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三十四章 組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組隊!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妙詩?」

余寒倒吸了一口涼氣!

教書長老給他的玉簡里,對各大勢力的天才弟子,都有很詳細的描述。

這個妙詩,便是四大仙門最傑出的弟子之一,凌音閣這一代的絕世天才。

據說,她已經將凌音閣的鎮閣絕學《禪音七絕》修鍊到了第三絕的層次,雖然只有化骨初期的修為,但實力,卻不下於融骨層次的化骨中期境界。

想到這裡,嘴角不由得泛起一絲苦笑。

這個小姑娘叫妙可,這個姓氏本就很少,與妙詩之間的關係幾乎就差一層窗戶紙沒有捅破,自己竟然沒有察覺。

「小哥哥,你認識我姐姐?」

看到余寒的表情變化,妙可有些不解的問道。

似乎有這個可能,因為在她印象里,姐姐好像很有名。

余寒搖了搖頭,看著妙可天真的面孔,搖頭笑道:「我只是聽說過而已。」

「不過你還是要儘快和你姐姐會合,她說的沒錯,人心的確很複雜,你這樣一個人,會很危險,以後遇到別人,切記不可隨意信任1

「四大仙門的對手不少,如果當真遇到敵人,後果會很危險。」

妙可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我知道呀!所以我才想請小哥哥陪我一起去找姐姐的1

她的表情很認真,認真到讓余寒也有些不忍拒絕。

然而這是必須要拒絕的。

「我來自洪荒七州,如果算到根源,我們是敵人1

他沒有詳細說明自己的來歷,但是一個洪荒七州,便包含了很多信息。

仙門一直都想要侵佔洪荒七州,然後對中州形成合圍之勢,只是七州武院同樣有所布局,所以一直都沒有成功。

正因為如此,仙門與講武堂,或者說是洪荒七州之間的關係,處在一種莫名的對立面。

他如此坦白,也希望小姑娘多成長一些。

在這樣繽紛複雜的洪荒世界里,多一分天真,就多一分危險。

可是妙可卻偏過頭,笑吟吟的看著他:「這個世界,沒有絕呀!而且,我相信小哥哥1

余寒忍不住一陣茫然,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很失敗。

「可我們是站在對立面的,你有沒有想過,我很有可能會利用你威脅你姐姐?」

妙可頭搖的像是撥浪鼓,很肯定的說道:「你之前和我說,讓我不要隨意信任別人,因為這個,我相信你,不會這樣做1

「你這樣判斷,有些太武斷了吧1餘寒哭笑不得。

妙可卻很認真的說道:「我姐姐臨分別的時候對我說過,如果有人說出這句話,那麼這個人便值得信任,我相信她,因為她從來都沒有錯過1

「從來都沒有錯過嗎?」余寒無奈的搖了搖頭,同時忍不住嘆了口氣。

「或許,沒有人從來都不犯錯吧1

他轉頭看向妙可:「我還有要事在身,不能陪你一起去找你姐姐,不過如果你願意,可以和我一起,順便打探你姐姐的行蹤1

妙可笑眯眯的點了點頭,一對小虎牙顯得可愛到了極點。

…………

夜色降臨,余寒盤膝坐倒在一塊大石上,體內真氣不住的流轉。

在齊州的浴血奮戰,一直都沒有機會沉澱修為,如今在這修羅路內得以喘息,借著夜晚休息的時間,將之前的感悟仔細梳理。

他的修為本就已經達到了清微後期的巔峰境界,但對於劍意的感悟融合和九月焚天的修鍊,卻一直都沒有進行。

隨著真氣運轉,周身漸漸被一層淡淡的白焰包裹,冰寒的溫度朝向周圍擴散了開去。

一旁靠在一株大樹上休息的妙可似乎也有所察覺,不由自主的裹了裹蓋在身上的長衫。

呼!

一輪輪彎月從他頭頂冉冉升起,懸浮在半空中,與天空之上的月光遙遙相對,綻放出一道道清冷的氣息。

一共五彎新月,一字排開,在他的頭頂匯聚。

「之前催動洪荒之力,我可以凝聚出六彎新月,但卻並不是極限。」

「這套神通很玄妙,需要大量的真氣支撐,但突破到了清微後期巔峰之後,我的實力支撐六彎新月同時催動攻擊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他運轉真氣,繚繞在周身的光芒越來越強盛。

頭頂,一道淡淡的月光浮現出來。

然後隨著真氣越來越多的凝聚,那道月光的顏色越來越深。

一彎淺淺的月光漸漸成型,而且顯得愈發的明亮起來。

嗡!

