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二百五十四章 果然是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四章 果然是你!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看著那隱藏在黑霧之中的身影,余寒停住了腳步,同時雙目微微眯起:「看來我猜的沒錯,果然是你1

吼!

魂獸仰天發出一聲怒吼,雖然被黑霧隔絕,卻有一股特殊的寒意流淌出來。

「你應該知道,你的靈魂攻擊對我的影響微乎其微,所以這種震懾,實際根本算不上是震懾1餘寒淡淡的看著魂獸。

從第一次遇到魂獸開始,他就隱約感覺到這隻魂獸的氣息很熟悉,似乎在哪裡遇到過一般。

然後因為噬空鼠的出現,魂獸選擇了逃離,避開了噬空鼠的鋒芒。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以為,魂獸是被小傢伙嚇走的,不過當時余寒便有了一絲懷疑。

因為魂獸的逃離,不像是之前玄蛇和黃鳥那樣,被噬空鼠的氣勢碾壓到發自內心的恐懼,相比之下,魂獸的逃離,更像是一種退讓。

最後他得到了三清果,一直都沒有機會煉化,又機緣巧合之下進入到了這裡。

余寒淡淡的看著魂獸,此刻再次見面,他心中的疑惑終於徹底解開。

怪不得當時會感覺到熟悉,此人竟是與當初在齊州隕落嶺葯廬內擊殺的那個吹笛子的傢伙氣息差不多。

如此的話,這所謂的魂獸,根本就不是妖獸,而是真真切切的人類。

只不過,是已經故去的人類!

那團黑霧,應該就是他隱藏本體的一種手段,不過擁有如此可怕的元神和靈魂攻擊,這一點便要比當初那傢伙要強。

魂獸迅速變化著形狀,張牙舞爪,不斷降臨下恐怖的力量。

劍出鞘,余寒眉心的毀滅之眼也悄然張開,抵擋著那些無形無色的元神攻擊。

「你本是人類大能隕落後所化,為何非要如此作賤自己,扮作妖獸的模樣?而且布下這個局,將大家都引入進來,對你又能有什麼好處?」

魂獸終於不再動作,黑霧漸漸縈繞在周圍,不過卻稀薄了不少。

一個被淡淡黑文人形漸漸出現在了他的面前:「你很聰明,可是你永遠也想不到,我為什麼要這樣做1

余寒眉頭一皺:「是為了三清果嗎?」

「三清果,只是可以洗滌我的殘魂,而且效果也並不十分明顯,否則,你以為你能拿到?」

「可你弄出這座劍陣,吸引眾人前來此處,又將開啟五行劍的鑰匙丟了出來,到底是為了什麼?」這也是余寒一直都沒有弄明白的。

不過眼前這個「魂獸」,一定與當年那個留下五行劍的前輩大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魂獸」發出一聲尖銳的笑聲:「你不會懂,永遠都不會懂的,沒有人會懂,你們只知道期盼,只知道讓我們付出,所以全都該死——」

最後一字落下,他單手一引,兩道五行劍順勢帶入到了掌心,劍鋒偏轉,朝向余寒當頭斬落下來。

感覺到那股鋒銳到了極點的恐怖氣息,余寒臉色驀然一變,他根本沒想到這傢伙竟然說動手就動手,猝不勝防之下,只得飛速倒退,暫避鋒芒!

然而,這兩道劍氣如影隨形,如同跗骨之蛆,竟是迎著他的身形閃爍軌跡,鋒芒直指咽喉!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就去死吧,很快,所有人都會去陪你的1

冰冷的聲音在余寒耳畔響徹,象徵著木和水兩種本源的五行劍凌空逆卷,猛烈的勁風讓他感覺到了一股鑽心的刺痛!

「大五行法印1

余寒雙目微眯,大五行法印瞬間催動,這套似乎已經逐漸退出歷史舞台的神通方一出現,就帶動周圍的五行本源,不住的沸騰起來。

繼而,兩道劍氣似乎也因為大五行法印中五行流轉的頻率而受到了一些影響,竟然暫時擺脫了「魂獸」的控制。

「嗯?」

「魂獸」明顯很驚訝,隨即再次發出一陣陣桀桀的怪笑。

「真是小看了你,不過接下來,就沒有這麼簡單了1

呼!

兩道劍氣同時收回,在頭頂盤桓不定,與此同時,剩下的三道劍氣,也化為繞體疾走的光芒,在他身前繚繞。

「大五行劍術,衍化天地五行,五劍出,無堅不摧1

五道劍氣,同時懸浮在了他的頭頂,劍鋒所指,赫然朝向余寒所在的方向。

面對這五道劍氣的鎖定,余寒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這可是連文天靖等人都很難阻擋住的劍氣呀!

想到這裡,當即咬了咬牙,身形朝後飛退而出,同時目光也落在了周圍那一片廢墟之中。

那裡有一角裸露在外面的石蓋!

