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五行劍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五行劍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煉化?」

余寒眉頭一皺,自己煉化過不少的天材地寶,但煉化魂獸,或者說是神魂,他還從未試過,而且莫名的感覺到一股寒意。

「你不必有心結,魂獸是因我而生,沒有人比我更加了解它,我來幫你暫時將它鎮壓,你出手將其煉化,一方面自身修為可以隨之提升,另外一點,也可了卻我多年屍骨未寒的遺憾1那道聲音再次傳來,帶著一股深深的無奈。

余寒雙目微眯,抬頭看向與骸骨針鋒相對,搶奪五行劍的魂獸。

對他們而言,對五行劍的掌控,才是最大的底牌,所以,誰可以真正掌控五行劍,誰便是最後的勝利者。

可是,骸骨的話,真的可信嗎?

魂獸看著余寒,那隱藏在黑霧之中的面孔露出一陣陣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所有人都要死,凡是進入這裡的人都要死1

然後又看向那石棺中已經坐起身來的骸骨。

「只剩下枯骨,你還能留下什麼力量,待我將你這殘留的意志力消耗乾淨以後,會替你好好的活下去1

「你沒有機會了1

這一刻,余寒終於做出了決定。

五行劍雖然是這位隕落的前輩所創,但這位前輩肉身已經腐朽,意志力也只有殘留在骸骨之中,被花榮岩棺柩保存下來的一絲。

如果不是五行劍感覺到了他身上流淌出來的親切氣息,恐怕早已經被魂獸得手。

而此刻,眼見著魂獸發動了衝擊,五行劍越來越落入它的掌控,余寒別無選擇。

「前輩,助我一臂之力1

呼!

那骸骨沒有回答,那一隻探出的手骨反手碾壓下來,一股五彩光芒不斷灑落,從而綻放出一道道可怕的氣息。

「五行翻天?」魂獸大驚失色:「你都已經隕落了這麼多年,怎麼還能施展出這套神通?」

骸骨周身五彩光芒繚繞:「這是給你留下的最後一張底牌!收好了1

五行力量化為一座大山,將魂獸整個鎮壓在了下方。

與此同時,五把五行劍同時從他指尖飛出,化為五道劍光,落在了這座山峰的頂端。

無窮無盡的五行本源劍意灑落下來,直接降臨在了魂獸的肉身之上。

魂獸忍不住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周身黑霧頃刻間被灼燒得一乾二淨,露出一張讓人毛骨悚然的面孔。

那已經根本不能說是面孔了。

因為只有一片模糊,連五官都沒有衍生出來。

「還不出手煉化?」

余寒被這魂獸的本體嚇了一跳,還未來得及反應,耳邊便傳來那位前輩的斷喝之聲。

幾乎瞬間,他便清醒過來,同時,身體衝天飛起,直接降落在了半空中的那座五行大山之巔。

五行劍環繞成一個圓形,好像是在衍化一種陣法,將五行之力不斷注入到了五行山峰之中,從而催動厚重的本源力量鎮壓住魂獸。

魂獸怒吼連連,瘋狂的左突右支,將身上束縛的五彩光芒不斷震散,然而立刻就有新衍生出來的光芒繼續補充上來。

「大乾坤訣,五獄觀心術,煉化1

余寒直接催動了大乾坤訣和五獄觀心術,大乾坤訣率先發動,陰陽太極漩渦出現,當初煉化天材地寶的時候,就是依靠這道漩渦的吞噬力量。

「無恥鼠輩,也敢偷襲?」

魂獸怒吼一聲,無形的靈魂攻擊瞬間狂涌而出,只是稍微接觸,就穿透了那道陰陽太極漩渦,繼而朝向余寒繼續衝擊過去。

余寒臉色微微一變,雖然也料到太極漩渦可能無法煉化這種純粹的靈魂之體,然而卻沒想到會在這麼一瞬間崩潰。

嗡!

情急之下,根本來不及反應,後面五獄觀心術瞬間開啟,五座蘊含著森冷氣息的牢獄出現在了他的頭頂。

每一座牢獄中,都有一根粗大的鐵鏈衍生出來,連接著他的心臟。

繼而,每座牢獄再次衍生出一條鐵鏈,蜿蜒而上,竟是準確捕捉到了那股無形的靈魂之力,化為一圈圈的鎖套,將其纏繞在了其中。

似乎感覺到了自己的本源力量被鎖住,魂獸也忍不住驚訝萬分,轉頭看向余寒,雖然沒有雙目,但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兩道如刀般的目光。

余寒咬緊牙關,瘋狂運轉五獄觀心術,五座牢獄不斷釋放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鎖鏈隨即蔓延,繼續朝向魂獸的本體纏繞了過去。

