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三十九章 鎮山之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 鎮山之城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申屠凡一步步的朝向余寒走了過去,人未至,氣勢已經先一步投遞了過去!

雖然對面的那個白衣服的傢伙看起來只有清微後期的修為,但直覺告訴他,這少年不簡單!

所以他將氣勢碾壓過去,一方面是為了試探,另一方面也想給余寒一個警告。

作為鎮山之城這一代的三號人物,他的尊嚴,豈容碾壓?

余寒的周身,一股無形的劍意繞體疾走,那些氣勢紛紛被抵擋住,根本無法造成絲毫的影響。

「咦?果然有些本事,怪不得敢這般囂張1申屠凡有些訝然的說道。

「我很好奇,哪個州的講武堂,能培養出你這樣的弟子1

余寒沒有回答,卻笑吟吟的看著申屠凡,然後說道:「洪荒之所以沒落,被仙門壓制,不是因為他們一直在成長,而是因為我們一直在後退。」

他眼中閃過幾分淡淡的不屑:「就是因為你們這些人的存在,才讓人越發的心寒,如果真的這麼牛逼的話,可以去挑戰那些仙門的傢伙。」

「窩裡橫,很有成就感嗎?」

申屠凡的臉色漸漸陰沉了下去。

余寒此刻所說的,是一個原則性的問題,卻也是一個共性。

四大主城,的確看不起其他偏城和洪荒七州講武堂,甚至從某種程度上來講,他們與仙門的看法是一致的。

認為這些勢力,都是來自偏遠邊荒的土著。

而此刻余寒的話,字字珠璣,宛若一根刺,刺在了他們心裡。

「這樣說話,會很吃虧的1

他的語氣已經變得冰冷到了極點,目光閃爍之間,殺機漸漸浮現。

余寒搖了搖頭,心中忽然有些莫名的厭倦和痛心。

「和你們說這些,真是對牛彈琴了1

劍出鞘,握在掌心,劍意瘋狂的流轉了出來,遙指申屠凡。

「他竟然還敢拔劍?瘋了嗎?」申屠凡身後,那些鎮山之城的弟子紛紛忍不住搖頭。

不過是清微後期的實力而已,對於申屠師兄來說,彈指間便可滅殺,這小子,先是激怒了申屠師兄,現在又主動拔劍相向,完全是找死的節奏!

最先被余寒挑釁的那名弟子則是目光閃爍,冷笑連連:「你不是猖狂嗎?這一次激怒了申屠師兄,我看你如何收場?」

「你確定當真要與我一戰?」申屠凡也被余寒的果決所驚訝,開口問道。

余寒咧嘴一笑,回答他的只有一聲斷喝!

「太元1

太元劍意順勢刺出,本源的劍道之氣凝而不散,在半空中匯聚成一道寬大的劍氣,當頭朝向申屠凡劈斬了過去!

「竟然真的出手了1

那些原本就很驚訝的鎮山之城弟子,臉上更加露出了難以相信的神色。

這小子的膽子,真是太大了,不僅拔了劍,還先一步出手,太託大了。

申屠凡眼中的輕視卻漸漸褪去。

處在那道劍氣的籠罩之下,沒有誰會比他的感覺更加直觀。

這道劍氣,遠超清微後期的實力,甚至已經達到了化骨初期的層次。

所以,對於對面這個白衣少年,他忍不住生出一絲好奇。

可是,雖然好奇,但他既然挑戰了自己的威嚴,那隻能接受懲罰了。

「撼山掌1

申屠凡翻手一掌拍出,化為一隻土黃色的大手,一把將太元劍意握在了其中。

余寒眉頭微微一皺,那隻大手的氣息十分厚重,太元劍意竟然被其鎮壓住,無法繼續向前刺出!

「五劍合一1

他冷哼一聲,沒有停留,直接催動了五劍合一。

五道不同劍意,瞬間沖入到了那隻大手的包裹之下,與太元劍意融合在了一處。

五種劍意的融合,使得這道劍氣瘋漲起來,龐大的氣勢立刻狂涌而出,將那隻大手攪得開始破碎。

「竟然擋住了1不少人傳來一陣陣驚訝的聲音。

連同申屠凡,都忍不住發出一聲驚訝的讚歎。

「連撼山掌都能破開,真是小看了你,不過,這只是開始而已1

「覆山鎮1

那隻平舉過頭頂的手掌輕輕一按,無形的氣息立刻狂涌了出來。

本來被五劍合一震蕩的支離破碎的土黃色大手,再度瘋狂的凝聚,大手上出現了一道道恐怖的紋理。

厚重的鎮壓之力,直接將五劍合一所化的巨大劍氣鎮壓住,一寸寸的下沉。

「果然不愧是鎮山之城的三號弟子,竟然如此輕鬆便破開了我的五劍合一,實力比起海沉香和那個仙門的黑衣少年,強過了不知多少倍。」

他心中暗暗思忖,果然,這一次進入修羅路試煉的弟子層次,明顯要高過當初在齊州的那些玄宗弟子。

當初自己面對已經融骨的胡奇,似乎都沒有這般費力過!

