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五十九章 好一手英雄救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好一手英雄救美!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子魚眉頭緊皺,看著那兩道凌厲的勁氣迎面而來,眸子里掠過一道可惜。

之前一劍破開了元真的攻勢,後續的攻擊,早已經在腦海中成型,絕對不可能會給他任何逃離的機會,必將飲恨在自己劍下。

不料這兩人卻從斜地里衝殺過來,從而被阻住了所有攻勢。

眼見著兩人的攻擊迅速逼近,子魚只得暫時變化了劍勢,劍氣一分為二,分別迎上了這兩道劍氣。

「轟——」

勁氣爆破,子魚目光閃爍,身形飛速後退,看向兩人的眸子也閃過幾分凝重。

「身為四大主城的弟子,竟然和仙門沆瀣一氣,你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1步輕煙俏臉含煞,看著後來的兩人譏諷道。

兩道身影在子魚面前分別站定,回頭看了一眼臉色蒼白的元真,目光再次落在了子魚的身上。

「鐵修瀾,此女修為精深,我們單獨面對恐怕難以與其抗衡,不如聯手一戰如何?」身穿黑袍的周府二號弟子周晉微微開口道。

適才他們一直都在旁邊暗暗觀看,本以為元真出手,可以手到擒來。

卻不曾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如果他們出手再晚一些,元真很可能會直接隕落在她手中。

所以即便他們身為二號弟子,也不敢託大。

鎮山之城二號弟子鐵修瀾目光閃爍了片刻,然後落在了子魚身後的步輕煙身上:「你的話太多了,一般話多的人,都會很短命1

步輕煙卻是冷哼一聲,論到吵架,她從來都不是省油的燈。

聽到鐵修瀾的話,當即反駁道:「連自己姓什麼都忘記了,你這等人物,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呼三喝四?」

「找死1鐵修瀾眼中殺機爆閃。

一旁的周晉卻阻止道:「切莫著急,不要忘記了正事1

鐵修瀾眼中的怒意這才逐漸平復下去,然後將目光落在了子魚的身上。

「如果你將適才那隻三級妖獸的修羅印交出來,今日之事,可以既往不咎1

子魚黛眉微皺,那枚綠色的修羅印雖然品級不低,但卻並不是他們截殺自己的理由。

這三人明顯是有備而來,玄宗或許是因為余寒的原因要殺自己,可鎮山之城的人,到為何要對自己不利呢?

她目光閃爍著幾分疑惑,這鐵修瀾雖然明裡是與周晉聯手,但從他們出現開始一直到現在,彼此間卻都刻意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所以實際上,這三人之間應該是相互戒備的,而並非真正的聯合。

如此的話,他們的關係就顯得有些突兀了,必定有一個人,能夠同時指使他們暫時聯手來此截殺自己。

可那個人,到底會是誰呢?

鐵修瀾欲蓋彌彰,並不知道早被子魚看破,只道她是在考慮,嘴角微微綻開一絲笑意。

「不要和她廢話了,以免夜長夢多1周晉卻是踏前一步,氣勢先一步翻騰而出,朝向子魚籠罩了過去。

子魚微微抬頭,周身泛起了一層淡淡的白色寒氣,那些狂涌過來的氣勢紛紛被阻擋住,無法寸進分毫。

「我來抵擋住他們,你們趁機儘快逃離!與其他人會合1子魚轉頭朝向步輕煙和古元潮說道。

步輕煙眉頭緊皺,子魚既然讓他們一起離開,那麼此刻面對的對手,一定讓她感覺到了無法戰勝,否則絕對不會如此。

的確,此刻面對兩人,還有一個趁機療傷,而且很有可能一起出手的元真,她連一絲的把握都沒有。

不過若是要逃離,或許有一線生機。

但前提是,步輕煙和古元潮先一步離開,否則自己投鼠忌器,會更加受到束縛。

呼!

周晉率先出手,單手拍出,一條金龍從掌心衝出,張牙舞爪,蘊含著一絲藐視天下的威嚴氣息,朝向子魚俯衝下去!

「鏘——」

子魚手中的長劍凌空逆卷,冰寒的劍氣彷彿凝固在了一起,一劍就將那條金龍斬成了兩半!

「果然有幾分本事,怪不得元真會敗在你的手裡,不過這才只是一個開始而已1

他嘿然一笑,身形衝天飛起,渾身綻放出無窮的金色光芒,好像是一顆恆星般,無比耀眼。

「九五盤龍座1

在那無盡的金色光芒中,一尊巨大的座椅從他頭頂冉冉升起。

據說,周府曾經是一個皇族,只不過後來改朝換代,這個家族也沒落了,不少真正的傳承也因此消失。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周府到底還存在多少太古傳承,誰也不知道,所以沒有人敢輕視周府的神通。

而這尊龍座,實際上就是衍化了大周皇朝的皇位,象徵著至尊。

「殺——」

周晉冷哼一聲,九五盤龍座當頭碾壓下來,朝向子魚的頭頂罩落下來。

子魚眉頭緊皺,這周晉一出手就是如此壓箱底的神通,擺明了是不想與自己繼續糾纏。

而幾乎是在同時,鐵修瀾也悍然出手,他的身形直接出現在了百米高空之上,雙腿全部都籠罩在一片土黃色的光芒之中!

