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只是想要殺了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只是想要殺了你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修為的進步,加上本身劍意的提升,此刻的余寒,終於能夠將毀滅之眼的力量催動一半。

如今借著諸多妙法配合,在這最要緊的關頭,施展了出來。

毀滅的力量化為一股劇烈的風暴,一瞬間就將胡奇籠罩在了其中。

胡奇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駭然,余寒眉心的那隻豎瞳,就好像來自九幽地獄的魔眼,那股力量,讓人無法抵抗。

那股毀滅之力,迅速的將他周圍存在的一切力量全部瓦解,不僅如此,甚至還有一部分直接滲入到了體內,開始侵蝕他的元神。

胡奇咬緊牙關!

通臂神猿的力量被他催動到了極致,無匹的氣息瘋狂肆虐,想要將那可怕的氣息震開。

然而下一刻,一道劍光忽然從無窮的毀滅風暴之中鑽出,瞬間從他的胸口洞穿了過去。

余寒看著被太元劍意穿透了身體的胡奇,心中終於暗自鬆了口氣。

這一系列的連續攻擊,耗費了巨大的心神。

從一開始中規中矩的對戰,讓胡奇主宰節奏,然後藉助洪荒之力的恐怖增幅,瞬間發動一連串的攻擊將其反鎮壓。

可以說,他從出手的那一刻起,便都在等待著這一刻,並且將所有的意外,和對方的力量全部都計算在內,根本沒有給他留下任何的機會。

胸口被洞穿的胡奇,真氣不由自主的一滯,所有的抵擋頃刻間崩塌。

身體直接被那股毀滅之力吞沒。

余寒的臉上閃過幾分蒼白之色,胸口也劇烈的起伏。

那些在旁邊一直關注著這一戰的仙門弟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場戰鬥的轉變實在太快了,幾乎還未來得及眨眼,那層出不窮的攻擊,便已經將胡奇吞沒。

隨著毀滅風暴的消散,胡奇的身形好像從人間蒸發了一般,徹底湮滅。

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目光也落在了那片廢墟之中站立的白色身影身上。

「這傢伙,竟然以清微後期的境界,擊殺了胡奇師兄?」

「這應該不是真的,怎麼可能會這樣?」

沒有人相信,因為眼前發生的一切,太過駭人。

甚至在整個洪荒的歷史上,都沒有出現過。

余寒努力平復了一下沸騰的血脈,洪荒之力的催動,讓他渾身劇痛,那股反噬的力量也隨之席捲而來。

一滴玉髓瞬間吞入口中,藉助那股醇厚的本源力量恢復傷勢。

時間緊迫,雖然胡奇隕落在自己手裡,但是這場戰鬥,還遠遠達不到結束的程度。

一個胡奇,對整個戰局產生太大的影響。

仙門,依然主宰著這場戰鬥。

執法長老下顎的白須都被鮮血染紅,渾身更是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口,觸目驚心。

護法長老也凄慘萬分,頭頂那護宗大陣凝聚出來的虛影早已經殘破不堪,只餘下半條手臂,不斷與對方交手。

看著眼前的一切,余寒眼中生出一絲無力。

當初在燕州,他尚且能夠操控一劍誅神陣來對抗眾人,以一人之力扭轉乾坤。

然而此刻,眼前的這一戰,卻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能力之外。

縱觀身上所有的陣法和手段,除了摘魄之外,根本無法介入這個層次的戰鬥之中。

可是一旦摘魄,固然可以擊殺對方一名化骨巔峰。

但也僅僅是一人而已,或者還可重傷一人!

對於此刻仙門的諸多強者來說,一兩名化骨巔峰強者折損,根本無法轉變戰局。

所以,他是真正的沒有絲毫的辦法。

余家與講武堂,已經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這裡一旦失守,余家也同樣會再次落入危機之中,與講武堂一樣的下常

