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四十六章 落霞地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六章 落霞地宮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盛怒之下,余寒催動洪荒之力,爆發出恐怖的力量,一舉將古船震開,然後趁此機會,同時催動七月焚天和劍意星河,將海無涯籠罩在了其中!

「不1

海無涯終於感覺到了那股蝕骨的死亡氣息。

破浪神珠所化的重重海浪,終究還是敵不過兩大神通手段的鎮壓,被硬生生的洞穿!

他眼中閃過無數複雜的情緒,說不出是恐懼、後悔,還是不可思議。

「爆」

眼看著兩道光芒即將將自己吞沒,海無涯的面孔幾乎扭曲了起來,將破浪神珠直接引爆!

可怕的爆炸波紋,終於將這兩道攻擊震得偏移了開去!

然而,他的胸口,便如同被一塊大石擊中一般,大口大口的鮮血噴出,身形也朝向地面墜落。

「讓你滾,還不滾嗎?」

余寒猛地調轉了身形,七月焚天和劍意星河齊齊調轉了方向,再次將那艘古船震得倒卷而回!

這一刻,連君如命的臉色都帶著幾分震撼,尤其是觸及余寒那冰冷嗜殺的血紅色眸子,沒來由的一陣心悸,硬生生的抹去了想要繼續出手的念頭!

「好強大,他的實力,怎麼一瞬間強大了這麼多?」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之間發生,這一刻縈繞在余寒周身的氣息,讓君如命萌生了退意!

如果海無涯沒有重傷,或許他們二人還可聯手將其鎮壓。

但是現在,海無涯的傷勢十分嚴重。

自爆了破浪神珠的反噬,加上余寒那兩道攻擊的震蕩,兩股不同的傷勢疊加在一起,讓他的臉色蒼白如紙,掙扎著站起身來,雙腿都有些微微顫抖。

余寒掃了一眼沒有出手的君如命,然後一步步的朝向海無涯走去。

「你忘記了你們四大主城的職責嗎?」

冰冷的聲音,像是直透海無涯的心裡,讓他忍不住渾身一震。

「你們存在的目的,是為了抵禦仙門,阻止十萬大山的獸潮衝擊,然而此刻,卻將算盤打在了自己人的手裡,甚至不惜與仙門聯手,當真該死1

看著余寒那雙嗜血的眸子,海無涯的臉色越發蒼白起來,連同目光都變得扭曲起來。

「我是覆海之城的弟子,你不能殺我,如果殺了我,覆海支撐和天空之城都不會放過你的1

他口中喃喃的念叨出一個根本沒有任何機會的理由。

余寒站在了距離他五六米左右的不遠處,血紅色的眸子殺機乍現。

「我不殺你,華正陽就能停止繼續與我作對嗎?」

他嘴角勾起一絲莫名的冷笑:「答案是否定的,對嗎?」

「所以,你誰要怪,就怪華正陽,非要給你們這樣的任務,又或者是怪你自己,非要觸碰我的底線。」

「不過,黃泉路上慢一點走,或許還能等到華正陽1

他的目光出奇的可怕,那是一種濃郁到了極點的殺機:「從現在開始,無論是天空之城,還是覆海之城的弟子,凡是參與了傷害講武堂任何一名弟子的事情,我見一個就殺一個1劍出鞘,森冷鋒銳的氣息一瞬間爆發而出!

「而現在,就從你來開始吧1

劍氣橫掃,將海無涯的頭顱直接斬落下來!

海無涯致死都不敢相信,這個余寒,殺伐竟然如此果斷!

看著那顆頭顱滾落在地,君如命沒來由的一陣心寒,咬牙看了余寒一眼,卻早已經退到了安全的範圍之內。

然後,他看到余寒那嗜血的眸子朝向自己這邊看了過來,急忙運轉真氣,暫時壓下了翻騰的氣血。

「余寒,你的確很強大,不過我也只是玄宗三號種子弟子而已,所以接下來,你會承受來自玄宗無休止的追殺,不死不休1

說完這句話之後,腳尖輕輕一踏地面,竟是飛也似的逃離了開去!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余寒眼中的紅芒也漸漸褪去,一屁股坐倒在地,大口的喘息著。

渾身傳來一陣劇烈到了極點的痛苦,開啟洪荒之力的後遺症,再次席捲過來。

他強忍著昏昏欲睡的無力感,取出兩滴玉髓丟入到了水囊內,然後輕輕搖了搖,狠狠的灌了幾大口。

這才將水囊丟到了丁進的身旁。

「比任何療傷聖葯都管用,機不可失,快點服下了1

丁進依言點了點頭,仰頭將裡面的靈液灌了足足一半,這才意猶未盡的打了一個嗝!

