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大道誅天>第二百三十章 萬里修羅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章 萬里修羅路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武俠修真

七天的時間,轉瞬即逝。

修羅路的開啟,是整個洪荒的盛事,各大勢力都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修羅路,從洪荒存在開始,就已經存在,是一段被封印的古路。

它似乎不受洪荒地域的影響,獨立於這個世界之外。

當初發現這裡的時候,七州武院和仙門的無數大能聯手,方才將其開啟。

後來,又經諸多陣法大師進行補充,使其變得穩定,可用於試煉。

不過,修為超越了化骨境界的強者,無法進入其中。

所以這裡多半是用於新入門弟子的試煉。

當然,因為每一次開啟,都需要七州武院和四大仙門的強者同時出手,所以每一次修羅路開啟,都會變成一場死傷無數的血戰。

但是,各大勢力卻依然對其青睞有加。

因為這條古路內,存在著大量的機緣,不僅有太古大能遺落的神跡,同樣擁有著無數品級極高的天材地寶。

所以,幾乎每一次從這裡勝出的弟子,都會帶出大量的資源。

洪荒七州和包括天空之城在內的四大主城,都有能夠連通修羅路的陣法。

一旦開啟,可直接進入其中。

這一次,燕州算是比較特殊的存在。

因為之前的那一場事件,使得燕州險些落入三大仙門的算計之中。

所以核心弟子已經先一步轉移,來到了天空之城。

他們要在這裡,按照之前的約定,與天空之城的少年強者們,一同進入修羅路。

古老的戰船早在昨日便已經停靠在了天空之城的大門下。

作為最頂級的盛事,燕州講武堂堂主和教書長老,親自來到了這裡,為弟子們踐行。

見到許飛和子魚三人突破到了化骨初期后,兩名燕州的至強者忍不住喜上眉梢。

這些核心弟子,果然沒有讓他們失望。

昨夜,堂主和教書長老講了許多關於修羅路的事情,也給這些弟子們好好上了一課。

修羅路內,除了那些天材地寶和無數的神跡之外,還有無數的危機。

那裡的妖獸,等級也都十分超絕,甚至不乏四級靈獸。

而且,據說曾有人見到過靈獸!

那等存在,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好在作為靈獸,儼然已經成為了這條古路的真正霸主。

所以它們多數的時間都在沉睡,如果不是主動去打擾,它們是不會蘇醒的。

修羅路的妖獸,眉心都有一道印記,叫做修羅印!

斬殺妖獸,便可得到它體內的修羅印,烙印在自己的手臂上。

修羅印一共分為七個等級,以顏色劃分。

最低級的為赤色,然後是橙、黃、綠、青、藍、紫,越是往後,代表修羅印的品級越高。

萬里修羅路,路盡現天碑!

這是修羅路上流傳下來的一句話。

在萬里修羅路的盡頭,有一座天碑,那裡記錄的,是整個洪荒的天才弟子。

到達那裡,可用自己的修羅印,激活天碑的神性,然後將其開啟,在上面烙印自己的名字。

天碑具有神秘莫測的能力,可推衍出未來的成就,如有驚才絕艷者,甚至可呈現出異象。

所以,每一次修羅路結束之後,天碑便是證明每個人最後名次的主要手段。

而修羅印,同樣是得到天碑認可程度的一種手段。

正因為如此,每一次修羅路開啟,都要經歷激烈的爭鬥。

教書長老知道的十分詳細,用了足足一整夜的時間,將裡面所有需要注意的地方都說給了一眾弟子。

然而,他卻明顯有些心不在焉,時不時的看向門口。

與子魚一樣,他也在等待著那道身影的歸來。

只是,他一直都沒有出現。

今日,便是修羅路開啟之日,十餘名燕州講武堂核心弟子,已經紛紛站在了陣眼的外圍。

以華正陽為首的天空之城十餘人,也同樣站在了另一側。

華正陽目光閃爍,看著講武堂那邊,站在隊伍最前方的窈窕身影,眼中有灼熱的光芒流淌出來。

「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他微微開口,轉頭看向了身旁的文天靖。

文天靖嘆息著搖了搖頭:「那個余寒,似乎在這些弟子們心中的地位極高,我開出了豐厚的條件,卻都被他們拒絕了。」

華正陽眉頭微微一皺,臉色也陰沉了下來。

「不過我給他們的通玄玉,他們卻收了下來1

文天靖繼續說道,臉上帶著幾分苦澀。

「想來他們也知道通玄玉的好處,想要在進入修羅路後進行聯繫,不過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個機會1

