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二十四章 破局之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四章 破局之法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終於被逼到了正面硬捍的地步!

余寒深吸一口氣,面對對方的譏諷,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凝重,卻並未出口反擊。

劍明帶給他的壓力實在太大了。

作為成名多年的化骨巔峰強者,在強大的等級優勢之下,自己將不會有任何的機會。

握住劍的手不由得緊了緊,一股不屈的戰意油然而生!

與此同時,體內的一株草武魄蠢蠢欲動,隨時準備摘取下來。

面對這樣的對手,除了摘魄,根本沒有絲毫的辦法。

呼!

星河逆卷,巨大的劍意星河憑空出現。

在太元劍經所化的十二顆大星融入之後,劍意星河的力量,同樣也暴漲了數倍。

此刻一經催動,渾身都包裹在一片璀璨的劍芒之中。

「死——」

感受到了他周身不斷綻放出來的恐怖力量,劍明終於出手!

長明燈凌空搖曳,一簇火苗從其中分離出來。

他張口一吹,立刻化為漫天火海,鋪天蓋地的朝向余寒籠罩了過去!

余寒手中長劍連續舞動,一百零八顆大星隨著劍勢的轉變而迅速流轉。

巨大的劍意星河橫空斬落,猶如一道巨大的劍氣,朝向那片火海劈斬了過去!

鏘!

凌厲的劍鳴之聲大作,可怕的劍意在劍意星河劈出之後,近乎瘋狂的綻放開來。

星河所過之處,所有的異火紛紛退避,硬生生的斬開了一條通道。

「果然有幾分本事,這都難不倒你1

這一招被破開之後,劍明的臉上卻沒有分毫的沮喪,長明燈出現在左手。

他右手捏動一道印訣,在身前衍化為一道玄奧的符文,然後直接被長明燈吸納到了其中。

「去1

隨著口中一聲斷喝響徹,長明燈脫手飛出!

而且,在飛出的那一刻,那一簇微弱的火苗迅速膨脹!

這一次,並未化成漫天火海,而是形成一個足有十米大小的巨大火焰。

炙熱的能量凝而不散,綻放出一股可怕的氣息,將余寒鎖定!

「好可怕的力量1

余寒臉色一變,劍意星河再度劈出,斬在了這道火焰之上!

蓬!

火光四濺,無窮的劍道奧義從劍意星河之中迸發出來,要將這巨大的火焰切割成碎片。

然而,所有的劍氣,在接觸到火焰的那一刻起,竟然全部被抵擋祝

兩股力量劇烈的交鋒起來。

灼熱的力量化為層層巨浪,朝向余寒瘋狂的鎮壓,那股能量,竟然有一部分透過了劍意星河的阻隔,湧入到了劍之中。

劍立刻被灼燒得通紅一片。

一股鑽心般的刺痛傳來!

余寒忍不住臉色一變,握住劍的右手忍不住豁然鬆開。

看著焦糊一片的掌心,他臉上閃過一絲無奈的苦澀。

果然,力量的差距,還是太大了!

如果這劍明的修為在化骨中期,哪怕是巔峰,他也有一戰之力,然而此刻……

看著墜落在地的劍,眼中的苦澀越來越盛。

「蓬——」

那道巨大火光的鎮壓之下,劍意星河終於抵擋不住,轟然破碎了開來。

余寒踉蹌著後退了出去,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那股灼熱的力量瞬間侵入到了經脈之中,使得經脈劇痛,直接被重創。

劍明出現在了他面前不足十米的距離之中,目光俯視下來。

「等級的差距,不是單單依靠幾套神通手段就能夠彌補的,只是你的宿命,只能到此為止了1

他聲音逐漸轉冷,顯然不願意過多的廢話下去,巨大的火焰再次碾壓下來。

「殺——」

余寒的雙眸一瞬間化為赤紅之色,同時,雙手之上,六輪清月冉冉升起。

隨著冰冷的白焰漸漸升騰起來,體內那股灼燒般的疼痛終於好過了一些。

「這余寒,竟然能夠在劍明師兄的全力出手之下堅持這麼久,真是厲害1

雖然處在對立面,但此刻余寒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讓那些仙門弟子也忍不住讚歎。

然而,此刻的余寒,卻根本來不及去看向周圍那些投遞過來的目光。

巨大的白焰形成一道高度凝聚的火光,瞬間與長明燈衍化出來的火焰對撞在了一處!

「蓬——」

火光炸裂,白焰終究還是差了一籌,轟然破碎了開來。

余寒悶哼一聲,口中不斷咳出大口的鮮血,身形直接倒飛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

他咬牙支撐著站起身來,渾身不斷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目光卻死死的注視著重新降落在自己面前的劍明身上。

看著有些凄慘的對手,此刻劍明的目光也有些複雜。

「可惜了,如果給你時間,以你進步的速度,很快便能夠成為一方強者,甚至將來,會成為我玄宗都會忌憚的人物。」

說到這裡,他輕輕搖了搖頭。

「但你萬不該與玄宗為敵,因為無論你成長的多麼迅速,都敵不過玄宗層出不窮的高手。」

「這是你的宿命,既然種下了因,那就只能接受這份果1

長明燈再次出現在頭頂,可怕的火光跳動著一種讓人心顫的氣息。

眼見著余寒陷入到了絕對的危機之中,玄蛇怒吼一聲,將兩名被它死死壓制的對手同時抽飛了出去。

巨尾驀然橫掃而出,直接朝向劍明的背後砸落了下去!

