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二百三十一章 七州五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七州五秘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稟告城主,有一艘不明敵我的渡天舟接近主城!是否出手截殺?」一道渾厚的聲音傳來,赫然正是守城大將司馬爭天。

城主瞳孔收縮,冷哼道:「不必等他逼近,判斷有闖城的意圖,便格殺勿論1

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了起來。

與此同時,燕州講武堂堂主臉色驀然一變。

他的目光透過重重虛空,落在站立船頭的那道白色身影身上。

「華城主請勿動手!那是我講武堂弟子1

聽到堂主的話,教書長老渾身一震,他目力不如堂主,適才自然沒有看到。

然而這片刻之間,那艘渡天舟再次逼近,依稀之間,也看到了站立在船頭的熟悉身影。

華城主眉頭一皺,他的實力還要超過講武堂主,所以能看得更遠一些。

心中立刻判斷,這忽然趕來的弟子,很有可能便是兒子的那個所謂的對手。

所以他直接下達了殺人的命令。

沒想到講武堂主的反應也十分迅速,直接開口表明了對方的身份。

既然話已經說出口,如果此刻再出手的話,那便容易落下話柄了。

想到這裡,只能暗自嘆了口氣,下達了放行的命令。

呼!

余寒從渡雲舟上一躍而下,穩穩的降落在了城牆上,白衣飄飛,躬身行禮。

「弟子余寒,見過堂主,長老1

教書長老微微頷首,眸子里有一抹欣慰劃過。

堂主更是哈哈大笑,看著余寒道:「還不快些見過華城主?」

余寒這才看到了華城主,目光微微閃爍,因為就在適才他降落下來的那一刻,明顯感覺到來自對方的一抹殺機。

但卻隱藏得很好,稍縱即逝。

如果不是體內丹田敏銳的靈覺,根本無法發現這個細節。

只是他很不解,自己和這個華城主似乎還是第一次見到,為何此人會對自己產生殺機?

不過為了禮數,還是躬身行了一禮:「講武堂核心弟子余寒,見過華城主1

華城主的臉變得極快,看著余寒笑道:「你在齊州的事情,我們都聽說了,做的真是漂亮,給你們燕州講武堂長了好大的臉面1

余寒沒有抬頭,眼中光芒閃爍,卻平靜的回答道:「弟子修為低微,外界所傳總有有些偏頗,不可全信,齊州的勝利,來自講武堂上下一心,弟子個人的微薄之力,哪敢承受這份功勞?」

華城主眼中閃過淡淡的一絲不屑,從余寒身上的真氣波動來看,不過是清微後期罷了。

連化骨初期也沒有突破,這樣的等級,連做正陽對手的資格都沒有。

看來外界所傳,的確有些言過其實了!

所以面對余寒的謙虛,他只是笑了兩聲,卻沒有繼續介面。

教書長老與講武堂主對視了一眼,然後點了點頭,走到余寒面前。

他探手入懷,取出一枚玉簡,遞到了余寒面前。

「時間緊迫,已經來不及多說什麼,我想囑咐你的,都在這塊玉簡里,包括這一次修羅路試煉的規則,你一定要仔細觀看1

余寒點了點頭,心中生出一股暖流。

從自己進入燕州開始,教書長老無數次庇護自己,又引導自己成為陣師,這份知遇之恩,授業之恩,永世難忘。

教書長老踏前兩步,看著這個只有名分的弟子,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低聲說道:「七州武院分為武院和書院,你進入以後,去書院進修一段時間。」

「書院?」

余寒皺眉,這是他第一次聽說,七州武院內還有書院,只是不清楚,為何教書長老會讓自己選擇進入這裡進修。

不過他還是點了點頭,這是一種沒有任何理由的信任。

教書長老會心一笑,笑容中帶著幾分神秘,卻沒有解釋。

「時候不早,許飛和子魚他們,已經先行一步了,那丫頭一直在等你,好不容易被大家勸著進入到了其中,你可不要辜負了人家1

教書長老沒好氣的說道,看著余寒一臉傻笑的樣子,一腳踢了過去。

不料這一腳卻被他閃身躲避過去,身形也順勢朝向那道大門飛撲了過去,回頭朝向教書長老嘿嘿笑道。

「我早料到你會這樣,所以早有準備1

他看著目光帶著點點慈祥的教書長老,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剛剛給你的東西,記得好好利用,下次回來,還教你下棋1

話音落,身形瞬間沒入到了那道光門之中。

華城主一直都在旁邊冷眼旁觀,從余寒與教書長老兩人之間的交流來看,他們的關係一定非同尋常。

可他卻不是教書長老的弟子,否則也不會這般沒大沒校

而連他都有幾分忌憚的教書長老,竟然沒有生氣,反而一臉的欣慰。

這讓他百思不得其解,從所有的資料來看,余寒不過是齊州一個普通世家的弟子,然後經歷大難,從而進入燕州的。

可以說他在燕州沒有絲毫的底細,那麼,他身上到底有什麼,能夠讓教書長老如此?

