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四十七章 野人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七章 野人巢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沈東玄等人到來之後,余寒帶著眾人,在白如雪的指引之下,朝向半山野人巢穴的方向行去。

半山野人作為地宮的守護妖獸,十分盡職盡責,所以雖然傳說中落霞谷內有野人存在,卻很少會見到他們出來走動。

正因為如此,他們也很順利的前行,並未遇到半山野人的阻攔。

而龍冰雨和丁進,也很快從療傷之中蘇醒了過來。

玉髓的療傷效果,連齊州講武堂主的大道傷痕都可痊癒,更不用說他們身上的傷勢,這短短的片刻之間,已經好了大半。

妙可扶著龍冰雨一陣噓寒問暖,好不容易見到一個自己人,小丫頭很開心。

丁進則是賊兮兮的湊到了余寒的身旁,然後在余寒嫌棄的目光中,一面賤笑,一面朝著妙可的方向努了努嘴:「這事,子魚師姐知道嗎?」

余寒雙目微眯:「這和子魚有什麼關係?」

丁進一拍大腿,痛不欲生的看著余寒:「你竟然還想著腳踏兩隻船,我對你太失望了,為了大義,這事我一定得和子魚師姐說道說道。」

余寒眼中帶著幾分寒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丁進眼睛嘰里咕嚕的轉了幾圈,然後重重的嘆了口氣,有些為難的說道:「可我總不能害了自己的兄弟,事到如此,只有兩肋插刀了1

「滾1

余寒一把將他那張變化豐富的大臉推到了旁邊。

「你們兩個在說什麼?」沈東玄也湊了過來,看著丁進欲言又止的模樣,忍不住問道。

「沈師兄,你是老實人,還是別打聽的好,畢竟這事傳出去也不太好看1丁進有些意味深長的說道。

余寒搖了搖頭,索性不再理會他信口胡謅,心中卻對子魚更加的想念起來。

「子魚,你還好嗎?等著我,很快的1

…………

「到了1

白如雪指著前面的兩座如同門戶一般被五彩霞光籠罩的大山,然後停住了腳步。

這兩座山峰,其實是一座山,被人以無上大神通硬生生的從中間劈斬開來,朝向兩側分開,以天地自然為基,塑造出一扇門戶。

「好強悍的劍意,一劍之下,不僅將山峰整個劈開,而且硬生生的將其向著兩側平移出百米距離,這份實力,曠古爍今1

余寒心中忍不住暗自嘆息,也不知道,自己何時才能達到這般地步。

五彩霞光,將這兩座山峰之間整個填滿,好像當真隔絕了世界一般。

「那裡面,便是半山野人的巢穴,同時也是地宮的入口1

她回頭看了余寒一眼,然後落在了丁進的身上:「我之前見你與半山野人溝通,使得他將袁漢卿牽制住,這一次,或許也可用同樣的方法,將其說服。」

丁進滿臉漲紅,尤其是看著余寒投遞過來的驚訝和詢問目光,臉色不禁更加難看起來。

當即連連揮手,推脫道:「這些都是小手段,不值得一提,想要進入地宮,用這種小聰明不行,還得光明正大的來1

余寒卻搖頭道:「我倒是覺得,如果你真有這樣的本事,能夠兵不血刃進入其中,挺好的。」

丁進臉漲成了豬肝色,咬牙恨恨的看著幸災樂禍的余寒,心中一陣惱火。

「這混蛋絕對是故意的,自己剛剛嘲笑他,現在就趁機報復回來,心眼兒真是太小了1

龍冰雨見到丁進如此不上不下的難受,閃身也走了過來,幽幽道:「那一次他也不過是情急之下,急中生智罷了,如果真有這等本事,也不至於如此尷尬了1

丁進心中湧起一絲感激,不過卻猛地抬頭看向余寒,直到後者嘴角露出一絲莫名的壞笑,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又中了計,而且連龍冰雨也搭了進來。

「余寒這傢伙,真是蔫壞蔫壞的,算計人都不眨眼睛1

丁進卻再也不敢說出來挑釁,生怕這傢伙再弄出什麼蛾子來。

「這樣啊,那就算了吧1餘寒輕輕咳嗽了兩聲,也不理會丁進殺人般的目光,轉頭看向了白如雪。

「白姑娘,請帶路吧1

白如雪的臉色卻有些凝重:「余寒,不是不相信你,半山野人的實力十分強大,即便不提四級境界的半山野人,單單是三級後期的,我們就無法匹敵1

余寒淡淡一笑,拍了拍胸口道:「四級妖獸,或許有些難,不過到了這種等級,應該很少會主動出現,多半還是在沉睡,至於三級妖獸,即便後期,也有很大把握,畢竟忽悠妖獸,我比較在行1

胸口的小傢伙冷不防被他拍打,很不樂意的扭了扭身體,同時在他胸口捶了兩下。

他沒有說錯,論到忽悠妖獸,的確比較在行,不過不是他,而是噬空鼠。

聽到他的話,白如雪雖然並未完全相信,可還是點了點頭。

然後雙手交織,不斷變化印訣,一道道詭異而又玄奧的符籙從她掌心處升騰而起,隨著手臂的舞動,朝向前方飛旋而去!

