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二百九十二章 連心比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二章 連心比翼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這座陣法叫做滅一陣,言外之意,就是只有一人能夠活下去,子魚,不要怪我,我可以愛你一輩子,卻無法親眼看著你隕落在我面前。」

看著頭頂已經哭成了淚人一般的子魚,余寒終於出手。

摘魄和洪荒之力同時被施展了出來!

即便兩人只有一個能夠活下去!

即便他已經選擇了自我消亡,來換取子魚的重生!

但他不認命!

所以,這一擊,他要放開手腳,做出最後的一搏!

手中的武魄朝向天際一斬而過,好像是要斬破這片蒼穹的束縛一般。

這一刻,他眼中充斥著桀驁不馴,同樣也流轉著一絲異樣的柔情。

轟隆!

空間都在這一擊之下紛紛塌陷了下去。

余寒自己都沒有感覺到,這道攻擊到底蘊含了怎樣的可怕力量!

無匹的氣息瘋狂肆虐,所過之處,那些不可一世的劍氣紛紛被摧毀,連一絲一毫都不復存在!

然而,這一下攻擊籠罩的範圍終究有限!

相比於層出不窮的在周圍出現的那些劍氣來說,還是沒能盡數將其擋住!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足足百餘道劍氣洞穿了大乾坤浮屠的守護,從他的肉身穿梭而過。

一道道血箭在他身體上激射而出,隨著那些劍氣的穿透,在他身體上留下來一個又一個的血洞,說不出的觸目驚心。

子魚的身形終於也在他大力的推送之下停止了下來。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她那盈盈一握的嬌軀,直接化為一道閃電,朝向無邊劍氣籠罩之下的余寒撲了過去!

「我早就說過,要死,我們也要死在一起,你給我創造的這一線生機,我收下了。」

「我沒辦法阻止你為我而死,可同樣,你也沒辦法阻止我和你一起死去1

「聽說黃泉路很黑,也很冷,你一個人那麼孤單,我會心疼的,所以我們還是一起吧1

她放開了所有,放棄了抵抗,任由那些已經虛弱的劍氣,同樣在體內洞穿了過去!

然後,緊緊的將余寒摟在了懷中!

那些散碎的劍氣不住的嗡鳴,在洞穿了兩人之後,終於漸漸散去!

他們無力的朝向地面墜落,鮮血都融合在了一起,灑落得漫天都是。

蓬!

兩人幾乎同時掉落在了滿地狼藉的碎石上。

然而相比於幾乎沒有一處完好的肉身,這些痛苦,早已經不值一提。

看著近在咫尺的那道完美無瑕的面孔,余寒的眸子里掠過一絲掙扎:「為什麼這麼傻?」

子魚的臉色蒼白如紙,鮮血不斷流淌,沁透了水藍色的長裙,然而她卻說:「我害怕一個人活著,也害怕你一個人死去1

余寒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將她緊緊的摟在懷中。

這一刻,他是幸福的,他們也都是幸福的。

正如最開始的時候,兩人心中同時所想的那樣,或許只有這樣,他們才能什麼都不顧,然後永遠永遠都不會再分開了!

感受著對方不斷消散的溫度,兩人不再開口,兩顆心在這一刻卻貼的很近。

「我聽說……黃泉路的盡頭……有一座奈何橋,那裡……有一個人,叫孟婆1餘寒嘴唇泛白,過多的失血讓他的意識也忍不住有些朦朧。

「經過那裡的人……她都會遞上一碗孟婆湯,說是……說是喝了之後,前世的一切,就全部都要……忘記了1

他努力平復了一下翻騰的氣血,繼續說道:「那湯……我不會喝的1

子魚摟住他的雙手也緊了緊,但卻已經使不上力氣,反而越來越松。

「我也不會喝呀1

余寒笑了,他緊貼著子魚那緞子一般的臉頰:「那我們……就都不要喝了,然後下輩子……」

「還在一起1子魚補充道。

兩雙緊緊抱住對方的手臂,一瞬間鬆了下去,他們的生機,也終於漸漸消散!

周圍的一切已經歸於平靜。

然而那尊始作俑者的石碑,光芒卻在這一瞬間黯淡了許多。

一對白蝶從石碑後面緩緩飛起,不住的盤桓,繞著石碑飛舞不定!

與此同時,石碑上面,「滅一陣」三個大字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兩行略微細小的字跡。

「滅一而存一,生死見真情1

蓬!

在這兩行字跡出現之後,這座古樸的石碑忽然凌空炸裂了開來,化為一大片碎石灑落在地。

石碑之前所在的位置,一團潔白的光芒懸浮在那裡,然後逐漸的放大!

隨著籠罩在上面的白色光芒漸漸散去,一對羽翼出現在那裡,懸浮在半空中!

