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四十二章 落霞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二章 落霞谷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你剛剛說的是誰?」妙可的身形落在兩人之間,急切的看著目瞪口呆的申屠凡。

余寒也忍不住有些驚訝,妙可為何忽然間反應這麼大。

申屠凡的話方才說到一半,直接被妙可噎了回來,看著妙可那充滿稚氣的面孔,結結巴巴的回答道:「龍……龍冰雨1

「什麼?」

妙可狠狠的跺腳,指著申屠凡訓斥:「你們這些壞蛋,連冰雨姐姐都敢欺負,我一定告訴我姐姐,饒不了你們1

申屠凡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妙可:「你……」

他很想問,你也是凌音閣的弟子?那麼怎麼可能和余寒在一起?

然而妙可卻再次打斷了他的話:「你什麼你?如果不是看在你剛剛說沒有出手的份兒上,姑奶奶饒不了你1

聽到妙可兇巴巴的訓斥,余寒也忍不住暗笑,伸手拉住張牙舞爪的妙可。

妙可似乎憤怒到了極點,一面掙脫一面道:「余寒哥哥你別攔著我,讓我再罵兩句,太可惡了1

「你不想快些救你的冰雨姐姐嗎?」余寒無奈,只得使出了殺手。

妙可似乎想明白了,這才停止了發作,轉頭看向余寒:「你會幫我的對嗎?余寒哥哥1

妙可和當初的沈芊芊有些相似,都是同樣的單純,只不過,可能是因為生長環境的關係,妙可要比沈芊芊古靈精怪一些。

所以他點頭道:「我的好兄弟和龍冰雨一起被困,所以解決這裡的事情以後,我便隨你一同前往1

妙可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

余寒將目光轉移到額申屠凡的身上,沒有繼續廢話。

「把你們的修羅印交出來吧,然後便可以離開了1

申屠凡苦笑了兩聲,這是他早就想到的結果,雖然修羅印升級不易,但比起性命,卻也沒那麼重要了。

他取出了修羅印,竟然達到了黃色級別,看來這段時間,也沒少獵殺妖獸,或者是搶奪。

他身後那些鎮山之城的弟子,見到申屠凡都服軟,也不敢耽擱,紛紛獻出了自己的修羅櫻

一共九人,竟然全部都是橙色的級別。

余寒收起那些修羅印,滿意的點了點頭,一股腦全部都遞到了沈東玄面前。

「讓大家將這些修羅印平分了吧!我們要快些趕路,否則丁進和龍冰雨,恐怕堅持不了太久1

的確,華正陽既然下達了這樣的任務,那麼追殺丁進的人肯定不在少數,尤其是他現身的消息傳開之後,恐怕更會有不少人聞訊前往。

沈東玄等人眼中帶著幾分感激,不過卻並未拒絕,將修羅印收起。

眾人這才啟程,朝向落霞谷的方向飛奔而去。

看著眾人遠去的背影,申屠凡心中的一顆大石終於落地,長長吐出胸口的一口濁氣。

「申屠師兄,這口氣,我們就這麼咽下去嗎?」旁邊,一名弟子忍不住咬牙道。

申屠凡眼中漸漸閃爍出淡淡的光芒。

「咽下去?當然不可能1

他咬了咬牙,這一戰,實為生平奇恥大辱,所以,那個余寒必須要死。

他重重的哼了一聲,沉聲道:「立刻傳消息給其他人,余寒出現了,而且正前往落霞谷,此事,一定要讓華正陽知道。」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的面孔微微扭曲:「華正陽不會放過余寒的,他比誰都更加希望余寒死,所以知道這個消息之後,很可能會親自出手1

…………

落霞谷,距離此處足有數百里的路程,余寒心中擔憂丁進的生死,便暫時讓沈東玄和雲風渡帶隊繼續前進,自己則是帶著妙可先行一步。

脫離了隊伍之後,他們的速度再次提升了幾分。

「余寒哥哥,這一路,我都聽他們說,仙門弟子很壞很壞,這是真的嗎?」

因為急速趕路,耳邊響起陣陣刺耳的風聲,所以妙可的聲音有些大。

余寒搖了搖頭:「你壞嗎?」

妙可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搖了搖頭:「我沒有做過壞事。」

余寒這才笑了起來:「所以,這句話就不是真的1

「可是我每次聽到他們提起仙門,都恨之入骨的樣子,而且沈東玄哥哥還說,當初你們燕州講武堂,不少師兄弟都死在了仙門弟子手中。」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妙可有些發紅的雙眸,很顯然這件事情在她心裡打了一個結。

「任何事情,都不是絕對的,所以,不要武斷的去評價一件事情。」

他抬頭看向漸漸出現在眼前的漫天紅霞。

「比如說現在你的師姐龍冰雨,她對丁進不離不棄,陷入如此危險的境界也拚死守護,單單是這份率真,便是洪荒一些勢力都比不上。」

「還有我們之前遇到的海沉香和剛剛的申屠凡,你能說,他們就是好人嗎?」

妙可點了點頭,眼睛亮晶晶的,恢復了從前的光彩。

余寒伸手在她頭頂揉了揉:「所以,做好自己就行了,別人的評價,想那麼多做什麼?或許在許多仙門弟子眼裡,我也是個大壞蛋也說不定。」

「我明白了,謝謝你余寒哥哥1

妙可解開心結,臉上再次浮現出天真的笑容。

真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年紀呀!