教書長老撫摸著懷中的玉**,在兩人相互交流的時候,被余寒悄悄的塞到他手中。

雖然不知道這小子交給自己的是什麼東西,不過看他神秘的模樣,應該還不錯。

看著余寒消失在光門之中的背影,教書長老嘆息著搖了搖頭。

「該走的,總歸都要走的,對他來說,這是好事1

堂主的聲音傳來。

教書長老苦笑著點了點頭:「是啊,以他的資質,去外面,會更加如魚得水1

「可是,沒有人陪我下棋了啊1

…………

所有弟子進入修羅路后,堂主和教書長老也謝絕了華城主的挽留,啟程返回講武堂。

巨大的渡天舟很快消失在了天空之城的範圍之中。

教書長老這才從懷中掏出那枚玉**,上面加之了緻密的封印,很穩固。

他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陣道修為竟然又提升了不少,看來當初讓你走這條路,是正確的1

旁邊的堂主掃了一眼他手中的玉**,隨即點頭道:「長老何時錯過?」

「不過這小子,倒是還挺有良心的,不枉長老待他恩重如山1

教書長老輕輕搖了搖頭,指尖道紋流轉,將那道封印開啟。

「我其實並沒有待他恩重如山,給他的指點,只是順勢而為。

能夠走到這一步,他更多依賴的還是自己,這孩子的悟性,太可怕了1

玉**終於被開啟,一股濃郁的生命本源氣息狂湧出來。

「這是……」

他急忙將玉**重新封印,確保再沒有一絲生命本源泄露出來,這才鬆了口氣。

眼中卻化為了一片苦澀的驚訝。

「這小子,從哪裡得來生命本源如此濃郁的天地神物?」

他終於開口,同時搖了搖頭。

堂主靠著船舷坐了下來,眼中閃爍著濃濃的羨慕,那股氣息,著實讓人淡定不了。

「長老的壽元,也快要達到跡象了,可有了這滴神液,估計至少還可延壽三五十年,這小子,是送了長老一份大禮啊1

教書長老抬頭看向堂主,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裡面一共兩滴,那小子,給咱們兩個都準備了,真是狡猾1

…………

呼!

周圍的空間傳來一陣劇烈的扭曲,然後有一道白色身影憑空出現,一個趔趄,險些摔倒。

余寒運轉真氣,穩定住了身形,臉色有些蒼白。

「好劇烈的空間漩渦,如果不是被一股陣法的力量封印住,恐怕頃刻間便可將我撕碎1

他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

滿眼儘是一片荒涼,到處都是破敗的痕,連那些稀稀兩兩的花草樹木,都有氣無力的。

余寒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既然能夠作為試六,這條修羅路,必定擁有著數之不盡的危險!

想到這裡,余寒沒有繼續前行,這段時間忙於趕路,對於修羅路可以說是一無所知,好在教書長老已經準備好了一切,給自己免去了後顧之憂。

否則還真不知道如何計劃下一步的行動。

他取出了那枚玉簡,神識透入其中,一道虛影出現在頭頂。

那是教書長老的虛影,顯得很模糊。

他看著余寒,有些朦朧的面孔咧嘴一笑:「好不容易才能做到這樣,雖然看起來寒酸了點,可將就著還能用1

「已經很不錯了,除了臉上的皺紋,別的什麼都能看得清1

余寒不懷好意的開口。

教書長老卻沒有與他繼續調侃,而是正色道。

「這一次試煉,七州武院下了很大的力度,因為有仙門參加,所以給你們做出了諸多要求1

「當然,獎勵也十分豐厚1

「如果能夠排入前三,可准許進入七州武院五大秘地修鍊,當然,這個名次,是將仙門眾人也算在其中的1

「七州武院的五大秘地,是整個洪荒最玄奇的五處神跡,如果有機會在裡面修鍊,絕對是千載難逢的機會1

「所以,你一定要把握住1

「不僅如此,這一行,以倚天教和玄宗為首的四大仙門,同樣有無數的精英弟子進入其中1

「你在燕州和齊州,或許可以跨越等級進行挑戰,但是,這一行所有勢力的最強者,幾乎都是一個州或者一個仙門這一代最頂級的力量,到時候與他們對戰,想要越級挑戰,難度非常大,所以一定要小心行事1

余寒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後面的內容,則是關於天碑以及七州武院五大秘地的一些事情講解。

教書長老準備這塊玉簡的時候,一定耗費了不少時間,因為自己想要知道和了解的,裡面幾乎全部提及。

直到將所有的信息全部都瀏覽了一遍,余寒這才將玉佩緩緩收起,眼中漸漸閃爍出一道精芒!

「本以為,這場試煉會很和諧1

「但是現在看來,似乎沒有那麼簡單啊1

「玄宗、倚天教,竟然都來湊熱鬧,不知道這一次的對手會是誰?」

他想到了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