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清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三清果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緊接著,魂獸原本凌厲的目光,已經化為一片恐懼與警惕交織的複雜神色。

它一點點的後退,小心到了極點。

與此同時,余寒也皺眉,看向從懷中探出頭來的噬空鼠,它黑豆般的眸子正死死的盯著不斷退後的魂獸。

然後,吧砸吧砸嘴,發出一聲輕微,卻又清晰可見的聲響。

就如同那一日,見到聖獸玉髓時候的模樣。

呼!

魂獸的內心徹底崩潰,整個身體直接化為一片黑霧,瞬間朝向遠處飛遁出去,連那已經成熟的三清果,都顧不得了。

噬空鼠從余寒的懷裡鑽了出來,很無辜的看了他一眼,伸出小爪子不斷比劃,似乎也在納悶,那個傢伙為何看到它就跑。

余寒想到了在風之瞳時候噬空鼠的表現,這傢伙似乎對妖獸有一種特殊的威懾力。

即便血脈強如玄蛇和黃鳥,都會對它有一種莫名的忌憚。

「你是真不知道,它們為什麼都這樣怕你嗎?」

噬空鼠的表情更加無辜了,還帶著點點委屈。

它是真的不知道,或許,也可能是遺忘了!

余寒無奈的苦笑,將噬空鼠托起,放在肩膀,這才朝向前方走去。

那株三清果,就生長在紅木之下。

此刻申屠凡陷入昏迷,魂獸又被噬空鼠嚇退,所以隨著腳步漸漸走近,他終於看到了三清果的本體。

那是一株尺許高度的果樹,更像是一株沒有長大的幼苗。

幾片深綠的葉子稀稀兩兩的掛在稀疏的枝頭,似乎有氣無力隨時有可能枯黃一般。

那幾片葉子中間,有一顆眼球大小的果實,看起來十分普通,沒有清香溢出,也沒有任何天材地寶應該具有的光潤閃爍。

唯一不同的就是,這顆果實上有三道條紋,均勻分佈,好像是將整個果子平均分成了三瓣,每一瓣的顏色似乎都有一些不同。

余寒的身形,終於出現在了三清果的面前,他輕輕俯下身子,沒有直接摘取,而是看向了那三道圓潤貫穿整顆果實的條紋。

然後眉頭輕輕皺起。

「這紋理,看似簡單,卻有一種特殊的玄奧摻雜其中,連同果子本身的精華,似乎都被鎖定,從而在外面看不出分毫的靈性,果然不愧是三清原力交匯處才形成的仙果1

他終於伸出手,輕輕將三清果摘取了下來。

果實入手,立刻有一種特殊的柔和力量湧入身體,讓他頭腦一瞬間都清明了不少。

「好強大的本源力量,只是輕輕接觸,便有如此清晰的感覺1

余寒深吸一口氣,如果將這顆果實煉化,不僅修為能夠穩穩的踏入化骨初期,連同大乾坤訣,也有可能晉級。

想到這裡,他四下看了一眼。

因為申屠凡被余寒擊敗,那些鎮山之城的弟子們紛紛顯得有些恐懼,尤其是見到他將目光投遞過來,竟是紛紛退後了一步。

余寒微微一笑,將這顆三清果收入懷中,現在還不是煉化的時候,那魂獸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一旦醒轉過來,重新殺到,噬空鼠這徒有其表的威懾力,也不知道還能不能撐住!

到時恐怕還是免不了一場大戰。

雖然通過適才的對戰,他並不懼怕魂獸的攻擊手段。

然而,這三清果如此珍貴,恐怕還會有不少強者聞訊趕來,那個海沉香的話雖然不假,可免不了為了報復自己,將這裡的消息大肆外傳。

如此的話,此地已經並不安全。

他身形一閃,出現在了昏迷的申屠凡面前,掌心光芒涌動,直接拍入到了他的體內。

申屠凡這才緩緩睜開雙目。

「你竟然沒死?」

看到對面帶著笑容的余寒,他眼中再次閃過幾分駭然。

那隻魂獸的攻擊,直到此刻想起,依然心有餘悸,竟然直接沁透了元神,根本無法阻擋。

雖然多半是因為有傷在身,可即便是全盛時期,他依然沒有多大的把握。

在昏迷過去的那一刻,他以為自己完了,不過同樣也有一絲快意,因為不僅是自己,那個少年,也會陪著自己一起完蛋。

只是醒來的這一刻,他卻看到余寒完好無損的站在了自己面前。

「他應該已經被魂獸擊殺了的?怎麼可能還會出現在自己面前?難道他竟然連那隻魂獸都宰了嗎?」

申屠凡眼中的駭然之色越發的濃郁起來,看向余寒的目光,也帶著幾分恐懼。

余寒咧嘴笑了笑,嘴角帶著幾分譏諷漸漸上揚。

「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我不僅沒死,還拿到了三清果1

心中的猜測被證實,申屠凡倒吸了一口涼氣。

「所以,接下來該是我們之間算賬的時候了1餘寒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這一刻,不僅是申屠凡,連同之前那名與余寒有過衝突,險些動手的鎮山之城弟子,渾身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低頭龜縮在人群中,連目光都不敢投遞過來。

「你要殺我嗎?」申屠凡有些木訥的問道。

「難道你不想要殺我嗎?」余寒反問道,卻也間接回答了他的問題。

因為你要殺我,所以,我也是要殺了你的!

