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二百五十章 冤家路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章 冤家路窄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子魚站立在一片廢墟之中,長劍傾斜指地,鮮血順著劍身不斷流淌下來。

「噗通1

那隻三級中期的妖獸隨即撲倒在地,濺起了漫天塵土!

「才剛剛突破到化骨初期,就有如此恐怖的實力,你現在是越來越變態了1步輕煙輕笑著走了過來,將三級中期妖獸留下的修羅印收了起來。

子魚甩落劍身上的血珠,歸鞘。

美麗的眸子帶著幾分淡然:「你也快要突破了。」

步輕煙搖了搖頭:「我剛突破到清微後期沒有多久,境界不是很穩定,暫時不考慮突破了,不過這樣一來,反倒拖累了你1

子魚輕輕搖頭,然後抬頭看向遠方,她的眼睛里,始終帶著幾分淡淡的期盼。

步輕煙自然知道她此刻心中所想,伸手在她瘦弱的肩膀輕輕拍了兩下。

「余寒那傢伙,倒也真是耐得住寂寞,這麼多天過去了,也不來找你1

提及余寒,子魚的眸子里終於掠過幾分神采:「如果他真的已經進來了,那一定過得比我們要艱苦的多。」

「不過,他會來祝人廟的1

「你就這麼肯定他知道你去祝人廟?」

「當然呀!因為除了那裡,好像沒有可以等他的地方了1

步輕煙看著子魚如雪般白皙的俏臉,有些嘆息著搖了搖頭:「真不知道那傢伙給你灌了什麼**湯,這般死心塌地的1

子魚嘴角露出一絲淺淺的笑容:「如果真有**湯,那麼他才是最迷人的那一個吧1

兩女有說有笑,卻沒有注意到,他們身後,有一道冰冷的目光閃躲了過去!

「少主城這個時間,也應該來了,現在我們距離祝人廟越來越近,如果再晚,恐怕所有的計劃都來不及展開了1

正在想念之間,他掌心緊握的玉簡,忽然傳來一陣淡淡的溫熱。

…………

看著周圍一片狼藉的廢墟,余寒的眉頭不禁微微皺起:「這裡面,好荒涼啊1

進入落霞地宮后,眾人的臉上紛紛露出一絲驚訝,這座地宮,竟然十分龐大,囊括了不知多麼久遠的範圍。

好在這裡沒有什麼空間陣法,眾人進來之後,也都聚集在一起,沒有分開。

此刻他們眼前出現的,是一片巨大的廣場,只是此刻,這片廣場已經沒有了從前的恢弘氣勢,連同周圍的石柱,都橫七豎八的堆放在一起。

「那古仇離和白如雪,也不知道去了哪裡?連一點行蹤都沒有留下來1丁進忍不住恨恨的說道。

這兩個傢伙利用了自己的善良,他覺得不可原諒。

余寒卻是眉頭一皺,目光落在前方的一座宮殿上,目光也微微閃爍了片刻。

「他們兩個的仇,遲早是要報的,只不過眼下最要緊的,是儘快尋找一處安靜的地方,我們現在的實力,想要真正走到最後不容易,必須要儘快提升1

龍冰雨卻忍不住搖頭:「如果真是要修鍊的話,這座地宮可不是什麼好的選擇1

余寒微微一怔,他竟然忘了一直都沒有開口的龍冰雨。

作為洪荒七州弟子的古仇離和白如雪,尚且對這座地宮如此熟悉,而作為四大仙門之一的凌音閣弟子,龍冰雨知道的,或許比他們兩個更加詳細。

龍冰雨繼續說道:「落霞地宮並不是什麼隱蔽的地方,事實上無論仙門還是洪荒各大勢力,對於這處地方都不陌生1

「而且據說這裡也是出產造化最多的一處神跡,加上進來的條件相比於其他的神跡來說要簡單一些,所以每一次試煉,都有不少弟子們會選擇來此1

余寒眼中閃過幾分不解之色:「可是白如雪和古仇離這兩個人對這裡,似乎熟悉的有些過了頭。」

他想到這兩人,連那座石洞內居住著的是四級境界的半山野人都清楚,可見對此處的了解程度,比起仙門出身的龍冰雨都要細緻不少。

龍冰雨點了點頭:「這也是我為何一直都沒有打斷他們的原因,他們說的太細緻了,連我都被矇騙了過去1

余寒微微苦笑:「好在有驚無險,不過這裡,似乎和想象的有些不太一樣,看來想要踏踏實實的修鍊,恐怕不太可能了1

「我原本是想要找到一處安靜的修鍊場所,然後突破到化骨境界,再帶著大家一起離開的,可是現在看來,應該不會有這個機會了1

龍冰雨點頭:「地宮很大,也有不少的宮殿有一些用於靜修的密室,不過以目前的情況來看,似乎都不太安全1

余寒點了點頭:「既然如此,我們便闖一闖這地宮,看看能不能運氣足夠好,撈一些太古傳承回去1

丁進微微一笑:「我的運氣一直都不錯,不過,我始終想將那兩個傢伙好好修理一番,要不然過不去這個結1

余寒伸手在他肩膀拍了拍:「你想要找他們報仇,首先得先將實力提升上去才行,現在的你,還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1

「你們看,那座宮殿裡面好像有人在打鬥1妙可清脆的聲音忽然傳來。

眾人目光一變,果然,隨著距離這座宮殿越來越近,打鬥的聲音也越發明顯起來。

「過去看看1餘寒眉頭一皺,率先縣朝向前方飛馳而去!

