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五十二章 破陣之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 破陣之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余寒直接將鑰匙的事情說了出來,不僅是長恨歌,連同身旁的柳白,都忍不住訝然的看了他一眼!

「鑰匙?」不少人都朝向長恨歌投去了疑問的目光。

「聰明的傢伙1

白如雪忍不住微微一笑,搖頭誇獎道。

「他們本來在這裡佔據了劣勢,而且外面不少強者也應該正在朝向這邊趕來,所以想要速戰速決,直接將鑰匙的事情說了出來,從而佔據主動1

古仇離聞言也是目光閃爍:「此子心智超凡,修為更是深不可測,齊州,竟然出現了這等人物,真是了不起,我們選擇站在了他的對立面,也不知道是對是錯1

「無論是對是錯,我們都已經選擇了,不是嗎?」

白如雪打斷了他的話,然後看向余寒,嫣然一笑道:「鑰匙,我手裡也有一把呢,不知道大家是否都湊齊了呢?」

余寒伸手將掌心的兩把鑰匙晃了晃:「我這裡有兩把,長恨歌那裡有一把,加上白如雪的一把,卻還差了一把,不知道哪位同道得到了?」

古仇離踏前一步,眉頭微微皺起:「那一把,在我這裡1

柳白終於恍然,為什麼余寒沒有想要去其他大殿找到剩下兩把鑰匙的意思,原來竟是已經猜出,那兩把鑰匙已經易主了。

「現在五把鑰匙都齊了,按照劍陣裡面的顯示,應該能夠開啟了陣法了,不過,想要將這些鑰匙送進去,恐怕不容易1

白如雪淡淡一笑:「你是不是早有打算,但說無妨,如果有道理,大家都會採納1

余寒目光閃爍的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我如果早有打算,早就去辦了,至於將這件事情說出來嗎?」

「我看不如就誰拿著鑰匙,誰就進去算了,自己做自己的事情,這樣才公平一些1

長恨歌眉頭緊皺,這個可惡的余寒,竟然將自己也算計到了其中,如今騎虎難下,一旦其他人都選擇同意這個觀點,自己想要拒絕都來不及。

想到這裡,他便要冷笑著開口譏諷。

然而卻沒想到,白如雪已經先一步開了口:「好啊,我同意,既然想要取得裡面的寶物傳承,便冒險一次又能如何?」

長恨歌臉色鐵青,連續被對方牽著鼻子走,這種感覺十分不好。

余寒沒有去看白如雪閃爍的目光,對於她這般熱心的配合,也沒有表現出分毫的表情。

「我和你一起去吧1

柳白走了過來,沉聲說道。如今余寒手裡有兩把鑰匙,他自己一個人,恐怕很難完成任務,而自己則是最好的選擇。

不過余寒卻輕輕搖了搖頭:「我一人即可,沒必要全部都扔在裡面,而且我擔心,這些鑰匙一旦歸位后,會有出其不意的變化,如果當真有危險,需要你來掩護大家逃離1

柳白這才點了點頭,余寒想得要比自己全面,所以他只能同意。

四人同時站在了五行劍陣旁邊,不過卻都間隔開了一段距離。

余寒手裡的兩把鑰匙,一個是白色,一個是黃色,象徵著金土兩種屬性,好在這兩座石門的距離不算遠,所以並不十分為難。

「既然都已經準備好了,那我們這便開始吧1

說完這句話之後,余寒直接邁步走入到了五行劍陣之中。

嗡!

