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王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八章 人王經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人王陵,是整個七里陵園有數的幾座有名字的陵墓之一。

說是陵墓,實際上就是一個小型的陵園,連同墓碑,都要比周圍其他陵墓的石碑要高大厚重一些。

墓碑的正面,是「人王陵」三個大字。

背面,卻是一篇玄奧的經文。

並不是這些經文繁雜難懂,而是書寫經文的文字,很陌生,更像是一些古怪的符號,根本無法看透其中的含義。

此刻,許飛等人就站立在石碑的後面。

凌音閣二號弟子令狐靜和守護之城三號弟子金自在,分別站立在他的身旁。

三人都顯得十分狼狽,臉色也帶著幾分蒼白,受了不同程度的內傷。

他們身後,有十多名他們所在勢力的弟子,修為大多數都是清微後期境界。

對面不遠處,便是以元真和鐵修瀾為首的其他幾大勢力二號弟子。

許飛目光閃爍,臉色很蒼白,也有幾分凝重。

「這些傢伙,一直都圍而不殺,消耗我們的實力,也不知道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1

令狐靜也不比許飛好到哪裡去,人王陵那覆蓋了足有十多米方圓的墳墓就在他們身後。

然而此刻,幾人已經無暇顧及站在這裡會對人王前輩有何不敬。

因為每一次元真等人破開他們的防禦,想要將他們擒住的時候,碑身上面的那些古怪的字元,便釋放出了一股可怕的力量,將那幾人都震飛了出去。

好像是主動守護他們一樣!

也真是因為如此,許飛等人才猜測碑面的那些文字,是一篇經文。

因為它們在釋放出力量的時候,天空中也隨之響起了陣陣梵音,攝人心魄。

那些人最開始的時候並沒有要擊殺自己等人的意思,所以出手並沒有展現出全部的實力,反而處處留有餘地。

但他們卻實實在在的想要將自己等人擒祝

這一點是許飛不能接受的,有一種決心叫士可殺,不可辱。

他轉頭看了一樣令狐靜,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將目光落在了那些古怪的碑文上。

如果可以將這些碑文真正的修行成功,他們的實力絕對能夠大進,到時候便有機會突圍出去,至少不會像是現在這樣被動才是。

然而那些古怪的文字,連誦讀都做不到,更不用說是修行。

「他們又來了1令狐靜有些無奈的聲音傳來。

許飛暗暗搖頭,這已經不知道是他們第幾次嘗試著朝向這裡進攻了,雖然每一次都最後被這些石碑的經文抵擋回去,但這些經文卻並沒有對他們造成任何傷害。

看著一步步走過來的眾人,許飛深深嘆了口氣:「這裡,早晚都要離開的,否則一旦無法到達天碑所在,我們不知道要被困多少年。」

令狐靜微微點頭:「可是這些傢伙,不知道究竟要做什麼,每一次衝殺過來的時候,也沒有多麼強烈的殺機,好像是在拖延一樣。」

「管不了那麼多了1金自在目光閃爍:「這些混蛋不達目的絕對不會罷休,我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與他們糾纏,不如就拚死一搏,總歸是有人能夠逃離出去的。」

令狐靜卻搖了搖頭:「能逃出去又如何?你們四大主城中,有三大主城都在對面,我們四大仙門也是如此,所有人幾乎都來了,即便知道他們擊殺我等的消息,我們門派其他師兄弟又能如何呢?」

她眼中閃過幾分擔憂之色:「恐怕真正達到了目的之後,連他們也會有危險了吧1

聽到令狐靜的話,許飛眼中忽然閃過幾分明悟:「我知道這些傢伙要做什麼了!他們真正的目的,很可能就是想要將我們背後的實力全部都吸引過來,一網打盡1

「可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將我凌音閣和守護之城徹底的排斥在外?」令狐靜依然難以理解。

金自在卻忍不住冷哼道:「只怕外面,已經發生了我們都不知道的事情!不過我們守護之城的宇文成仙,正朝向此處趕來,到時候,我們或許也會多出幾分助力。」

令狐靜聞言也是開口道:「冰雨也在趕過來,用不了多久就會到達,只不過即便他們兩個都趕到,恐怕也無法對戰局起到多少影響。」

「而且反而還會拖累了他們1

金自在的臉色也沉了下來,令狐靜的話,讓他也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的確,單獨來了一個宇文成仙或者是龍冰雨,還達不到救他們離開的程度。

想到了這裡,他的心裡也忍不住擔憂了起來。

然而就在這時,一旁的許飛忽然間目光閃爍,一掌拍在了墓碑上。

那高大的墓碑上,充斥著一種特殊的紋理,光芒內斂,雖然看似普通,但正因為那些古怪符籙的存在,使其充滿著神秘。

「我知道了,這篇經文,或許並不是經文1

許飛眉飛色舞,似乎連同正在逐漸靠近的元真等人都遺忘了:「我們一直都走進了一個誤區。」

呼!