無匹的氣息瘋狂涌動,逐漸在周圍形成一道可怕的波紋,六彎新月在頭頂綻放出森寒的光華,白焰浮動之間,到處都是一片刺骨的冰寒。

熟睡中的妙可終於忍不住打了一個冷戰,爬起身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

「這鬼天氣真是討厭,怎麼變化的這麼快?凍死人了1

余寒急忙收斂了真氣,光顧著修鍊,差點忘了旁邊還有一個小丫頭。

好在她並沒有看到余寒頭頂那六輪彎月綻放出來的白芒,又從乾坤袋裡掏出一件厚一些的衣服,一面嘟囔了兩句,一面將其蓋在身上,翻了個身便再次進入了夢鄉。

看著她熟睡中不斷顫動的睫毛,余寒輕輕搖了搖頭。

不遠處,忽然有一陣光芒傳遞了出來,緊接著便是真氣爆破的聲音。

余寒收攝了心神,眉頭也微微皺了起來。

轉頭看了一眼妙可,似乎並沒有感覺到危險,當即伸手在她周圍構建了一座守護陣法,身形一閃,朝向那光芒傳來的方向趕去。

…………

「還不認輸嗎?」

一名黑衣少年淡淡的開口道,目光也帶著幾分不屑,看向對面被自己震退的少年。

「修羅路的試煉,真不該讓你們洪荒七州的這些弟子們進來,無論四大仙門還是四大主城,實力都遠遠超過你們,甚至不是一個等級,所以到頭來,只是陪襯而已,平添了無所謂的傷亡1

被震退的少年名叫薛廣陵,來自趙州講武堂,同樣也是有數的核心弟子之一。

此刻他嘴角掛著斑斑血跡,目光閃爍的看向對面的黑衣少年。

化骨初期境界,足足比自己高出一個等級,適才僅僅交手了一招,自己便受傷了。

對方不僅實力要強過自己,身上的功法神通,也要高出自己。

所以即便同等級之下,自己都不一定是對手,更不用說比對方還差了一個等級!

而且,從他字裡行間,以及忽然的嘲諷和出手來看,應該不是四大主城的人,那麼便是四大仙門中,某一個仙門的弟子了。

他轉頭看了一眼周圍的六名弟子,從他們相遇開始,便自動組成了一個小隊,然後彼此照應,雖然並未相互詢問過彼此的來歷,但卻很和諧。

直到現在,遇到這名仙門的黑衣少年,這份和諧方才被打破。

「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薛廣陵咬牙問道,眼中帶著幾分屈辱,卻也有幾分無奈。

黑衣少年微笑著看向他:「沒什麼,我是不久前才知道,現在大家見面之後,都不問出身,然後相互融合在一起,組成臨時小隊。」

說到這裡,他目光掃視了一眼其他的六人。

「我感覺挺有意思的,所以也想組一個小隊,帶著大家好好玩玩。」

「而你們,是我有了這個想法之後,第一個遇到的小隊,所以,只能拿你們開刀了1

「你要和我們組隊?」

薛廣陵皺眉問道,事情似乎並沒有這麼簡單。

黑衣少年聞言,嘴角漸漸勾起一絲不屑的笑意。

「和你們組隊?你們配嗎?我過來找你們,是想要讓你們幫我做事,完全服從我的命令,僅此而已1

「這不可能1

薛廣陵臉色也微微一變,對方是想要讓自己成為他的奴隸,對於他來說,如何能夠接受?

不僅是他,其他六名小隊成員,也不會接受。

黑衣少年看著眾人難看的臉色,臉上的嘲諷越發濃郁起來。

「我其實根本就沒想和你們商量,只是通知而已。」

然後雙臂一振,一股龐大的力量開始蔓延開來。

「如果不同意,我介意將你們全部都殺光了1

「我們六人聯手,你也不一定就是對手1

黑衣少年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搖了搖頭。

「聯手?你們怕是聯手不了了1

他嘴角有一絲神秘莫測的弧線漸漸彎起。

六人中,立刻有兩道身影同時飛出,站在了黑衣少年的兩側,臉上紛紛露出一絲笑容。

然而,他們的身影剛剛站定,凌厲的破空之聲卻在周圍忽然響徹。

刺耳的摩擦聲,讓人忍不住一陣發自內心的毛骨悚然。

那兩名走出去的仙門弟子,還未來得及反應,便被這兩道同時出現的光芒洞穿了眉心。

「誰?」

看著身旁的兩人同時倒地,黑衣少年也露出幾分凝重,皺眉問道。

一道白色身影從薛廣陵等人身後走出,同時露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你剛剛說講武堂弟子來這裡只是陪襯,我很不贊同1

他伸手指了指地面上的兩具屍體,聲音漸漸變冷:「因為我可以殺你的人,而你卻沒有任何辦法1

「忘了自我介紹,我也是講武堂的弟子1

…………

一座破敗的荒山腳下,華正陽目光閃爍,看著對面的幾道身影。

「有消息了嗎?」

包括文天靖在內的眾人同時搖了搖頭。

華正陽臉色陰沉,喝道:「讓你們打聽一個人的消息而已,這麼困難嗎?」

呼!

又是一道身影出現,由遠及近,來到了他的面前,然後躬身行禮。

「少城主,子魚姑娘有消息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