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六十五章 內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 內陵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不要殺我,我知道一把古劍的秘密1生死存亡之間,烈人王再沒有了以往的驕傲,眼中滿是深深的恐懼。

「古劍?」余寒雙目微眯,看向陣法籠罩之下的烈人王!

看著那八道催命的法劍沒有繼續斬向自己,烈人王心中暗暗鬆了口氣,然後生怕余寒會繼續動手似的,急忙開口道。

「六天前,前方灰山上的一座劍衛陵,有一把古劍出世,氣息十分強大,有可能是中品,甚至是上品靈器1

說到這裡的時候,烈人王的目光一直沒有從余寒身上移開,見到後者根本沒有露出震驚的神色,心中忍不住微微苦澀。

即便是強如他們玄宗這一行的一號弟子曾天下師兄,在見到這把古劍,並感覺到其超絕的品級之後,都忍不住目露貪婪之色,與其他勢力的絕世弟子出手搶奪。

然而這個叫做余寒的弟子,卻沒有絲毫的表情變化,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

這讓他內心苦澀的同時,剛剛鬆懈下來的心思也再次提聚起來。

如果余寒當真對這把古劍沒有興趣,那麼自己依然會有生命危險。

所以他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說道:「倚天教的林弦,我玄宗的曾天下,凌音閣的琴音和妙詩,周府的周玄,封海之城的海如風,鎮山之城的鐵之心,幾乎所有勢力的一號弟子,全部都看到了這把劍,並且一路爭奪追趕了過去1