年輕,真好!

那漫天紅霞越來越近,將周圍的山川都染上了一層赤紅,說不出的妖艷。

不遠處,能夠看到一座被數座山峰包圍在其中的山谷。

「我們到了1

余寒帶著妙可,朝向那座被赤紅色光芒整個包裹的山谷降落過去。

…………

丁進臉色蒼白,雙手緊緊抱著渾身是血的龍冰雨,朝向前方飛奔。

他的兩側,各有三道身影緊緊相隨,守護住他們二人。

身後,十餘道身影緊追不捨!

「丁進,放下我吧,這樣下去,我們都得死1龍冰雨有些虛弱的開口道。

「不行1

丁進的臉上,閃爍著前所未有的凝重和堅定,看著懷中重傷的龍冰雨,心中不禁一陣絞痛。

「如果不是為了救我,你也不會受到如此沉重的傷勢,現在我怎麼可能將你放開?」

他咬了咬牙:「余寒曾經跟我說過,無論遇到什麼困境,都不要放棄,只要堅持下去,總會有希望,能活著就好1

「真傻1龍冰雨有些無力的目光,就那麼注視著丁進。

「這一路上,曾聽你說過好幾次余寒的名字,他是你的好朋友?」

丁進重重的點頭:「是最好的朋友,沒有之一。」

龍冰雨嬌軀一顫:「那我呢?」

丁進終於看了她一眼,心中有些不解,為什麼在這樣生死存亡的關頭,龍冰雨還會關心這樣瑣碎的小事。

不過他還是如實回答道:「你不一樣。」

他的回答,似乎讓龍冰雨有些欣慰,蒼白的面孔終於露出幾分紅潤。

「怎麼不一樣了?」

丁進有些想哭,身後那些追殺的傢伙越來越近,他心神早已經失守,思索著如何逃離的方法,對於龍冰雨的問題,真的很難回答。

因為適才,只是憑著感覺說出來的,沒走心。

「冰雨,這件事情……很複雜,我們以後再說好不好?現在還是先考慮一下,怎樣才能活下去才是。」

龍冰雨深吸一口氣,眼中帶著幾分失落,目光低垂。

「還能逃得掉嗎?」

丁進的目光掃向旁邊的六人,都是他們這個小隊的成員,因為一路拚死守護他們兩人,已經有三人隕落了。

而那些人,明顯是沖著自己來的。

所以如果不是自己,他們根本不可能落到這般下場,在他心裡,始終都壓著一份沉甸甸的責任。

尤其是眼下龍冰雨重傷,自己也同樣受了傷,小隊戰鬥力銳減之下,一旦被那些傢伙追上,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兒。

「本想借著落霞谷的地勢和那些霞光的掩蓋,渾水摸魚,然後逃出生天,卻沒想到,將自己困入到了一個死局之中1

丁進眼中閃過深深的懊悔,他自己不怕死,可身旁的所有人,都不應該死。

「這不怪你,逃到這裡,也是我同意的,所以,其實應該怪我。」

丁進有些愴然的搖了搖頭,抬頭看向遠處通紅的霞光,表情有些懊惱。

「據說,這落霞谷是半山野人居住的地方,怎麼這一路上,連一個都沒有看到?我寧願死在這些野人的手裡,也總比被那些混蛋殺了要強。」

聽著他的牢騷,龍冰雨微微一笑,剛要開口,忽然感覺到,丁進的腳步忽然停止了下來。

與此同時,他的表情也變得誇張到了極點,嘴巴大張著,目光眨也不眨的看著前方。

龍冰雨有些疑惑的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然後耳旁也同步響起了丁進的喃喃自語。

「我靠,太寸了吧,什麼時候,我的嘴,變得這麼靈光了?」

他們面前,一個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現,足有十多米高度,渾身生長著濃密的黑毛,體型與人類很相似,卻臃腫強壯了許多。

「這是……半山野人?」

龍冰雨也忍不住哭笑不得,他們進入落霞谷躲避了足足一天一夜,連一隻野人都沒有遇到。

可此刻丁進只是發幾句牢騷,卻真的把一隻野人召喚了過來,也難怪他會這般驚訝。

這時,丁進也合上了嘴巴,然後吧砸了兩下,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

「如果我的話真的這麼靈光的話。」

「麻煩你們,把余寒弄過來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