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七十三章 輕描淡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 輕描淡寫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八門戮仙陣的出現,讓雙生姐妹臉色大變。

余寒和子魚這對情侶檔的手段,已經足夠給她們造成不小的壓力,如今再加上這座陣法,她們絕對不是對手。

眼見著那八座金門中,八把長劍釋放出無匹鋒銳的氣息不斷逼近,兩人的目光越發凝重起來。

與此同時,一直在旁邊觀戰的元真等人,也終於感覺到了不妥。

從雙方大戰開始,雙生姐妹就被壓制在了下風,這讓他們難以相信,尤其是余寒和子魚所爆發出來的實力,著實有些讓人不可思議。

雙生姐妹的身份,在玄宗無疑是超然的存在。

如果她們當真在這裡出現什麼意外,在場所有人都沒有辦法交代,甚至整個玄宗也必定會為之瘋狂。

尤其是元真和周玄,作為仙門弟子,他們必定首當其衝,遭到嚴厲的懲罰。

想到這裡,元真目光閃爍,局勢變得似乎越發的複雜了起來。

凌音閣的態度本來就很曖昧,並不如其他三大宗門那樣,將洪荒七州的其他勢力作為死敵一般,勢必要除去。

而且隨著妙可和龍冰雨等人的態度轉變,這個全部都是女子的門派,似乎更加貼近於洪荒所屬的勢力。

這是一個十分不好的信號。

好在以天空之城為首的其他三大主城,因為華正陽的關係,開始排斥余寒等人,這才讓他們重新擁有了優勢,敢於直接排兵布陣,伏殺余寒等人。

而人王陵的一切,便是華正陽會同仙門眾人,給余寒布下的一個死局。

本來可以說是天衣無縫的一個局,卻因為子魚的趕到,以及余寒的強勢,而徹底被扭轉過來。

即便比原計劃,多出了玄宗的雙生姐妹相助,從目前的形勢看,卻依然沒有佔據多大的優勢。

如今雙生姐妹被余寒和子魚兩人死死的鎮壓,加上周圍那道可怕的陣法籠罩,已經讓她們失去了以往的從容不迫,連出招之間,都開始變得狼狽起來。

而此刻,作為仙門二號弟子的他們,自然不能繼續這樣觀看下去。

元真冷哼一聲,身形閃爍,直接朝向八門戮仙陣撲了過去。

周玄緊隨其後,兩人同時幻化出可怕的攻擊,要將八門戮仙陣徹底崩滅。

幾乎在同一時刻,一直都暗暗關注他們的許飛直接出手。

他自然不願意看到余寒和子魚塑造出來的大好局勢被打斷,人間之劍凌空怒卷,朝向兩人斬殺了過去。

令狐靜緊隨其後,與許飛一起,在元真和周玄還未來得及轟開八門戮仙陣的時候,先一步將他們擋了下來。

元真兩人同時眉頭緊皺,許飛的實力同樣恐怖,他頭頂那把流轉著金色符文的大劍,充斥著一股無邊的肅殺之氣。

首當其衝之下,直接被牽制住,根本無力衝破他的阻攔,馳援雙生姐妹。

文天靖則是眉頭緊皺,雖然四大主城和四大仙門之間短暫的聯合不過是彼此之間的相互利用關係。

但事已至此,他們也清楚,一旦元真等人失敗,等待他們的也將會是死亡。

余寒的狠辣,已經讓在場所有人都生出一絲莫名的膽寒。

他從來不會顧忌自己等人的身份,從而手下留情,當初便曾經沒有絲毫猶豫的斬殺了海無涯!

子魚也是如此,先殺了柳白和趙忌塵,然後又殺了白如雪,她似乎比余寒,更加的殺伐果斷,沒有半分的忌憚。

所以文天靖也同樣不敢袖手旁觀,朝向身旁的海明月和鐵修瀾道:「我們一損俱損,一榮俱榮,這樣耽擱下去,對誰沒有任何好處,出手吧1

他的提議得到了兩人的認可,當即,三道身影同時出動,也朝向余寒等人撲殺過去!

「擋住他們1

宇文成仙、柳白、玄陽、龍冰雨、金自在同樣也是從人群之中衝出,擋在了文天靖三人的面前,方嵐虛因為傷勢未愈,所以並未出手。

「想要出手,得先過了我這一關才行1宇文成仙目光閃爍,劍氣肆虐,直接攔住了文天靖。

最開始烈人王等人圍殺玄陽的時候,文天靖就曾經攔住他出手。

如今眼見著余寒和子魚佔據了絕對優勢,眼看就要拿下雙生姐妹,他自然也不能讓文天靖這些人攪了局。

文天靖咬牙不已,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如此局面之下,處處受制,心中憑空生出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宇文成仙與他實力差不多,如果非要分出勝負,不出百招不可能做到。

所以被他纏住,自己沒有絲毫的辦法。

而另一側,柳白與金自在,龍冰雨和玄陽,相互兩人聯手,將海明月和鐵修瀾的身形也阻攔了下來。

雙方的勢力,竟然不知何時,達到了勢均力敵的境地。

雙生姐妹的眉頭越來越深的皺起了起來,周圍的八把長劍不斷激射出一道道可怕到了極點的劍氣,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

而余寒和子魚兩人聯手催動的那道劍意星河,也從頭頂不斷降臨而下。

兩種不同的攻擊聯合之下,即便她們全力催動無量雙聖劍,也逐漸的被壓制。

情況十分的不妙!