「呼」

當這道光芒落在那兩座山峰之間宛若實體的霞光之上時,霞光光芒大盛,竟然漸漸扭曲了起來。

然後在最下方出現了一道缺口,雖然不大,卻正好可以勉強進入其中。

「我們走吧1

白如雪率先進入其中,古仇離,余寒等人也隨後而入。

落霞谷整個都處在霞光的籠罩之下,好像是人間仙境,然而進入兩座大山之間的這座門戶,他們卻看到了一片清明。

這裡面如同外面的世界一樣,再沒有霞光的包裹,恢復了平常的顏色。

便就在他們將目光朝向周圍看去的時候,所有人幾乎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片洞天內,四面都是山崖環抱,每一座山崖上,都有大大小小無數個巨大的洞口。

而每一個洞口,都盤膝坐著一隻半山野人,足有數百隻之多。

銅鈴般的眸子,全部落在了他們這些不速之客身上。

「吼」

不知道是哪裡,有一聲低沉的吼聲響起,所有的野人,紛紛都咆哮起來。

目光帶著強烈的警惕,死死的注視著余寒等人。

「怎麼這麼多?」

連余寒都忍不住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噬空鼠或許對妖獸有著一種與生俱來的震懾作用,然而這麼多,還真沒試過。

所以這一刻,他心裡也忍不住有些打鼓,一旦小傢伙沒辦法將這些大傢伙嚇退,那麼接下來,自己等人都將陷入絕對的危險之中。思量之間,懷中的噬空鼠已經將他的衣襟扒拉開,有些懶洋洋的掃了一眼周圍的大傢伙。

然後打了一個哈欠,又縮了回去!

余寒臉上卻露出一絲比哭還難看的笑容:「大哥,這個時候,你可不要開玩笑啊!行不行,給個痛快呀?」

古仇離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余寒的身上。

感覺到那些帶著期盼的目光,余寒只得捅了捅懷中的小傢伙。

直到它再次探出頭顱,這才忍不住說道:「這些傢伙,可怕嗎?如果讓你嚇唬他們一下,你感覺有幾分把握能成?」

小傢伙使勁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貌似很有信心。

然後它爬了出來,蹲在了余寒的肩頭。

「噬空鼠?」

古仇離目光閃爍,看著余寒肩頭的噬空鼠,眼中閃過幾分羨慕。

噬空鼠雖然品級不高,卻是一種非常實用的妖獸,而且它對陣法和禁制的特殊克製作用,也得到了許多修者的青睞。

「余寒,你該不會是想用這隻噬空鼠,帶我們進入地宮吧?」

問出這句話之後,白如雪忽然感覺到,一直給人感覺十分穩重的余寒,似乎,也有點不靠譜。

看到眾人表情的變化,余寒很認真的指了指肩膀上的小傢伙道:「你們可不要小看這隻噬空鼠,它不是一隻普通的噬空鼠,而是一隻……天下名鼠1

他的話音方落,便被一片響徹的咆哮聲淹沒。

然後,數百隻半山野人紛紛從石洞內跳了出來,高大的身軀讓人忍不住一陣心底發顫,緩緩朝向余寒等人聚攏過來。

「怎麼辦?現在退出去,還來得及1

古仇離沉聲說道。

「恐怕來不及了1

丁進苦笑道,因為他們身後,兩隻三級後期的半山野人,不知何時已經站立在了那裡。

眾人朝向中間收縮了一下,目光凝重到了極點。

「哪裡是地宮的入口?」

余寒忽然問道,進來之後,他一直都觀看著地形,卻並未找到所謂地宮的入口。

即便連陣法禁制的氣息都沒有。

白如雪深吸一口氣,雙目微眯:「每一隻半山野人居住的山洞,都是一個入口1

眾人紛紛恍然,這些半山野人,也的確盡職盡責,不過也有些傻。

雖然這樣他們可以更加直接的守著那些洞口。

但野人的實力也參差不齊,一旦有些人直接沖入進去,它們一時間也很難有效的進行支援。

想到這裡,余寒心中忽然生出幾分信心。

「他們雖然身形龐大,力大無窮,但速度卻不快,我們可利用這一點,趁著他們遠離洞口,依靠身法,先一步進入其中。」

古仇離輕輕嘆了口氣:「為今之計,也只能如此想選擇了1

白如雪的眸子,卻落在了正對面石壁上,一個比較寬敞一些的洞口上。

「每一個洞口所通向地宮的方位都不同,所以我們,要一起進入一個洞口內,這樣才有機會在一起1

然後,她伸手指向了那個洞口:「就那個吧,看起來大一些,我建議,余寒、古仇離和我斷後,其他人先進入其中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