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六十二章 宇文成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 宇文成仙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玄陽他們就在那裡1站在一片鬱鬱蔥蔥的山川外,冷川率先停住了腳步。

余寒眉頭微微皺起,這連續在一起的數十座山峰,並不十分高大,但是延展的面積卻是極廣,而且相互連通在一起,好像是一片綠洲。

尤其在這片荒蕪的古之中,到處都是一片破敗的景象,連花草樹木都很少看到。

但是這裡卻是草木林立,一見便是一處不凡之地。

「這裡,就是七里陵園嗎?」余寒喃喃開口,腰間的乾坤袋忽然傳來一陣波動,來自於盛裝那位前輩骨灰的花榮岩石棺。

余寒勉強壓下了那股波動,耳邊同時傳來冷川的聲音:「玄陽他們就在這裡被圍攻,還有守護之城的宇文成仙,他們兩個似乎認識,不過此刻卻同時被三名仙門強者鎮壓,情況很不好。」

「這些傢伙,還真是陰魂不散啊1餘寒轉頭朝向身後的龍冰雨和妙可說道:「耽誤你們一些事情,這個人,我還真要救一下,不過用不了多少時間,你們也不必擔心。」

妙可剛要開口,在聽到余寒後半句話之後,又咽了回去。

她相信余寒哥哥,他既然這樣說,那就一定有道理。

余寒不知道這小妮子竟然想了這麼多,轉頭朝向冷川道:「你來帶路,我們節省時間1

………………

七里陵園,說是七里,實際上卻蔓延了不知多少地域,數十座山峰,全部都應該算是七里陵園的範疇。

因為他們剛剛踏入到這裡,周圍的空間便是一陣波動,這裡竟然有著陣法守護,從外面,只是看到一片鬱鬱蔥蔥的花草樹木。

但是此刻走入進來,那些高大樹木的周圍,還有一座座大墳,墳旁也矗立著一座座石碑,只不過,石碑上卻沒有任何字跡。

好像只是一個標杆,標註著這座古墳的位置。

走入其中,冷川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他沒有回頭,就那麼說道:「稍後都要小心一些,這些大墳之中,有不少前人留下的神通或者是手段,一旦觸動,絕對難以抵擋1

余寒眾人紛紛點了點頭,跟隨在冷川的身後,朝向前方走去。

「果然不愧是七里陵園,竟然埋葬了的太古大能強者1

「真不知道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才讓這麼多強者都隕落了。」

而且聽了那名修行了大五行劍術前輩所言,似乎讓骨灰重歸這裡,是一件非常榮耀的事情,所以他臨死前,讓自己將骨灰送到此處。

「他們就在前方不遠處,那裡有一座古墳,獨自佔據了一座小山,我們當時料想,這座古墳內,一定有著不少的傳承,所以嘗試了一些方法,將要將裡面的傳承弄出來,不過就在我們拼力想要打開的時候,古墳內傳來一陣可怕的氣息。」

冷川目光閃爍,依然有些心有餘悸:「古墳傳遞出來一股恐怖的力量,險些直接將我們抹殺,連我們這一行修為最強的玄陽和宇文成仙,都險些被擊殺。」

「我們好不容易避開了那道力量的籠罩範圍,沒想到玄宗的烈人王,倚天教的封凌帶著大量的弟子忽然就圍了過來,要將我們一網打荊」

「玄陽與之周旋了片刻依然不行,後來還是宇文成仙,祭出了四大主城的身份,也同樣被嘲笑,他們好像有備而來一樣,目的就是為了殺了我們這些人。」

「再後來,天空之城的文天靖又趕了過來,見到雙方出手,並未出手相助,反而站在了旁邊,就那麼冷眼旁觀1

說到這裡,冷川眼中閃過幾分惱火:「天空之城竟然如此做法,守護支撐與齊州講武堂受盡追殺,依然不會出手相助!

