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七十五章 殺到心驚膽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殺到心驚膽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元真和鐵修瀾的出手很突兀,就在文天靖的鎮山尺被余寒一劍斬碎的同時,兩道身影瞬間奔襲而至。

這一刻,他們沒有絲毫的保留,將融合的四級妖獸靈骨力量全部都催動了起來!

漫天蛛網兜頭朝向余寒覆蓋了下來,蛛絲之上散發著一陣陣氤氳的毒氣波動。

鐵修瀾的裂地角馬,也是一種力量型的妖獸,單純從力量上來看,不下於文天靖的金腳聖象!

與漫天覆蓋的蛛網一樣,巨大的裂地角馬仰天長嘶,兩隻前蹄高高揚起,狠狠的朝向余寒踐踏過去!

眾人根本就沒有想到,兩人如此公平的一戰,竟然會發生這種變動,以至於直到元真和鐵修瀾出手,也沒有反應過來。

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余寒,被兩人的攻擊淹沒在了其中。

在那兩股巨力的鎮壓之下,余寒的身影直接被鎮殺成了靡粉,轟然破碎了開來!

然而鐵修瀾和元真的臉上,卻沒有半分勝利的喜悅,反而變得越發難看了起來,幾乎異口同聲的驚呼:「殘影?」

他們轟碎的,當然只是余寒的殘影。

而他的本體,早就橫移到了一側,劍意星河凌空怒卷,將天羅地網狠狠斬破!

然後硬生生的從兩人的攻擊之中逃離出來。

所有人中,只有子魚算是最為淡定的。

適才元真和鐵修瀾閃電般出手,可以瞞得過所有人,卻瞞不過一直關注著戰場的她,那一刻他的玉手已經覆蓋在了劍柄之上。

劍氣瞬間便可直接激蕩出去!

然而卻並未動手,因為在那一刻,她看到了余寒眼中的嘲弄,那是一種極端的不屑。

他根本沒有將這些人放在眼裡,所以即便兩人再度聯手衝殺上來,對他來說,也沒有分毫的畏懼。

所以在那一刻,子魚握住劍柄的玉手,輕輕放了下來。

果然,就在那兩道攻擊即將降臨的時刻,余寒的身形閃電般飛掠而出,從那道縫隙之中閃過,同時催動劍意星河,斬開了那一層劇毒的蛛網,硬生生的在兩人的圍殺之中脫跳出來!

而且,他並不是絕對的逃離開。

因為此刻所出現的位置,赫然與重傷跌退的文天靖僅僅相隔不過二十米的距離。

這個距離對他來說,已經不能算是距離了!

而此刻,見到元真兩人出手的文天靖還未來得及鬆口氣,便看到了一臉殺機的余寒站在了自己對面不遠處。

一股通體的冰冷瞬間用遍全身!

「不要殺我1文天靖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駭然之色,口中也是喃喃的說道,甚至帶著幾分哀求!

余寒的眼睛里,卻跳動著一股強烈的殺機,對於文天靖這樣的人物,根本不需要有絲毫的憐憫,更加不能有任何的心慈手軟。

雖然無數次伏殺自己,最終的根源都是華正陽的指派,但真正布下一個又一個殺局的,卻都是眼前這個文天靖親手所為。

單單是這一點,在他心裡,文天靖便已經被判了死刑!

鏘!

劍出鞘,一道詭異的弧線在劍勢的帶動之下從虛空之中一閃即逝!

文天靖雙手接連拍出,在這一刻,竟然還想要反抗逃走!

與此同時,余寒身後的元真和鐵修瀾,再次凌空撲殺了過來,紛紛催動最強大的一擊,試圖圍魏救趙,迫使他放棄擊殺文天靖。

然而,他們都低估了余寒。

他早就說過,要殺這些人,根本不需要費那麼多的力氣!

腳下狠狠一踏虛空,九層浮屠塔虛影卻沒有跟隨著他沖向文天靖,而是懸浮在了半空中,抵擋住了裂地角馬那足以踏破一座小山的可怕攻擊!

他的身影,卻帶動著那道靈力到了極點的劍氣,將文天靖最後的阻攔全部都斬成了靡粉。

文天靖的身形戛然而止,喉頭一緊,已經被余寒的大手緊緊扣祝

徹骨的冰寒瞬間涌遍全身,看著那雙近在咫尺的眸子里掠過的可怕殺機,文天靖渾身都忍不住顫抖了起來。

第一次感覺到,距離死亡是如此的相近!

「布了這麼多的局要殺我,相信你應該對我很了解,對於要殺我的人,我從來都不會留手,不管他是任何人1

文天靖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余寒說的沒有錯,從那些資料來看,凡是對他出手,想要殺他的人,現在基本上已經全部都死在了他的手裡。

余寒看著噤若寒蟬的文天靖,余寒輕輕搖頭:「所以,在你要殺我的那個時候,就應該會想到這一天1

「不——」

文天靖拚命的搖頭,似乎還想要再哀求一些,對於他而言,此刻已經根本顧及不上那些所謂的面子,只要能活著就好。

「嚓1

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聽在眾人耳中,卻是一陣毛骨悚然。

文天靖的喉管,直接被余寒捏得粉碎,無形的劍氣透過手臂,直接灌注到了他的體內,將所有的生機盡數抹除!