申屠凡咬了咬嘴唇,作為四大主城的三號弟子,他的實力在同等級年輕一輩強者之中,都是佼佼者,自然也圍繞了滿身的光環。

可是此刻,卻落到了如此田地,心中自然湧起一絲深深的不甘。

「你到底是誰?當真是我洪荒七州的弟子?」

看著申屠凡蒼白的面孔,余寒微微嘆了口氣:「我叫余寒,燕州講武堂弟子1

劍光芒吞吐,殺機一瞬間狂涌而出!

申屠凡的目光已經恐懼到了極點,眼看著那道劍光即將落下,急忙開口道:「你不能殺我1

劍光在距離他眉心不足一寸之處停留了下來。

「不殺你?有什麼理由?」

感受到那道冰寒之極的劍氣,似乎要將自己的眉心劃破,申屠凡渾身上下,早已經被冷汗浸透,大口大口的喘息起來。

「你不能殺我,我知道丁進的消息1

余寒眉頭微皺:「丁進?」

他離開燕州前往齊州之前,曾經與丁進短暫的待過幾日,那個時候,丁進才剛剛突破到清微中期不久,破格提拔為核心弟子。

但卻因為未達到清微後期,所以不准許參加修羅路的試煉。

丁進當時很乖巧的答應了。

可余寒卻十分清楚,這貨要能老老實實的在講武堂呆著,母豬肯定會長了翅膀遠走高飛。

所以當時他將給子魚寫的信,放在了丁進那裡,讓他將其帶給子魚。

那時,距離修羅路開啟還有幾個月的時間,以這傢伙的手段,加上自己在冰雪天玄域,從那幾個仙門弟子手裡搶來的靈丹,絕對可以突破到清微後期境界。

只是他並未想到,丁進會提前進入到了天空之城,而且是在天空之城內突破到了清微後期。

此刻聽到申屠凡說道丁進的消息,余寒心中終於生出一絲波動。

「他在哪?」

申屠凡目光閃爍,感覺到籠罩在身上的殺機稍微減弱了一些,這才暗暗鬆了口氣。

同時不敢耽擱,開口回答道。

「剛進來的時候,我一共接到了兩個任務,一個是打探你的消息,一個是打探丁進的消息,而且明確說明,如果可以活捉,就將你們兩個帶回去,如果不能活捉,那就立刻擊殺。」

他小心的看了一眼,喉結微微滾動,心中對那個下達任務的傢伙也恨到了極點。

不過雖然如此,有些東西,是他必須要堅持的。

因為不堅持的結果,同樣也是死!

「我們答應過那個人,不說出他的身份,所以還請不要為難我,因為我必須要保密1

看著他小心翼翼的模樣,余寒搖頭淡淡的笑了笑。

「這個消息,足夠買你的性命,所以我不為難你,不問就是了1

「謝謝1

這一次,申屠凡在鬆了口氣的同時,心中也生出一絲感激。

「不必謝我,不問你,是因為我早就知道這個人就是華正陽,所以問不問你,都是一樣的,也不是特意要放過你,你別誤會1

申屠凡剛剛鬆懈下來的身形,在聽到了華正陽的名字后,立刻一震。

「你怎麼知道?」

問出這句話的同時,他便後悔了,然後看向余寒狡黠的眸子,心中暗暗叫苦,頹然癱軟在地。

余寒拍了拍他的肩膀:「沒關係,只是確認一下而已,和我猜的不是一樣嗎?」

申屠凡重重的嘆了口氣,由衷的說道:「我忽然有些替華正陽擔心了1

余寒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然後問道:「不過現在,你最應該告訴我,丁進到底在哪裡了?」

申屠凡眼中閃過幾分蒼白無奈的無力感。

帶著幾分苦澀,微微道:「我因為找到了三清果,所以暫時將這個任務壓制了下來,沒有前往。」

「不過我們四大主城,都有特殊的聯繫手段,可以隨時傳遞消息。」

「今天清晨,我剛剛收到消息,已經有不少人進了落霞谷,而丁進就藏在那裡1

余寒帶著幾分審視看著申屠凡:「丁進現在最多也就清微後期的境界,怎麼可能在你們這麼多人的圍攻下,還能逃脫這麼久?」

申屠凡急忙解釋道:「憑他自己,肯定是不行的,不過聽說,他還有幾個隊友,其中有一個少女,叫做龍冰雨,實力很強大,如果……」

他的話還未說完,一道纖細的身影便飛掠到了他的面前。

「你剛剛說是誰?」

妙可帶著幾分急切的聲音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