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王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 人王陵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余寒看向宇文成仙,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織。

然後,宇文成仙出手,沒有用劍,掌心光紋瀰漫,一掌朝向他拍了過去。

「宇文成仙,你要做什麼?」

距離兩人最近的玄陽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丁進和柳白等人更是臉色一變,身形同時搶出!

「無妨1

余寒的聲音響起,隨即也是一掌拍出。

氣浪翻騰,狠狠的與宇文成仙那一掌對撞在了一處,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響。

光芒炸響!

余寒退出十多步距離,氣定神閑。

宇文成仙也退出了五步。

雖然余寒明顯比他退出的要多,但他的目光,卻依然驚訝無比。

這一掌,兩人誰也沒有使用神通,完全就是最直接的真氣對撞。

但是,宇文成仙的修為在化骨中期,而余寒,不過是清微後期而已,即便這樣,這一掌毫無保留的對撞之下,他的優勢依然如此微弱。

原本以為,余寒之所以強大,是因為那些可怕的神通,但現在看來,應該不僅如此。

宇文成仙輕輕嘆了口氣,搖頭道:「真厲害1

「彼此彼此1餘寒微微一笑,適才那一掌,宇文成仙沒有半分的殺機,所以他也同樣拍出一掌,滿足了宇文成仙的試探。

宇文成仙搖了搖頭:「我有自知之明,如果拚死一戰,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好在,你還沒有變態到,連真正的修為都會在我之上。如果真是那樣,我感覺自己修鍊了這麼多年,都修鍊到了豬身上。」

余寒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

宇文成仙看著余寒,臉色有些莫名的凝重:「在與玄陽一起出手之前,我收到了我們守護之城三號弟子金自在的消息。」

「那是很迫切的求助信號,他必定遇到了什麼危險,而且我在他周圍,感覺到了一些與我差不多的氣息,應該是幾名和我一樣的二號弟子,在圍攻他1

余寒雙目微眯:「你要我,和你一同前去嗎?」

宇文成仙點了點頭:「我也要去內陵,與我大哥會合的,不過金自在既然有難,我得先去將他救出來。」

他沉聲繼續說道:「不過從氣息來判斷,以我自己,恐怕不行,如果你能幫我,把握就更大一些了,當然,事後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余寒揮了揮手:「你能夠如此幫助玄陽,也就是幫助了我齊州弟子,如今你們守護之城弟子有難,我自然不能推辭。」

「妙詩她們暫時不會有事,我們先去救了金自在,然後一同前往內陵1

這句話,他是朝向妙可等人說的。

妙可和龍冰雨同時點頭,既然是為了搶奪古劍,那麼正如適才余寒所說的那樣,妙詩他們暫時不會有危險,既然如此,理應先去幫助守護之城。

宇文成仙眼中閃過幾分感激,看著余寒道:「我欠你一個人情。」

余寒搖了搖頭:「走吧,人情不人情的暫時不提,現在最要緊的就是救人,得需要你來帶路1

宇文成仙點了點頭,微微道:「從傳遞消息的方向來看,他們所在的地方應該是人王陵1

說完,幾人不再耽擱,同時催動身法,朝向人王陵的方向趕去。

宇文成仙處在隊伍的最前方,與余寒並肩飛行,轉頭看向余寒道:「烈人王說的是真的,子魚的事情,我們也收到了消息,華正陽這件事情做的不地道。」

余寒有些夾Γ骸罷餳事情,總歸要向他討個說法的1

宇文成仙皺眉道:「我知道你的實力不弱,但那華正陽,是真正的化骨中期巔峰,即便是我大哥,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而且,他融合的靈骨,是靈獸級別的吞天雀,十分強大,單純從排名上來看,品級還在我大哥融合的斗天戰猿之上1

「靈獸嗎?」余寒握緊了拳頭,嘴角卻勾起一絲笑容:「無妨,等解決完內陵的事情,我會去祝人廟找他。」

宇文成仙沒有開口,看著余寒自信的目光,眼中閃過幾分欽佩。

「單單是這份心思,華正陽比你就差了太多。」他搖頭笑道:「付出了大量的好處,一方面安排人手從子魚那裡下手,另一方面讓人追殺你,如果他不成功,便會敗得一塌糊塗1

「尤其是見到你之後,我感覺,他失敗的可能性很大1

余寒笑了笑,目光炯炯:「謝謝你對我有信心,不過還是不夠,他失敗的可能性不是很大,應該是百分之百才對1

宇文成仙哈哈大笑:「你這麼驕傲的性格,我很喜歡。」

「可我不是那樣的人1餘寒避開了一段距離。

宇文成仙臉色漲紅,身後的丁進忍不住嘿嘿的笑了起來,曾經,似乎余寒也和自己說過一樣的話。

現在輪到了宇文成仙,讓他心中生出一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宇文成仙回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後朝向余寒道:「我也不是那樣的人1

