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八十一章 石棺與劍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一章 石棺與劍王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呼!

一股可怕到了極點的氣息,以仇劍仙為中心,狠狠的肆虐了開去!

所有人紛紛感覺到渾身一緊,被一股可怕的力量束縛住,一寸寸的朝向他靠近了過去。

「滾開1

宇文浩然等人怒吼連連,不斷催動最強大的攻擊手段,想要掙脫開那股束縛的力量,然而卻無法撼動分毫。

眾人的目光越來越絕望,眼睜睜的看著仇劍仙扭曲而帶著殘忍的面孔,睚眥欲裂。

余寒也是如此,在不斷被牽引著靠近的過程中,他雙目微微眯起,兩道精芒從眼中電射而出。

人王印被他甩手丟了出去,同時切斷了與它之間的聯繫。

這尊大印,乃是人王煉製而成,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修為束縛住了它的力量,或許不至於會被仇劍仙鎮壓的如此厲害。

所以,他索性放任這尊大印,讓它自行發動攻擊。

這無疑是一場賭博,如果它如同人王一樣,對仇劍仙有著絕對的敵視,那麼下一刻絕對會對仇劍仙發動鎮壓。

如果賭錯了,那便再無翻身的餘地。

嗡!

人王印脫離開了余寒的掌控之後,凌空盤桓,周身的光芒越來越盛,一道道恐怖之極的氣息朝向四周灑落下來。

感受到這股迎面而來強大氣息,仇劍仙忍不住眉頭緊皺:「都死了這麼久,還不死心嗎?」

呼!

思量之間,人王印已經帶動著周圍的恐怖氣息,狠狠的碾壓了下來!

它終究還是沒有讓余寒失望,主動進行了攻擊。

沒有了余寒力量的束縛,人王印的力量因為突破了巨響,變得強悍了許多,懸浮在仇劍仙的頭頂,不斷釋放出一道道封印的力量,要將他鎮壓。

與此同時,下方古墓之中的封印力量,也與人王印產生了共鳴,無數道鎖鏈同時拉動,要將仇劍仙重新牽扯回古墓之中鎮壓起來。

被仇劍仙控制住的眾人,同時眼前一亮,明顯感覺到來自仇劍仙的壓制弱小許多,當即紛紛催動真氣,硬生生崩開了那道束縛,逃離了出去。

仇劍仙眼看著到嘴的肥肉再次被破壞,更是氣憤到了極點,怒吼一聲,元神之體光芒閃爍。

離仙劍不安的跳動起來,一瞬間光芒大漲,可怕的力量席捲而出,一舉將周圍的三十六座石碑震得劇烈搖蕩。

「給我滾開1

他翻手一掌朝天拍出,翻騰的氣浪之中,竟是蘊含著一股無匹鋒銳的劍意。

「果然不愧是仇劍仙,竟然將劍意融入到掌法之中,手中無劍,然而處處都是劍意,可隨心所欲的施展1

同樣對劍道有著深刻感悟的余寒,見到這一幕,眼中也不禁閃過幾分欽佩之色。

然而此刻,卻不是分心的時候,眼見著在仇劍仙的凌厲攻擊之下,人王印再次被高高掀起,他腳下狠狠一踏,劍意星河從頭頂狂涌而出!

「轟隆1

劍意星河猶如一道長虹,貫穿了蒼穹,朝向仇劍仙當頭鎮壓!

「還敢動手?」

仇劍仙雙目微眯,有些訝然的看著那條劍意星河,同時左手探出,掌心有劍芒涌動,竟是一把將劍意星河抓在掌心。

余寒臉色大變!

「給我滾過來1

他用力牽扯,余寒的身體直接被帶動著高高飛起,朝向仇劍仙滾落過去!

「好旺盛的氣血,有你一個人,應該差不多就足夠了1仇劍仙感覺到了余寒體內覺醒的血脈力量,眼中閃過一絲貪婪。

那是一股異常純凈的氣息,好像是某一個太古血脈的種族傳承。

這種血脈,即便在自己當初所在的那個世界也是不多見的,更不用說是眼下這片貧瘠的洪荒之地。

看著逐漸被拉近的余寒,仇劍仙眼中閃爍著一抹炙熱。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直都沒有出手的子魚,終於動了。

嬌弱的身軀臨空飛起,她手裡的長劍,重新插入到了劍鞘之中。

而隨著不住的朝向仇劍仙靠近,一把雪白的短劍出現在她頭頂,綻放出無窮無盡的寒芒。

在這把短劍出現之後,周圍彷彿凝固了一般,竟是飄落下一道道雪花,那可怕的寒意,連虛空都被扭轉撕裂開來。

仇劍仙駭然的看向子魚頭頂那把短劍,眼中終於閃過濃濃的恐懼。

「怎麼可能?你竟然是」

他的話還未來得及說出來,便戛然而止,因為那把讓天地變色的短劍,已經帶著無匹的寒意朝向他斬殺過來。

子魚的眼中閃過一絲無力的痛苦。

對不起,我還是沒有聽你的話,不相見,總比眼睜睜的看著你死在我的面前要好,所以,只能這樣了。

你不會怪我的,對嗎?

