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二十五章 終成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終成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耀眼的光芒衝天而起,碎石飛濺,夾雜在恐怖的氣浪之中,超向四周狠狠的擴散了開去!

包括劍明在內,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看向了那座塵封的洞府,心中猛地一縮。

「怎麼可能?」

劍明目光閃爍,想到之前余寒的話,心中生出一絲不好的預感。

「沒什麼不可能的1

余寒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下,目光也變得輕鬆了幾分,一面全力運轉真氣和殘餘的玉髓力量恢復傷勢,一面淡淡的看著劍明。

之前在星辰石中看到的虛影,赫然正是噬空鼠。

在風之眼玉林內得到了玉髓之後,他便悄悄讓噬空鼠帶走了一滴。

玉髓的療傷能力,要遠遠超過八寶玉戎根,所以只要噬空鼠足夠靠譜,堂主的傷勢必定可以依靠這滴玉髓痊癒。

這是他用來破局的最後一張底牌。

即便當真如同自己猜測的那般,冷川等人會被劍明他們控制住,從而無法將八寶玉戎根送到堂主面前,那麼這一手底牌,也將會帶來新的希望。

這也是為何他一路走到現在,都在看著那座洞府的原因。

無邊沸騰的氣浪之中,三道身影在飛濺的碎石中高高飛起。

「是堂主,還有白林長老和玄陽師兄1

不少弟子們忍不住仰天怒吼。

三人之中,齊州講武堂堂主處在最中央,目光冷峻,殺機隱約從眼底浮現。

他的左側,便是被于靖推送到洞府內一同封印起來的白林長老。

而右側的那名少年,是講武堂這一代最傑出的弟子。

他叫玄陽。

化骨初期的修為,戰鬥力超絕,被譽為齊州這百年來的第一天才。

當然,余寒也曾經有過這樣的殊榮,只是後來他武魄被毀,所以也就不了了之了。

玄陽沒有入英雄榜,也不是核心弟子。

因為他是堂主的關門弟子。

余飛的師兄。

見到這三道身影,執法長老和護法長老相視一眼,疲憊的雙目終於露出一絲解脫。

激戰了如此之久,兩人早已經油盡燈枯,此刻心中一松,再也支撐不住,仰天栽倒了下去。

「殺——」

風塵沙最先反應了過來,講武堂主的出現,讓他們心中湧起了一絲沉甸甸的壓力,然而事已至此,這場戰鬥根本無法停止下來。

唯一的結果就是,雙方會有一方徹底敗亡。

可怕的光芒從雙手之間流淌了出來,圈套閃耀著點點厚重的星芒,直接朝向無數講武堂弟子掃蕩了過去。

作為化骨巔峰境界的絕頂強者,他這一拳如果落下,不知道會有多少講武堂弟子會成為拳下亡魂,因為實力的太大了。

「敢爾!」

講武堂主冷哼一聲,身形瞬間化為一道流光,出現在一眾講武堂弟子的頭頂。

「有我在此,還敢傷我弟子?」

他催動真氣,一拳轟出,沒有施展神通,只是平華無奇的一拳,蕩漾開一道詭異的波紋。

「蓬1

恐怖的光芒從這一拳之中徹底蔓延了開來,所過之處,將風塵沙藉助那副拳套釋放出來的力量,全部都轟成了碎片。

風塵沙臉色大變,那股肆虐過來的力量,狠狠的灌注到了體內,劇烈的震蕩讓他當即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踉蹌著朝後退出。

眼中帶著幾分駭然之色,看向了繼續緊逼過來的講武堂主。

「你竟然已經達到了那種境界1

講武堂主眼中帶著點點寒芒,這裡發生的一切,在石洞內的時候,便可以藉助星辰石清晰的看到。

所以他心中,早就動了殺機!

尤其是見到一條條性命隕落在自己面前,講武堂的心,一直都在揪著。

如今藉助噬空鼠的力量破開了星辰石,一朝得以解脫,壓抑了許久的殺機,終於在這一刻爆發了出來。

「你不配知道,死吧1

翻手一掌拍落,在半空中衍化為一隻巨大的金色手掌,狠狠朝向風塵沙當頭鎮壓了過去。

風塵沙臉色蒼白的嚇人,感受到那幾乎封死了他所有退路的一掌,目光驚懼交加。

對方的實力,已然踏入到了那個傳奇的境界。

歸先之境!

這個境界,真氣開始漸漸轉化為先天真氣,實力與化骨境界猶如天地之隔,所以雖然自己僅僅與其相差了一個等級。

卻如同天壤雲泥,無法比擬!

如今眼見著講武堂主一掌全力拍落,森寒的殺機早已經先一步籠罩過來,他的心頭瞬間被一股徹骨的冰寒所取代。

「天山大陽印1

一股可怕的光芒從他雙手的拳套內綻放出來,雖然瀕臨滅亡,作為仙門的頂尖弟子,風塵沙也不願意就這般放棄了抵抗。

最強大的招式直接被催動了出來,瞬間化為一道恐怖的光印,迎上了那隻大手。

轟隆!

