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八十六章 祝人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六章 祝人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女生小說

丁進大口的喘息著,周身已經被汗水沁透。

他緊繃的目光中,閃爍著從未有過的凝重。

周圍,到處都是一片赤紅色的火焰,鼓盪的熱浪一**的狂涌過來,帶著一股暴虐的氣息,彷彿隨時有可能將他淹沒。

站在這座並不高大的山腳下,他的目光看向山頂處。

那裡有一株古樹沐浴在火光之中。

這株孕育在無邊火海中的古樹,聲名赫赫!

因為它象徵的,是一個強大的名字!

鳳棲梧桐!

它是太古梧桐樹,傳說中神獸鳳凰棲息的地方。

丁進的頭頂,那隻所謂的公雞武魄,雄赳赳氣昂昂的挺立。

在突破到清微境界之後,公雞武魄已經漸漸隱去,許久沒有出現,當然,這也省去了他不少的尷尬。

如今,似乎因為受到了那株梧桐樹氣息的吸引,竟然自動脫跳而出。

丁進不傻,相反還很聰明。

他能夠修鍊化凰訣,而且施展出鳳凰真火印這等神通,這道公雞武魄的本質幾乎已經呼之欲出。

正如當初余寒所說的那樣,這隻公雞,很不普通。

沒有人比丁進更加清楚,之所以它不是鳳凰,而是公雞的形態,並非是因為它沒有成長到極致完美的境界。

而是因為他的體內,本身就存在著一道封櫻

這道封印,封印住了他體內的鳳凰真火,以至於剛剛凝聚出的武魄,也被封印了。

直到修鍊成化凰訣之後,那道封印才開始一絲絲的被蠶食,從而使得這隻公雞武魄顯得越來越神秘。

他很想弄清楚,是何人封印了自己,因為那是一段遺失的記憶,然而無論努力回想,也想不起曾經發生的事情。

事關他自己的身世,丁進很想弄清楚。

好在,修為突破到了化骨初期之後,體內自動衍生出了啟靈漩渦。

也就是在那一剎那,體內的血脈力量有過一瞬間的奔騰,從而讓他感覺到了這株梧桐樹的存在。

鳳,南方朱鳥也。非梧桐不棲,非竹實不食,非醴泉不飲。

梧桐樹是鳳凰的棲息地,也是它唯一的家,所以,他會在突破的那一剎那,鳳凰血脈覺醒的片刻之間,感覺到了梧桐樹的存在。

他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余寒,只是簡單說了一下自己要離開的事。

因為如果他知道這件事,絕對會毫不猶豫的陪著自己來到此處

可是對於自己而言,他與子魚剛剛相見,而且似乎很快又要分離,又如何忍心佔用他們有數的時間?

而且,這件事,本身就是自己的機緣和造化,能不能成功,都應該是自己去爭取,這才是自己想要走過的路。

沒有餘寒,現在的自己,恐怕還是那個在外院唯唯諾諾的弟子。

既然他將自己從那片泥潭之中帶出來。

那麼下一刻,自己會還給他一片天空!

想到這裡,丁進的目光越發的堅定起來,化凰訣全力催動,連同頭頂那尊公雞武魄,也不斷垂落下一道道光芒,護住了肉身,朝向那株梧桐樹靠近了過去!

…………

祝人廟,廟如其名,矗立在滿目瘡痍的碎石之間,很簡陋,至少從外表看來,那些神乎其神的傳說,似乎並不切實。

它更像是一座年久失修的山神廟,緊閉的木門也因為經歷了太久的歲月,裂開了一道道紋理,窗欞木柱上面的紅漆早已經脫落。

到處都是一片破敗的氣息,還未走近,便感覺到迎面而來的蕭條。

余寒和子魚站在那扇陳舊的大門口,望著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古廟,相互對視了一眼。

如果不是上面那唯一還算是看過去眼的匾額上書寫著「祝人廟」三個鳳飛鳳舞的大字,他們甚至不相信,這裡便是所有人都垂涎欲滴的那座神廟。

「真不敢相信,祝人廟竟然是這般模樣1餘寒搖頭苦笑。

「我也沒想到1子魚很配合。

「當年那對仙人前輩,恐怕也沒想到自己的傳承會被後世人所得,所以他們根本就沒有對這裡的氣息構建任何的防禦陣法1餘寒雙目光芒閃爍。

整座祝人廟,有一道可怕的氣息籠罩,然而卻並不是陣法的氣息。

甚至上面也沒有任何的道紋存在。

「我們進去看看吧1子魚忽然開口道。

一雙妙目落在了余寒的身上:「來都已經來了,即使兩位前輩的氣息已經消散,我們也應該去拜祭一下的1

余寒點了點頭,握住了那隻冰涼的柔荑:「你說得對,如果不是兩位前輩留下了這座古廟,我們或許也難得擁有這十幾天安靜的日子1

兩人達成了一致,牽手朝向門口走去!

