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六十四章 靈獸虛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 靈獸虛影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雖然余寒的這句話,是朝向烈人王說的,但文天靖卻忽然感覺到背後一陣涼颼颼的。

原本是貓捉老鼠的遊戲,然而現在老鼠卻成了貓。

這種感覺很不好!

但似乎,已經無法改變什麼。

文天靖很果斷的選擇了逃走,烈人王基本上算是廢掉了,他毫不懷疑,如果自己繼續留下來,余寒殺了烈人王之後,自己也絕對不會倖免。

所以他一招逼退了宇文成仙,身形瞬間衝破了束縛,朝向遠方逃離。

而周圍那些觀戰的仙門和四大主城弟子,眼見著文天靖就這樣逃走,短暫的愣神之後,紛紛四散奔逃,再也不敢逗留。

看著鳥獸散溶子,在陣法之中的烈人王睚眥欲裂。

他之所以會在這裡伏殺玄陽等人,完全是因為天空之城的挑唆,並許諾了重大的報酬,只是沒想到,因為一時的貪念,竟然導致自己陷入如此萬劫不復的境地。

雖然玄宗與余寒之間已經勢同水火,但此刻自己孤身一人落入重圍,這種感覺,讓他感到渾身一陣透體的冰冷。

殺了封凌之後,余寒終於站在了八門戮仙陣的外面。

然後,嘴角微微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從我能夠成功構建出這座陣法開始,你是第一個嘗試的人,所以,你很幸運1

他雙手同時瀰漫,六千條道紋密密麻麻的浮現出來。

之前是藉助留在陣法之中的道圖催動,簡單的操控陣法,如今他全力以六千條道紋為引,控制八門戮仙陣,其實力已經達到了一個恐怖的極致。

處在其中的烈人王,立刻感覺到了那股龐大的壓力。

八座金門之中所隱藏的八把劍道本意,終於在這一刻全部展露出頭角,八道可怕之極的光芒,在這一刻凝聚到了極致。

烈人王目光閃爍,全力催動靈骨的力量,一身修為毫不保留的釋放了出來,竭盡所有,拚命抵擋著八道劍氣的絞殺。

然而,幽雲鷲畢竟只是四級妖獸,融合的靈骨能量也有限,只是交手不到數招,便已經漸漸落入下風,一點點的被壓制。

「玄陽,這傢伙,什麼來頭,真厲害1一向驕縱狂妄的宇文成仙,此刻也目光閃爍著看向戰常

如果換成是自己,絕對不可能這麼快就將烈人王壓制,而是一場兩敗俱傷的戰鬥。

所以,如果自己是烈人王,恐怕也會是眼前這等效果。

即便不願意承認,這也是事實,論到真正的實力,他不如眼前這個看起來比自己還年輕的傢伙。

玄陽嘴角湧現出一絲笑容,不知何時,此刻余寒的強大,讓他感覺到了一些自豪。

「他從齊州出生,是我齊州百年來最出類拔萃的天才,只是後來因為一些事情,進入到了燕州,成為燕州講武堂的弟子1

宇文成仙聞言不禁微微一怔,這傢伙,怪不得這麼厲害,竟然能夠橫跨兩大州之間。

人群之中的柳白等人最為明顯,第一次見到余寒的時候,他的實力也就是和柳白差不多的水平。

然而這短短几日之間,竟然可以碾壓四大仙門和四大主城二號級別的弟子,實力晉陞如此迅速,讓他們一時間難以接受。

「看來,我也要迅速的突破境界了,否則在這傢伙面前,就真的抬不起頭來了1丁進目光閃爍,其實抬不起頭來是次要,主要的是,他還是幫不到他。

烈人王渾身巨震,在八門戮仙陣可怕的碾壓之下,幽雲鷲的力量越來越虛幻,此刻幾乎已經被逼迫到了油盡燈枯的境地。

余寒微微一笑,腳尖挑起落在地上的無鈞天印,朝向雲風渡的方向踢了過去。

「你的風格是剛猛無匹,正好適合這件法器,如果敢用,就送給你了1

雲風渡哈哈大笑著接過:「你都敢殺,我又有何不敢用?多謝了」

他歡天喜地的接了過來,這等級別的神物,即便是齊州講武堂,也屈指可數,而且都掌握在長老的手中,作為鎮山神器。

如今自己竟然也擁有了一件,而且與自己的戰鬥風格極其匹配,不由得心情大好。

「這是你逼我的1

被困在八門戮仙陣之中的烈人王,終於被逼迫到了極致。

他的頭頂,忽然出現了一道道瑩白的光芒,有一段白骨冉冉升起。

「又是大能前賢的遺骨嗎?」

余寒閃爍的目光之間,蘊含著一股冰冷森寒到了極點的殺機!

「這段靈獸神骨,蘊含著一絲靈獸的神性,這一次,我看你還如何抵擋1烈人王狀若瘋狂,張口噴出一大口精血,全部落在了那段白皙的靈骨上。

剎那之間,那靈骨綻放出妖異的血紅色光芒,竟是將那些精血全部都吸納到了其中。

使得瑩白如玉的表面,開始縈繞著一道道纖細的血絲,匯聚成一道道玄奧的紋理,組合在一起!