連四大主城的化骨中期都如此難纏,如果遇到了四大仙門的天才弟子,自己的壓力將會更加巨大。

「六月焚天1

此時此刻,必須要顯露出一些底牌了,否則的話,根本無法戰勝這個傢伙。

余寒雙手同時托起,六彎新月懸浮在頭頂,白焰匯聚,在半空中形成一道瑩白的光帶。

然後,被鎮壓的那道劍氣,驀然回撤,與這道白焰所化的光帶瞬間融合在了一處!

之前力克海沉香的那道瑩白的浩大劍氣再度出現,凌空橫斬而出!

「轟陋—」

劇烈的爆炸之聲傳來,那隻土黃色的大手,終究還是沒能敵得過這道劍意的轟擊,徹底破碎了開來,化為漫天光點,消失在了天地之前。

余寒踉蹌著後退數步,六彎新月齊齊震動,連帶著那道浩大的劍氣,也開始搖曳不定。

而申屠凡也同樣退後了三步,放下的那隻右手食指上,有一縷嫣紅的血跡流淌下來。

「什麼?申屠師兄竟然被震退了嗎?這怎麼可能?」

雖然申屠凡後退的要比余寒少了幾步,但對於這些鎮山之城的弟子而言,依然不敢相信。

因為那個白衣服的劍傢伙,才清微後期而已。

而申屠師兄,卻已經是化骨中期境界的絕頂強者了。

這場實力懸殊,似乎瞬間便可分出勝負的戰鬥,怎麼會演變到這種地步?

沈東玄與雲風渡則是目光閃爍,依稀可見他們臉上的震驚,不比鎮山之城弟子們少多少。

「余寒這變態的傢伙,短短的時間內,修為竟然再次增長到了如此地步1

申屠凡將流血的手指放在口中,一絲腥味漸漸瀰漫開來,他嘴角的笑容,也越發扭曲了起來。

「竟然能夠傷到我,真厲害!可這並不是什麼好事,因為接下來,你會付出生命的代價1

話音落,根本不等余寒回答,身形直接衝天而起,周身都沐浴在一片土黃色的光芒之中。

他的氣勢,已經攀升到了頂點!

雙手同時揮動,漫天土黃色的光芒繞體疾走,然後在頭頂漸漸匯聚,化為一條足有二十多米長度的巨大神龍。

「神龍搬山1

怒吼聲中,他的雙手同時朝向余寒拍出。

那條巨大的神龍,夾雜著鏗鏘的龍吟,狠狠朝向下方碾壓了過去。

「好厲害1餘寒目光閃爍:「不過這名字,還真是挺土的1

「毀滅1

眉心,那道豎瞳張開,閃爍之間,一股毀滅的洪流瘋狂的衝出,所過之處,連空間都被扭曲了。

「轟隆陋—」

兩股巨力瘋狂的交織在了一起,隨著不住的碰撞,相互湮滅。

然而卻旗鼓相當,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申屠凡的臉色愈發的凝重了起來,這個余寒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如此可怕的程度。

即便自己催動了神龍搬山這套神通,依然有足夠的實力抵擋祝

他身後的那些弟子們,此刻已經不再開口了。

這一次面前的一戰,似乎遠遠超出了他們的預估,甚至顛覆了從前對等級的認知。

眼中全部都是滿滿的震撼與驚訝!

「爆——」

申屠凡猛地咬牙,雙手同時狠狠一握,那條神龍自動引爆,釋放出一股狂暴而又可怕的力量漩渦,瘋狂的掃蕩了開來。

余寒臉色一變,在那股力量的掃蕩之下,眉心忽然傳來一陣刺痛,毀滅之力直接被震回,重新沒入到了毀滅之眼中。

同時,豎瞳關閉,臉色有些蒼白!

「命真大,竟然你這樣都殺不死你1

申屠凡咬牙道,引爆了這尊神龍,對他自己來說,也受到了一定的反噬。

所以,看似佔了便宜,將余寒的毀滅之眼鎮壓,但實際上,他體內在這一擊之中受到的傷勢,完全不下於余寒!

「萬山鎮妖劍1

他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久戰不下,反而漸漸被對方佔據上風,這對於他來說,絕對是一生的奇恥大辱。

無數土黃色的山峰虛影在頭頂出現,然後竟然相互連接在一起,化為一隻特殊形狀的大劍,當頭朝向余寒斬落了下去。

「我倒是,你還有多少底牌沒有施展出來1

余寒後退了數步,感受到那把萬山鎮妖劍傳遞過來的鎮壓之力,他的目光漸漸凝聚。

呼!

恐怖的氣勢一瞬間在頭頂瘋狂衝出!

「劍意星河1

一百零八顆星辰飛速流轉,帶動著那股可怕的劍意,在剎那之間成型!

長虹般的星河,跨越了一片虛空,迎上了那把土黃色的巨劍!

一個是以土屬性凝聚而成的絕頂神劍。

另一個則是劍道本源生成的怪胎。

兩道劍氣,終於發生了難以形容的可怕對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