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七十章 聽說你們要殺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章 聽說你們要殺他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許飛承受著巨大的壓力,臉色蒼白如紙,適才那全力一擊,已經讓他遭到了劇烈的震蕩,傷勢嚴重。

如今眼見著四道身影再次覆蓋過來,頭頂劍芒閃爍,那把人間之劍再次浮現出來,便要繼續出手。

然而這一催動,傷勢再度迸發,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人間之劍也凌空搖曳了幾下,轟然破碎了開來。

許飛眼中閃過幾分無奈。

經過人王經加持之後,自己的實力,已經穩步登上一個台階,面對元真等四人中的任何一個,他都有絕對的把握在最後取得勝利。

然而此刻,面對四人聯手,再加上一身的傷勢,實在沒有半分的僥倖。

四道光芒,貫穿了虛空,蜿蜒著灑落下來!

令狐靜與金自在同時搶出,只是相距太遠,根本來不及敢在那些勁氣落在許飛身上之前,將他救下。

許飛的目光有些平靜,手臂也微微顫抖了幾分。

「今日我下場,便是他日你們的下場,黃泉路上,我會慢些走,等一等你們1

呼!

可怕的勁氣鋪天蓋地,狠狠的朝向他碾壓下來。

便就在這個時候,斜地里,忽然有一道劍光瀰漫而出,然後迅速的放大,化為一道足有三十多米長度的巨大劍罡。

白霧蒸騰,冰寒之氣凌空肆虐,瞬間出現在了許飛的頭頂。

轟隆!

光芒炸裂,那道巨大的白色劍罡怒斬之下,四道光芒同時被斬破,破碎成漫天光點!

同時擊潰了四人聯手的一擊,那白色劍罡也搖曳了兩下,終於破碎!

四人站立在虛空之上,眼中滿是駭然的不可思議,然後看向了那道款款而來的身影。

「子魚?」

許飛幾乎與元真四人同時驚呼出聲來,看著對面的子魚,一抹驚訝漸漸擴散!

「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不是要去祝人廟嗎?」元真下意識的問道。

子魚抬頭看向他:「你怎麼知道我要去祝人廟?我好像沒有和別人說過這件事情1

眾人背後,一直沒有出手的文天靖忍不住暗暗搖頭,這個蠢貨,竟然將這件事情說了出來,子魚何等聰明,恐怕略微轉念,便會想到事情的關鍵。

想到這裡,他不禁看向子魚的身後,少城主並沒有跟隨她前來,這讓他眉頭微微皺起。

華正陽與子魚會合的時候,已經向著他傳遞過來的消息。

然而此刻,子魚卻獨自一人出現在這裡,原因或許只有一個。

她一定是知道了一些什麼!

因為只有他們幾個核心弟子才知道,這一次人王陵的布局,包括對許飛的圍而不殺,其真正的目的到底是為了對付誰。

而子魚卻在這個時候趕來這裡,絕對不僅僅是巧合。

文天靖深吸了一口氣,朝向子魚躬身:「見過子魚姑娘。」

子魚目光閃爍,看向他的目光越發的冰冷:「不必見過,今日,須分出生死1

文天靖腦海「轟鹵一聲,同時也更加堅定了適才的猜測,子魚一定知道了少城主算計余寒,包括算計她的事情。

如此的話,那麼之前他所有的布局,都將變成一場笑話。

「子魚,你怎麼來了?」許飛吞下一顆療傷聖葯,朝向她問道,令狐靜和金自在一左一右將他守在中間。

子魚輕輕回頭:「我來這裡等余寒,他很快就會過來了1

「余寒?」許飛眼中閃過幾道精芒:「他也進來了嗎?」

「嗯1子魚點了點頭,心裡有些隱約的甜意。

許飛蒼白的臉上閃過幾分笑意:「這傢伙,現在也不知道強到什麼樣的程度了,不過他既然能來,那就好辦多了1

不等子魚開口,許飛繼續說道:「不過眼下對付他們幾個,卻有些麻煩,即便你們兩個都在場,也不好辦1

子魚掌心白芒浮動,長劍緩緩出現在掌心,劍氣吞吐,周圍的溫度也漸漸降低。

「總歸還是要一戰的,我先替他打打前站也好1

他轉頭看向元真和文天靖等人:「我聽說,你們在這裡布局,是為了要殺他,是真的嗎?」

文天靖目光閃爍,沒有回答。

他身旁的元真卻嘿然笑道:「當然是真的,這個局,包括不殺這個許飛,都是為了引他過來,不過真的很讓人失望,沒有等到他,卻等來了你1

子魚點了點頭:「那就好了1

她的回答,讓文天靖等人紛紛忍不住有些不解,不是說子魚和余寒感情極好嗎?

為什麼自己等人說是要殺余寒,她還說「那就好了1

難道是少城主成功了?讓子魚的芳心也發生了轉變?