想到這裡,他目光再次落在了那扇被星辰石封住石洞上。

「你,到現在還不出來嗎?」

忽然,他瞳孔收縮,心頭有一絲警兆生出。

同時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貼著地皮暴退而出,速度極快。

幾乎是在同時,一道劍氣直接劈斬在了他之前所站立的地方,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

「怪不得連胡奇都栽在了你的手裡,心神失守之下,還有如此反應速度,真是不錯1

胡奇的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當然也包括劍明。

雖然他們兩個的關係並不融洽,但胡奇死在這裡,而且還是在自己的布局之下隕落,回去之後,自己也無法向他的師尊交代。

所以,只能用余寒的頭顱去交代了。

眼下執法長老已經是強弩之末,留下風塵沙一人足以應付,所以他直接從戰局之中脫離了出來,朝向余寒發動了攻擊。

原本以為,對方在心神不寧之際,根本無法抵擋住自己這一招全力以赴的攻擊。

卻不曾想到,這小子的靈覺居然如此敏銳。

就在那道攻擊剛剛發出之際,便立刻感覺到,從而逃離了開去。

「堂堂仙門弟子,就只會這些偷襲的勾當,胡奇如此,你也同樣如此,怪不得玄宗的弟子一代不如一代1

余寒目光閃爍,忍不住譏諷道。

劍明眼中有濃郁的殺機流淌出來,面對余寒的不屑,卻並未動怒,反而露出一絲笑容。

「這便是我們仙門與你們這些蠢貨不同的地方。」

「我們注重的只是結果,只要能夠獲得最後的勝利,任何手段,都是自己的實力1

「而你們的毀滅,就是因為自以為是的那股酸腐之氣1

余寒扭了扭脖子,氣血已經穩定了一些。

聖獸玉髓的療傷效果極佳,這短短片刻,便再次凝聚出了幾分力量。

這讓他心中也生出幾分底氣。

「別為你們的卑鄙和無恥找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了。」

他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容。

「當婊子立牌坊,這種事情也只有發生在你們身上,才會說的這般高尚1

「道不同不相為謀1劍明嘿然開口,同時搖了搖頭。

「所以我就說,和你們這些蠢貨,永遠無法溝通,最好的辦法就是,殺光1

話音落,他身形瞬間動作,長明燈出現在掌心,那一簇微弱的火光跳躍不定。

余寒也沒想到,劍明會在這個時候忽然動手,臉色驀然一變。

之前他能夠躲開對方的偷襲一擊,雖然多半是因為自己的丹田具有提前預警的特性。

但還有一部分是因為劍明,從一開始就準備偷襲,所以並未以氣勢將自己鎖定。

如果當真那樣的話,以當時自己的傷勢,不死也得重傷。

所以,劍明這看似聰明的選擇,實際上則是愚蠢到了極點。

但現在,劍明似乎也察覺到了自己正在迅速的恢復傷勢,從而不願意繼續廢話下去,一出手就是至寶長明燈,分明是不想留給自己絲毫的機會。

感覺到那一簇火光綻放出來的古樸與悲涼之氣,余寒身形不由自主的朝後飛退。

「退的開嗎?」

他指尖輕輕一彈,有一簇火苗直接被他從那長明燈上彈出,化為一道流星般的光線,朝向余寒激射而去。

看似簡單直接的一道火光,卻綻放出無窮的可怕氣息。

強如執法長老,都需要藉助天罰鐘的力量才能抵擋,更不用說此刻的余寒。

所以他第一反應還是後退,要避開對方這道火光的鋒芒。

然而劍明早就猜到了他會這樣做,一股無形的力量立刻蜂擁而出,將他牢牢鎖定。

余寒臉色微變,此刻的形勢,已經到了最危機的時刻。

他不敢有半分的耽擱。

「太元」

太元劍意束成一道纖細的劍光,正好迎上了那道火光。

本源劍意與那道不知名的異火之間,針尖對麥芒,狠狠的對撞在了一處。

「蓬」

沉悶的聲音傳來,太元劍意竟然不敵,迅速的消退,直接被那道看似羸弱的火光灼穿。

「螳臂當車1

劍明眼中掠過一絲不屑,那道火光勢如破竹,將太元劍意一一破開。

八卦靈輪陣!

余寒直接催動八卦靈輪陣,化為巨大的八卦輪盤,飛速旋轉了起來。

這一次,他沒有繼續朝向那道火線攻擊,而是依靠著八卦輪盤的力量,將周圍籠罩的氣勢盡數撕碎。

同時,身形倒掠而出,再次避開了這道火線的攻擊範圍。

「就只會逃跑嗎?」

劍明冷哼一聲,身形如影隨形,朝向余寒撲殺了過去。

余寒的身法同樣精妙,好像化為了一道劍光,根本不給他正面交鋒的機會。

「拖延時間嗎?」

「可惜沒有絲毫的用處1

劍明不屑的撇了撇嘴,索性不再繼續與余寒周旋,而是將目光落在了正在與仙門弟子激斗的凌秋白和雲風渡等人身上。

「既然你不願意正面相爭,那就只好拿他們來開刀了1

余寒臉色瞬間變化。

作為化骨巔峰境界的絕世強者,劍明的實力,與秋白他們根本就不在同一個等級。

所以,一旦他當真痛下殺手。

秋白他們八個,即便催動八卦劍輪陣,也抵擋不住對方一擊。

余寒咬了咬牙,閃爍的身形終於停止了下來。

目光炯炯,看向了劍明。

「論到卑鄙無恥,誰也及不上你們仙門弟子,既然你想要與我一戰,那成全你便是了1

許久沒有出鞘的劍,終於出現在了掌心。

經過劍意的溫養,劍上面的裂痕終於癒合。

但卻依然是之前跡斑斑的模樣,沒有半分的靈性波動。

然而握在掌心,卻有一種血脈相連的奇妙感覺。

劍明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欣賞,長明燈在頭頂盤桓不定,火苗靈動脫跳。

「與你一戰?你配嗎?」

「我其實只是想要殺了你而已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