麼一定輪不到他。

華正陽雙目微微眯起,拳頭也握的緊緊的。

子魚似乎感覺到了華正陽情緒的波動,那種一個人思念的滋味已經無法延續下去。

當即眸子漸漸化為冰冷,轉過身來。

被子魚冰冷而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目光掃及,華正陽忽然莫名的緊張了起來。

他從懷中掏出一枚玉簡,遞到了子魚的面前。

「修羅路,是一條虛幻的大道,據說是太古時期的無上大能構建出來的,裡面危機四伏,卻又擁有著數不盡的機遇。」

他平復了一下起伏的心情。

「這條大路,是連同洪荒七州的一條大路,到時候,不僅是洪荒七州的講武堂和我們四大主城會有精英弟子進入其中,四大仙門,同樣也會有弟子進入。」

「所以必定免不了一場廝殺。」

「而且我們進入其中后,很快就會被空間的力量傳送到各處,不會在一起,到時候如果單獨遇到仙門的人,將會十分危險。」

「這塊通玄玉,可以連通彼此的氣息,到時候無論傳送到哪裡,我都可以把你找到。」

說完這番話之後,他看向子魚。

子魚卻看著他手裡的通玄玉,眼睛里有些光亮。

「你手裡,還有這樣的東西嗎?」

看著子魚有些期盼的目光,華正陽心中閃過一抹興奮,慌忙不迭的點頭。

「有的,這一次我們天空之城的弟子,基本上都帶了通靈玉,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只是祭煉起來有些麻煩。」

子魚思考了片刻,很認真的說道。

「能不能,再給我一塊?」

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她的臉有些紅。

華正陽也明白了過來,臉色瞬間變得十分難看。

通玄玉的確不是特別珍貴,但也絕對不像他說的那樣廉價,煉製通玄玉十分繁瑣,而且需要至少三級的陣法大師刻畫道紋。

所以,即便天空之城,也拿不出太多的通玄玉。

這一次他們進入修羅路的一共有十名弟子,也只有華正陽等五名弟子擁有。

此刻手裡的這一塊,也是他求了父親好久,才多要來的。

只是沒想到,子魚竟然提出這樣的要求,而且很明顯,那一塊是要替余寒要的。

華正陽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算了吧1

子魚忽然說出了一句讓華正陽暗自鬆了口氣的話。

「他應該不會喜歡的,所以,我也不要了1

她是為了某人才要的,是要方便他們之間的聯繫,然而想到某人那死要面子的性格。

自己這樣做,估計他會不開心吧!

所以她揮了揮手,沒有接過他放在自己面前的通玄玉。

「我先去看看丁進他們,就不逗留了1

說完,她便離開了。

只剩下華正陽,依然握著通靈玉,臉色難看的站在那裡。

「子魚,我不會放棄的,即便你不收,我也有辦法讓你收下1

…………

「八卦靈輪陣1

眼見著兩名仙門的化骨中期強者催動最強大的攻擊手段朝向自己籠罩過來,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精芒一閃即逝。

