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二百三十七章 魂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魂獸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此刻余寒不需要催動洪荒之力,便可施展六月焚天,雖然以海沉香的實力,這麼早用出六月焚天有些浪費了。

但為了營造出一個讓人心安的效果,也算是值得了吧!

有了這兩彎新月的加入,白焰的力量明顯暴漲了幾分,那一層瑩白的光罩漸漸收攏,凝聚成一道宏大的劍氣,流轉著森寒的氣息!

「去1

余寒雙目微眯,白焰所化的劍氣一瞬間怒斬而出!

可怕的勁氣狠狠撕開了這道海浪,將其劈出一道巨大的裂紋。

瘋狂肆虐的力量在那道缺口內徹底爆發了開來,所過之處,那些沸騰的波浪,全部都被白焰的寒意蒸發得一乾二淨。

「好厲害!這便是他的底牌嗎?」薛廣陵這些之前沒有見過余寒出手的各州弟子眼中紛紛掠過一絲欽佩。

而沈東玄與雲風渡聞言卻特別默契的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苦笑著搖了搖頭。

底牌嗎?天才知道,他真正的底牌到底是什麼!

這才幾天不見?

貌似這傢伙,又強大了!

轟陋—

巨大的爆炸之聲,整個在半空中響徹,帶動著周圍的空間,都劇烈的波動起來。

散碎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激蕩!

海沉香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踉蹌著朝後飛退而出。

看向余寒的目光,卻多了幾分驚駭莫名。

漫天激蕩的光紋之中,余寒不退反進,劍帶動著周圍的劍勢,形成一層保護罩,將身體護祝

太元劍意夾雜著本源初始劍意的氣息,瞬間刺破的虛空!

海沉香瞳孔微縮!

「破浪指1

他強自壓下翻騰的氣息,一指點出,整根食指全部化為了淺藍色,流轉著暴虐的氣息!

針尖對麥芒,兩股高度凝聚的力量,在半空中再度交匯,然後徹底的爆炸了開來!

光芒破碎,海沉香大口咳血,再次被震飛了出去!

余寒一步踏出,身形如同跗骨之蛆,森寒鋒銳的劍氣再度暴漲,緊跟著刺向了海沉香!

死亡的陰影瞬間籠罩在了心頭。

那道鋒銳的劍氣已經死死抵在了他的咽喉!

海沉香的眼中終於閃爍出幾分恐懼之色,他很驕傲,但卻也很怕死。

因為他還有大好的時光沒有過完,就這樣隕落,會很不甘心。

可余寒身上釋放出來的殺機,卻讓他噤若寒蟬,這個之前一直看不起的少年,竟會擁有如此可怕的實力。

這種恐怖的壓抑感,只有面對封海之城這一行第二強者海明月的時候體會過。

雖然他僅有清微後期,但周身的那股強者威勢,以及適才爆發出來的實力,絕對可與海明月師兄一戰。

那道劍氣依然散發著陣陣寒意,並未刺破他半點皮膚,但是那股可怕的殺意,卻讓他的心神徹底崩潰。

「不要殺我1

海沉香帶著幾分哀求的目光,低聲說道,此刻他已經無暇顧及自己的面子,相比於生命,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那你得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才行1餘寒淡淡的看著他,劍只要前進一分,便可將他的咽喉整個穿透。

海沉香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液:「我們都是洪荒本土勢力的弟子,有著共同的敵人和目標,換句話說,我們也是並肩作戰的戰友1

余寒搖頭看向他,不屑道:「騙小孩子呢?剛剛你已經動了殺機,如果輸的是我,恐怕你會毫不猶暈業男悅1

海沉香臉色大變,他說的不錯,自己確實有這個想法。

但那是之前,而眼下的戰局卻發生了轉變,生死存亡只在一念之間。

所以此刻,他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額頭上已是冷汗駸駸。

「不要說那些沒有營養的話了,在這裡,我們更加看重的是好處,所以看看你能不能提供一個,讓我不殺你的情報,這樣才顯得公平一些。」

海沉香咬牙,心念電閃,這余寒分明是想要好處,然而自己的修羅印好不容易才打到了橙色的品級,就這樣給出去,之前的那些努力就全部都白費了。

思量之間,眼睛忽然一亮,他想到了一個地方。

「我有一個消息,完全值得換取我的性命,可你要答應我,不能反悔1

余寒咧嘴笑了笑:「我沒有你那般卑鄙,如果我認為消息足夠買你的性命,那便放了你1

海沉香深吸一口氣。

「我過來之前,曾經遇到過一株天材地寶,十分玄奇,當時不少各大勢力的弟子也都在一起,想要出手掠奪1

「什麼天材地寶?」

海沉香眉頭漸漸舒展開來:「好像是三清果1

三清果?

