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五十三章 五把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 五把劍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一道道身影破空而來,就在五行劍陣被余寒徹底引動的時候,降落在了眾人身旁!

「這裡是怎麼回事?」文天靖皺眉問道,接到了天空之城弟子的消息,他便帶著袁漢卿飛速趕來。

不僅是他,玄宗的君如命,周府的周通,鎮山之城的申屠凡等各大勢力的二號和三號弟子,好像商量好的一般,全部都出現在周圍。

「是余寒,他引動了陣法,將這片區域徹底淹沒1白如雪目光閃爍道。

文天靖眉頭一皺:「余寒?他竟然沒有死在半山野人的巢穴1

「半山野人沒有困住他們,反而被他們闖入了進來1白如雪嘆了口氣。

文天靖揮了揮手:「這不怪你,不過他竟然能夠在這裡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倒也真是讓人不敢小覷1

申屠凡則是目光閃爍,他曾經敗在了余寒的手裡,並且為了報復,將他出現在修羅路的消息傳遞了出去。

於是才有了各方出來截殺的事情,如今再次遇到余寒,申屠凡心中也忍不住緊張起來,不知道這傢伙會不會想到自己,從而算一算賬。

不過想到有文天靖在旁邊,作為天空之城僅次於少城主華正陽的二號弟子,余寒最好不要出手,否則必死無疑。

想到這裡,心情稍微安定了一些。

無數道光芒朝向四面八方奔騰不休,余寒的身體,已經完全被五彩光芒籠罩在了其中,周圍的氣息變得暴虐了數倍。

因此即便是他們的種子弟子趕來,依然沒有人敢繼續朝向前方邁進。

終於,光芒不斷的消散,晃動的大殿也逐漸平穩下來。

余寒站在不遠處,大口大口的喘息,身上略微有些狼狽,卻並未死去。

而籠罩在他周圍的劍陣,卻已經消失了,連同那五座石門,也一同消去。

在原來五座石門的位置,各自出現了一把劍,插在地上,呈現出不同的顏色,對應著五行本源屬性。

「五行劍?」所有人紛紛露出一絲貪婪,五行劍不是一種神兵利器,而是一種實力強大的神通。

以五行本源,淬鍊劍意,融入自身,養劍為爐,衍化大五行劍術!

這五把劍,便是修鍊了大五行劍術的前人隕落之後,體內所淬鍊的五道劍意,經歷了漫長的歲月留存下來。

如果能夠得到這五把劍,就等於得到了完整的大五行劍術,那是在太古時期,也聲名大噪的劍術神通,威力強大到不可比擬。

不僅如此,這五把劍,等於是前人淬鍊完成後所有的劍道經驗傳授,價值不可估量!

「動手1

幾乎在瞬間,君如命身形閃爍,朝向距離他最近的黑色水屬性長劍抓落過去!

不僅是他,文天靖和申屠凡等人,也同時動作,紛紛朝向那幾把五行劍撲去!

誰也沒有想到,這一次落霞地宮竟然出現了五行劍,恐怕將會是整個修羅路試煉一直到結束,最大的一份機緣造化了。

所以對於他們來說勢在必得!

而之前,就站在這五把長劍中心的余寒,卻沒有利用自己的地形優勢,先一步獲取這些長劍,反而在所有人都近乎瘋狂的時候,遠遠的躲避了開去!

正要衝上前去的柳白和龍冰雨等人,見到余寒竟然飛速退出,當即也停止了身形。

「有危險,快退1

余寒低沉的聲音傳入他們耳中,幾乎在瞬間,所有人紛紛朝向大殿門口衝去!

轟隆隆!

慘叫之聲在身後不斷從傳來,五行劍沒有落入到任何人手中,而是在所有人都進入到了劍陣之後,直接從地面上飛出,凌空穿梭。

五種不同屬性的飛劍,化為五種不同顏色的璀璨劍芒,雖然比起之前的五行劍陣從表面上來看要弱了許多。

但這五道劍氣沸騰之間,根本無一合之將,只有強如文天靖等人,方才能夠勉強抵擋,至於其他人,紛紛被震得吐血拋飛,根本就不在同一個等級。

「不好,大家快走1眾人終於感覺到了這股力量的可怕,心中的貪念立刻被澆滅,紛紛就要朝向遠處遁走。

寶物雖好,可如果超出了自己的能力範圍,那麼誰也不敢以生命為代價繼續嘗試!

