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六十六章 子魚入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六章 子魚入園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清風拂過,萬里修羅路上,因為這些試聊到來,開始變得出現了一些生氣!

然而,七里陵園卻不同,這裡埋葬了不知多少太古時期的大能強者,使得這片區域,都流轉著一股冰寒的死氣。

進入修羅路試煉的大多數弟子,都進入到了七里陵園之中。

因為這裡不僅是陵墓,也同樣是整個修羅路最大的藏寶處。

雖然危機重重,而且隨時會有隕落的可能,但裡面的寶物實在太過誘人了。

像是那把靈器級別的古劍,甚至可以成為一個門派的鎮宗之寶。

包括燕州講武堂的天玄鏡,也就是這個級別,可想而知,它的可貴,否則以那些一號弟子的心高氣傲,怎麼可能為了區區一把劍出手搶奪?

呼!

破空之聲響起,兩道身影再次出現在了七里陵園之中。

步輕煙打了一個冷戰,有些驚懼的掃了一眼周圍:「這裡怎麼陰森森的?氣息實在太嚇人了1

子魚點了點頭:「到處都是墓地,這種氣息很正常。」

步輕煙看了她一眼,然後目光看向遠處連綿不絕的墓碑和古墳,有些茫然的說道:「可是,這裡這麼大,我們要到哪裡去找余寒啊1

聽到她提及余寒,子魚的臉色也微微有些凝重:「既然是七里陵園,應該也就只有七里左右,這些道路,我們還走的起1

步輕煙無奈的搖了搖頭:「真羨慕余寒那個傢伙,如果我要是個男人,有你這樣的紅顏知己如此記掛,這一輩子也沒什麼遺憾了。」

子魚微微搖了搖頭:「有些事情,你不清楚。」

步輕煙嘆了口氣:「我的確不清楚,但卻真的很羨慕。」

看著她那張同樣驚艷的俏臉,子魚淡淡一笑:「他承受的壓力,比我大,我能為他做的,僅此而已,而他要做的,卻難比登天。」

說完這句話之後,她沒有繼續在這個問題上糾纏,身形閃爍,率先朝向前方飛馳而去。

…………

呼!

一道璀璨的槍芒蜿蜒著從天而降,宛若一道銀龍,轟然朝向對面的兩道身影轟殺過去。

「戰1

方嵐虛雙手握住長槍,眼中精芒爆閃,渾身真氣凝聚到了極致。

「破——」

一聲低喝自古仇離口中響起,他的兵器,同樣是一桿長槍,槍芒涌動,化為可怕的螺旋氣勁,與方嵐虛的槍芒直接對撞在了一處!

這兩人,一個是韓州槍王,一個是秦州槍王。

分別屬於兩個大州最出類拔萃的年輕一代弟子,也是這一代的領軍人物。

然而此刻竟然相互對戰在了一處,光芒閃爍之間,槍影浮動,霸道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沸騰而出,流轉著無比可怕的氣息。

轟!

劇烈的爆炸之聲響徹,兩道身影同時飄退,古仇離作為洪荒七州年輕一輩名義上的第一強者,實力終究還是強過方嵐虛一些。

因此在這一招直接的對撞中,方嵐虛明顯佔據了劣勢。

他原本就有些蒼白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起來,不僅如此,嘴角也沁出一絲血跡。

「你的槍法當真不錯,只是可惜,非要與我對立,就為了身後這兩個廢物,值得嗎?」古仇離淡淡的開口,目光閃爍之間,有些可惜的搖了搖頭。

方嵐虛一振手中長槍,口中也微微一笑:「我自小練槍,深諳槍之道,橫平豎直,沒有花哨,以霸氣而破蒼天1

他看了一眼對面的古仇離:「你的槍道與我不同,所以你選擇的路也與我不同,但我現在依然認為,是你錯了1

古仇離聞言忍不住一陣哈哈大笑,目光閃爍:「我錯了?你身後這兩個廢物,不過清微後期的修為而已,而且還是三大主城,甚至兩大仙門必殺的燕州講武堂弟子,你護得住他們這一次,護得住他們這一路嗎?」

「總歸是要試一試的,天下有不平事,我長槍都要管一管1方嵐虛很執拗。

古仇離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笑了笑:「冥頑不靈,為了這兩個傢伙,平白搭上你自己,真是愚蠢之極1

「不過,既然你認為這是對的,那我就放心了,至少殺你的時候,不會再有絲毫的內疚1

方嵐虛看著手中閃爍著點點精芒的長槍,眼中閃過一絲痴迷:「我從不認為我的路有任何錯誤,所以即便今日隕落,也無怨無悔1

話音落,槍芒破空,遵循著一道特殊的軌跡,一往無前,槍芒平華無奇,依然那麼直接。

「那你就去死吧1

古仇離冷哼一聲,長槍抖動,高度凝聚的螺旋槍芒衝天飛起,與方嵐虛再次激戰在一處!