震顫人心的嗡鳴聲在耳畔響徹不定,幾乎就在他腳步剛剛進入陣法的那一刻,一道道銳利的破空之聲響徹。

余寒臉色猛地一變,右手猛地拍出,兩千四百條道紋蜂擁而出,演化出一幅瑰麗而又玄奧的圖形,出現在了頭頂。

「八卦靈輪陣1

隨著他一聲斷喝,八卦輪盤隨即出現,擋在了頭頂,那些劍氣,雨打芭蕉一般降落在八卦輪盤上,激起一道道漣漪。

「竟然還是陣師,真厲害1白如雪眼中閃過一絲驚訝,隨即道:「我們也進去1

當即,三人緊隨其後,也紛紛進入到了五行劍陣之中。

長恨歌最初的時候,曾經想到過要硬闖此陣,只是剛一闖入進去便險些被撕碎了身體,所以此刻也十分小心,將那尊青銅古鼎催動了出來,護住周身。

四人各自選擇自己相對應的石門,迅速的靠近了過去,他們都有相互保命的手段,能夠暫時抵擋住劍氣的衝擊。

「這兩個混蛋,果然有所保留,當初他們要是全力催動神通手段,老子也不會受了那麼重的傷1丁進目光閃爍道。

一旁的龍冰雨嘆息道:「這一次洪荒七州的種子弟子都不弱,尤其是這白如雪和古仇離,都有接近三號弟子的實力1

柳白卻是目光閃爍,他看向了五行劍陣籠罩之下的余寒。

此刻他頭頂那面巨大的八卦輪盤,就像是一面巨大的光盾,將所有近身的劍氣全部阻擋在外。

然而如同柳白一樣眼力高明者,卻似乎發現了一些端倪。

就是他們四個一同進入其中后,五行陣法的威力,似乎減弱了一些。

陣法中的四人,只有長恨歌是之前便已經進入過一次,所以他的感覺最為直觀。

緊皺的眉頭也在這一刻,忽然舒展了開來。

「進入的人越多,陣法的力量就越分散嗎?」他目光閃爍,嘴角也噙著一絲笑容。

「呼」

四人之中,余寒最先到達了金屬性的石門面前,先一步將白色的鑰匙插入了進去,然後煞較潁繼續朝向土屬性的石門飛掠而去!

嗡!

那扇象徵著金屬性的石門,在鑰匙插入進去之後,竟然緩緩開啟。

與此同時,剩下的幾把鑰匙也紛紛都插入到了各自所代表的石門之中。

一聲聲厚重的響聲傳來,四人各自佔據了一個方向,將中心的那座石台圍住,隨時準備在陣法破開后,立刻出手搶奪。

余寒眉頭緊皺,同時心中也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總覺得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五座石門緩緩開啟,然後肉眼可見,門后皆盡都是五行本源屬性最純粹的氣息,距離如此相近,可清楚的感應到這股精純的力量。

長恨歌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了石台上,只有餘寒,一直都在關注著五座石門的情況。

此刻那五座石門,不斷噴吐出一道道精純的五行本源劍氣。

而且,隨著這些劍氣噴吐出來,充斥在周圍的五行劍氣力量,似乎越發強橫了起來,連帶著他們四人,同時感覺到了那股鋪天蓋地席捲過來的壓力!

「果然,這些鑰匙,並不是能夠破開陣法的關鍵,可是,非要這樣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八卦輪盤已經越來越朝向下方降落,上面甚至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彷彿隨時有可能崩潰一般。

而其他三人比他也好不到哪裡去,感覺到周圍氣勢越來越強橫,連同自己保命的底牌手段,也變得有些相形見絀,心中紛紛一陣冰冷。

長恨歌此刻怨毒的看向余寒,恨不得抽筋拔骨。

自己算計了這麼久,都在他的胡攪蠻纏之下徹底崩盤,從而被逼入到了這般絕境之中。

他曾經深切見識了這座陣法的可怕,所以此刻感覺到那些暴漲的力量,心中立刻冰冷一片。

青銅古鼎光芒大盛,將近身的那些劍氣紛紛彈飛,掩護著他朝外突圍了過去!

「我們也走1

白如雪臉色一陣蒼白,四人中她的修為最弱,如今自然是首當其衝,踉蹌著後退。

好在古仇離並沒有離開,與白如雪並肩而立,且戰且退。

余寒深吸了一口氣,八卦輪盤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轟然破碎了開來。

劍意星河!

他目光閃爍,劍意星河橫貫東西,無匹的劍意在其中流淌,所過之處,那些五行本源劍氣還未來得及發動攻擊,便被震飛了出去!

劍意星河的出現,讓余寒得以喘息,眼看著那若隱若現的石台,似乎根本無法進入其中。

他的眼睛里,也閃爍出幾分無奈的苦澀!

這或許,只是一場遊戲而已,而自己等人,便是遊戲中的棋子。

冥冥之中,似乎有一隻眼睛一直在看著這裡,這種感覺,讓人發自內心的毛骨悚然。

「既然你非要隱藏下去,我就將你挖出來1

劍意星河不住的扭曲,狂暴的力量在其中沸騰不休,彷彿隨時要衝破束縛,掙脫圍欄一般。

「殺」

隨著一聲斷喝響徹,劍意星河所釋放出來的氣息,終於在這一刻得到了升華!

那些劍氣擋者披靡,紛紛被震碎,然而這一劍真正目的,卻不是為了對付那些層出不窮的劍氣,而是直接朝向那座石台斬殺了過去。

轟!

恐怖的氣浪立刻翻騰而出,帶動著周圍的氣息,一瞬間淹沒成了靡粉。

石台上面,那一層厚厚的五行劍氣,在劍意星河這等純粹的本源劍道壓制之下,正在迅速的崩潰。

「這傢伙,是要將這裡徹底毀滅嗎?」一名弟子忍不住低聲道。

然而他的聲音,很快就被淹沒了。

「好可怕的力量1剛剛趕到的君如命看著陣法之中大發神威的余寒,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一劍的威力,強大無比,當時我險些擋不住!現在,似乎又強大了1

轟隆

就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之前還不可一世的五行劍陣,忽然劇烈的搖晃了起來,連帶著整座宮殿,都開始搖曳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