一股本源藥力瞬間融入到了經脈之中,他臉色一喜,果然,傷勢正在以一種飛快的速度在恢復了!

「真挺不錯的,快點把剩下的都喝了,要不然那傢伙就要回去了1

他很不仗義的將水囊遞到了龍冰雨的面前,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腦袋。

「我不是故意先喝的,聽那傢伙的話聽慣了,下意識的拿出來就灌,要不然你將就一下?」

龍冰雨卻很平靜的接過水囊,仰頭將剩下的那些靈液全都喝了下去。

余寒這一次並未受到多麼沉重的傷勢,只是洪荒之力的反噬,抽空了他體內所有真氣,並且連五臟經脈,也受到了劇烈的震蕩。

所以之前喝的那幾口,加上大乾坤訣的陰陽協調,相互補充能力,已經足夠了。

看著丁進和龍冰雨漸漸進入到了入定狀態,他終於深吸了一口氣,體內大乾坤訣運轉,配合著靈液的藥力,傷勢迅速恢復起來。

古仇離與白如雪也走了過來。

臉上的驚訝開始漸漸褪去,轉化為一種苦澀和無奈。

「這一次,多謝你們兩個,如果不是你們,或許,丁進他們堅持不到我的到來1

古仇離與白如雪相視一眼,最後還是古仇離踏前一步,朝向余寒微微抱拳。

「原本以為,以洪荒七州貧瘠的資源,我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殊為不易,現在看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秦州的實力還要超過燕州,但你還是走在了我的前面,佩服1古仇離目光閃爍道。

余寒卻只是揮了揮手,轉頭看了一眼遠處依然不斷閃爍著光芒的戰場,眉頭微微皺起。

「此地不宜久留,帶上丁進,我們需要立刻轉移1他目光看向了古仇離和白如雪:「不知你們,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

古仇離沒有開口,白如雪卻是嫣然一笑,狹長的眸子帶著幾分嫵媚看向余寒。

「我們魏州前輩弟子,曾經有人進入過落霞谷,這裡的半山野人,並非天生存在,而是在守護一座地宮1

「地宮?」

除了古仇離之外,其他人紛紛露出一絲驚訝。

看著余寒詢問的目光,白如雪點頭道:「我進來之後,遇到了古仇離,那位前輩弟子曾經說過,這座地宮內,蘊含著大造化,卻也有著大危機,以我的實力,根本不足以進入其中,所以我想聯合古兄一同前往,只是沒想到,遇到了海無涯。」

她沒有繼續說下去,但意思已經十分明顯。

余寒也不在這件事情上繼續糾結下去,微笑道:「魏州的那位前輩,可否詳細說過這座地宮的事情?」

他有一些感興趣,如果當真有這樣一座地宮,對自己來說,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一件事情。

不僅僅是因為這座地宮內所謂的大造化。

而是一個安靜的空間和一段平靜的時間。

三清果在手,他有足夠的把握突破到化骨初期,如此的話,加上自己早已經融合在體內的啟靈漩渦,實力將會有大幅度提升。

到時候不僅是三號弟子,即便是二號弟子也怡然不懼。

所以這座地宮,對他來說很重要,而此刻所有人幾乎都朝向落霞谷而來。

要帶著丁進他們闖出去恐怕不容易,同樣需要一個隱蔽的地方暫時避避風頭。

聽到余寒的話,白如雪目光流轉,幽幽道:「那位前輩,也只是參與罷了,並未真正的進入地宮之中,不過聽他說,地宮的入口,好像就是半山野人群居之處,而且其中很可能有四級的半山野人存在1

「四級?」

旁邊幾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四級的半山野人,絕對是他們難以抗衡的存在,只要有一隻,他們估計根本就無力抵擋。

余寒也皺起了眉頭。

「四級半人野人啊?的確有些棘手1

不過隨即他眸子忽然亮起一道光芒:「不過,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1

聽到他的話,白如雪也笑了起來,她笑得很開心:「如果能夠有辦法,那就最好,地宮內,應該會有一些考驗,但最主要的,還是如何突破半山野人的防禦,進入其中。」

余寒深吸一口氣,眼中也劃過幾分淡淡的光芒。

「既然如此,那我們便闖一闖吧1

古仇離與白如雪微笑著對視一眼,然後同時點頭:「事不宜遲,我們即刻出發1

余寒卻搖了搖頭:「等一下,我還要等幾個人1

兩人臉色微微一變,剛要開口詢問,目光忽然及身側有十餘道身影由遠及近,迅速的朝向這邊趕來。

看著隊伍最前方的沈東玄和雲風渡,余寒的嘴角則是咧開一絲笑容。

「來得挺快的,如此,我們現在可以出發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