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八十二章 吾之戰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 吾之戰魂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余寒停止了摘魄,因為他腰間的乾坤袋內,那尊石棺先一步破袋而出,懸浮在半空中。

看著五道不同屬性的劍氣繞著石棺飛旋,他閃爍的目光終於生出幾分明悟。

石棺中的那位五行劍前輩,應該就是人王前輩口中的劍王無疑!

怪不得他會在最後的時刻,要求自己將他的骨灰帶回七里陵園。

而且,在自己要在外陵將其安葬的時候,顯露出幾分不願。

因為這裡,才是他最終要到達的地方。

更是因為這裡,還有他沒有做完的事,未兌現的承諾。

人王曾經說過,當初他和劍王一起經歷了這場大戰,然後劍王負責鎮守內陵。

只是後來,他因為一些事情,不得不暫時離開,然後一直都沒有回來。

想來當時劍王前輩,就是因為體內心魔滋生,生怕會引起仇劍仙乘隙出手,所以才會暫時離開七里陵園。

本想著要尋找一處偏僻的地方,將心魔煉化。

只是沒想到,那心魔太過強橫,以至於最終落得兩敗俱傷的結局。

如果不是自己碰巧遇到了魂獸,又碰巧進入了地宮,將這具石棺帶回來,這一次七里陵園,或許真的會成為所有人的埋骨之地。

半空中,那尊花榮岩石棺緩緩開啟。

一蓬晶瑩的骨灰飄揚而出,灑落在盤桓的五行劍上!

與此同時,五行劍光芒大盛,五道劍氣首尾銜接,連通在了一起。

五行相生,這五道劍氣,赫然按照五行相生的順序排列。

一道色彩斑斕的勁氣,直接將五道劍氣盡數籠罩在了其中!

呼!

恐怖的氣息瘋狂肆虐,五道劍氣終於徹底融合在一起,化為一把流轉著五彩光華的大劍,凌空綻放著妖異的氣息,與離仙劍遙遙對峙。

「竟然是你,失蹤了這麼久,竟然還沒死1

仇劍仙帶著幾分惱怒的聲音傳來,離仙劍光芒閃爍,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嗡!

懸浮在余寒等人頭頂的人王印,也在這一刻化為一道長芒凌空飛起,與五彩大劍相輔相成,勁氣暴漲!

「這位,便是劍王前輩嗎?」

子魚俏臉有著通紅,垂手站立在余寒的身旁,與他並肩看向半空中那道盛景。

余寒伸手攔住子魚柔弱無骨的香肩,感受著這一刻難得的溫存。

「是啊,我在落霞宮的時候遇到了前輩,然後按照前輩的意志,將他帶回這裡,但卻沒想到,前輩就是劍王1

「這或許便是傳說中的造化吧1

子魚輕輕說道,靠在余寒的懷裡,渾身都流淌著一種說不出的暖意。

「陰魂不散的兩個老東西,當年你們全盛時期都奈何不了我,如今只留下這兩件破東西,就想要將我鎮壓?簡直就是痴心妄想1

仇劍仙怒吼聲傳來,與此同時,離仙劍光芒大盛,帶動著一道無匹強橫的劍氣,朝向人王和劍王遺留的神物怒卷而去!

呼!

五彩大劍率先發動,可怕的光芒流轉不定,劍鋒所過之處,蕩漾著一種異樣的氣息。

針尖對麥芒。

兩道同樣恐怖的劍氣,就那麼直接的對撞在了一起!

可怕的真氣餘波,朝向四面八方激蕩!

觀戰的眾人紛紛朝後退去,臉上也都閃過幾分駭然之色。

好可怕的力量!

他們毫不懷疑,眼前這場戰鬥,甚至已經超過了他們的認知,完全不是他們所能夠抗衡的。

即便是那些散碎的光芒,都能夠輕易將他們洞穿。

所以,直至退到了安全地帶,眾人的臉色方才好看了一些,目光一眨不眨的看向那兩道糾纏在一起的劍氣。

兩大用劍強者的直接對撞,彼此不斷的消融,一時間誰也沒有佔到絲毫的便宜。

余寒目光閃爍,不同於仇劍仙將自己受創的元神直接融入到離仙劍中,與之融合來發動強大的攻勢。

劍王前輩在與自己聯手斬殺魂獸之後,便已經隕落了。

而他殘留的意志,卻融入到了每一粒骨灰之中,被花榮岩石棺封印,直到此刻,感覺到了仇劍仙的力量,這才自動脫跳而出。

所以,這道五彩大劍,完全就是劍王前輩的意志力在催動,是他所留下的最後一道攻擊。

可是,即便劍王生前再強大,終究還是比不過元神殘存的仇劍仙,如此對峙下去,最後的結果依然是漸漸消退。

余寒眉頭微微皺起,此刻周圍的一切都顯得靜悄悄的,劍王前輩的出現,只是帶給了他們一絲希望,但最後的結果,卻依然難以預估。

嗡!