好像是在回應他的話一般,一抹光芒從他掌心蜂擁而出,全部都灌注到了石碑之中。

幾乎是在同時,黝黑的石碑忽然一瞬間變得瑩白如玉,流轉著一絲說不出的乾淨。

而那些古怪的經文,也在這一刻消失了。

肉眼可見,許飛的金色真氣,好像是朝向這座石碑內住滿了水一般。

隨著不斷注入,越來越將整個石碑填充,使其從底部開始,一點點的綻放出金色的光芒。

「那是什麼?」

元真等人也忍不住停住了腳步,目光閃爍出幾分驚訝。

鐵修瀾的眉頭也是緊緊皺起,臉色也凝重了起來:「據說人王前輩,乃是我洪荒本土出現的至強者,更是破開了洪荒壁障,殺到天外的絕世人物,只是沒想到,他的陵墓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如今我們在這裡不斷叨擾,已經是對人王前輩的不敬,現在很可能是人王前輩,要懲罰我們了1

海明月的反應,與鐵修瀾差不多,連身體也有些顫抖了起來。

對於仙門弟子來說,人王的名字或許並沒有多麼沉重的分量。

但是對於洪荒本土的弟子來說,人王絕對是一個標杆一般的人物。

甚至連七州武院內,都留有人王的畫像頂禮膜拜,足可見其當年的影響力,已經不亞於神仙一般的人物。

現在他的陵墓出現在這裡,作為洪荒本土弟子,自然會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畏懼。

元真淡淡一笑,嘴角也勾起幾分不屑:「人都死了這麼多年,即便還留有後手,也失去了靈性,只會隨意攻擊,你們的膽子,太小了1

周府二號弟子周晉也嘿然冷笑:「區區一個死了這麼久的人,也會讓你們兩個如此膽怯,真不知道四大主城,是如何培養你們的?」

「失去了勇氣,還如何成為至強者?」元真搖頭嘆息。

海明月和鐵修瀾的臉色同時變得有些羞愧,然而看向人王陵的恐懼目光,卻沒有褪去。

石碑上面的金色光芒,隨著許飛不斷將真氣注入,變得越發的濃郁起來。

繼而,隨著金色真氣注入,那些古怪的經文再次浮現出來。

只不過這一次出現時候,順序與之前已經變得不一樣。

而且,那些古怪的文字迅速的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又一個的文字。

「這些,竟然不是真正的文字,而是筆劃,被拆解了,相互散亂著刻在了上面1

不僅是許飛,連同身後的令狐靜和金自在等人,眼中也閃過幾分明悟。

一個個文字出現在石碑上面,然後又迅速的消退,每一個文字,都只是匆匆存在了一瞬間,然後一閃即逝。

幾人全部都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不斷閃現的文字上面。

「萬1

「地1

「仁1

「不1

「……」

似乎每一個文字,都難以連接成一句話,只能強行將其記下,最開始的時候,大家還都能夠跟得上。

到了後來,因為太過散亂,思維也隨著混亂了起來。

之前的文字便漸漸忘記了!

當然,除了許飛!

許飛此刻,好像完全沉浸在一片文字的海洋之中,他雙目微眯,每一個閃現過的文字,都出現在了他的識海空間之中。

繼而在那裡停留下來,隨著文字越來越多,識海之中的文字也越來越多,而且,自動排列組合了起來。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1

「我自橫劍,逆天改命。大道自量,無須順天,吾乃人王,人間大道。」

許飛的眼中越來越是驚訝。

那是一片晦澀難懂的經文,然而每一句話卻都如同楔子一般,讓他醍醐灌頂。

之前所修行的劍術,自動盤桓出來,竟然全部都都被那些經文自動吸納到了其中。

終於,最後一個文字消散,碑身上面的光芒也盡數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灰濛。

許飛睜開雙目。

那些湧入到腦海之中文字,此刻全部都凝結在了一起,匯聚成一把金黃色的大劍。

那是人王經形成的精華,也是人王留下的傳承。

三人之中,令狐靜是仙門弟子,自然無法得到人王的傳承,而金自在的資質,比起許飛還差了一些。

再加上許飛一直都在暗暗關注著墓碑,又第一個以真氣將墓碑激活。

所以,自然得到了連他自己都不曾想到的天大造化。

這把劍,可稱之為人王劍,同樣也可以叫做人間之劍!

許飛睜開雙目,眼中有精芒跳躍。

「現在,或許可以試一試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