「鐵馬踏天1

巨大的腳印凌空降臨,與那尊龍座一起,將子魚嬌小的身形直接籠罩在了其中。

「子魚1

步輕煙臉色微微一變,拳頭緊緊握起,看著那風一般飄搖的身形,心中一陣擔憂。

這一刻,子魚冰冷的眸子中,再次出現了那把小巧的短劍!

與此同時,她渾身氣息一瞬間升騰而起,釋放著一種可怕到了極點的氣息。

手中長劍之終於在這一刻劈出,一道弧形劍氣橫掃而出!

瑩白色的劍芒,好像是張開了的一把摺扇,所過之處,所有的勁氣盡數被擊潰。

刺啦!

這一劍,直接劃破了虛空,將那尊龍座和巨大的腳印一起斬破,爆炸成為漫天碎片!

恐怖的爆炸聲中,子魚悶哼一聲,踉蹌著後退而出,嘴角也沁出一絲血跡。

她的眸子越發的冰冷起來,帶著幾分恐怖的殺機掃向兩人。

尤其是瞳孔中那閃爍著瑩白光芒的小劍,讓本就震驚的兩人,心頭紛紛巨震。

這一擊,無論是鐵修瀾還是周晉都沒有留手,以子魚化骨初期的修為,很難抵擋住,必定會重傷。

然而此刻,他們兩個竟然同時被震退,而子魚卻只是受了一絲輕傷,這讓他們兩個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呼!

元真終於睜開雙目,眼中的殺機一閃即逝,同時踏步站在了兩人身旁,目光陰冷的看向子魚。

「要一起出手了嗎?」子魚淡淡的開口,眼神犀利,氣息卻出奇的平靜。

「不得不說,你的確很強大,所以我們不準備給你這個機會了1元真咬牙說道。

三名化骨中期強者聯手圍殺一名化骨初期的少女,這件事情如果傳揚出去,他們的名聲也會降低到了極致。

然而如果失敗,那麼便會直接淪為笑柄。

所以相比之下,無論用出任何手段,今日都要完成那個任務,否則後果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承擔的,甚至影響到身後的宗門。

三股氣息不斷狂涌了過去,讓已經退到了數百米開外,遠遠觀戰的步輕煙兩人也忍不住一陣心悸,不由得愈發的為子魚捏了一把汗。

子魚深吸一口氣,這一戰,恐怕會成為她出道以來最為艱難的一戰,但絕對不是最後一戰。

因為她有把握,將這三人全部擊殺,但那個後果,同樣也不是現在的自己所能夠承擔的。

她輕輕搖了搖頭:「本來是想要等你一起的,可是現在看來,應該沒有這個機會了,用出這股力量,我便回去了,這一別,不知何時再能相見1

子魚輕輕嘆了口氣,眼中那兩把小劍越發的凝實起來,散發出來的光芒,讓人不寒而慄!

感覺到子魚迅速攀升的氣勢,三人同時色變。

這種情況,明顯是要用出底牌了,只是他們沒想到,子魚的底牌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以至於在氣勢逐漸展開的過程中,就讓他們感覺到發自內心的恐懼。

「快些出手1

元真皺眉說道,三人的臉色同時變得凝重到了極點,同時渾身真氣運轉到了極致。

這很可能是雙方的最後一擊,然而最後會達到什麼樣的程度,誰也說不清楚。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絕強的氣息忽然間遠遠投遞了過來。

劍拔弩張的雙方,同時被這股力量帶動,竟然迅速的消退下去。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出現在了他們中間,渾身都包繞在一團金色光芒之中。

「是華正陽1

古元潮心中一喜,脫口道,同時心裡也暗自鬆了口氣。

華正陽緩緩轉身,將目光轉移到了元真三人的身上,聲音逐漸轉冷:「給你們三息的時間,立刻離開這裡,否則,我會直接出手抹殺1

三人臉色同時大變,咬牙看著華正陽道:「我們不是你的對手,這一次認栽了,不過我倒是想,你能守得住她多久1

「滾1

華正陽冷哼一聲,聲浪滾滾,響徹如雷!

三人各自看了一眼,紛紛轉身朝向遠處飛逃而去!

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華正陽嘴角綻放出一絲淡淡的笑意,然後逐漸收斂,轉頭看向子魚。

「子魚,你沒事吧?」

伸手便要朝向子魚攙扶過去。

他的動作很自然,子魚躲閃得也很自然。

看著輕飄飄退後的子魚,華正陽面不改色的收回手臂:「放心,有我在,每人能動得了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