瘋狂的氣勁朝向周圍翻騰了出去,連同兩股力量交擊周圍二十多米範圍內的弟子,全部都被對撞的餘波震飛了出去!

半空中,那一方光芒閃爍的大印轟然碎裂,金色大手余勢未衰,從那漫天散碎的光芒之中穿梭而出,一掌拍中的風塵沙的胸口。

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風塵沙的身體,直接陷入到了地面之中,血肉模糊。

等級的差距,終究還是無法抵擋,即便拼盡全力,也同樣不可匹敵!

眼見著風塵沙僅僅兩招就被講武堂主擊殺了,包括雷驚天等人在內,所有仙門弟子都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

他們甚至

都放棄了繼續朝向講武堂弟子們進攻,而是自動聚攏在了一起。

而那些因為一己私慾,背叛了講武堂的長老和弟子們,則是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

「你該死——」

講武堂主探手一抓,一隻大手憑空出現,瞬間破入到了人群之中,將一名想要趁機溜走的身影扣住,提到了半空中。

被那隻金色的大手捏在其中,于靖的眼中滿是不甘和恐懼。

然而更多的還是駭然。

他不想死!

正因為不想死,所以才會投靠了玄宗,想要走出一條自己的霸主之路。

但卻沒有想到,那個被劍明說是天衣無縫的計劃,卻出現了如此大的漏洞。

以至於功虧一簣。

所以,就在堂主開始出現的那一刻,他便想要逃走。

只是沒想到,即便他足夠小心,依然沒能夠逃脫堂主那銳利的目光!

「好好的人不做,非要當狗,我以講武堂堂主判處你極刑1

掌心微微用力,于靖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那股巨力整個捏爆了身體。

講武堂主站立在虛空之上,目光掃向仙門的眾人。

「既然來了,就都不要走了,這筆賬,終於可以算一算了1

他眼中折射出莫名的殺機。

如果不是那隻噬空鼠帶來的一滴玉髓,這一次恐怕不僅是自己,連同整個講武堂,甚至整個齊州,都會落入到仙門手中。

到那個時候,自己不僅是講武堂的罪人,也會是齊州的罪人。

正因為佌,對於眼前這些仙門弟子的恨意,已經達到了無可附加的程度。

他轉頭看向了懶洋洋靠著玄蛇身體的余寒,也看到了蹲在他肩膀上的噬空鼠。

嘴角終於咧開一絲笑容,朝向他點了點頭。

余寒也揮收示意,卻沒有動手。

講武堂堂主此刻心裡的恨意,不會比自己的少,讓他爆發一下也好。

而且這種情況,已經不需要自己出手了。

然而,那個劍明,必須要由自己親自來手刃。

余家弟子的死傷,便是他下達的命令,所以論到最後,他才是罪魁禍首。

所以,他伸手指向了劍明,微微道:「那個人,交給我1

講武堂主先是一怔,隨即目光閃爍著點頭道:「可以1

從講武堂主出現之後,仙門弟子開始陷入到了無邊的絕望,尤其是劍明,所有的布局,終於在這一刻,徹底的失敗了。

都是因為那個余寒!

如果不是他,這一次,自己將會成為佔領齊州的最大功臣。

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同樣也帶著幾分怨毒。

只是有講武堂主在那裡,他哪裡還敢如同之前那般囂張?

余寒適才的那一句話,讓他本來已經放棄的念頭,再次狂涌了起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既然找死,那就成全你便是了1

他目光閃爍了片刻,身形直接從人群中掠出,與余寒相視而立!

「我會給你一個公平出手的機會1

他嘴角勾起一絲不屑的笑容,看向余寒,講武堂主那等人物,既然已經同意了自己與余寒之間的一戰,那就絕對不會出手。

所以他很放心!

就如同之前所說的一樣,整個齊州的所有人族,都是愚蠢到了極點。

目光所及處,余寒正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他,然後撇了撇嘴。

「你傻逼嗎?」

周圍傳來一陣鬨笑之聲,讓劍明臉色一陣青白,咬牙切齒。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和你單挑的?」

「你還迫不及待的跳了出來,一副慷慨就義的模樣!真是傻逼1

此言一出,所有人的笑意更加濃郁了起來,尤其是站在堂主身旁的玄陽,也饒有興緻的看著余寒,似乎十分感興趣。

一股屈辱油然而生,劍明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咬牙沉聲道:「適才,不是你說的嗎?」

余寒恨鐵不成鋼的嘆了口氣。

「我只說,把你交給你,有沒有說,就一定要自己出手1

然後,他伸手拍了拍玄色寬厚的身軀:「這傢伙交給你了,如果可以的話,抓活的,事成之後,必有重賞1

玄蛇自然清楚他所說的重賞是什麼,咆哮著朝向劍明衝殺了過去!

講武堂主眼中掠過一絲讚許,能屈能伸,此子果然了不起。

他目光落在了雷驚天等仙門弟子身上,氣息漸漸冷漠了下來。

「新仇舊恨,此刻也該算一算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