余寒眉頭一皺,這三清果,不是三顆靈果,而是名字就叫做三清果。

它的品級,甚至還在之前所得到的八寶玉戎根之上,比之玉髓也分毫不差。

而且不同於玉髓。

因為玉髓是以生命本源凝結而成的靈液,更大程度的功效是提升生命力。

三清果則是真正的大道本源衍化而成的靈果。

當年混沌之中誕生三股本源清氣,被稱為三清原力,後來天地大變,部分三清原力遁入人間,衍化諸多天地靈脈。

三清果所生長的條件,必須在這三股清氣的交匯處,吸納足夠的三清之氣本源,才能夠壯大自身,最後趨近於成熟。

而自己此刻,最需要的就是這樣蘊含著本源力量的天材地寶,所以這株三清果,他志在必得。

不過,如果海沉香說的是真的,那麼三清果一定有很厲害的妖獸守護,否則以他的貪婪,早就出手摘取了。

這傢伙必定有什麼事情瞞著自己。

他目光閃爍,看得海沉香一陣心裡發毛。

「這株三清果,有什麼妖獸守護?大概是什麼品級?既然你們交過手,應該有所了解吧1

這是一個必須要回答的問題。

讓適才還想著要動用一些歪心思算計余寒的海沉香通體一陣冰寒,剛剛生出的念頭瞬間煙消雲散。

「是三級的魂獸,應該在中期左右的境界,以你的實力,加上身後這些人相助,把握非常大1

海沉香眼見著余寒精明之極,這種小心思、小伎倆的算計,一個不好,連自己都會搭進去,當即不敢再有分毫的隱瞞,如實說道。

「那魂獸所施展的,都是靈魂的攻擊,穿透元神,十分玄奇,所以當時我們五個化骨初期一起聯手,也只能退走,不敢繼續與之戰鬥1

余寒看著海沉香,這一次,他不敢不說實話,而且從言語來判斷,不會有錯了。

所以他直接開口問道:「那株三清果,在什麼地方?」

海沉香見到余寒的臉色緩和了一些,心中也暗自鬆了口氣,伸手指向前方道。

「翻過前面那座山,有一座黑風嶺,三清果,就在黑風嶺最下方的一條小河旁。」

「那裡還有一株紅木,很古老的樣子,三清果就生長在紅木的下方1

「而那頭魂獸,一直都棲息在紅木上,守護著這株神葯,很難下手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帶著幾分期盼看向余寒,事關生命,不敢有半分大意。

「這個消息,馬馬虎虎1

余寒的一句話,讓海沉香的臉色一瞬間蒼白了起來,連嘴唇也忍不住囁嚅了兩下。

余寒微微一笑:「不過看在你這麼怕死的份兒上,就算你便宜一些,勉強足夠合格,所以你現在可以滾開了1

海沉香如蒙大赦,再也不敢逗留,扭頭朝向遠處飛掠而去!

「余寒1

沈東玄與雲風渡雙雙走到他的面前,眼中帶著點點激動之色。

雖然剛剛分開不久的時間,但能夠在這裡與他相遇,依然忍不住有些慶幸。

「恭喜你,突破到清微後期了1餘寒看著雲風渡說道。

然後將目光落在了沈東玄的身上:「有沒有子魚的消息?」

沈東玄搖了搖頭。

「進來之後,我們都各自分開了,我一直走了這麼久,也沒有聽到過其他同門師兄弟的消息,沒想到卻遇到了海沉香。」

說到這裡,他嘴角有一些苦澀。

余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無妨,現在都過去了,我準備組建一個小隊,你們兩個有沒有興趣?」

兩人相視一眼,紛紛笑了起來:「求之不得1

雲風渡伸手指了指後面的七名弟子說道:「他們也都暫時與自己的勢力各自分開了,都是我們洪荒七州的弟子1

余寒看了一眼那些弟子,此刻也帶著幾分期盼看向這邊。

當即笑道:「我這裡,隨時都歡迎諸位加入,而且如果遇到你們自己勢力的人,可以一同加入進來,如果不願意,也可一起離開,這些我都不會橫加干預1

七人中,一名弟子終於忍不住有撓了撓腦袋問道:「你會帶著我們獵殺妖獸對嗎?那個三成的分配方式,可以改一下嗎?」

看著眾人看白痴一樣的目光,那名弟子有些略微緊張起來,低下頭不再開口。

余寒卻是微微一笑,「我從未說過三成的分配方式呀!那些都是剛剛那個海沉香說的,我們獵殺妖獸,得到修羅印后,我們大家一起平分就是了1

那些弟子們紛紛相視一眼,然後眼中紛紛露出幾分讚歎。

這或許便是差距吧,海沉香只給了他們三成,余寒卻直接與他們一起平分,這便是人格和選擇的魅力。

這樣的條件,有誰還會不參加呢?

當即七名弟子全部都走了過來,站在了余寒背後。

余寒嘴角也綻放開幾分淡淡的笑意。

「不過暫時,還需要耽擱一些時間,那隻魂獸,我想去見識一下。」

「因為那個三清果,我是真的很喜歡1

ps:冰棍兒書友群號:552591397,喜歡冰棍兒書的親們可以進來,我們一起聊聊書,而且有什麼變動,也好通知大家,等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