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五十六章 送我去陵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六章 送我去陵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那魂獸,此刻幾乎燃燒了自己的神魂力量與五行神火對抗,同時也是在比拼彼此的消耗。

這是他們兩個最破釜沉舟的一擊,勝者為王,敗者為寇。

然而卻偏偏多出了余寒這個第三者。

所以,在極度平衡的對撞之下,那斜地里刺出的粗大鎖鏈,立刻將這種平衡徹底湮滅。

魂獸不斷傳來不甘的怒吼聲,他全部的力量正在對抗著五行神火,否則這神魂之體也承受不住那可怕火焰的灼燒。

可是,這些討厭的鎖鏈,在纏繞在自己周圍的同時,竟然迅速攫取著自己的力量。

他的心漸漸沉了下去!

「是那個可惡的螻蟻,早知如此,當初拼盡全力也要將他殺了,省的在這個時候壞了我的好事1魂獸心中暗暗後悔,但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余寒此刻也是渾身巨震,五座牢獄中,不斷傳遞過來精純的能量,然後充實到了他的心神和元神之中。

體內道紋正在不斷的衍生,陣道的修為也水漲船高。

魂獸的抵抗力越來越弱,終於在徹底被壓制的時候,它憤怒的咆哮起來。

「你們兩個竟然如此卑鄙,以這種手段要將我煉化,左右也是死,今日我活不了,你們也休想好過1

他的面孔顯得愈發扭曲,狀若瘋狂,悍然發動了自爆。

可怕的力量狠狠的朝向四周掃蕩了開來,最先受到衝擊的五行神火,再次炸裂開無數細小的火光,漫天飛揚。

然後那些火光無力的朝向花榮岩棺柩飄落,化為了碎末,冉冉降落。

而被震得破碎的鎖鏈,也在這一刻倒卷而回,五座牢獄齊齊悲鳴,化為一片烏光,重新回到了余寒的體內。

余寒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卻是露出一絲驚懼。

肉眼可見,在那破碎的光芒之中,一道光影般的黑氣卻如同流星一般,瞬間朝向自己激射而來,方向正對準了自己的眉心。

「這混蛋,竟是要奪舍我的肉身1

余寒目光閃爍:「只是可惜,你當真打錯了如意算盤,所以只能對不起了1

毀滅之眼終於睜開,一股無形的寂滅力量瘋狂湧出,剎那之間便將那道黑芒吞入其中。

那團黑氣似乎也感覺到了毀滅之眼的可怕,試圖掙脫出去,無奈毀滅的力量如影隨形,一直都將它盡數籠罩。

任憑他不斷發出一陣陣凌厲的慘叫也無濟於事,終究還是漸漸微弱了下去。

余寒臉色蒼白,毀滅之眼的力量催動,終於將那道黑氣徹底毀滅,魂獸也再也沒有絲毫的東西留下。

毀滅之眼再次化為一道淺淺的紅痕隱沒在眉心,與此同時,他蒼白的臉色略微好過一些,眼中卻閃爍著無比的精芒。

適才那無數次攫取,魂獸無數的本源力量都被納入到了自己體內,致使他的道紋數量,達到了恐怖的六千條之多,比之前足足翻了數倍。

這或許是他這一次最大的收穫了吧!

長長嘆了口氣,余寒有些落寞的望著那無力墜落在地的棺柩,忍不住搖了搖頭:「可惜前輩深明大義,卻隕落的如此倉促。」

呼!

光芒閃爍,一個淡淡的身影忽然從棺柩之中緩緩升起!

「前輩1餘寒能夠感覺到,這便是那位前輩留下的最後殘魂,心中也忍不住一陣激蕩。

「多謝前輩成全之恩,晚輩沒齒難忘1他由衷的開口。

那身影沉默了片刻,微微道:「這是你自己的本事,如果你不是陣師,不會心神的修鍊神通,那麼不僅你得不到好處,連我也一樣會死1

余寒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如果不是晚輩強行打開了棺柩,請前輩出來幫忙,前輩也不會這麼快就耗盡了精力1

那身影也搖了搖頭:「我一直都在暗暗看著你們,可我的實力,已經沒辦法破開棺柩走出去,所以你放我出來,卻也從某種意義上幫助了我。」

不等余寒繼續開口,他再次說道:「你的品性和資質都屬上佳,更難得的是對陣法也有如此深刻的造詣,這一點,我很喜歡。」

余寒壓下了心中所有的疑問,因為面前的那道身影,已經開始漸漸虛幻起來。

他知道,這位前輩已經沒有多少時間,所以不再插口。

呼!

光芒閃爍,五彩光芒升騰而起,化為五道劍芒繚繞不定,在余寒的頭頂不住的盤桓。

「這五道劍意,便是我一生的修鍊精華,只不過為了煉化裡面蘊含的邪氣,這麼多年,消耗了不少的力量。」

「可對你來說,卻是好事,因為它更加精純了。」

「這套大五行劍術,我傳給你,希望你能夠帶著它再次輝煌1

「多謝前輩1餘寒躬身行禮,五道劍光同時沒入到了他的頭頂。

與此同時,劍意星河顫抖,釋放出無窮的劍意,似乎在爭奪自己的領地一般。

五行劍氣沒有與劍意星河發生衝突,而是在一側盤踞了下來,而且選擇了一個更加貼近丹田的位置。

似乎它對余寒的丹田很親近!