余寒的面孔終於有了一些變化,同時轉頭看了一眼背後的妙可和龍冰雨,見到她們眼中露出幾分釋然,這才輕輕點了點頭。

烈人王雖然沒有明說,但以他們的聰明,也能夠猜出一些情況。

像是龍冰雨等人手裡,都有一些能夠相互聯繫的法器,而之前龍冰雨說受到了妙詩遇到危險的消息,也正是因為如此。

但這些法器,並不能直接的對話,只能夠根據對方的氣息隱約感應到她周圍的氣息變化,從而判斷出對方的處境。

妙詩和琴音二人,應該是在搶奪古劍的時候,與對方發生了衝突,大打出手,所以她們才會有這樣的判斷。

如今聽到烈人王的話,不僅是余寒,連同龍冰雨二人也微微放下心來。

如果是搶奪古劍而與對方大戰,這種主動的進攻和被他人圍攻陷入的危機,這兩種情況的危險程度自然要差不少。

烈人王的聲音繼續傳來:「他們一路追趕,那古劍靈性非凡,一路奔逃,以他們聯手發動的束縛,都被它衝破,從而逃入到了內陵之中。」

「內陵?」余寒雙目微眯,同時感覺到懷中的儲物袋再次微微顫抖了幾下。

進入七里陵園后,他一直都想要將那尊花榮岩石棺找個地方安葬了,也好了卻了那位前輩的遺願。

然而懷中那尊石棺,每每都在他想要將其放下的時候,傳遞過來一股不情願的氣息。

他只好苦笑著作罷,便也不再勉強,石棺具有靈性,如果遇到可以埋葬的地方,這位前輩必定會再次提醒自己。

就如同此刻一樣,在聽到了內陵的名字之後,這尊沉寂了不知道多久的石棺,終於再次發出了一股反饋的氣息。

「原來,前輩是要讓我將他安葬在內陵,如此的話,這個內陵還真要去一次了1餘寒心中暗暗思索道。

便就在這個時候,耳邊忽然再次傳來烈人王的聲音。

「我還知道一些關於子魚的消息,如果你能放了我,我全都告訴你1

原來是烈人王,在說出這麼多消息后,依然沒有看到余寒露出讓自己滿意的表情,心中漸漸急迫了起來。

聽到子魚的消息,余寒平靜的臉上終於露出幾分急切。

「你說,如果消息可靠,我便保證不會殺了你1

烈人王心裡總算是鬆了口氣,當即不敢怠慢,直接開口道:「所有人要截殺你,都是因為華正陽,他喜歡子魚,所以許諾了一枚藍色修羅印,誰能夠殺了你,就作為報酬交給誰。」

「你知道,我想要的信息並不是這個1餘寒的聲音逐漸轉冷。

烈人王趕緊繼續道:「你不要著急,我是想要引出後面的話,華正陽一面收買殺你的人,一面也許諾其他修羅印為報酬,雇傭了不少仙門和其他洪荒勢力的高手追殺子魚。」

「殺子魚?」余寒眉頭一皺,一股強橫的殺機從體內奔騰而出,讓烈人王忍不住渾身巨震,脊背發涼。

「他並不是真正的要殺子魚1烈人王急忙開口道,眼中帶著恐懼看向余寒。

直到他再次投遞過來目光,身上的殺機也漸漸消去,這才繼續說道:「他是要讓那些人去一波又一波的截殺子魚,然後他自己順理成章的英雄救美,逐漸獲得子魚的好感。」

余寒冷哼一聲,這華正陽,太天真了。

不過心裡卻湧起一絲不舒服,雖然這手段著實不怎麼樣,但這華正陽如此明目張,忒也將自己不當一回事了。

「前些時日,倚天教的元真等人已經第一個出手,聽說華正陽已經藉助這個機會,與子魚會合在了一處1烈人王十分詳細的說道。

「他們在什麼地方?」余寒問道,同時雙目微微眯起,「華正陽,是時候該見面了。」

烈人王搖了搖頭,這件事情他倒真的不知道。

看著余寒有些發冷的目光,忽然想到一件事情,急忙開口道:「我真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裡,不過之前曾經聽人說過,子魚從進入到七里陵園之後,就一直想要前往祝人廟1

祝人廟?

余寒嘴角漸漸勾起一絲柔和的笑意。

他也知道祝人廟,據說,那裡是一對神仙眷侶留下的傳承,只有有情人方才能夠將其破解,但是這麼些年,也沒有任何人得到過那裡的傳承。

而子魚要前往那裡,並且將消息散播了出去,實際上有一部分原因,是要將這個消息轉給自己。

她一直都相信自己能夠進來找她,從沒有放棄過。

那麼,自己又怎麼能夠讓她放棄呢?

他微微一笑,心情大好,籠罩在烈人王身上八門戮仙陣力量悄然散去。

「你的消息,我接受,買你的命,足夠了,所以這一次你可以離開了1

烈人王如蒙大赦,過度的緊張,已經讓衣衫被汗水沁透,直到此刻得到了他的確定,心神立刻輕鬆下來,雙腿也忍不住一陣發軟,險些摔倒。

他不敢有半分的逗留,繞過余寒,便要朝向前方逃離而去。

然而,剛剛走出幾步,一道身影忽然擋住了他的去路。

「宇文成仙?」烈人王臉色再次化為蒼白,光顧著收買余寒,卻忘了,自己在這裡的敵人,除了余寒之外,還有一個宇文成仙。

剛剛自己才出手將他打傷的,此刻風水輪流轉,自己的生命,又被攥在了他的手裡。

他轉頭看向余寒,發現他已經退到了一旁,正微笑著看向自己,心中這才暗暗咬牙。

「這印象的傢伙,竟然早就想到了會有這樣的結果,怪不得如此敞亮的放過了自己。」

他心中生出幾分怒意,看著宇文成仙道:「宇文成仙,你也要殺我嗎?不要忘了,我之前來到這裡,是因為幫助華正陽。」

宇文成仙看白痴一樣看著他,搖頭道:「華正陽是天空之城的少城主,我們守護之城的少城主叫宇文浩然,竟然拿華正陽來壓我?傻逼1

烈人王臉色一陣青白,同時也反應了過來,心中暗暗叫苦。

還未來得及繼續開口,宇文成仙冷哼道:「丫的剛剛你們圍攻我和玄陽的時候,那牛逼哄哄的樣子,現在被反轉,就想著卑躬屈膝了,哪有那麼容易?」

他一步步的朝向烈人王走去,一面嘿然道:「今天你必須把命留在這裡。」

余寒咧嘴一笑,然後下意識的看著丁進,發現丁進正雙眼放光的看著宇文成仙,一副引為知己,相見恨晚的表情,當即莞爾。

的確,這兩個傢伙,性格倒是有幾分相像。

烈人王的慘叫之聲,終於讓這一場截殺徹底結束,三大仙門弟子,除了文天靖先一步逃離之外,封凌和烈人王全部隕落。

余寒淡淡的看向前方:「下一步,我們應該要去內陵了1

他深深嘆了口氣,去內陵,不為了那把古劍,只是為了安葬這位前輩,然後,他要儘快趕往祝人廟。

讓她等了自己這麼久,如今得到了消息,一刻也不想繼續耽擱。

尤其是華正陽那傢伙總留在子魚身旁,他有些不放心。

不是不放心子魚。

而是不放心華正陽,這傢伙如果玩陰的,子魚就危險。

說到這裡,他深吸一口氣,朝向眾人點了點頭。

剛要開口,一道光芒忽然間衝破了虛空,蜿蜒著朝向胸口急速穿透過來!

余寒微微一笑,一指點出,太元劍意從指間急速衝出,夾雜在一道刺耳的摩擦聲中,迎上了那道光芒。

蓬!

勁氣炸響,余寒踉蹌著後退了三步,目光炯炯,看向對面同樣退出了三四步的宇文成仙。

「果然厲害,怪不得烈人王打不過你,擁有如此強大本體實力的陣師,絕對是任何對手的噩夢1宇文成仙讚許道。

「我可以理解你是在誇我嗎?有沒有興趣一起去內陵?」

宇文成仙卻搖頭道:「我的確想去內陵,不過現在看來,似乎有一件比去內陵更加重要的事情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