「呼1

恐怖的力量從那段白骨之中衝出,化為一頭赤紅色的巨大妖獸,足有五六十米高度,形狀如牛,鼻樑上有一隻粗壯螺旋的獨角。

兩隻粗壯的後退站立在虛空之上,仰天發出一聲怒吼,露出那張可怕的血盆大口。

「死吧1

烈人王無力的跌坐在地,口中大口大口的鮮血噴洒出來,催動這段骨,讓他也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八門戮仙,既然連仙都可以斬殺,更何況是一頭區區靈獸的虛影1

余寒冷哼一聲,八道劍氣同時飛旋而出,衍化出一片刺目鋒銳的劍氣,狠狠的朝向前方奔襲而出!

「吼1

那獨角巨獸仰天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雙足狠狠的朝向虛空踏出,獨角狠狠甩盪,將最近的兩道劍氣直接挑飛了出去。

而這麼一耽擱,剩下的六道劍氣已經奔襲而至,全部都刺中了它龐大的身軀。

然而,那六道無堅不摧的鋒銳劍氣,卻僅僅刺入了尺許左右的深度,便再也無法寸進分毫。

獨角巨獸的肉身,竟然如此恐怖,連催動八門戮仙陣的劍氣力量,都無法將其刺穿。

余寒雙目微微翕動,臉色也變得凝重了起來。

呼!

獨角巨獸渾身用力一抖,將那些刺入體內的劍氣紛紛摔落,尺許深度的傷口,對於體型龐大的它來說微乎其微,甚至都無法稱作是受傷!

八道劍氣相互纏繞著盤桓,遵循著一種特殊的軌跡,護住余寒的正前方。

獨角巨獸怒吼連連,雖然那幾道劍痕很淺,但卻讓它感覺到了無比的屈辱,一個卑微的人類,竟然能夠傷害自己,這是它絕對不允許的。

儘管此刻它這具肉身,只是通過靈骨衍化出來的虛影,但即便是虛影,也絕對不能承受這等恥辱。

所以,它徹底憤怒了,巨大的獨角好像是能夠開山蹈海的巨刀,充斥著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能量。

然後,竟然朝向距離它最近的那座金門撞擊了過去。

勁風呼嘯,余寒臉色微微一變,能夠感覺到獨角巨獸這一撞的恐怖力量,如果這般承受住,那座金門即便不被損壞,也勢必遭到不小的創傷。

他不敢大意,劍意催動,八座金門緩緩合併,八門流通,所有的力量都徹底激發了出來,合八門之力,抵擋住了獨角巨獸的撞擊!

蓬!

沉悶而又震徹的聲音瀰漫開來,余寒臉色微微一變,八座金門齊齊顫抖,發出一陣陣悲鳴,連同身體也對峙受到了不小的震蕩。

他眉頭微微一皺:「不過是一道虛影而已,怎麼可能擁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目光不禁落在了跌坐在角落裡,正在用一種嗜血而又陰森目光看著自己的烈人王身上。

余寒知道,這混蛋為了催動這隻古獸,不禁耗費了大量的精血,連同身體也不斷承受著那股劇烈的反噬。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看著與自己目光一觸即分,閃躲開去的烈人王,心中漸漸生出幾分淡淡的明悟。

「原來真正的弱點,不在這隻獨角巨獸身上,而是你1

他嘴角勾起一絲冰冷的笑意,卻讓正在用餘光看向這裡的烈人王臉色大變。

一絲寒意在心底漸漸蔓延了開來!

他忽然大口大口的咳出瓢潑般的鮮血,臉色越發蒼白起來。

獨角巨獸從瘋狂的衝殺之中漸漸清醒過來,龐大的身軀不斷挪動,朝向烈人王的方向收攏回來。

「現在才知道回防,恐怕已經晚了1

余寒心中暗暗冷笑。

與此同時,八座金門同時飛旋,相互連接在了一起,形成一道眩目的金色屏障,硬生生的迎上了獨角巨獸龐大的身軀。

蓬!

獨角巨獸狠狠的撞擊著八座仙門,震天的聲音朝向四面八方激蕩。

余寒渾身巨震,臉色也有些蒼白,單手一指,八道劍氣同時穿梭而出,朝向下方的烈人王碾壓下去!

「不要殺我,我投降1

烈人王很沒骨氣的舉起了雙手,同時,獨角巨獸也停止了繼續撞擊金門,懸浮在半空中,安靜了不少。

余寒饒有興緻的看著烈人王,眼中滿是戲謔與譏諷。

「你很果斷,也很英明,但是你的投降,我並不接受1

一抹冰冷的殺機從他體內漸漸流淌出來。

「因為我曾經說過,如果日後,再讓我遇到仙門弟子出手對付我講武堂弟子,我見到一個便殺一個1

他指了指封凌的屍體,然後看向一臉恐懼的烈人王。

「你將會是第二個1

八劍齊飛,再次綻放出殺機!

「不要殺我,我知道一把古劍的秘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