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七十九章 離仙劍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九章 離仙劍出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所有人紛紛臉色一變,目不轉睛的看向那座似乎要塌陷下去的古墓。

隨著整座古墓不住的顫抖,地面似乎要整個掀開一般,巨大的裂紋以它為中心,朝向四面八方蔓延了開去。

余寒眉頭緊皺,每一道延伸出去的裂紋,都與外面那三十六座古墓連接在一起。

然後,原本空曠的地面,土石一陣翻卷,一座座石碑破土而出,聳立在這座古墓周圍。

一共三十六座石碑,正好對應了周圍的三十六座古墓,呈環形將中心的大墓包圍在了其中。

「這是……」

余寒心中一緊,漸漸生出幾分警惕。

「你們看,那些石碑上面有碑文1不知是誰高呼了一句。

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看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石碑。

果然,每一座石碑上面,都有清晰可見的碑文,並不是字跡書寫的碑文,好像是一副圖錄,流轉著一種玄奧的氣息。

「好玄奧的符籙,似乎是一種神通衍化而成,一共三十六座石碑,每一座都是一種大神通1林弦倒吸了一口涼氣。

能夠明顯感覺到,這些圖錄流轉出來的恐怖氣息!

由此可見,上面所蘊含的神通,也絕對不簡單。

感覺到了這一點,所有人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全部都將心神沉浸到了其中,開始感悟那些圖錄上面的神通。

越是以心神感悟,越發現這些圖錄的玄妙,似乎每一筆、每一劃都蘊含著一股無與倫比的大道氣息。

眾人眼中開始如痴如醉,甚至開始不斷通過自己的感悟,漸漸衍化出那些紋理。

呼!

余寒長長舒出一口氣,從那種痴迷的狀態之中清醒過來,眉心處,毀滅之眼悄然張開,流轉著一股可怕的能量。

「竟然還是這一招,仇劍仙,到底想要做什麼?」

他眉頭緊皺,發現了這些石碑上面的圖錄之後,便感覺到了不妥,所以開啟了毀滅之眼,通過它的過濾,查看那些碑文上的奧妙。

果然,毀滅之眼不斷傳遞過來一道道示警的氣息,讓他瞬間清醒了過來,這裡面,當真有古怪。

他目光掃了一眼周圍,只有子魚的目光是落在了自己身上,其餘幾乎所有人,目光全部都看向了那些石碑。

「這些石碑似乎有些不對勁1餘寒催動人王印,降落在了子魚的身旁,微微開口道。

子魚點了點頭:「的確,這些碑文,並不是石碑上原本存在的,而是剛剛才刻畫上去,很顯然,這是出自仇劍仙的手筆1

「不能讓他這樣繼續下去,否則後果我們也難以阻止1餘寒沉聲道。

子魚「嗯」了一聲:「我們一起,將大家喚醒1

兩人相視一眼,同時點頭。

繼而,余寒催動了毀滅之眼,中心的那道豎瞳不斷擴散出一道道的波紋,朝向周圍的人群籠罩了過去。

子魚也沒有閑著,她那雙美眸之中,那把短劍再次出現,使得兩道目光,宛若利刃出鞘,蘊含著一股無比恐怖的森寒氣息。

與此同時,許飛等距離他們最近的人先一步清醒過來。

帶著幾分駭然,許飛和丁進幾人心有餘悸的朝向余寒這邊聚攏,目光變得凝重到了極點。

那些碑文,有著強大的誘惑力,只是將目光投遞上去,便再也難以移開。

如果不是余寒及時喚醒,後果不堪設想!

隨著一道道身影漸漸恢復清明,中心大墓中,一道聲音終於傳遞了出來。

「真是一個了不起的小子,竟然連續壞了我的好事1然後,那座高聳的墓碑上,一陣光芒不住的扭曲起來。

一道黑色的身影漸漸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站立在墓碑之上。

他冰冷的眸子,直接洞穿了虛空,遠遠朝向余寒投遞了過去!

被這道目光觸及,余寒如遭電擊,身形踉蹌著後退兩步,一縷鮮血從嘴角漾出,雙目卻是微微眯起,分毫不讓的與那道身影對視。

「仇劍仙,你終於出現了1

他擦掉嘴角的鮮血,漸漸咧開一絲笑容。

如果他一直當縮頭烏龜不出來,然後暗中施展一些手段,自己便會處處被動。

如今現出身形,即便實力強橫,也終究不會像是之前那樣,一直都不明白他要做什麼。

仇劍仙靜靜的看著余寒:「以為得到了人王那個老傢伙的傳承,我便奈何不了你了嗎?」

他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輕蔑的笑容:「當年人王和劍王兩個混蛋聯手都殺不死我,就憑你一個乳臭未乾的黃口小兒,也想對我不利?」