大殿內,到處都是一片斷壁殘垣,一些是因為年久失修掉落下來,也有一部分,是因為經歷了數次爭奪寶物的戰鬥被毀掉。

所以這座大殿的內部,只能用糟糕來形容。

余寒等人進入大殿後,目光先是一怔,隨後落在了大殿盡頭,那幾道激戰不休的身影上!

「是柳白師兄1

余寒身旁的一名弟子忽然忍不住開口道。

柳白,與白如雪和古仇離一樣,也是洪荒七州本土走出來的絕世天才弟子,他來自楚州,是楚州這一代弟子中,實力最強大的一個。

不過此刻他卻被壓制在了下風!

對面的那名對手,實力已經達到了化骨中期巔峰境界,甚至比起之前遇到的海無涯等人還要強大。

「是倚天教的三號弟子,名叫長恨歌,實力比我強大不少,應該是所有勢力的三號弟子中最強大的,難怪柳白也會被他壓制在下風1

「據說,柳白的實力在洪荒七州的首席弟子中排名第二位,僅次於古仇離,不過看此刻他出手的力道,應該比古仇離強大1丁進娓娓道。

余寒卻是咧嘴一笑:「古仇離上一次必定隱藏了實力,沒有全部發揮出來,這個排名,應該還算是公平1

「余寒師兄,柳白師兄現在十分危險,還請出手搭救1

那名楚州弟子眼見著柳白情況緊急,當即朝向余寒求助。

余寒點了點頭:「大家小心戒備,我去幫他們1

柳白手裡的長劍,已經被斬開了無數道缺口,如果不是真氣一直灌注其中,恐怕早已經斷成了數截!

長恨歌的實力,實在強悍的有些嚇人,尤其是他手裡的那件法器,怕是已經超越了法器的範疇,催動起來,不斷釋放出可怕的力量。

「你的幫手來了,不過很可惜,似乎都是清微後期的螻蟻,只會徒增傷亡罷了1

柳白催動長劍,一面全力應付那隻青銅古鼎垂落下來的碾壓之力,一面朝向余寒等人喝道:「此處危險,不要過來1

這句提醒,讓余寒心中也生出不少的好感,他能夠在這個時候也不忘記提醒自己等人離開,卻也不會讓自己白白出手。

「鏘——」

六月焚天劍直接被余寒祭出,六彎新月組成的大劍,不斷綻放出一道道冷冽的寒芒,瘋狂的怒斬而下,直取長恨歌!

長恨歌原本根本沒有將清微後期的余寒放在心上,直到此刻,那把被白焰包裹在其中的瑩白劍氣,斬開虛空,瞬間奔襲到他面前。

那股氣息,竟然讓他生出了幾分危機感,當即不敢繼續託大,雙手狠狠一拍面前那足有一人多高的巨大的青銅古鼎。

立刻,一道璀璨的光柱從古鼎之中激射而出,帶動著周圍的氣勢,都開始變得有些扭曲起來。

兩道攻擊狠狠的對撞在了一處,激起漫天散碎的光芒。

余寒踉蹌著後退五六步距離,看著那隻青銅古鼎的目光有些驚訝。

而此刻,長恨歌終於看清了余寒的面孔,雙目微微眯起:「竟然是你?怪不得如此厲害1

余寒雙目微眯,自己曾經在齊州講武堂的時候,便險些擊殺了陳戰等人,所以對於倚天教能夠有人認出自己,他並不感覺到奇怪。

「陳戰也來了嗎?」

他忽然開口問道。

長恨歌沒有回答,而是將目光落在了柳白身上:「這一次算你命好,逃過了一劫,下次遇到,絕對不會讓你再有機會離開1

說完這句話之後,身形閃爍,將那尊青銅古鼎裹帶著朝向大殿門口撲了過去!

並非是害怕了余寒,而是余寒進來的這個消息,一定要儘快傳出去。

因為有人特意囑咐過他!

只要余寒出現在修羅路,一定要第一時間彙報,他一直都很聽那人的話。

柳白終於將目光轉移到了余寒的身上:眼中掠過一抹驚訝:「大恩不言謝!楚州柳白,有禮了1

余寒揮了揮手:「大家都是洪荒七州的弟子,客氣的話就不必說了,不過這個長恨歌,為什麼要在這裡截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