然而,五行劍卻可怕之極,衍化出來的五道劍氣縱橫穿梭,每一次席捲過來,都會有人斃命在這些劍氣之下,恐怖到了極點。

「到底是怎麼回事?」

聽著身後不斷傳來的陣陣慘叫,逃走的龍冰雨等人依然忍不住心有餘悸,如果不是余寒提前示警,自己等人恐怕也會步入文天靖等人的後塵。

「那五把劍,是鎮壓住整個五行劍陣的陣心,我們用五把鑰匙開啟了石門,便將這五把五行劍開啟了出來1餘寒一面急速飛逃,一面開口解釋。

「只不過,當時它們只是釋放出了劍意,並未真正露出本體。」

說到這裡,余寒眼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而那所謂盛放著寶物的石台,便是這座五行劍陣的陣眼,五行劍陣無時無刻不在抽取著五行劍中的力量,維持著陣法運轉,同時也在漸漸的煉化五行劍1

「煉化五行劍?」這一次,連丁進也皺起了眉頭:「既然要留下五行劍作為傳承,為何還要將其煉化?」

余寒輕輕搖頭:「不僅僅是傳承那麼簡單,這位修鍊了大五行劍術的前輩,本身的劍道意志也盡數融入到了其中,所以即便留下了傳承,這五把劍,恐怕有很大可能會自動衍生出意志,從而為禍人間1

「那位前輩正是發現了這一點,才構建了這座五行劍陣,一方面用來守護傳承,另一方面削弱五行劍中的劍道本意,想要通過不斷的消磨,讓它們徹底變化成為精純的五行本源劍意,這才是真正的傳承1

他苦澀的搖了搖頭:「只是很可惜,這位前輩的所有心血,都毀在了我的手上,如果不是我強行催動劍意星河,將五行劍陣的陣眼破壞,這五把劍也不會突破了陣法的鎮壓,從而徹底自由1

「這也不能怪你,畢竟,誰也不希望最後變成這個樣子1丁進沒有和余寒抬杠。

妙可也走了過來,看著臉色有些蒼白的余寒,勸慰道:「余寒哥哥,丁進哥哥說得對,這件事情,不能怪你的,如果不是那些傢伙咄咄逼人,你也不會來到這裡,所以如果真要怪,應該怪他們才是1

余寒苦笑著看向妙可,伸手揉了揉她的腦袋,微微搖頭道:「好了,我也只是說說而已1

他回頭看了一眼已經在五行劍氣不斷穿梭中化為一片廢墟的大殿,重重的嘆了口氣:「這裡,應該不會有什麼東西留下來了,我們也該離開了1

眾人紛紛點頭,大殿內的五行劍,在受到了眾人搶奪的刺激之後,已經徹底變得癲狂了起來。

那些試圖爭搶的各大勢力弟子,足足一半都隕落在了那五道無堅不摧的本源劍氣之下。

只有文天靖等少數修為超絕的弟子逃了出來,不過依然傷痕纍纍,片刻也不敢逗留,直接朝向遠處飛退了出去!

余寒等人也遠遠的躲避了開去,一路上,他的臉色都有些蒼白,適才那一幕幕不斷在眼前穿梭。

然後,他忽然停住了腳步。

丁進和沈東玄等人不禁紛紛回過頭來:「余寒,你要做什麼?」

余寒深吸一口氣:「從我們進來之後,好像一直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著鼻子,包括最後進入這裡時,那隻四級半山野人的眼神,它似乎,早已經知道了這裡要發生的事情1

「事情已經過去了,你就不要想那麼多了1丁進拍了拍他的肩膀。

余寒卻有些搖頭:「我不是在想這些事情,而是感覺到,事情似乎有些蹊蹺。」

「又或者說,我釋放出了五行劍,似乎是幫人家下了一步棋1

說到這裡,他眼中忽然精芒閃爍:「的確是了,包括那些鑰匙的出現,也都像是預先準備好的一般,所以這裡面肯定有鬼1

「不行,我得回去看看,將我們所有人都耍得團團轉,想要在這之後佔盡便宜,可沒有那麼容易1

丁進有些擔憂的說道:「我們剛剛才逃離出來,如果現在回去,恐怕又會陷入到危機之中。」

余寒眼睛越來越亮,這一瞬間,似乎想通了許多東西,他搖了搖頭道:「不需要你們,我自己回去便是了1

「那不行1

這一次,連柳白和雲風渡等人也紛紛搖頭「那些傢伙都在那裡,你一個人,恐怕不是他們的對手,到時候不要說是那五把劍,連仙門和四大主城的那些人就夠你喝一壺了1

余寒微微一笑:「無妨,五行劍已經嚇破了他們的膽,我估計他們現在能有多遠就逃多遠,誰也不敢繼續逗留下去,哪裡還有功夫阻攔我?」

「你們放心,我只是回去弄明白一些事情,不會耽擱太久的1

眾人見他已經打定了主意,便不再阻攔。

余寒也沒有逗留,身形瞬間折返,朝向那已經化為一片廢墟的大殿飛馳了過去。

遠遠望去,依稀可見的五道不同顏色的劍氣盤桓不定,流轉著一種特殊的玄奧軌跡。

他的速度很快,距離那座已經化為廢墟的大殿也越來越近。

同時,終於看到了五道劍氣盤桓之下,那道隱藏在黑霧之中的身影!

站立在血泊之中,踏著累累屍骨迎風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