嗯?

劍明眉頭一皺,感覺到背後那股恐怖的勁風呼嘯而來,身形閃爍著飛出,同時,一拳轟出,巨大的拳頭虛影,與玄蛇的巨尾直接對撞在了一處!

「轟隆1

劇烈的爆炸之聲響徹!

劍明踉蹌著退後數步,玄蛇龐大的身軀也被盪開!

它貼著地皮迅速的遊動,龐大的身軀形成一個保護圈,將余寒守護在了中心。

余寒掙扎著爬起身來,經脈的痛楚不斷侵襲而來,讓他臉色愈發的蒼白起來。

看著半空中同樣目光閃爍的的劍明,忍不住咬了咬牙。

一株草的武魄緩緩升起,懸浮在頭頂,隨時準備那最後的一擊。

「廢物1

劍明看著那兩名聚攏在自己身旁的洞明宗和彩虹島強者,冷聲呵斥道。

合兩人之力,竟然都不是玄蛇的對手,反而被擊飛了出去,以至於自己失去了最好擊殺余寒的機會。

面對盛怒的劍鳴,兩人噤若寒蟬,誰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就這麼靠著一頭畜生來守護嗎?真是難為了你1

他轉頭看向余寒,話語中不無諷刺的味道。

但余寒卻只是咧嘴一笑,配合他慘白的面孔,這一笑顯得更加落寞。

「有本事,你也找一頭來啊1

劍明冷冷的看著余寒,這條玄蛇的力量十分可怕,之前風塵沙都被它逼退了,可見其可怕的實力。

所以他並沒有繼續朝向余寒發動攻擊,而是轉頭看向了逐漸被碾壓下去的講武堂弟子。

「我們就這樣耗著,也無所謂,等到這些傢伙全部都隕落了,再來擒殺你也不遲。」

他嘴角咧開一絲嘲諷的笑意。

「如果你認為,玄蛇能夠在我們這麼多人聯手之下護住你,那就再多等一會兒也好。」

余寒眉頭緊皺,他自然不會等到那一刻,頭頂那株小草,不斷垂落下一道道無窮的劍道奧義,似乎已經準備好了殊死一搏。

他深吸一口氣,剛要探手摘取武魄。

目光及之處,忽然看到古洞口的那塊星辰石上,正飛速流轉的紋理,一瞬間停滯了下來。

「這是……」

隱約之間,透過那些道紋的阻隔,依稀可見一道小巧的身影,正不斷的張口啃食著星辰石上面的道紋。

見到這道身影之後,余寒忽然笑了,然後抬頭看向劍明,那股緊繃的氣息一瞬間平復下來。

「你布下的這個局,雖然天衣無縫,可如果不是那六個傢伙最後趕到,只有敗退一途,所以,根本沒什麼可以驕傲的1

他平復了一下翻騰的氣血,同時擦掉嘴角的斑斑血跡,思路也漸漸清晰。

劍明眉頭緊皺,能夠感覺到,從與自己對戰開始,余寒一直都處在一種特殊的沉重氣氛之中。

但他不明白,為何他會忽然平靜了下來,而且還有心情與自己說這些廢話!

「現在說這些,還有用嗎?改變不了任何的結局1

余寒像是沒有聽到他的話一般,搖了搖頭。

「在清風谷的時候,我就知道,講武堂這邊,一定要有大的動作,甚至在我們歸來之前,已經變天了。」

「所以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想著,如何去破掉這個局1

劍明目光閃爍,余寒的話,像是有著一股莫名的吸引力,讓他也不得不繼續聽下去。

「為了覆滅齊州,你們一定已經準備了大量的強者,但我知道,七州武院和玄宗之間,一定有什麼約定,所以,你們超越化骨境界的強者,無法來到這裡。」

他目光掃視了一眼周圍。

「現在看來,我猜的沒有錯,他們果然都沒有來。」

劍明雙目微眯,眼中帶著幾分不屑。

「那又如何?你們現在,依然沒有任何翻盤的機會。」

余寒卻搖了搖頭。

「這樣的話,我們還有機會。」

「因為講武堂主,將會是這裡唯一一個超越化骨巔峰的強者,如果能夠讓他傷勢恢復,那麼這個局,就不攻自破。」

他嘆了口氣,繼續補充道:「這或許是唯一一個破局的機會1

這一次,劍明沒有插口,等待著余寒繼續說下去。

「冷川他們帶回的八寶玉戎根,有九成的可能無法送到堂主手裡,因為你必定也算到了這一點,所以必定會布下諸多手段阻截。」

余寒的眼中,閃爍著睿智的光芒,看著劍明的目光也多了幾分嘲諷。

「不得不說,你猜的都對。然而,那又如何?」

劍明再次問出了這句話,對他來說,此刻的戰鬥,已經塵埃落定,結局將不會再有任何改變。

余寒臉上的笑容依然沒有褪去,慢慢後退了兩步,悠閑的靠在玄蛇的身體上。

玄蛇似乎有些不情願的扭動了一下身體,終究還是由得他去了。

「這樣就足夠了,因為,我早就將另一種聖葯,送到了堂主的手裡1

「算算時間,他應該已經恢復了1

聽到這句話,劍明臉色驀然一變:「怎麼可能?」

好像是回答他的疑問一般。

那堵在洞口的星辰石,忽然發出一聲震天的轟鳴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