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擇手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不擇手段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渡雲舟懸浮在半空中,不再下沉,余寒腳尖在船舷上輕輕一點,身形朝向下方輕飄飄的降落。

這是一座小山,也是他重啟夢想的地方。

第一次來到這裡,他還是懵懂的孩童,記憶里,只剩下那道劍光。

而第二次,他武魄廢除,丹田被毀,瀕臨隕落,卻藉助這裡的禁制,將玄宗護道者擊殺。

現在,是他第三次來到此處。

眼前的小山,入目處已經是一片蒼茫與破敗,到處都是焦黑的痕。

周圍的廢墟上布滿了腳印,看上去已經很長時間了。

自己離開這裡以後,應該還有不少人來此尋找過自己,希望能夠在這裡找到蛛絲馬跡。

他運轉道紋,周圍已經感覺不到任何禁制的氣息。

站在小山的最外圍,掌心真氣凝聚,化為一道小巧的光球。

然後,脫手飛出,落在了山頭。

呼!

真氣從小山頂穿梭而過,並未激起任何的漣漪。

當初,只要在這裡運轉真氣或者施展手段,便會觸動禁制,從而被漫天雷霆擊潰。

但是現在,那可怕的禁制似乎已經消失了。

余寒微微嘆了口氣。

「看來,是因為上一次的事情,才讓這不遜色於任何一處絕境的小山,失去了曾經隱藏的秘密1

他心中有些不舍,腳步抬起,踏上了小山。

一如從前時候的模樣,俯視著腳下的一片廢墟。

那株小草,必定不普通,而六歲時候,他看到的那道劍光,也正是這株小草衍化而來。

有一種劍意,叫做一株草的劍意。

一株草可誅天!

腦海中,當年那株羸弱的小草,直衝天際的情形依然歷歷在目,直到此刻想起,依然忍不住熱血沸騰,心神激蕩。

丹田處,忽然傳來一陣暖流。

余寒雙目微眯,當初自己的丹田被仙門弟子廢除,然而到了燕州后,竟然又重新衍生出來,從而使得自己可以重塑夢想,再踏修行之路。

當初他便暗暗猜測,自己這新生的丹田,一定與那株小草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只可惜,當時他已經暈了過去,後面的事情都沒有看到。

此刻重回舊地,丹田因為情緒的波動也同時產生了一絲波動,這讓他更加堅定了之前的猜測。

看來,自己一直猜測的沒錯,是那株小草救了自己,並且恢復了損毀的丹田!

余寒深吸一口氣,劍意星河不斷的澎湃,蕩漾出一道道的波紋,出現在頭頂。

這條劍意星河,是隨同新生的丹田一起出現的。

所以此刻他將其祭了出來,想要感應一下那株草的氣息,是否還存在。

第二次引動小草的時候,是因為自己體內殘留的劍意,然後讓那株小草破土而出,斬破了天穹。

這一次,他想要故技重施,從而找到那株小草,弄明白一些事情。

鋒銳的劍意朝向周圍瀰漫,劍意星河上,一道道星辰流轉不定,撒落下玄奧的劍意,將周圍的空間盡數充斥。

余寒目光閃爍,朝向周圍掃視,靈覺也變得敏銳到了極點,任何一處有風吹草動,都不會放過。

小山上到處都是一片廢墟,隨著劍意籠罩,那些殘留下來的灰塵漸漸被吹散。

露出的地面和石塊,因為那一次雷電洗禮,變得黑黝黝的一片。

只可惜,沒有絲毫生命的氣息,彷彿已經成了一片絕望的死域!

余寒的目光,忽然猛地收縮,轉頭看向旁邊。

因為廢墟灰燼的消失,有一截不足尺許的枯黃小草安靜的躺在那裡,失去了所有的生機。

「是它1

余寒身形一閃,連嘴唇都忍不住顫動了起來,幾步掠到了那株小草的面前。

它安靜的躺在那裡,即便是無數劍意的吹動,依然沒有將其吹走。

他俯下身子,將那株枯黃的小草握在掌心,一股血脈相連的感覺傳遞了過來。

一瞬間,他手臂顫抖,帶著幾分莫名的悲涼。

「是因為那一次,斬破了蒼穹和劫雲,讓你失去了所有的力量嗎?」

他心中帶著濃濃的愧疚,如果不是自己非要來這裡,或許它還會好好的活下去。

小草上面的葉子扭曲在一起,卻缺少了一片。

丹田處,一抹劍光掠出,化為一片葉子的模樣,落在了那缺少的地方。

一直都平靜如水的丹田,在這一刻劇烈的波動了起來,似乎也在懷念。

余寒瞳孔收縮。

「我的丹田,竟是你的一片葉子所化1

他微微躬身,這是再造之恩,或者是再生之恩。

即便此刻它已經失去了所有的生機,對自己而言,都欠了它一生!