就在兩道劍氣僵持不下之際,一直停留在旁邊的人王印,忽然光芒大漲,似乎受到了劍王意志的影響,也不斷綻放出妖異的金色光芒。

繼而,帶著一股無比厚重的氣勢,狠狠的朝向離仙劍鎮壓了下去。

如同當年那一戰一樣,兩大人族強者,再次聯手。

即便此刻他們都早就隕落,但這場從一開始就沒有結束的戰鬥,終究還是延續著他們生前的意志在進行。

如果仇劍仙之前沒有被子魚的劍勢重傷,或許這一戰,即便兩大神物同時鎮壓,也不一定會是他的對手。

但現在,隨著人王印的加入,離仙劍終於漸漸支撐不住,開始露出幾分敗象!

余寒眉頭緊皺,雖然離仙劍被壓制在了下風,但是想要徹底敗退,卻還沒有那麼容易。

而兩位前輩的意志,很可能堅持不了那麼久。

他心中暗暗焦急起來。

自己等人的性命,與這最後的結果息息相關,所以雖然此刻處在觀戰的狀態,卻不敢這樣漫無目的的等待下去。

他的目光,終於落在了那座巨大的劍王墓上,目光漸漸亮起。

「是了,劍王前輩當初在這座古墓內留下了鎮壓仇劍仙的陣法,就是之前鎖住他的那道鎖鏈,可是隨著子魚那一劍的斬殺,連同那些鎖鏈也破碎了,但古墓中的陣法卻並未消失1

余寒的眼睛越來越亮:「因為劍王前輩隕落,所以無法操控這座陣法,平白浪費了如此恐怖的力量,如果我可以將其催動,那麼……」

「在這裡等我1

一念至此,他轉頭朝向子魚交代了一句,便不再耽擱,身形閃爍,直接朝向那座古墓飛馳而去!

九層浮屠塔光芒搖曳,守護在周身,劍意星河也凌空盤桓,合兩道神通的偉力,堪堪抵擋住了那些散碎的光芒的衝擊。

饒是如此,余寒臉色也是一陣蒼白,兩道神通搖曳不堪,彷彿隨時有可能碎掉。

子魚拳頭緊緊握起,眼中那閃爍著無邊寒意的短劍再次出現,隨時準備出手。

即便催動這把劍,對她而言也要承受著巨大的壓力,可是如果余寒遇到危險,她依然會毫不猶豫的出劍!

呼!

余寒的身形,終於降落在了那座古墓之上!

與此同時,一聲沉悶的聲音傳來,劍意星河終於支撐不住,轟然破碎了開來。

大乾坤浮屠也是光芒搖曳,隨時可能湮滅!

「時間緊迫1

余寒猛地咬牙,大乾坤訣全力催動,九層浮屠塔再度泛起一道光芒,強行支撐著不至於破滅。

同時,六千條道紋盡數從他掌心流轉而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沒入到了劍王墓之中。

劍王前輩留下的那座陣法,就在這座古墓之中,可經歷了這麼久的歲月,究竟破敗到什麼程度暫且不說。

自己的六千條道紋能否將其激活,同樣也不可預見。

許飛等人的目光,全部都落在那一片光芒之中,艱難支撐的身影上。

他們的拳頭緊緊握起,眼中閃爍著一種異樣的欽佩。

余寒此刻所做的事情,是他們想做都沒有勇氣去做的,即便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敢去嘗試。

而曾天下和鐵修瀾等人,目光中流淌的更多的還是不屑。

在他們看來,余寒此舉完全就是自不量力。

眼前這三名大能強者的激戰,力量已經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甚至根本就不再同一個等級上。

所以,他們根本無力去改變什麼,只能等待著最後的結果。

那個余寒如今已經沒有了人王印護體,卻依然如此託大,沖入到了他們的戰圈之中,除了自以為是之外,更多的還是找死!

而他們,更加樂意看到余寒會在這裡灰飛煙滅,至少也省去他們不少的麻煩。

這傢伙成長的速度實在太快了。

修羅路短短几日的時間裡,他們每個人幾乎都有不小的進步,然而如同餘寒一樣,有跳躍性進步的,幾乎沒有。

即便他們這個勢力的那些化骨初期的種子弟子,也同樣做不到。

所以這些人心中,對余寒則是湧起了一股深深的忌憚。

他既然能夠隕落在那片散碎的勁氣之中最好,否則在雙方這種勢均力敵之下,想要殺他將會十分不容易。

余寒卻絲毫不知道眾人心中的想法,心神全部都沉浸在了六千條道紋之中。

五獄翻轉,心神的力量催動到了極致。

「在這裡1

六千條道紋,終於感應到了那道封印的存在!

就在這座古墓的正中心,有一道六角星芒刻在地上,看似簡單,但其中所蘊含的氣息,卻有一種莫名的可怕。

「這座陣法……」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大巧若拙,便就是這種簡單之極的幾道道紋,所勾勒出來的陣法,卻讓他的六千條道紋無從下手。

「或許,沒有那麼麻煩1

感受著頭頂越來越恐怖的壓力當頭罩落,余寒的心神卻是出奇的平靜,通過道紋傳遞迴來的意念,那道六角星芒好像出現在他眼中一般。

然後,六個頂點,漸漸發亮,便如同流轉在夜空里的星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