掌心道紋轟然逆卷,竟是足有兩千四百條之多,比之前足足增加了一倍。

在劍碑之間觀劍的時候,他的心神便受到了那道劍意的影響,再度凝練,有了不小的提升。

只是因為情況迫切,所以並未繼續凝聚道紋。

後來在余家一戰,殺得仙門弟子片甲不留,以他們的頭顱祭奠了余家逝者。

那種心結的釋放,讓心神修為同樣有所提升。

他心知講武堂這一戰將會十分艱苦。

所以多停留了一會兒。

一方面讓玄蛇也藉助玉髓提升實力。

同時自己也開始凝聚道紋,心神的飛速提升,使得凝聚出來的道紋數量足足增加了一倍,變成了兩千四百條。

此刻面對兩人層出不窮的連綿攻擊,當即將道紋盡數催動,八卦靈輪陣飛速運轉了起來。

當初一千二百條道紋的時候,可以勉強催動圓滿的八卦靈輪陣,但卻因為道紋剛剛足夠,無法將這座大陣最強大的威力激發出來。

如今道紋增加一倍,再度構建出這套陣法的時候,八卦嶺輪的威力,比從前足足提升了數倍。

巨大的八卦輪盤瘋狂碾壓下來。

兩人那漫天炫舞的攻擊方一觸及,便被徹底撕成了靡粉。

然後,八卦輪盤當頭碾壓,幻化出一道道璀璨奪目的光華,反過來將兩人鎮壓在了其中。

八卦輪盤飛速旋轉,帶動著一股可怕的氣息肆虐。

這一瞬間的被壓制,使得兩名仙門弟子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原本以為,余寒已經開始後繼無力,所以要乘勝追擊,徹底將其鎮壓。

不料這個狡猾的傢伙竟然暗地裡藏了一手,還有這樣可怕的手段等待著他們。

猝不勝防之下,當即落入到了下風。

八卦輪盤運轉著恐怖的能量,不榱餃慫有的攻擊。

兩名仙門弟子的臉色越來越凝重,這座陣法,當真是恐怖之極,如果不想辦法離開它所籠罩的範圍,他們就會變得十分危險。

想到這裡,兩人相視一眼,同時點頭。

當即,兩道光芒衝天飛起。

「呼——」

半空中,兩道璀璨的劍芒呼嘯而出,那是兩把神劍。

在他們的催動之下,竟然化為實質一般,急速衝起,所過之處,八卦輪盤灑落下來的氣息紛紛被刺穿。

「好恐怖的劍氣1

看著那兩道劍光扶搖直上,將要與八卦輪盤碰觸到一起,余寒的雙眸微微眯起。

「可是,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

「這才不過是一個開始而已1

話音落,他的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出現的時候,已經距離兩人不足十米。

他雙手之間,各自有兩輪彎月升起。

「四月焚天1

一聲清冷的斷喝傳來。

與此同時,白焰呼嘯,在四彎新月的催動之下,燃燒起一片刺目的瑩白光芒。

當初他施展四月焚天的時候,連胡奇也要重視,從而全力抵擋。

這兩人的實力,比起胡奇自然是差了不少。

所以此刻眼見著白焰席捲而來,兩人的臉色同時大變。

他們全部的力量,基本上都用來催動那兩道劍光,要破開頭頂那道八卦輪盤。

然而卻不曾想到,余寒在構建了如此可怕的陣法之後,還有餘力靠近他們進行攻擊。

情急和猝不勝防之下,心中不禁驚駭到了極點。

「不——」

彩虹島弟子一把扣住了洞明宗弟子的肩膀,把他推向樂那片席捲而來的白焰之中。

自己則是趁著兩道劍光破開了八卦輪盤之際,朝向後方躲避了開去。

洞明宗弟子根本連慘叫都來不及,便被那片冰冷的白焰整個吞沒。

然後他的身體竟然連一絲塵埃都沒有留下,就這樣從人間蒸發了。

「果然是大難臨頭各自飛1

看著帶著滿臉驚駭逃走的彩虹島弟子,余寒眸子里掠過一絲殺機。

這些仙門的弟子,自然是一個都不能留。

所以他腳下狠狠一踏,身形從那漫天白焰之中穿梭而出。

瞬間逼近到了那名逃走的彩虹島弟子背後。

「太元1

古劍經的力量直接被催動到了極致。

余寒眼中殺機閃爍,太元劍意化為一道宏大的劍氣,朝向他的背影斬落。

「不1

那名彩虹島弟子臉色一片慘白。

揮手一掌拍出,想要將其抵擋祝

然而一切都是枉然。

這道得自劍碑的太古劍經,威力已經達到了可怕的程度。

只是輕輕一劃,便將他的掌風,連同身體斬成了兩半。

便就在太元劍氣剛剛掃過那名彩虹島弟子身體的時,余寒心中忽然生出一絲莫名的警兆。

「呼——」

一股異常可怕的氣息忽然從斜地里出現。

一隻閃爍著星芒的拳頭,似乎穿透了重重虛空,碾壓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