「花榮岩1

余寒眼睛瞬間一亮,花榮岩是製作棺柩最好的材料,不少修者死後,除了物化天地之外,有一部分會要求將自己放在花榮岩特質的棺柩內,以保存肉身靈性不滅。

而此刻,這裡露出的一角花榮岩,卻讓陷入絕境的他,生出一絲希望。

這「魂獸」既然能夠操控五行劍,其身份不言而喻,很可能是當初那位前輩隕落之後,體內意志自動衍生出來的個體。

雖然擁有著從前的手段,但卻因為長期困在這裡,並且糅合了那位前輩性格上負面的情緒,所以帶著幾分天生的邪魅。

然而,無論他到底是如何形成,都與當年那位前輩有著不淺的關係,如此的話,只要找到根源,或許才能夠解決問題。

他身形一閃,直接來到了那一角棺柩面前,單手一提,將埋藏在廢墟中的棺柩直接拉了出來。

棺柩出現之後,余寒明顯看到,那「魂獸」的身體微微顫抖了兩下,心中同時也鬆了口氣。

看來自己猜得沒錯,這棺柩之中存放的,應該就是當初那位前輩的骸骨。

他雙目微微眯起,看著「魂獸」不斷散亂而暴虐的氣息:「既然你想要玩,那就陪你玩好了1

一雙大手終於扣在了棺蓋上!

「前輩,打擾了1

呼!

巨大的棺蓋應聲開啟,五彩斑斕的光芒,從棺柩內閃爍出來。

嗡!

五行劍不住的顫抖,隱約之間,竟是想要破開「魂獸」的束縛,朝向石棺靠近過來!

「都死了,還要出來壞我好事嗎?」魂獸怒吼連連,雙手不斷變化印訣,硬生生的將五行劍重新鎮壓住!

「都是因為你1他的聲音充斥著冰冷的殺機,五道劍氣,立刻劃破了虛空,朝向余寒激射而去!

「八卦靈輪陣1

余寒不敢有半分的大意,八卦輪盤瞬間籠罩在了頭頂之上,與此同時,九層浮屠塔,劍意星河等招式紛紛遞出。

這五道本源劍氣的實力,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實力,即便全力催動攻擊,都不一定能夠擋住!

蓬!

鋒銳的劍氣瞬間穿透了八卦嶺輪,然後是九層浮屠塔,劍意星河!

劍意星河在被穿透的那一刻,余寒忍不住一陣頭皮發麻,武魄在體內飛速流轉,竟是要再次摘魄!

然而就在這時,那已經開啟的石棺內,一隻瑩白的手骨忽然探出。

這隻手骨,五根手指修長,瑩白如玉,流轉著一層霞光般的光芒!

它方一出現,下一刻便出現在了余寒的面前,正好扣住了那五道攻擊過來的劍氣。

五道劍氣嗡鳴顫抖,被這隻手骨阻止住以後,竟然沒有掙脫,反而化為繞指柔,纏繞在了指骨之上。

「連你也要阻止我嗎?」魂獸不住的咆哮,殺機越來越強橫的瀰漫開來。

「別做夢了1黑霧飄揚,帶著那道身影,朝向石棺降落下去,他俯視著躺在石棺中的那具骸骨。

「你的時期已經過去了,現在我來替你好好活下去,不是挺好嗎?為什麼還要多管閑事?」

然後他抬頭看向了余寒:「你知道的越來越多了,所以,越來越不能留你了1

余寒淡淡一笑,伸手指了指石棺:「你先解決掉眼前的事情才行,沒有了五行劍,你還差得太遠1

魂獸的身軀明顯一顫,目光再次看向了石棺中的骸骨,掌心不斷變化著印訣。

纏繞在那隻手骨上的五道本源劍氣似乎也隨之掙扎了起來,對它們而言,這幅骸骨上,有一種想念如同母親一般的氣息,讓它們忍不住去親近。

然而魂獸給他們的,則是一種不可抗拒的命令。

這讓它們有些為難,流轉也越發的緩慢了起來。

余寒雙目微眯,看來自己之前所猜測的應該不會錯了,只不過,似乎這個玩笑開得有些過了頭。

如此的話,就很難收場了!

「這魂獸,乃是我當初留下的意志力所化,如今已經成長為獨立的個體,而且實力強大,小友既然將我的殘骸喚醒,那便與我一起,聯手將其鎮壓如何?」

正在余寒心神搖曳之際,一個渾厚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

余寒眉頭一皺,沒有開口,在心底說道:「魂獸有多強大,前輩或許比我更加清楚,以我的修為,沒有十足的把握將其鎮壓1

「你是一個陣師,修鍊的也是心神,魂獸的本體,實際上也是這種類似的組合體,只不過衍生出了自己的靈智而已,稍後我們一同出手,由我將其鎮壓,而你,只管將它煉化就是了1

「煉化?」余寒吃了一驚。

「不錯,就是煉化,對你來說,這魂獸的肉身,無疑是最好提升心神修為的靈丹妙藥,可遇不可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