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五十一章 五行劍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一章 五行劍陣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聽到余寒的話,柳白嘴角生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我們進入落霞地宮已經六天了,這幾日一直都在周圍尋找,不過這一次地宮似乎沉睡了一般,始終都沒有任何發現1

「直到昨日,地宮內忽然傳來了一個消息,說是有一座劍陣出現了,這一次地宮的最大造化,就在劍陣的守護之中1

「每一次試煉時候,這座地宮內出現的東西,都是不一樣的嗎?」余寒問道。

柳白點了點頭:「每一次都是不一樣的,連出現的時間也不確定,所以一些知道這裡情況的弟子們,會先一步進來等待1

「可是這樣守株待兔不是辦法1餘寒微微嘆息。

柳白搖了搖頭:「我也知道,可這裡面的東西,比起其他神跡,要簡單許多,而且危險性也相對較小1

「長恨歌,也盯上了那座劍陣,我之前曾經去探查過,那座劍陣很玄奇,蘊含著五行本源屬性,連長恨歌都險些被那些劍氣絞殺了1

「我的修為不如長恨歌,更加不敢進入其中,只能在周圍徘徊。」

他眉頭掠過幾分無奈,然後嘆了口氣:「可是後來被我發現,這座劍陣,實際上並不是非要用蠻力破除1

余寒點了點頭,陣法是依靠著道紋的輔助,從而構建出可以溝通天地偉力的陣圖,每一座陣法,都有屬於自己的特點和軌跡。

像是柳白所說的五行劍陣,雖然聽上去很厲害,但作為布陣者,不可能會留下一個沒有活路的陣法。

所以柳白的話,他聽懂了一些。

柳白繼續說道:「在五行劍陣的籠罩下,有五座石門,只有一人高度,正是代表著五行屬性的顏色,五行劍陣的力量,便就是從這五座石門中激發出來的,而且每座石門上,都有一個孔洞,好像是一把鎖1

「然後,我忽然想到進來時,看到旁邊的石壁上,掛著的一把鑰匙,便取了過來比量了一下,果然與象徵著金屬性的那座石門上的孔洞十分吻合1

「而且,那些石門上面,在我摘下了鑰匙后,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紋理。好像是一幅地圖一樣1

「我用心記下了這些紋理,便退了出去,將這些紋理勾勒了出來,正好是圍繞在那座劍陣周圍的其他四座大殿。」

他看了一眼身後的那根粗大的石柱,苦笑道:「那把鑰匙就掛在石柱上,我剛要摘取下來,長恨歌就趕到了,出手偷襲之下,鑰匙也被搶了過去,而且他還不滿足,想要從我口中得知其他幾把鑰匙的消息,便直接動了手1

余寒搖了搖頭,柳白說的很詳細,卻也讓他大致了解了一些柳白的為人,實在有些太過古板了一些,不過卻是一個很認真的人。

認真到研究起五行劍陣的時候,連身旁的長恨歌注視的目光都沒有察覺到,險些釀成了殺身之禍。

他伸手拍了拍柳白的肩膀:「那座劍陣周圍,還有誰?」

問到這句話的時候,余寒的目光微微閃爍,看來,白如雪和古仇離,應該也是得到了劍陣出事的消息,才想著藉助自己等人進入其中。

如果當真如此,那麼這筆賬,可要好好算一算了!

柳白沉思了片刻:「除了我和長恨歌之外,還有不少人,不過真正是各個勢力的佼佼者卻都沒有,他們也一直都在旁觀,很少有進去嘗試的1

「應該是各大勢力的眼線,目的只是為了盯著而已,如今劍陣出世,那些等了好久的傢伙們,應該都會不甘寂寞了1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以這落霞地宮的品級,那些真正的種子弟子恐怕不會屈尊來此,所以能夠進來的,也多數都是二號或者是三號弟子。

除了洪荒七州講武堂之外,四大主城和四大仙門的三號弟子,都是武魄中期巔峰,還未融骨的境界。

而二號弟子,應該已經融合了靈骨,擁有了莫大的神通手段。

那麼一號弟子,很可能如同天空之城的華正陽一般,融合了靈獸品級的靈骨。

以自己此刻的實力,全力催動諸多手段,頂多能夠滅殺他們的三號弟子,如果遇到已經融合了靈骨的二號弟子,絕對不是對手。

想到這裡,余寒眉頭微微一皺,如果當真有二號弟子存在的話,那麼自己很可能會再次陷入到無匹的危機之中。

他沒想到地宮內竟然會是這樣一種情況,如此看來,那些其他勢力的三號甚至是二號弟子,很可能已經進入到了落霞谷附近,一方面是為了幹掉自己,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這落霞地宮中的寶物。