這一刻,連文天靖心中都生出這樣的猜測。

然而下一刻,子魚的一句話,卻讓他們紛紛明白了過來。

「因為,這樣我就可以沒有任何負擔的殺你們了1

話音落,她嬌小的身形直接搶出,朝向文天靖率先刺了過去。

從華正陽那裡聽到的消息來看,他便是整個事件的組織者,那麼作為他代言人的文天靖,才是眼前所有人中的罪魁禍首。

所以她第一個要殺的,就是文天靖!

森寒的劍氣所過之處,空間似乎都被凍結了一般,蘊含著一種說不出的恐怖氣息。

「好厲害1

文天靖臉色大變,他沒有見過子魚出手,也不知道她的真正實力,竟然會達到如此地步。

但是元真和鐵修瀾卻與她交手過,所以就在她剛剛出手的時候,兩人也同時出手,幫助文天靖一起,抵擋住了她的這一擊!

光芒炸裂之中,子魚踉蹌著後退,以一敵三,終究還是差了幾分。

見到子魚被震退,許飛眼中也閃過幾分急迫,一面急速的催動真氣療傷,一面朝向身旁的令狐靜說道:「你們不必管我,我傷勢片刻就會痊癒,快些過去幫子魚1

兩人同時點頭,朝向前方撲了過去!

呼!

身形閃爍,周晉一步踏出,攔下了金自在。

而另一側,海明月也同時出手,擋住了令狐靜!

令狐靜是凌音閣的二號弟子,與海明月動手,一時間難以分出勝負。

但是,金自在卻只是守護之城的三號弟子,所以方一交手,便被周晉壓制在了下風。

許飛再次吞了一顆療傷聖葯,將真氣催動到了極致。

三大高手聯手對抗子魚,那魏州的白如雪也出手,不斷尋找機會進行偷襲。

這種情況下,子魚的局勢很不樂觀。

而金自在落敗也是遲早的事情,所以自己一定要迅速的恢復傷勢,否則的話,好不容易穩定住的局面,便會再次陷入到危機之中。

即便子魚此刻所展現出來的實力讓他感到驚訝和欽佩,但面對四大高手的聯手攻擊,也沒有絲毫獲勝的可能!

許飛全力恢復傷勢,甚至連體內那人間之劍的力量都被引動了出來,配合著煉化藥力,他的傷勢正在飛速的恢復。

子魚從一開始,就完全落在下風,她手裡的劍握得很穩定,即便面對四人的聯手攻擊,依然沒有半分的慌亂。

所以四人即便佔了上風,想要徹底擊敗子魚也沒有那麼容易。

白如雪的出現,卻是一個例外。

她沒有與其他三人一樣,從正面與子魚抗衡,反而隱藏在三人的隊伍之間。

她招式的遞出很有規律,往往都是在子魚與三人的招式對撞破碎之後,防禦力最差的一瞬間,陡然出手,目標很明確,就是為了殺死她。

白如雪的目光,帶著深深的嫉妒。

雖然她不是洪荒七州排名第一的天才。

但卻是洪荒七州女子中的第一天才,可自從子魚出現之後,一向以這個排位自稱的她忽然發現,這個身穿水藍色長裙的少女,要超過自己太多。

心中的嫉妒,讓她無法忍受這一點,所以每一招都是必殺的招式。

子魚黛眉也是微微皺起。

能夠感覺到來自白如雪的殺機。

這個名字,她不陌生,同時也漸漸想起了之前通過兩犀珠聽到華正陽和古元潮的談話。

似乎,她就是那個和古仇離一起,險些將余寒推入萬丈深淵的女子。

古仇離已經隕落在了她的劍下,連同趙忌塵一起,全部都死了。

對於要殺害余寒的人,她從來都不會留下分毫的情面。

既然古仇離都死了,那麼這個白如雪,當然也要死。

長劍奔騰,劍氣橫掃之間,連續三下撞擊在了元真三人的勁氣之上。

隨著不斷的震蕩之聲響徹,可怕的勁氣也在迅速的沸騰。

鏘!

白如雪的劍,再次穿透了虛空,朝向子魚狠狠的刺去!

她雙目微眯,帶著一股冰冷嗜血的殺機,劍氣以一種特別刁鑽的角度,要將子魚的嬌軀徹底洞穿。

然而下一刻,她駭然發現,周圍的一切似乎都變得凝滯了起來,連同身前的空間,都微微有些扭曲。

白如雪臉色大變,她看到對面的子魚,竟然行雲流水般的收回了被盪開的長劍,劍勢變化,貼著自己的劍氣纏繞了上來。

在她睚眥欲裂的目光中,那道冰寒的劍氣,直接穿透了她的胸口!

「為什麼?」

白如雪依然不敢相信,眼前發生的一切是真的,但生機卻在迅速的流逝。

「我都捨不得殺了他,你憑什麼?」子魚淡淡的開口。

冰冷的眸子掃過白如雪,卻沒有停留下來,而是落在了不遠處,那漸漸清晰下來的兩道身影身上,然後微微皺起。

與此同時,元真等人也終於看到了那兩道並肩而來的嬌小身形,嘴角立刻咧開一絲笑容。

「竟然是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