「我不過就是一個廢人,如何當得起你這樣來救我?」

他的聲音帶著幾分哽咽,那株枯黃的小草,隨著陣陣微風不住的搖曳,再也沒有了當初那斬破九天的豪情壯志。

他將這株小草貼身收好,眼中閃爍著悲慟的光芒。

「從今以後,不會讓你自己留在這裡了,就這樣跟在我身邊,陪我一起,笑傲天下1

話音落,余寒腳下狠狠一踏地面,身形朝向懸浮在半空中的渡雲舟飛撲過去。

…………

「蓬」

華正陽一掌將前方不遠處的大石劈成靡粉,眼中閃爍著冰冷的殺機。

「余寒1

他咬了咬牙,目光似乎要將這個世界穿透,刺穿余寒的身體。

「不過就是一個燕州成長起來的廢物,為什麼你非要對他念念不忘?」

「我華正陽比他,強過萬倍,你卻為何對我不屑一顧?」

他大口的喘息著,情緒十分激動。

「糊塗1

一聲低沉的冷喝傳來,讓華正陽忍不住渾身一顫,那股暴戾的氣息瞬間消失。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緩步走了過來,帶著幾分失望的目光隨之投遞了過來。

「你少年得志,成為天空之城第一強者,即便相比於七州武院和仙門的那些傢伙也不弱,一直以來,你都是我的驕傲,是天空之城的驕傲1

天空之城的城主,也是華正陽的父親,終於停住了腳步,目光炯炯。

「然而現在,為了一個女人,你變成了什麼模樣?」

「父親,我……」

華正陽眼中閃過一絲羞愧,他知道,父親對自己的期望是巨大的,同時自己也是天空之城未來的希望,承載著他的夢想。

所以此刻,看著父親那失望的目光,心中有些莫名的疼痛。

「你住嘴1

天空之城城主冷哼一聲,目光也冷冷的注視著他,嘴角浮現出一抹不屑。

「告訴我,你是誰?」

華正陽渾身一震,嘴角囁嚅了兩下。

「大聲告訴我,你是誰?」

「我是華正陽,天空之城的少城主1

他幾乎怒吼出來,說完之後,連心情也在這一瞬間輕鬆了不少。

天空之城城主目光稍微緩和了一些。

「不錯,你是天空之城的少城主,是我的兒子,將來,這片天空之城,都是你的領地,領地內的萬千少女,任你選擇,為何非要弔死在一棵樹上?」

華正陽看向了父親,猶豫了片刻,終於咬牙道:「可是這麼多年,她是我唯一喜歡的人。」

城主拍了拍他的肩膀,嘴角勾起一絲冷笑。

「我華家男兒,喜歡的,就要自己爭取回來,而不是躲在角落裡發脾氣1

他輕輕哼了一聲,雙目微微眯起,看向了兒子。

「既然喜歡她,就認定了她是你的,任何想要奪走她的人,都要殺掉1

華正陽身軀猛地一震,眼中卻漸漸堅定了起來。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沒有人同情弱者,更沒有人體諒失敗者1

「所以要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那就自己伸手把它拿過來,哪怕……不擇手段1

「不擇手段嗎?」

華正陽握起了拳頭,眼中精芒閃爍,之前的頹廢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則是一抹狠辣。

「父親,我明白了1

看著他目光的變化,城主嘴角終於浮現出一絲笑容。

「現在能明白過來,也不晚,去吧,記住我適才說過的話1

「這個世界,沒有誰能夠阻擋住你前行的腳步,任何障礙,都要一拳將它擊碎。」

他轉身離開,聲音落在空氣中,蘊含著一種肅殺的寒意。

「所有阻擋住你的人,都要將他踩在腳下,甚至是殺個乾淨1

看著父親漸漸離去的背影,華正陽咬了咬牙。

「父親,你說的不錯,是我錯了,我一直都想要獲取她的芳心,卻從一開始,就落了下乘。」

「真正的擁有,便是佔有,而不是搖尾乞憐,所以從現在開始,我會努力1

他轉頭看向了遠處的十萬大山。

「余寒,你最好無法趕回來,否則,說不定我真要親手殺了你1

「天靖1

他朝向身後喊了一聲,立刻有一道身影走了出來。

「公子1

他是華正陽兒時的玩伴,也是他最信任的兄弟,除了他之外,天空之城這一代的第一天才,文天靖!

「把通玄玉,給講武堂的那幾個傢伙送過去,我們的計劃,要改變了1

文天靖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能夠明顯感覺到,公子身上的氣息變化,這讓他很欣慰,當即重重的點頭。

「記住,現在,我們要做的是收買他們,而不是乞求,更加不是交好,因為他們,還沒有這個資格1

「明白了1

文天靖轉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華正陽微微眯起了眸子:「子魚,我說過,你會後悔的1

「所以接下來,你會真的後悔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