余寒心中暗暗苦澀,好在它們還能夠和平共處,要不然,體內還真要亂成了一鍋粥。

「不過,它跟了我這麼多年,以你此刻的實力,無法完全將它們盡數煉化,需要藉助五行本源的天材地寶,才可將這些劍氣徹底煉化。」

「五行本源的天材地寶?」余寒眉頭微微一皺。

「不錯,就是蘊含著最精純五行屬性的天地靈物,依靠著這種天地元氣的激發,才可以將五行劍氣徹底激活1

余寒終於點了點頭,果然,這些強大的神通,也不是那麼好得到的,總歸是要付出一些代價來換齲

「還有最後一個,就算是我對你的請求吧1

那聲音再次傳來的時候,已經變得虛弱到了極點,虛幻的聲音也開始漸漸飄散。

「前輩請講,宛若能夠做到,定當全力完成1餘寒抱拳道。

那聲音嘿然笑道:「如今我心結已解,可回歸陵園了,我隕落後,幫我把我的骨灰和棺柩,帶到七里陵園,那些老朋友,也該一起聚聚了1

「七里陵園?」余寒眉頭一皺。

隨即,腦海里大致出現了一個方位,那是這位前輩最後留給他的一件東西,還有這個根本不算是請求的請求。

他將那座收藏著前輩骨灰的棺柩整個收好,這才朝向前方快步追趕了過去!

…………

一片古城廢墟之上,滿眼的斷壁殘垣散落在地,不斷釋放出一股股悲涼的氣息。

那片廢墟之上,子魚、步輕煙和古元潮呈品字形站立在這片廢墟之中。

三人中心,有一隻雙眸閃爍著妖異紅芒的三級中期妖獸。

這隻妖獸十分強大,三人聯手發動攻擊,依然只是將其擊傷,卻僵持了如此之久都沒有拿下。

「子魚,這樣下去,我們恐怕經不起這樣的消耗,還是暫時退避好些。」古元潮目光閃爍,大口的喘息著。

他不過是清微後期的修為,雖然距離化骨境界也不過是一步之隔,但實力卻差了不少。

步輕煙也比他好不到哪裡去,如果不是子魚展現出超絕的戰鬥力,以他們三人,恐怕早就落敗了,更不用說是獵殺這隻妖獸。

聽到古元潮的話,子魚冰冷的眸子泛起一絲堅定。

「你們兩個先退下吧,這裡交給我1

步輕煙臉色一變:「我們三個都勉強佔據上風,只有你一個人,根本不是它的對手。」

「我自有分寸1子魚的話,不容拒絕。

古元潮搖了搖頭,率先退到了一旁,步輕煙同樣重重的嘆了口氣,也離開了戰圈。

她的傷勢已經開始有些嚴重,如果繼續戰鬥下去,恐怕會成為拖累。

在兩人離開之後,子魚眼中的精芒再次強橫起來。

面對著那隻三級中期妖獸帶著幾分嘲諷和不屑的目光,她俏臉微微一寒。

雖然自己已經很少出手了,但並不證明,齊州已經沒有了子魚。

相反,她還是余寒為出現開始,齊州講武堂最難以預估未來的天才弟子。

長劍在掌心翻轉,然後狠狠刺出!

沒有多餘的花哨,劍勢平華無奇,淡淡的寒意從劍氣之中流淌出來。

三級中期妖獸巨爪橫掃,想要依靠著強橫的肉身,碾壓這個人類的攻擊!

然而,就在它巨爪剛剛碰觸到那道劍氣的時候,血花乍現!

一層淡淡的冰霜直接將它的巨爪整個冰封,連同被劍氣刺開的那道缺口,也凍結在一起!

與此同時,子魚的眸子里,忽然出現了兩片妖艷的冰花,悄然綻放。

一股無匹的寒意從體內狂涌而出,全部注入到了長劍之中。

「冰雪——寒之劍1

她說出這一招的時候,臉色帶著幾分微微紅暈。

因為這是她自創的一招劍勢,用的是他的名字。

劍氣肆虐之間,將三級中期妖獸的胸口劃開一道巨大的裂紋。

長劍深深的嵌入到了其中!

「吼1

三級中期妖獸發出一聲震天怒吼。

竟是不顧身上的傷勢,一雙巨爪狠狠朝向中間的子魚拍落!

「死吧1

一點寒芒順著長劍灌注到了三級中期妖獸的體內,子魚的身形,卻是緩緩朝後飄退!

她的臉色帶著幾分蒼白,顯然這種強行破開對方防禦的手段,也讓她受到了一些傷害。

所以面對三級中期妖獸這可怕的一擊,她會選擇了避讓鋒芒!

然而,斜地里,忽然有一隻巨大的掌印,彷彿跨越了重重虛空,朝向她的頭頂狠狠拍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