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三十八章 黑風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黑風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冷風蕭瑟,這片敗落的世界里,到處都是一片蒼涼,連帶著心情,也變得煩悶和壓抑。

急速的趕路中,沈東玄身形閃爍,追上了隊伍最前方的余寒,與他並肩前行。

「有事?」

余寒笑著看了他一眼。

沈東玄點了點頭,臉色有些莫名的沉重。

「但說無妨1看到他的臉色,余寒也忍不住有些訝然,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沈東玄嘆了口氣,看了一眼後面沒有跟上來的眾人,微微道:「天空之城的少城主華正陽,一直都在追求子魚。」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一直關注著余寒的表情變化,原以為他會因此而暴怒,不顧一切的去找華正陽。

這也是他心中所擔憂的一點,所以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提及此事。

因為現在的余寒,明顯不是華正陽的對手。

然而讓他有些難以相信的是,自始至終,余寒的臉上都沒有分毫表情變化,平靜到了極點。

「他的眼光,真不錯1

沉默了片刻,余寒這才微微開口說道。

「他有化骨中期的巔峰修為,據說在進入修羅路之前,融合了靈獸吞天雀的靈骨,成就了化骨境界巔峰,實力強大1

余寒點了點頭:「四大主城弟子的水平本就超過了我們,作為少城主,有這樣的修為並不稀奇。」

這兩件事情,他評價的都很客觀,客觀到沈東玄都不知道,還應不應該繼續說下去。

余寒的眸子里卻閃爍著一絲通透,怪不得之前自己剛到天空之城的時候,華城主會湧現出那一閃即逝的殺機。

看來,華正陽已經知道了自己和子魚的關係,並且對自己動了殺心。

如此的話,除了那幾個仙門的傢伙之外,自己的敵人,還要多出一個華正陽。

「余寒,我想剛剛你好像沒有聽清楚我的話,那個華正陽,他是喜歡子魚的1

沈東玄還是對余寒的被表現十分不解,沉吟片刻,終於忍不住再次重複了一遍,確認他是否真的聽清楚了。

余寒有些無辜的看著他:「我聽見了呀1

「那你怎麼好像無動於衷的樣子?」

余寒看著他比自己還焦急的表情,微笑著搖了搖頭,同時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有人喜歡子魚,說明她的魅力大,這也沒有什麼好生氣的樣子1

「可他是天空之城的少城主,不僅修為超絕,手下更是能人眾多,而且即便子魚多次拒絕,他都沒有絲毫放棄的樣子。」

這一次余寒沒有開口。

沈東玄目光閃爍:「他應該是不知道你會進來這裡,但這件事情,遲早是要傳出去的,那華正陽心胸狹窄,之前還險些出手傷了丁進,所以對你來說,會很危險。」

余寒終於深吸了一口氣,沈東玄說這些,其實也是擔心自己,但實際上,真的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他目光平視,看著漸漸出現在面前的黑風嶺,嘴角露出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主宰不了華正陽,也改變不了他喜歡子魚的事實,所以我什麼都改變不了,那我生氣又有什麼用?」

沈東玄似乎還想再說什麼。

余寒卻輕輕搖了搖頭,然後繼續開口道。

「那一次在講武堂大門口的那個婦人你也看到了。」

沈東玄到嘴邊的話直接咽了下去,不知道余寒為何要提起那個人,但他還是點了點頭。

余寒將劍取出,背在了背後。

「所以我和子魚之間的磨難,從一開始,就已經承受了巨大的壓力,而華正陽,充其量只是一個跳樑小丑罷了,比起那個婦人,你認為他有資格讓我生氣嗎?」

沈東玄終於明白了過來,余寒之前沒有任何的被表情波動,不是他不在乎,而是太在乎。

他不在乎,是因為他相信子魚。

而太在乎,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打算放過華正陽!

這一次沈東玄理解對了,余寒的確沒打算放過華正陽。

之前他沒有任何反應,並不是因為就默許了華正陽去喜歡子魚,而是他認為,區區一個華正陽,不值得影響到他的情緒變化。

就像是一隻蒼蠅落在了身上,揮手驅趕走便是了,再不濟,直接拍死也是可以的。

沒有必要讓它主宰了自己的情緒。

沈東玄深吸了一口氣,眼中卻閃過一絲擔憂。

可是,華正陽,真的只是一隻蒼蠅嗎?