想到這裡,余寒眉頭微微一皺,臉上也現出了幾分精芒。

「事不宜遲,應當趁著那幾個傢伙還未來得及趕到,先破了劍陣,將裡面的寶物取出來1

打定了主意之後,余寒也不再耽擱,看著幾名楚州的弟子們走到了柳白的身旁,這才微微道:「柳兄,不如我們兩個聯手如何?如果可以僥倖破開劍陣,裡面的東西,我們雙方平分1

柳白也有些心動,余寒適才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絕對不在自己之下,兩人聯手之下,那個長恨歌絕對不是對手。

當即點了點頭道:「如此,那就再好不過了1

幾人又好好商議了一番,將白如雪與古仇離也算計在內,己方龍冰雨的傷勢如今已經好了**分,戰鬥力也回復了不少,應當能夠一戰。

如此的話,他們的機會非常之大。

那座劍陣,同樣也在一座大殿之內,只不過這座大殿,相比於其他的大殿更加破舊,甚至連棚頂都破開了無數大洞,陽光灑落了下來。

劍陣幾乎籠罩住了大殿正中心方圓百米的範圍,將其整個包裹在其中。

透過那些五彩斑斕、不斷遊走的劍氣,能夠依稀看到劍陣中間擺放的一座石台。

只不過此刻被一些五彩劍氣遮擋住,無法真正看清楚石台上到底盛放了什麼東西。

劍陣周圍,站滿了數十道身影,似乎比之前,更加多出了不少。

不過讓余寒等人欣慰的是,除了長恨歌以外,連三號弟子都沒有!

與此同時,余寒也看到了不遠處站立的白如雪和古仇離,眉頭隨即微微舒展了開來,看著兩人笑道:「真是一個不好的消息,這麼快就見面了1

白如雪與古仇離臉色陰沉,心中也一陣翻江倒海:「怎麼可能?陷入那麼多半山野人的圍攻中,竟然還可以活著走出來1

長恨歌的目光也帶著幾分警惕,然後看向了余寒。

「到了這裡,所有的仇恨都一筆勾銷,大家共同商議能夠破開劍陣的方法,否則的話,將會遭到其他勢力的聯手攻擊1

這句話自然是說給余寒聽的,不過余寒只是不屑的笑了笑,將目光落在了面前的劍陣之上。

「好古怪的感覺,這套劍陣,竟然連一絲一毫的瑕疵都沒有,圓潤到了極點1

五行相生相剋,身懷大五行法印神通的余寒,對於五行屬性的理解也十分深刻。

所以看到那一道道五彩斑斕的劍氣縱橫交錯,運行的軌跡嚴密到了極點,根本沒有一絲的漏洞可言!

然後,他看向了柳白提及的五座石門。

的確,那五座石門上,都有所謂的鑰匙孔,然而這孔洞,卻沒有那麼簡單。

而且,余寒總覺得,這座五行劍陣,好像有一種特殊的意思,它忽然出現在這裡,然後又有些接近故意釋放出五座石門上面的鑰匙信息。

好像是一場有預謀的變化一般。

難道有人早就進來了?他眉頭漸漸皺起,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太可怕了。

先不說這個先一步走入進來的人修為如何,單單是他可以操控陣法,從而迷惑眾人,甚至將眾人拖入到了他自己的節奏之中

這份心機,也著實太過可怕了一些!

「你手裡還有幾把鑰匙?」

余寒朝向柳白問道。

柳白壓低了聲音:「我還有兩把,最後得到的那一把被長恨歌搶了去,否則的話,便有三把之多了1

余寒點了點頭:「事情沒那麼簡單,這些鑰匙,也不一定就管用1

柳白聞言不禁渾身一震,自己盯著陣法看了那麼久,才看出這麼一點端倪,然而他只是掃了一眼,就告訴自己,那些所謂的鑰匙,很可能是假的。

對於柳白來說,只能報以苦笑。

「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我看不如我們所有人聯手,一起將這座陣法徹底轟破算了!也好省去了不少的麻煩1

「我倒是同意這個觀點1餘寒看著臉色難看的長恨歌,忍不住笑道。

長恨歌得到了一把鑰匙,已經具備了破開陣法的一些底牌,所以他或許是所有人中,最不希望大家用暴力的手段將其轟破的!

長恨歌看著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莫名的寒意,隨即冷哼了一聲。

「我倒是還有一個建議!不過得需要余寒配合才行1

「余寒?」

有些弟子沒有聽過余寒的名字,不知道會是誰,連長恨歌都要欽點幫忙。

余寒不卑不亢的站了起來,目光看向了對面的長恨歌!

「我幫不了你,那些鑰匙,我也送不進去,所以要去的話,也應該你去才好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