「不好,快走1

元真與鐵修瀾臉色同時大變,余寒的心狠手辣,讓他們感覺到了發自內心的戰慄,當即便要轉身朝向遠處逃離!

余寒一把將文天靖軟綿綿的屍身丟到旁邊,看著已經轉過身去的兩人,嘴角有一抹嘲弄浮現出來。

「都出手了,還想要離開嗎?」

八座金門,一瞬間出現在虛空之上,將兩道身影盡數囊括在了其中。

對於這座陣法,他們並不陌生。

之前余寒便藉助它的力量,與子魚一起力壓雙生姐妹!

「上面1

兩人目光閃爍,生死存亡之間,根本不容許他們想的太多,好在八門戮仙陣只是圍繞在了他們周圍的八個方向,頭頂那一片區域卻並未覆蓋。

「哪裡都走不掉1

余寒單手一拍,無數道紋漫天席捲,八卦靈輪陣憑空出現,化為一面巨大的八卦輪盤,好像是一面蓋子,將八門戮仙陣上方的虛空,整個都封印祝

元真和鐵修瀾兩人的臉色愈發的蒼白起來。

「碎開這座陣法1

元真冷哼一聲,纏絲蛛凌空出現,一道道白色絲線蔓延而出。

纖細的蛛絲看似弱不禁風,卻讓任何人都不敢小瞧分毫。

無數道瑩白的絲線抽打出去,卻將虛空都割裂成一片片的碎屑!

八卦靈輪陣首當其衝,抵擋不住這些蛛絲的絞殺,不住的破碎成漫天散碎的光芒!

「裂地角馬,給我破開1鐵修瀾也施展出了裂地角馬,巨大的鐵蹄踐踏之下,一舉將頭頂的八卦靈輪陣破開!

然而,就這麼耽擱的一瞬間,余寒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之前八卦輪盤所在的地方,劍意星河流轉不定,狠狠的朝向下方鎮壓過去!

兩人身軀猛地一震,蛛絲寸斷,角馬悲鳴,兩人的身形也重新落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八座金門之中的長劍各自出現,比之前對付雙生姐妹時候的力量更加恐怖,璀璨的劍氣不住的飛旋出來,立刻將兩人籠罩在了其中。

余寒靜立在虛空之上,俯視著下方不斷掙扎的兩道身形,目光閃爍。

八門戮仙陣雖然厲害,但是要困住他們兩人卻不容易,必須要自己親自出手才行!

想到這裡,他的身形直接俯衝了下去,整個身體都包裹在一片劍光之中,瞬間沒入到了陣法之中!

元真和鐵修瀾的目光,已經恐懼到了極點。

原本以為,趁著眾人愣神之際,在文天靖的配合之下,能夠穩穩擊殺了余寒,從而再次創造出一線生機。

只是卻沒有想到,這余寒,竟然恐怖到了如此程度,不僅沒有救出文天靖,連他們兩個,也陷入到了這種萬劫不復的境地。

單單是這座陣法,已經十分棘手,兩人拼力催動靈骨力量,方才勉強抵擋祝

如今眼見著余寒再次俯衝下來,兩人心底幾乎瞬間化為了一片冰寒!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快走,再晚就來不及了1

見到眼前的這一幕,幾乎已經能夠確定,元真和鐵修瀾,再也沒有絲毫生還的可能。

周晉與海明月同時對視了一眼,紛紛從彼此眼中看出了幾分駭然。

他們哪裡還敢繼續逗留下去?

好在眾人此刻已經將目光全部都轉移到了戰場上,沒有人注意到他們。

當即兩人不再耽擱,身形閃爍之間,迅速的消失在了周圍!

「余寒的實力,竟然已經強悍到這般地步了,真是厲害啊1丁進目光閃爍,摸了摸懷中的半個三清果。

那是余寒暗中交給自己的,憑藉著這枚三清果,他也絕對有把握突破到化骨初期境界。

此刻被余寒的強大深深刺激到,丁進決定,此事一了,一定要迅速的突破境界!

柳白輕輕搖頭,眼中滿是苦澀。

他看著玄陽和方嵐虛道:「進來之前,原本以為自己即便比不上四大仙門的那些變態,也相差不遠。」

他的臉上閃過幾分自嘲:「只是沒想到,洪荒七州,竟然會出現這樣的弟子,真是打擊人啊1

所有人紛紛表示同感。

與此同時,元真和鐵修瀾,終於經受不住余寒那可怕的力量鎮壓,終於被逐個擊破,徹底的隕落。

連番大戰,余寒的臉色略微有些蒼白。

他看向子魚,嘴角露出一絲溫柔的笑意。

「現在,我們終於可以安心的吃飯了1

子魚溫柔的點頭,像是妻子站在家門口,迎接丈夫凱旋!

他一步步的朝向她走去。

便就在這個時候,在浮現出人王經之後,重新歸於平靜的人王墓碑,忽然綻放出一道道刺目的光輝!

余寒的臉色驀然一變,忽然感覺到周身一陣扭曲,身形直接被那墓碑吸納到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