「忌塵,那兩個人,將他們帶回去1

一面將方嵐虛全力壓制,一面朝向身後的那道身影說道。

趙忌塵,趙州第一天才弟子,他所擅長的不是任何神通,而是陣法。

不錯,他也是一名陣師,而且道紋數量達到了六千條道紋之多,如果不是考慮陣法構建需要一定的時間。

他真正的實力,不在古仇離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此刻聽到古仇離的話,嘴角微微翕動:「你只管對付這頭倔牛就是了,那兩個傢伙,交給我1

說完,目光看向了不遠處,同樣受傷不輕的龍寒星和羽呈然身上。

兩人相視一眼,同時露出一絲苦笑。

「早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還不如呆在燕州了,你知道,我沒有什麼追求,這一生能安安穩穩的活著才好1龍寒星一臉的苦澀。

羽呈然同樣有些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其實,我和你的想法差不多,關鍵是,他們似乎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

「那就拼一拼吧,如果不行,我拚死擋住他,你繼續逃,找到我們的人,或者是天空之城的弟子,將許飛師弟被困的消息傳給他們。」龍寒星目光閃爍。

羽呈然有些苦澀的搖了搖頭:「或許沒那麼簡單,我總覺得,他們是故意將我們兩個放出來的。」

龍寒星有些訝然的看著他。

「看來,你們還不算是太愚蠢1趙忌塵雙手浮動,六千條道紋瀰漫不休,在半空中不斷的交織,幻化出一幅幅玄奧的道圖。

「人王陵內的那幾個人,都是各大勢力的二號弟子,有仙門的,也有四大主城的,然而卻聯手將那幾個傢伙圍困,這一點,還看明白嗎?」

「四大主城和四大仙門,除了那許飛身旁令狐靜所在的凌音閣和金自在代表的守護之城外,另外那些勢力,已經暫時達成了一致,當然,也包括天空之城。」

龍寒星和羽呈然同時眉頭一皺。

這的確是一個不好的消息,而且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個絕望的消息。

「以那些人的實力,想要殺了許飛他們三個,恐怕早就能夠實現了,可為何圍而不殺?而且每隔一些時間,就故意放出一兩個無足輕重的螻蟻來?」

他不屑的看著兩人:「你們還以為,以你們兩個的實力,能夠悄無聲息的逃離出來?讓你們離開,不過是為了傳遞一些消息罷了。」

說到這裡,他輕輕搖了搖頭:「只是很可惜,他們想要見到的人,一直都沒有出現,所以你們的方向,可能錯了,既然如此,那活著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話音落,掌心凝固的道紋終於穿梭而出,朝向兩人蜂擁而出。

恐怖的氣息立刻從四面八方碾壓過來,在半空中形成一片刺目而又玄奧的道圖。

可怕的光芒直接將兩人周圍一大片區域全部都覆蓋在了其中。

龍寒星和羽呈然背靠在一起,臉色出奇的凝重。

在他們周圍,一尊尊巨大的石人從地下鑽出,站立在那裡,一共六尊石人,每一尊石人都有五六米高度,栩栩如生。

而且,每一尊石人,都流轉著不同的氣息。

「六道石人殺陣1

一聲低沉的吼聲從趙忌塵口中響起。

然後,六尊石人緩緩動作了起來,一開始的時候很緩慢,越到後來,就越發的迅捷。

可怕的氣息,朝向兩人籠罩了過來。

「他們真正的目標,是余寒1羽呈然目光閃爍,卻帶著幾分深深的無奈。

龍寒星有些苦澀的點了點頭:「如果可以活著,將消息帶回去1

兩人重重的點頭,看著撲殺過來的無數石人,同時俯衝了出去。

每一尊石人都代表著一種輪迴大道,一共六尊,便是**!

六尊十人同時出拳,衍化出**,光影浮動,讓兩人一瞬間便如同經歷了輪迴,渾身劇烈的顫抖不休。

「殺——」

光芒涌動,可怕的氣旋在他們之間爆炸了開來。

兩人同時悶哼一聲,識海險些炸裂開來,大口大口的噴吐出鮮血。

「差不多,也該結束了1

趙忌塵看著重傷的兩人,嘴角勾起一絲冰冷。

道紋迅速的瀰漫,六尊石人面目猙獰,氣息再次攀升。

呼!

就在這時,一道槍芒破開了虛空,朝向趙忌塵轟然降臨下來!

卻是方嵐虛,強行破開了古仇離的束縛,刺出這圍魏救趙的一槍!

趙忌塵目光閃爍,單手一揮,兩隻石人從陣法中脫離,同時出拳,迎上了方嵐虛的這一槍。

幾乎是在同時,臉色難看的古仇離刺出長槍。

可怕的螺旋氣勁,直取方嵐虛背心。

暫時救了羽呈然和龍寒星,但方嵐虛自己,卻落入極端危險的境地!

鏘!

千鈞一髮之間,天空中忽然亮起了一道瑩白的劍氣。

很纖細,卻讓周圍一瞬間化為徹骨的冰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