這對羽翼,彼此連接在一起,卻與傳說中,那象徵著愛情的比翼鳥一般無二。

隨即,這對羽翼緩緩朝向躺倒在地,已經失去了所有生息的余寒和子魚漂浮過去。

在靠近他們兩個之後,再次化為一道瑩白的光芒,沒入到了他們的體內。

白色的光芒從兩人身體上逐漸釋放了出來。

隨著越來越盛,兩人身上,那密密麻麻的血洞,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速癒合。

甚至連同破碎的衣衫,都漸漸恢復如初,便好像是新的一樣。

兩道身體緩緩懸浮起來,就那麼停留在半空中。

繼而,他們的背後,各自出現了一隻羽翼,潔白如雪,閃動之間,帶動周圍的氣流,都不住的沸騰。

那對白蝶凌空盤桓,停留在他們對面,似乎也在觀察著兩人。

呼!

兩個已經失去了氣息的有情人,幾乎同時睜開了雙目。

好像經歷了一場夢境一般,連同身上的痛楚,都消失不見了蹤跡。

余寒有些艱難的揉了揉眼睛,正好也看到了他們身後的那對翅膀,不由得露出一絲驚訝之色。

「原來,我們沒有進黃泉路,而是來到了天堂1

「看來,活著的時候,還是應該多做一些好事,這樣,死去的時候,才能踏上天穹1

子魚也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周圍,黛眉漸漸皺起:「我感覺……我們好像沒死1

聽到她的話,余寒也朝向四周看了看,有些凝重的說道:「子魚,你掐我一下1

「幹嘛呀?」子魚明顯有些不情願。

「我想驗證一下,是真的還是假的1他目光跳躍。

「可我捨不得1她實話實說,的確捨不得,哪怕只是掐一下。

余寒深吸一口氣,又是喜悅又是苦澀,剛要開口,對面那對白蝶,也停止了飛翔。

然後周身光芒漸漸亮起,竟是化為兩道人影,懸浮在半空中,帶著幾分笑意,看著似乎還沒有緩過來的這對年輕人。

「不用試了,你們不僅活著,還活的好好的,而且還通過了我們的考驗1

兩人幾乎同時將目光投遞了過去。

那是一男一女。

男的英秀挺拔,女兒輕柔婉約。

他們手挽著手站立在虛空之上,看向自己兩人的目光,充斥著一種慈愛的柔和。

「你們便是傳說中,身化祝人廟的兩位前輩?」余寒忍不住脫口道。

然後與子魚對視了一眼,兩人懸浮在半空中,朝向這對神仙眷侶拜倒了下去。

那男子微微一笑道:「你們不必拜我們兩個,能夠得到這裡的認可,是你們自己的努力,與我們兩個無關1

余寒眼中閃過幾分疑惑:「可是前輩,這滅一陣,不是滅一生一么?為什麼我們兩個,全部都活了過來?」

兩位神仙眷侶相視一眼,同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滅一生一,的確是這座滅一陣的手段,同時也因為這一點,試探那些闖入陣法中的情侶,是不是可以為對方死去,還是要踩著對方活著1

「如果你們中,有一個人會因為自己想要活下去,而將對方置之不理,那麼,那個人將會徹底死去,所以,滅一陣,還是原來的滅一陣1

「而像是你們兩個這樣,可以同樣為對方毫不猶豫選擇犧牲的,才算是真正通過了陣法的考驗,如此的真愛,我們哪裡捨得會讓你們死去?」

余寒轉頭看了看滿臉通紅的子魚,傻笑著撓了撓腦袋。

那男子指了指他們身後延展出來的那對瑩白的翅膀。

「這對翅膀叫做連心比翼,是我們生前最強大的法寶,可穿越虛空,來往於天地之間,肆意翱翔1

余寒和子魚聞言忍不住渾身一震,看著身後那對翅膀,這份饋贈,實在太貴重了!

不等他們開口,男子繼續說道:「只是這對連心比翼,只有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才能夠施展,這也算是這件至寶的一大弊端1

「晚輩余寒,攜內子子魚,多謝兩位前輩饋贈1

聽到「內子」兩個字,子魚俏臉更紅,使勁捏了捏他的大手。

余寒有些尷尬,附在她耳旁小聲道:「遲早的事1

惹得子魚一陣白眼。

對面的那對神仙眷侶也搖頭大笑了起來,看著余寒和子魚,就如同看到了當年的自己一樣。

只是可惜,他們因為經歷了那一場大戰,最終沒能倖免。

而這對少年少女,卻擁有著更加明朗的未來。

神仙眷侶相互對視的目光,都帶著幾分苦澀。

「你們兩個,不必謝我們,在這裡等待了這麼久,這件至寶,也算終於有了歸屬,其實反倒是我們該謝謝你們才是。」

余寒輕輕一搖頭,剛要開口,那聲音再次傳來。

「連心比翼,已經傳給你了你們,希望你們有朝一日,能夠將它發揚光大1

「除此之外,我們兩個曾經賴以成名的一套劍術神通,也一同交給你們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