華正陽的臉色稍微平靜了一些。

「我說過,我是要收買他們,這種嗟來之食,以後不必要了,對付他們,還有其他的手段1

文天靖忍不住搖頭嘆了口氣,沒有繼續開口。

半空中,那個巨大的漩渦懸浮在眾人面前,一股古樸的氣息迎面而來,精純的靈氣讓人忍不住一陣心曠神怡。

修羅路,終於開啟了。

天空之城城主目光閃爍,朝向講武堂主和教書長老微微點了點頭。

「這一次,燕州講武堂能夠與我們一同進入修羅路,對我天空之城來說,是莫大的榮耀,爾等進入之後,一定要相互扶持,攜手踏過萬里路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目光落在了華正陽的身上。

「正陽,你是所有人中實力最強的,又融合了靈獸吞天雀的靈骨,縱觀所有勢力之中,能夠勝過你的人寥寥無幾。」

「所以,你要照顧好其他人,爭取讓所有人,都能活下來1

華正陽目光閃爍,低頭抱拳道:「孩兒定當不負父親重託1

城主又看向了講武堂主,嘆息道:「堂主,講武堂弟子的實力,在修羅路內並不佔優勢,如果可以的話,盡量與我天空之城弟子同行1

堂主與教書長老目光同時閃爍,雖然這番話有些尖銳,但說的也的確是事實。

「讓他們歷練一下也好,而且,這一代講武堂弟子,幾乎是歷年來最強的一代,我想,他們存活下去的幾率會很大。」

堂主微微開口道,顯然對這些弟子充滿了信心。

城主目光閃爍,沒有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結下去,點頭道:「既然如此,那麼現在,就一同進入其中吧1

「等一等1

一個宛若空谷黃鶯般的聲音忽然傳來。

卻只見子魚從人群中走了出來,目光低垂,轉頭看向了教書長老。

教書長老自然直到她是什麼意思,嘆息著搖了搖頭。

子魚緊咬櫻唇,然後抬頭看向講武堂主。

「我不去了1

這一次不僅是堂主,連同天空之城的城主和華正陽,同時臉色大變。

「子魚,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修羅路內機緣諸多,如果能夠有幸獲得傳承,無論實力和修為,都將有大幅度的提升,你怎麼可以放棄這次機會?」

華正陽終於忍不住開口。

子魚的目光,卻再次看向了遠方,一顆心,似乎也隨之飄搖而去。

「他沒有來呀1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留下來等他了1

教書長老邁步來到了她的身旁:「可是,修羅路每一次開啟,都需要幾年的光景,你這樣浪費一次機會,不值得1

子魚卻堅搖頭:「沒什麼不值得的,我答應過,會等他的1

「子魚1

步輕煙快步走了過來,微微道:「余寒是去了齊州,如果那邊的事情牽絆住,恐怕趕來這裡的時間就沒有了,或許,他會從齊州進入也說不定。」

「如果真是那樣,恐怕你們會錯過了1

子魚明顯微微顫抖了一下。

的確,他既然答應過自己,一定會與自己會合,那就不會食言。

所以,他在齊州進入修羅路的幾率非常之大。

見到她表情鬆動,步輕煙等人明顯鬆了口氣,當即趁熱打鐵,繼續說道。

「所以你可不要做傻事,如果余寒進去了,找不到你,你們兩個想要再見,恐怕都不會那麼容易了1

華正陽眼睛里,滿是陰冷的殺機。

待步輕煙說完這句話之後,他帶著幾分冷漠的聲音也響了起來。

「你不必擔心,我已經派人打探過,齊州那便的混亂,已經被鎮壓了1

他說的的確是事實,四大主城,對於各州之間的情況最是了解,所以他們得到的消息也是最快的。

只是,他沒有告訴子魚,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是七天前。

更加沒有告訴她,余寒已經朝向這邊趕了過來。

「所以,步輕煙說的沒有錯,他現在,很可能已經從齊州進入修羅路了1

子魚眸子微微閃爍了片刻,這件事情,華正陽沒有必要騙自己,所以她相信是真的。

心裡一直的擔憂,終於漸漸放鬆了下來。

然後抬起了頭。

「既然如此,那我們這便進去吧1

看著一眾弟子們魚貫而入,講武堂主和教書長老幾乎同時微微嘆了口氣。

「第一眼看到子魚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丫頭將來一定了不得,只是沒想到,連她這樣的性格,也會有被人吃定的時候1

教書長老搖頭道,表情有些無奈。

堂主卻看著他,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你這樣看著我幹什麼?」

「你就是這樣口是心非,那余寒,還不是你的弟子?」

一句話揭穿了老底,讓教書長老老臉通紅,不過心裡卻得意之極。

這道漩渦門戶,也不過能夠開啟五個小時,雙方弟子全部進入其中后,已經過去了將近兩個小時。

又過了良久,講武堂主這才嘆了口氣。

「都進去了,我們,也該回去了1

教書長老點了點頭,最後朝向那十萬大山深處看了一眼,便準備離開。

然而,他目光觸及處,忽然有道光芒,迅速的朝向此處逼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