眾人速度極快,朝向人王陵的方向迅速的逼近了過去。

…………

半空中,那道纖細的瑩白劍氣,狠狠破開了虛空,切入到了古仇離的槍芒之中。

看似羸弱的劍氣,卻展現出了一種異常可怕的氣息,冰寒之氣讓周圍的溫度驟然降低,古仇離那看似無堅不摧的槍芒,方一接觸便被斬成了靡粉。

劇烈的爆炸聲中,古仇離臉色蒼白,踉蹌著後退而出,眼中帶著幾分不可思議的驚訝,看向半空中出現的那兩道纖細的人影。

子魚一劍破開古仇離的攻擊,解除了方嵐虛的後顧之憂,但劍勢依然沒有停止。

手中長劍再度刺出,凌空劈開了那片陣法籠罩的空間,沒入到了六道石人陣內。

冰寒之氣凝而不散,連同密布的道紋,都在這一刻被攪亂。

趙忌塵臉色一變,通過道紋的感應,他的感受更加直接。

那道劍氣的速度卻快的讓人心悸。

甚至他還未來得及反應,陣法中剩下的四尊石人中的一尊,便被那道劍氣擊中,直接劈成兩半,轟然倒在地上。

然後,陣法劇烈的搖曳,六道被破開一道,輪迴的圓潤直接被打破。

整個陣法也隨之潰散。

趙忌塵踉蹌著後退,臉色一瞬間蒼白如紙,眼耳鼻喉全部滲出了斑斑血跡。

這是他第一次,被人從陣法中一劍破開。

雖然多半的原因是因為之前分出了兩尊石人用來抵擋方嵐虛的槍芒,使得**陣的威力大大降低,無法直接形成循環。

但子魚的這一劍,卻也同樣擁有一種駭人的可怕。

「你是誰?」

兩劍擊敗秦州和趙州的第一天才,子魚的可怕實力,立刻讓兩人臉色劇變。

連同一臉剛正不阿,不苟言笑的方嵐虛,都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

他們第一反應,都以為子魚是凌音閣的弟子,如此實力強橫,而且容顏絕世的少女,也只有凌音閣能夠培養得出。

然而就在這時,原本已經露出死志的龍寒星與羽呈然卻同時瞪大雙目,脫口道:「子魚師妹,輕煙師妹,你們來得……真是太巧了1

方嵐虛三人這才知道,眼前這兩個漂亮得不像樣子的少女,竟然是燕州講武堂的弟子。

他們的臉色同時大變,尤其是古仇離。

作為七州之中最為強大的秦州弟子,他從一開始就被譽為是整個洪荒七州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

但是現在,卻被子魚一劍逼退。

這少女的實力,絕對在自己之上,即便同樣與自己處在化骨初期的境界,她的修為也要超過自己。

這一點,他不願意承認,但卻是實實在在的事實。

「聽說,你們把許飛困在了人王陵1子魚淡淡開口。

古仇離微微一笑,他終於想起了子魚這個名字。

一個異常熟悉的名字,可以說仙門和四大主城之間的聯合,加上他們的加入,其原因都是因為眼前這個少女。

怪不得華正陽會為了她付出如此大手筆。

如此可怕的實力,再加上她獨一無二的氣質和容顏,絕對是任何人都無法抵擋的誘惑。

他嘴角露出一絲苦笑,這個當初認為只是花**一樣的少女,竟是如此的厲害。

「許飛,的確在人王陵1趙忌塵微微開口。

適才古仇離與方嵐虛的話,她大致聽到了一些,正因為如此,才沒有立刻出手解救龍寒星他們二人。

這些話,對她來說,有著極大的價值。

因為古仇離口中,那個在人王陵中,被一眾強者所等待入局的那個人,必定就是余寒無疑了。

所以她心裡在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感覺到有些欣慰。

總算是先你一步來到了這裡!

她嘴角漸漸流淌出一絲冰寒的殺機。

然後目光低垂,看向春蔥般手指之間,那已經失去了所有靈性的指環,眸子里掠過一道溫柔。

「曾經你說過,會站在我的面前,替我遮風擋雨,我很開心1

「但是現在,應該我們一起承擔,所以這一次,讓我來代替你吧1

長劍光芒吞吐,她的目光一瞬間變得冰冷之極,讓古仇離和趙忌塵同時感覺到了發自內心的寒意。

「古仇離,我聽說,你和白如雪,把余寒騙到了半山野人的聚集地,險些殺了他,這件事情,是真的嗎?」

古仇離點了點頭,長槍顫抖,釋放出一道道光芒。

「是真的,不過他的命很大,這樣都沒能殺了他,反而讓他逃了出來,還壞了我們的大事1

子魚微微頷首:「這樣就對了,如果連你們都能殺了他,他就不是他了1

「你什麼意思?」古仇離感覺到了她語氣之中的輕蔑,臉色瞬間大變。

子魚輕輕搖了搖頭:「沒什麼意思,就是告訴你一聲」

「既然這件事情是你做的,那麼你可以去死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