「到了1餘寒停住了腳步,目光落在了那座漆黑的山嶺下,一條很不協調的溪水之上。

「紅木在那邊,看來這海沉香還算是老實,沒有說謊1

眾人紛紛在他身側停了下來,雲風渡也走到了余寒的身旁。

「我們要直接出手搶奪嗎?」

余寒目光閃爍,那紅木的頂部,開始劇烈的晃動了兩下,看來那頭魂獸,已經感覺到了有人到來,從而發出了警告。

他剛要朝向身旁的幾人交代幾句,忽然瞥見了一側的一塊大石後面探出了的半個身影。

正臉色陰沉的朝向自己等人揮手,見到自己將目光投遞過去,又連續比劃了幾個手勢。

余寒眉頭一皺,那人是在告訴自己,這裡面,他們已經預定了,讓自己快些離開,如果不聽命令,便會立刻出手狙殺。

他嘴角漸漸咧開一絲笑容,心中也同時生出幾分不屑。

「我還真沒有懼怕過威脅,讓我離開,得拿出誠意來才行1

想到這裡,他轉頭,看向了身後的十餘名小隊成員。

「如果海沉香說的是實話,那魂獸的攻擊力應該十分詭異,更加偏向於是神魂攻擊的手段,這種攻擊無形無影,防不勝防1

「所以我建議大家不要全部都衝上前去1

「我先去會會它,你們留在此處幫我掠陣便可1

沈東玄與雲風渡等人紛紛相視一眼:「可那是三級中期的妖獸,你一個人,恐怕會十分危險,正如你適才所說的那樣,魂獸的攻擊手段詭異,多一個人,便多一分力量。」

余寒堅搖頭:「我有可以守護元神的秘寶,你們卻沒有,所以一旦有危險,我可以從容撤離,但你們卻不行。」

他轉頭看向那座大石背後,再次露出的那道身影,輕輕哼了一聲。

「那些人,似乎在這裡已經等了很久,如果我出手搶奪,他們也必定不甘寂寞,所以你們留下來,也能在關鍵時刻,幫我控制住後方1

沈東玄等人也看到了那道身影的出現,此刻聽到了余寒的話,這才微微點了點頭。

余寒將目光落在了一直沒有開口的妙可身上。

「稍後如果當真大戰,你自己注意安全,如有危險,便自行離去,沒必要與我們一起在這裡拚命1

妙可卻將頭搖得像是撥浪鼓。

「我很義氣的,這種時候,怎麼能一個人走掉呢?況且我也是這支小隊的一份子,一定要和大家並肩作戰才行。」

看著妙可挺著胸脯的「豪言壯語」,余寒等人忍不住莞爾。

「我說的是認真的1妙可的表情也很認真。

「我也覺得你挺義氣的,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吧1餘寒最後朝向眾人點了點頭,抬腳朝向那株紅木走去。

他沒有直接飛掠過去,因為大石背後的那些人,不會讓自己那麼容易就過去。

果然,剛剛走出幾步,數道身影從那塊大石背後飛馳了出來,擋住了他的去路。

「適才和你打的手勢,你沒有看到嗎?」一名弟子帶著幾分殺機冷哼道。

余寒眼皮都沒有抬起,伸手不著痕的朝向背後將要走過來的沈東玄等人揮了揮。

這才轉頭看向了對方。

「我看到了啊,可我為什麼要答應你?」

那弟子臉色驀然陰沉了下來,這些清微後期的傢伙,雖然人數不少,可這種等級,即便人數再多,也登不上檯面。

所以他眼中的不屑越發濃郁起來。

「我們是鎮山之城的弟子,後面是我們鎮山之城的申屠凡師兄,你們,應該是洪荒七州講武堂的弟子吧1

余寒點了點頭,剛剛和封海之城結下了仇怨,沒想到現在又遇到了鎮山之城的弟子。

而且從眼下的局面看來,免不了一場惡鬥。

他嘴角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子魚說的沒有錯,自己的確挺能惹禍的。

可是,這能怪自己嗎?

他的笑容最後化為了幾分無辜,然後看向了這名弟子背後的申屠凡,雙目漸漸眯起。

「化骨中期境界,還未融骨,但氣息和力量的確不弱,與他對戰,恐怕會吃力一些1

見到余寒一直沒有開口,那名弟子臉上的驕傲更加濃郁了起來。

「既然你們是講武堂的弟子,那就好說了,趕緊離開這裡,申屠師兄已經在這裡等了兩天,準備稍後便出手與魂獸一戰,你們萬不可壞了師兄的計劃。」

余寒嘆息著搖了搖頭。

「為什麼,不現在就出手?」

那弟子目光漸漸冷峻:「這不是你應該知道的1

「我當然要知道1餘寒嘿然笑道:「既然是你們先來的這裡,那麼我們可以退後,讓你們先出手,但現在看來,你們卻並沒有要出手的意思,如此,那就就別占著茅坑不拉屎了,我可沒有那麼多閑工夫和你們乾耗著。」

「你找死嗎?」那弟子臉色陰沉到了極點,殺機一瞬間蜂擁而出!

蓬!

沉悶的聲音傳來,余寒的手掌,已經印在了這名弟子的胸口。

那名鎮山之城弟子根本沒有想到,余寒會在這個時候忽然出手,猝不勝防之下,直接被拍中,身形踉蹌著倒卷了出去!

「好厲害1

他目光閃爍,臉上也帶著幾分屈辱,鋼牙緊咬,剛要再次衝上去與余寒交手,身後卻忽然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

「他要找的是我1

「所以還是讓我來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