一股清涼的感覺瞬間透過鐵鏈湧入到了五座牢獄之中,繼而通過連同他心臟的鎖鏈,灌注到了心神中。

如同醍醐灌頂一般,從沒有一刻,余寒會感覺自己的頭腦是如此的清明。

不僅如此,那股清涼,在進入心神之後,仿若久旱逢甘霖一般,所有枯燥的心神都盡數復甦,恢復了生機。

「好玄妙的感覺1

余寒忍不住心中嘆息,怪不得這位前輩會如此告訴自己,果然對心神的提升有著巨大的幫助,他知道,這絕對是自己可遇不可求的一次機會。

當即全心催動五獄觀心術,那五座牢獄中衍生出來的鎖鏈,已經蔓延到了不知道多麼久遠的距離,將五行山峰全部都包裹在了其中。

「注意了,接下來,我配合你,我們一起出手,不過你要抓住機會,因為我的力量已經所剩無幾,所以只有一次機會,如果不成,我們兩個將徹底失敗1

余寒沒有回答,眼中卻是精芒閃爍。

呼!

五行山峰上運轉的五行之氣,忽然一瞬間將余寒的鎖鏈全部都吞納了進去。

感覺到五座牢獄不住的震顫,余寒強忍著劇震的心神,努力將其穩住,那蜿蜒而出的鎖鏈,在五行之氣的帶動之下,越來越直接的朝向魂獸的本體束縛。

與此同時,插在五行山峰之上的五行劍,也在這一刻瞬間動作,每一把劍,融入到了一座山峰之中。

「當初我修成這五行翻天神通,並且將五行劍融入其中,就是害怕有朝一日,你會做出這等事情來,現在,我想的果然沒錯,只是你的確足夠隱忍,竟然這麼多年都沒有任何動作,而我卻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虛弱。」

「這一次,如果不是三清果和那個挺有意思的噬空鼠引起了你的警惕,恐怕你也不會冒這個險,從而給了我這個機會1

「當初是我犯下的錯,從而衍生出了你,解鈴還須繫鈴人,今日你將徹底湮滅1

骸骨渾厚的聲音響徹,帶著一股濃濃的殺機瀰漫。

感受到那些已經快要到近前的鎖鏈,正釋放著一股無形的剋制力量,魂獸也變得不安了起來,他沒有臉的面孔不住的四下張望,似乎在找尋著破開這裡的方法。

如今聽到骸骨的話,不禁冷哼道:「我的出生,自有我出生的道理,當初你強修大五行劍術,從而在淬鍊五行本源時候,被邪氣所侵,沾染上了一些邪氣,這本就是命運註定的事情,所以今日無論如何,你都不會成功1

「這套神通的確不錯,對我有一些克製作用,可……太弱了,所以,恐怕不行1

隨著一聲低沉的咆哮響徹,那張沒有臉的面孔,忽然間劇烈的扭曲了起來。

他伸手在雙眸處劃開了兩個口子,兩道血芒衝天飛起,與此同時,又畫出了鼻子,耳朵和嘴。

一個人的五官,流淌著鮮血出現在了余寒的面前。

「如今我七竅盡開,靈智通玄,我看你們如何煉化我1

他哈哈大笑,聲音低沉,卻化為一道無形的音波,將那些近身的鎖鏈全部震開。

「給我破」

一道璀璨的波紋以他為中心,朝向四面八方擴散開來,所過之處,所有的鎖鏈紛紛斷折,化為偏偏碎屑,飄散在了天地之間。

余寒踉蹌著後退,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蒼白如紙。

「好可怕的神魂攻擊1

卻咬牙再次催動五獄觀心術,破碎的鎖鏈重新衍生出來,繼續朝向魂獸籠罩過去!

他相信,那位前輩既然留下了後手,那就一定會給予他一個完美的結局,這是一種對戰友的莫名信任。

果然,幾乎就在他剛剛出手的瞬間,那位前輩的聲音再次傳來。

「我要發動最後一擊了,成敗,在此一舉1

呼!

話音落,已經坐在了花榮岩棺柩中的骸骨,竟然自動從棺柩中飛了出來,然後,身上每一寸骨骼都漸漸脫落下來,懸浮在周圍。

「今日,就讓你和我一同湮滅1

嗡!

山崩地裂,那懸浮在半空中的無數散碎骨骼,忽然間燃燒了起來,自動燃起一道道五彩斑斕的火焰。

「五行神火1

呼!

那團五彩火焰瘋狂的飛撲出去,朝向魂獸鎮壓過來。

看著那蘊含著可怕氣息的五行神火,魂獸原本就猙獰無比的面孔,顯得更加猙獰了起來。

「不」

他感覺到了通體冰寒的危機,身形瞬間便被五行神火包裹在其中。

無數道神魂力量掙扎不休,竟然意圖將五行神火粉碎,逃脫出來。

余寒卻在這時猛地咬牙,他知道,如今雙方勢均力敵,那麼自己這一手,才是真正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想到此處,密密麻麻的鎖鏈直接刺入到了五行神火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