看向那石碑上站立的仇劍仙,剛剛清醒過來的眾人臉色紛紛凝重到了極點。

尤其是林弦和曾天下等人,此刻他們也終於明白了過來,為何之前余寒一直都不願意自己等人動手。

或者之前攔住他們出手時,宇文浩然所說出的那番話。

看來並不是因為他們畏懼了戰鬥,而是因為,眼前這道身影,才是他們真正需要戒備的對象。

想到這裡,曾天下等人也忍不住心頭冰冷,算上適才被那些古怪的碑文吸引住,他們似乎已經被余寒救了兩次。

然而,有些事情,還是要去做的。

他們要殺余寒之心,並未因為他的出手相助而收斂。

「你用那把離仙劍,將所有人都吸引到了這裡,不是僅僅為了和我說這些沒有營養的垃圾話吧?」余寒目光閃爍著問道。

仇劍仙微微搖頭:「本來是想要借著他們的精血,來助我重新凝聚肉身的,可惜這一切,都被你給破壞了,既然如此,那你就第一個死吧1

話音落,仇劍仙周身無風自動,雖然只是元神的形態,但作為太古時期的大能強者,一身威勢依然勢不可擋。

他周圍,三十六座石碑齊齊顫動,拔地而起,在半空中不住的穿梭。

與此同時,碑身上的那些碑文,也迅速的轉動,逐漸凝聚成為一股可怕的氣息。

余寒雙目微眯,他的身側,子魚和許飛等人也是眉頭緊皺。

這三十六座石碑上傳遞過來的氣息,實在太過駭人,同時也證明,這個只剩下元神的仇劍仙,依然不可小窺。

即便催動如此恐怖的攻擊,他的身形,至始至終都沒有動過一次。

呼!

石碑運轉,當頭朝向余寒等人碾壓了下來。

余寒不敢有半分的大意,人王印反手鎮壓了出去,化為一道巨大的光印,死死的抵住那些砸落下來的石碑。

仇劍仙驀然睜開雙目,一抹殺機從眼底浮現出來!

他渾身黑芒閃爍,一身黑袍終於翻騰起來,肉眼可見,有一條條纖細的鎖鏈,因為用力過猛而飄飛了起來。

那些鎖鏈,將他與腳下的墓碑緊緊連接在一起,束縛著他的身形。

「果然,劍王前輩的封印還在,這仇劍仙即便能夠動手,但似乎無法離開太遠的距離,所以,一切還有希望1

余寒心中暗暗說道,人王印與這三十六座石碑之間,不斷爆發出一陣陣悶雷般的咆哮之聲,使得周圍的虛空都漸漸扭曲起來。

「這樣下去不行1

感覺到三十六座石碑的可怕,余寒臉色越來越凝重,轉頭朝向許飛道:「助我一臂之力1

話音落,他身形衝天飛起,劍頃刻之間出鞘。

渾身真氣盡數灌注到了其中,發出一陣陣鏗鏘的劍鳴之聲。

「給我破1

一道宏大的劍氣從劍之中噴洒而出,宛若一道長虹,狠狠的朝向仇劍仙斬殺過去!

所有人紛紛帶著幾分欽佩看向了余寒。

這忽然出現的仇劍仙,渾身上下都流轉著一股異常可怕的氣息。

如果換成是巔峰時期,恐怕揮手之間便可將他們全部鎮殺。

此刻雖然因為肉身被毀,一身力量無法施展出來,但那股氣勢,依然讓人甚至連目光都不敢直接投遞過去。

然而余寒卻是主動出擊,悍然朝向仇劍仙一劍斬殺過去!

單單是這份勇氣,這股不屈的意志,就讓所有人都忍不住讚歎。

「螻蟻一般的小子,也敢對我動手?」

仇劍仙目光閃爍,也不見他如何動作,大袖飄飄,一股可怕的氣浪自掌心滾滾翻騰。

余寒所發出的那道恐怖劍氣,竟被他舉手投足之間轟成靡粉!

噗!

余寒踉蹌著後退,險些從人王印上翻騰下來,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眼中閃過幾分駭然。

「好厲害,單單是元神之體,竟然也同樣不可匹敵1

他看向仇劍仙的目光,多了幾分苦澀。

「哼,螻蟻一般的人物,也敢對本座出手?沒有人王印,本座彈指便可將你擊殺1仇劍仙冷笑連連,隨著一聲凌厲的破空之聲響徹,他的頭頂,一把銀白色的長劍懸浮而起。

見到這把劍,所有人的臉色紛紛大變。

因為就是這把劍的從古域虛按,才將他們吸引到了這裡,從而陷入到了絕對的危機之中。

它就是仇劍仙的佩劍,離仙劍!

離仙劍出鞘,帶著仇劍仙的劍意,翻滾著朝向余寒斬殺過去!

子魚渾身氣勢爆發,身形也是一步踏出,與余寒並肩而立,眼中劍光跳躍,那股駭然的力量,正在一點點的解封。

然而就在這時,周圍的三十六座古墓處,一共三十六座無字墓碑,全部脫離了原來的位置,朝向余寒這邊激撞了過來!

「終於沒有讓我失望啊1

余寒瞬間便感覺到了那些石碑的意思,同時將人王印撤了回來,看著三十六座無字墓碑開始與之前那帶著碑文的三十六座石碑糾纏在了一處,心中暗暗鬆了口氣。

「如此,才可放手一戰了1

他目光閃爍,人王印光芒大漲,主動朝向離仙劍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