那道森寒的劍氣所過之處,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被凍僵了,短劍速度很快,從仇劍仙的胸口穿梭而過。

仇劍仙眼中閃過一抹恐懼,他想要呼喚出這把劍的名字,卻始終無法說出口。

然後,漫天劍氣轟然消散,余寒的身形,與人王印一起,同時被掀飛了出去。

「子魚1

摔落在地的余寒,有些苦澀的看著子魚,一絲疼痛從心底蔓延。

短劍重新化為一道光芒,融入到了子魚體內,她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嬌軀也微微顫抖著!

仇劍仙的身軀,全部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冰霜,然後有一道道裂紋密布!

連元神之體,都擋不住這股寒意。

子魚的這一劍,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認知!

「她,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1尤其是幾大主城的弟子,看向子魚的目光,更加多了幾分忌憚。

忽然感覺到,通體都有一股冰冷在蔓延。

可笑華正陽還要與她們兩個作對,甚至還設計想要制服她。

這一劍,即便他們所有人聯手都擋不住,他們還拿什麼與人家作對?

就在所有人都思緒紛飛的時刻,仇劍仙的元神之體,終於寸寸崩潰,然而,卻並未消散,而是化為一團金黃色的光芒,凌空飛舞。

「還沒死1

許飛忍不住驚呼道,元神之體被擊潰,但是這道元神卻沒有破滅,依然存活。

這仇劍仙,好可怕的生存力量!

怪不得連劍王和人王聯手,都無法將其誅殺,只能封印在這裡!

「鎮壓1

余寒雙目赤紅,如果不是仇劍仙,子魚也不會施展出那隱藏許久的手段。

這麼長時間,他都不願意看到她釋放出這道底牌。

雖然子魚沒有說,但他卻隱約猜到一些,這道力量,與子魚家族的那個勢力相互連通。

一旦施展出來,她便再也無法繼續在這裡停留下去了。

也就是說,從這裡離開之後,或許就是他們分別之時。

余寒心中痛苦不堪,剛剛才與子魚相見,還未來得及說上幾句話,便又再次瀕臨分離。

所有的恨意,全部都灑在了仇劍仙的身上!

人王印凌空怒卷,朝向那道元神鎮壓了過去!

「呼1

仇劍仙的元神,速度極快,化為一道光芒,竟是直接沖入到了三十六座石碑鎮壓的那片空間之中。

然後,沒有絲毫的逗留,直接沒入到了離仙劍之中。

人劍合一!

離仙劍陡然光芒大盛,可怕的力量幾乎瘋狂的席捲開來!

劍氣橫掃而出,帶動著周圍的天地大勢,使得大道劇烈的扭曲,所過之處,空間也紛紛塌陷下去!

轟!

一聲震天巨響傳來,在所有人驚訝的目光中,三十六座無字墓碑終於承受不住這股巨力的咱啥,轟然炸開了漫天靡粉,朝向四面八方飛射。

與此同時,劍王墓周圍的三十六座古墓光芒也是一陣暗淡,顯然適才那一擊之下,讓守護在這裡的他們也遭到重創!

離仙劍懸浮在半空中,森寒的劍鋒指向眾人。

「你們這群螻蟻,竟然將我逼迫到這種地步,今日一個都不能走1

他的聲音帶著莫名的恨意,顯然適才子魚那一劍,將他傷得不輕,如今只能依靠人劍合一,才能釋放出強大的力量。

隨著他的暴怒,一道磅的劍氣,從離仙劍中脫跳出來,恐怖的氣勢將所有人都籠罩在了其中。

人王印凌空懸浮,將眾人守護在了其中。

余寒的身形則是降落在子魚的面前。

「余寒,我還可以繼續催動那把劍1

子魚有些虛弱的聲音從他背後響起,然而,余寒卻沒有回答。

子魚嬌軀微震,他沒有回頭,但擋在自己面前的背影,卻微微顫抖。

她心裡一陣莫名的疼痛,攤開雙手,第一次主動從背後環抱在了他的腰間。

「子魚,我曾說過,終究會有一日,我可以站在你的面前,為你遮風擋雨,然而今日,卻依然沒有做到,反而讓你,連那一招都施展了出來1

余寒的聲音也帶著幾分顫抖。

「接下來,或許便是最後的生死一戰,我或許,無法保證能夠守護住你,但是,請讓我死在你的前面1

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淌,子魚將俏臉緊緊貼在他的背後。

「要死,我們便一起死吧,我不想讓你孤單的離開,你也不想讓我孤單的留在這個世上,不是嗎?」

余寒心中一暖,一股感動在心間流淌。

與此同時,他的頭頂,一株通體金黃的小草冉冉升起。

「摘魄1

此時此刻,他唯有施展出這一招,才有可能與之抗衡。

一抹決然在眼中跳動,余寒右手緩緩探出,朝向半空中的武魄抓去!

便就在這時,他腰間懸挂的乾坤袋,忽然突兀的炸裂開來。

一具花榮岩石棺破袋而出,朝向天穹之上飛旋而去。

與此同時,余寒體內光芒搖曳,五道不同顏色的劍芒透體而出,圍繞著那具石棺盤桓飛舞。

余寒那隻即將抓住武魄的手,終於停止了下來。

怔怔的看向半空中那具凌空懸浮的石棺,滿臉驚訝:「劍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