余寒微微點了點頭:「天空之城這樣做,我很理解。」

冷川的臉色驀然大變,轉頭看向余寒。

「你很理解?」

余寒嘿然一笑:「我當然理解,天空之城和玄宗那些傢伙的目的一樣,都是為了致我於死地,而你們被攻擊,完全是我的原因。」

「所以我很理解他們,沒有直接出手,已經很給面子了1

「難道他們就不是四大主城的弟子嗎?為什麼非要殺你?」冷川腦袋有些短路。

余寒卻拍了拍他的肩膀,指著前方一道道衝天飛起的光芒說道:「他們的戰鬥還未結束,所以我們來的不算晚,其他的事情稍後再說,現在最要緊的事情就是先將他們救出來1

幾道身影同時閃爍,朝向那光芒升騰起來的方向趕了過去。

一座高大的石碑旁邊,不像是周圍那樣,一座山峰會有不少,甚至密密麻麻的古墓林立,這座山峰,只有山頂有一座古墓。

而且古墓周圍,也沒有其他的草木,只有一株大樹矗立在那裡,不知過去了多麼久遠的年代,顯得粗壯到了極點。

玄陽此刻已經渾身是血,周身光芒暗淡,大口的喘息著。

他抬頭看向對面的封凌,目光微微閃爍:「玄宗人要殺我我很理解,他們在齊州吃了大虧,損失了不少弟子,所以無論如何做,我都不會計較,事後再殺你們的人就是了。」

「但你們為何要殺我?」

他抬頭看向烈人王等人,眼中跳躍著一抹疑惑,雖然此刻烈人王對付的是宇文成仙,但能夠看出,他們的目的就是自己。

而宇文成仙,只是因為與自己一路同行,所以被殃及池魚罷了。

烈人王沒有回答,對面的封凌卻是先一步欺近了過來,雙手幻化出一道道璀璨的光芒,朝向他再次籠罩了下去。

玄陽目光閃爍,明知道跟他們將話都是白費,當即也不再浪費時間,全力催動劍氣,形成密密麻麻交織的劍氣,與封凌不住的交鋒。

封凌的劍意十分厲害,帶著一股可怕的氣息,更是有一種無堅不摧的鋒銳之感。

玄陽臉色再變,在不住的交鋒之中,他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蓬」

終於,玄陽再也支撐不住,身形踉蹌著倒退了出去,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

「還在堅持什麼呢?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所以從出手開始,就註定了要死亡。」

說到這裡,他又抬頭看了一眼宇文成仙。

宇文成仙的實力與烈人王的實力差不多,而且如果單純論到戰鬥力,似乎還更強悍一些。

所以他們兩個的對戰,不可能會在短時間內出現變化。

那麼,根本不會有人來幫助自己,那個周通,明顯是追殺冷川去了。

正因為如此,冷川能不能將消息傳遞出去,他連一絲一毫的把握都沒有。

天空之城的文天靖從一開始就沒有出手,在一旁選擇了冷眼旁觀,所以根本就指望不上。

這樣的話,他們雙方之間的戰鬥,完全是取決於自己,一旦自己在與封凌之間的戰鬥中取勝,那麼或許他們還有一線希望。

可是如果失敗,那就預示著,不禁宇文成仙,連同周圍已經陷入對方包圍之中的弟子中們也盡數囚禁。

這樣的壓力,讓他臉色變得越發的難看了起來。

「死吧1

就這樣一走神的功夫,護身劍氣的氣息直接被封凌破開,與此同時,一隻大手穿透了虛空,連同自己的護體真氣都被破開了。

一道掌印,帶著一股強大的氣勢,拍在了他的胸口上!

蓬!

光芒搖曳,玄陽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身形朝向地面墜落,傷勢不輕。

宇文成仙似乎也發現了此處的變故,手中長劍順勢刺出,光芒閃爍,將想要繼續朝向玄陽攻擊的封凌也納入到了自己的戰圈之中。

玄陽眼中閃過幾分掙扎,以宇文成仙的實力,要離開的話,沒有人能夠攔得住他。

但是自己,恐怕卻不行了。

所以他轉頭朝向宇文成仙喝道:「宇文成仙,不必管我,快些離開此處,或許還有一線生機,留下來,我們都要死1

「那就一起死唄1宇文成仙有些慵懶的聲音傳來。

就在這片刻的愣神之際,肩膀一涼,已經被一道劍氣挑破了肩頭。

他不禁大驚之色,咧嘴苦澀道:「混蛋,倒是挺會見縫插針的,就耽擱了這麼一會兒,都能被你們發現1

不過,眼看著兩人層出不窮的招式不斷朝向自己碾壓過來,宇文成仙根本乜有繼續開口的機會,長劍化為一道道匹練白芒,朝向對方狠狠的鎮壓了過去。

宇文成仙的眸子也閃爍出幾分暗淡,事已至此,恐怕是當真難逃一劫了。

「早就跟你們說過,不要做無所謂的掙扎,這個局,本就是專門為了你們而設,現在想要逃離,恐怕沒有那麼容易,因為就在周圍的範圍內,我已經構建了一座陣法1

烈人王目光閃爍,帶著幾分陰謀得逞的味道。

「外面的人,即便發現,也根本無法進來,所以今日,你們兩個誰也不能倖免1

宇文成仙咬牙怒道:「放屁,那文天靖怎麼進來的?」

烈人王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宇文成仙:「因為這座陣法,是我么那三個一起構建的啊1

宇文成仙臉色大變。

然而就在這時。

他們頭頂忽然傳來一陣劇烈的震蕩之聲。

一層光網出現在頭頂,然後在他們不敢相信的目光中,轟然炸開了漫天碎片!

陣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