雙生姐妹再沒有了之前的倨傲,眼睛里全部都是焦急和慌亂。

這是她們出道以來,最為艱辛的一戰,甚至已經對生命造成了威脅。

眼看著對面的余寒和子魚配合越來越默契,即便沒有這道恐怖的陣法加成,也足夠將她們鎮壓,雙生姐妹臉色越發的蒼白起來。

原來來到這裡時意氣風發,又成功將子魚鎮壓,讓她們的心情再度膨脹。

卻沒想到,在余寒出現之後,局勢竟然出現了這般戲劇性的變化,她們所有的驕傲,都狠狠的被碾壓成漫天碎片。

余寒和子魚也是目光閃爍,看著對面焦急不已的雙生兒,眸子里卻沒有半分的憐憫。

如果此刻,換成是她們佔據上風,余寒毫不懷疑,這對雙生兒,絕對不會給他們絲毫活下去的機會。

作為玄宗弟子,他們每一個人都恨不得將自己生吞活剝,所以,沒有什麼憐憫可講,娜蝕齲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想到這裡,掌心真氣吞吐,劍意星河一百零八顆大星閃爍不定,鎮壓的力量越發的厚重起來。

子魚美眸流轉,帶著幾分訝然看向余寒,還夾雜著幾分審視。

余寒有些歉然的笑了笑:「我可不是故意要瞞著你的,連四大主城都可以和仙門沆瀣一氣,所有人都不能絕對的信任,所以我突破到化骨初期的事情,只有你一個人知道。」

子魚微笑著搖了搖頭:「你什麼時候突破的?」

余寒一面催動劍意星河,帶動龐大的劍道神威,不斷將無量雙聖劍鎮壓下去,一面開口道:「我之前得到了一枚三生果,前幾日暗中服下,雖然這段時間沒有主動煉化,卻一直都再以真氣不斷將其消融,就在前天,才真正踏入到了化骨初期1

「如果我不出手,你有把握擊敗她們嗎?」子魚眸子里,閃爍著一種莫名的欣慰。

從前,他需要自己來保護,實力也與自己差了太多。

但此刻,卻真真正正的趕了上來,從他身上的氣息來判斷,如果自己不催動那道可怕的底牌,或許不一定會是他的對手。

然而她清楚,不僅僅是自己有底牌,余寒同樣也有。

所以,現在的他是真正的已經能夠站在自己面前遮風擋雨了。

這是他曾經說過的話,就如同他說過,一定會來這裡與自己想見一樣,從未讓自己失望過。

子魚深吸一口氣:「你的實力,已經不在我之下了1

從進入講武堂修鍊開始,她一直都只是喜歡獨來獨往,不願意與任何人組隊,即便歷經生死,也都是一個人面對。

然而不知何時,她卻喜歡上了這種依賴的感覺。

尤其是如同此刻一樣,那道橫貫東西的劍意星河,在自己的配合之下橫衝直撞,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可怕力量。

這一刻,自己是輕鬆的,在他的保護之下,出奇的輕鬆。

這種感覺,是以前從未有過的,甚至讓她覺得,自己都有些變懶了。

聽到她的話,余寒卻是微微一笑:「你若是想要欺負我,我哪裡敢動手?」

子魚甜甜的笑了,看著對面的雙生姐妹道:「你當真要出手殺了她們?」

余寒的目光漸漸凝重:「必須要殺,玄宗弟子,殺一個,將來就能少一個對手,這一點,我不會有絲毫的猶豫1

得到了他的肯定,子魚輕輕點頭:「你的決定,我都支持1

余寒嘿嘿一笑,雖然心情大好,卻依然沒有斂去心中的殺機,事實上,他要殺雙生姐妹,不僅僅是因為她們是玄宗弟子這麼簡單。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她們適才傷了子魚!

呼!

劍意星河催動到了極致,與此同時,八門戮仙陣也被余寒全部調動了起來,無與倫比的力量轟然降臨下來。

「這一擊,要你們隕落在此1

他口中輕喝一聲,兩道巨力轟然收縮,要將雙生姐妹徹底滅殺。

與此同時,處在這一片攻擊之中的嬋靈和嬋紗,終於感覺到了那股發自內心的深深威脅。

「必須要使用那件東西了,否則我們逃不掉1

嬋靈咬牙開口道,看向余寒和子魚的目光,滿滿的都是怨毒。

然後,她和嬋紗同時探出右手。

修長白皙的掌心,各自出現一枚流轉著詭異波動的玉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