周圍沒有一株雜草,卻布滿了不規則的碎石,像是故意填滿上去的一般。

兩人走的很慢,也很平穩,漸漸來到了門口。

木門緊閉,似乎從這座古廟出現開始,就一直沒有開啟過。

余寒的手,輕輕抵在了木門上,沒有用力,而是輕輕朝向前面推去。

沒有絲毫的聲音傳來,雖然他的力氣並不大,但是那道木門,卻是真正的紋絲未動。

一絲驚奇自眼底流淌出來。

果然,這股守護的力量很強大,它在阻止著自己進入其中。

雖然在推門的時候,沒有任何力量反震回來。

但適才自己施加在木門上的力量,卻如同泥牛入海一般,直接被那扇不起眼的木門吞噬得一乾二淨。

「果然古怪,看來要進去,還有些不簡單呢1

他目光微微閃爍,轉頭看向了子魚。

「想來兩位前輩找到這樣一處僻靜之所,化身古廟將自己埋葬於此,也是不希望別人尋找到這裡,從而打擾了這一片只屬於他們兩個人的安逸世界1

說完這句話,余寒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或許我們兩個的到來,便已經打擾了兩位前輩1

子魚微微點了點頭,很乾脆的說道:「那我們走吧1

余寒轉頭看向她:「我知道,你來這裡,是為了祭奠,而不是想要裡面那所謂的傳承,而我也是一樣。」

他緊緊握住子魚的手:「既然我們進不去,就在這裡拜祭一下兩位前輩也好,同時,也請他們做一個見證1

「你要見證什麼呀?」子魚抬頭看向余寒,俏臉閃過幾分紅潤,眸子里卻又隱約的光芒跳動。

余寒輕輕一笑,看著那一笑傾城的絕世容顏:「見證我們永恆的愛情1

「會永恆嗎?」

子魚心中輕輕嘆息,然而被余寒灼熱的目光觸及,一剎那忘記了所有。

「當然會的1餘寒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她:「在分開的這段時間裡,不知道多少次,我都在生與死之間徘徊,然而每一次腦海中都會出現你的身影,然後從死亡邊緣又掙扎了回來,或許連我自己都說不清楚,在我心裡,你是多麼的重要1

聽著那一句句暖徹心底的情話,子魚跳動的眸子里,晶瑩的光芒在閃爍。

努力了這麼久,等待了這麼久。

然而有這一番話,一切都足夠了!

「從你開始走入我的生命開始,就註定了這一輩子,我再也無法失去你,子魚,我知道,你很快就要離開,不過一定要等我,無論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1

子魚重重的點頭,嬌軀主動撲入到了他的懷中:「我知道,你不會讓我失望!所以,我會等你1

感受著懷中那微微顫抖的嬌軀,余寒的心中也蕩漾起一片柔情。

「我答應我父親,再回去的時候,會帶著我的媳婦回去1

「所以,不帶著你,我恐怕連家都回不去了1

子魚俏臉通紅,她雖然敢愛敢恨,聽到如此親昵的話語,卻依然忍不住有些羞惱。

玉手當即輕輕在他胸口捶打了兩下,卻很輕柔。

她還是害怕會傷到了他,哪怕一絲!

呼!

衣袂破空的聲音,打破了這裡的和諧氣氛,讓忘情擁抱的兩人,同時皺起了眉頭,將目光投遞了過去!

「你們果然來到了祝人廟1鐵知心看著余寒,忍不住咬牙切齒。

鎮山之城這一次進入修羅路試煉的弟子中,二號弟子鐵修瀾,三號弟子申屠凡,都隕落在了余寒的手裡。

此子心狠手辣,出手無情,如果繼續讓他活下去,必將是一大禍害。

所以鐵知心來到了這裡。

余寒臉色難看的看著鐵知心,這名鎮山之城的一號弟子,曾經在所有講武堂弟子眼中仰望的存在,但此刻卻是無比的面目可憎。

如此溫存的時間裡,這傢伙實在有些多餘。

多餘到讓那安靜而又甜蜜的一刻都蕩然無存。

「我想殺了他1餘寒咬牙道。

子魚自然知道他心中所想,甜蜜之餘,忍不住點頭道:「你喜歡就好1

然而,不等余寒開口,鐵知心卻是冷哼道:「殺我鎮山之城弟子,當初在內陵便該殺了你,讓你平白多活了這麼久,已經是無上的恩賜了1

看著鐵知心眼中閃爍出來的殺機,余寒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說的好像你能殺得了我似的1

鐵知心雙目微眯,卻有些忌憚的看了子魚一眼。

內陵的那一劍,對他來說依然心有餘悸。

連仇劍仙都擋不住這少女的一劍,更不用說是自己。

所以,他看向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嘲諷:「就會躲在女人背後,算什麼本事?」

余寒有些憐憫的看著他:「我站的明明比她靠前,你竟然說我躲在她的背後,能不能不要說出這麼傻逼的話?」

子魚輕輕捏了捏他的掌心說道:「這樣罵人不好1

余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保證以後不會在你面前罵了1

子魚點了點頭,然後鬆開了手,朝後退出幾步,看著余寒道:「要快點結束呀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