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大道誅天>第二百九十四章 這個讓我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 這個讓我來!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科幻小說

「呼1

在睜開雙眸的同時,余寒張口吐出一道白氣,臉上帶著幾分如釋重負的笑意。

從他開始壓制體內道紋的衍生開始,就料到會有這般驚險的一幕。

然而當時卻並未選擇順從大道指引,凝聚出道紋,反而將其壓制下來。

一方面是因為與子魚的相聚之日越來越短,他不想將有限的時間浪費在這上面。

另一方面則是有自己的考慮。

隨著修為的進步,《八門戮仙陣》已經漸漸無法滿足高端的對決。

他需要衍化更加強橫的陣法,方可與此刻自己的實力相互匹配,甚至是超越真氣的修為。

所以,他必須要選擇一個契機,一舉破開八千條道紋的壁障。

八千條道紋,並未達到四級陣師的行列。

但是,一旦突破八千條道紋,便可以修鍊爛木牌中的那十三座陣法中的一座《八卦囚天陣》。

這套陣法,作為爛木牌中羅列出來的神陣,擁有者無比可怕的力量。

而八千條道紋,就是構建這座陣法的極限。

所以,他必須要儘快破開這道壁障,方可有足夠的實力面對更加強大的對手。

好在,此刻超額完成了任務。

在經歷了這一次險境之後,道紋的數量竟然直接暴漲到了九千條之多,比之前的六千條足足增加了一半。

對於這個結果,余寒十分滿意。

目光微微閃爍著幾道精芒,眸子里閃爍出來的神韻,讓好不容易鬆了口氣的子魚都感覺到一陣迷離。

看著余寒臉上展露出的開心笑容,她也由衷的笑了起來。

他開心,那麼自己也就開心了。

所以,一切都好!

「子魚1餘寒深深的看向了子魚:「按照這樣的速度,距離我們約定的時間,也不會拖延的太久了1

子魚輕輕點頭,眼中露出一絲堅定:「無論多久,我都會等你,可下次,不要再這樣冒險的,我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這樣才好1

余寒深吸一口氣,心裡湧起一股莫名的暖意。

牽起那隻柔軟的玉手,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轟隆!

周圍的空間開始不斷的顫抖了起來,整座古廟都搖曳不定,地面劇烈的起伏,好像隨時有可能倒塌一般。

余寒目光閃爍,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這裡似乎要塌陷了,我們要趕緊離開1

子魚點了點頭。

兩人牽手,身形閃爍,朝向廟門口飛掠過去。

隨著廟門的自動開啟,一絲光亮投遞了過來!

祝人廟外,華正陽目光閃爍,廟裡發生的一切,他都看不到,也感知不到,然而內心的恨意卻是愈發的暴漲。

想到余寒和子魚牽手走入其中,想到她看向那個小子時,眸子里掠過的無限柔情,華正陽眼中的殺機便不斷的暴漲。

「余寒,今日若是不殺你,難解我心頭只恨1

「子魚只能屬於我,你想要把她從我身邊搶走,就得把命留下來1

思量之間,祝人廟同時開始劇烈的搖晃了起來。

這一變故讓他不由得收起了思緒,眼中的精芒和殺機越來越盛。

「終於要出來了嗎?這次我看你還往哪裡逃?」

華正陽的嘴角,漸漸勾起一抹淡淡的弧線,目光觸及之間,那扇古樸的廟門,已經緩緩開啟。

而且,能夠明顯感覺到,籠罩在古廟周圍的那道強橫的守護氣息,也突兀的消失了。

繼而,兩道身影從那扇開啟的廟門牽手飛出,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轟隆!

就在余寒和子魚剛剛飛出廟門,站立在華正陽對面的時候。

矗立在這裡不知道多麼久悅恚終於徹底化為一片塵埃,再也不復存在。

余寒的目光,只是在華正陽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然後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廢墟,忍不住嘆了口氣。

「如果不是我們闖入進去,兩位前輩,或許也不會就這樣消散了1子魚若有所思,眼中流淌出一絲愧疚。

余寒握住她的手緊了緊:「兩位前輩停留在這裡這麼多年,或許早就已經厭倦了這樣的生活,其實在他們心裡,已經沒有任何環境的概念,即便已經消失,與天地共存,實際上,他們還是永遠在一起1

他深吸一口氣,嘴角露出幾分笑容:「所以我們,也不能讓兩位前輩失望了1

子魚目光閃爍,聽到他的話,心中略微好受了一些。

「你在旁邊等我一會兒,有些事情,總該是要解決的1餘寒柔聲說道。

華正陽身上釋放出來的殺機越來越濃郁,之前與他一戰,就因為催動了大五行劍術——金之劍而激發了祝人廟的守護力量。

從而使得他們之間的這一戰,就終結在了這套劍術剛剛催動出來的時刻。

對於余寒來說,華正陽必須要死。

不僅僅是因為他在自己進入修羅路后,不斷派人追殺自己。

也因為他除了算計自己之外,還將丁進和沈東玄,甚至是玄陽等人,都算計在內。

無論如何,他們都是無辜的,如果他們中的任何人因為自己出了事,那麼這一生,他都不會安心。

當然,他要殺華正陽的主要原因,還有一個是因為子魚。

千不該萬不該,華正陽不應該將最後的算計落在子魚頭上。

如此三個原因,幾乎已經判定了華正陽的結局。

他緩緩踏前,目光一眨不眨的注視著華正陽,那些迎面而來的恐怖氣勢,還未近身,便已經被周圍激蕩出來的劍意狠狠擊潰。

余寒眼中的殺機越來越凝重,看向華正陽,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冷漠的弧線:「之前那一戰沒有打完,現在,可以繼續了1

「很好1華正陽冷哼道:「也好讓我見識一下,你在這祝人廟內,到底有什麼奇遇1

隕仙石再次出現,懸浮在他頭頂,垂落下一道道七彩奪目的光華。

華正陽雙手不斷捏動印訣,使得這塊靈石上面釋放出來的氣息越發的強橫起來。

呼!

恐怖的光芒不斷搖曳,越來越多的氣息從隕仙石中升騰而起,帶著他龐大而又堅定的殺機,朝向余寒籠罩了過去!

「劍意星河1

一道星河凌空橫貫,好像是一座橋樑,一道彩虹,橫跨在天地之間,狠狠撞擊在了那片可怕的氣勢之上。

轟隆!

上一次余寒催動劍意星河,直接被隕仙石壓制,直接被破開。

如今再次施展出這一招,威力竟是比之前強橫了不少。

雖然他自己一個人無法催動生死莫離劍,但是這套劍術之中所蘊含的劍招,卻實打實的融入到了劍意星河之中。

可怕的氣息瘋狂搖曳,在猛烈的撞擊之下,竟是將那隕仙石所釋放出來的力量震得接連崩潰。

華正陽眼中終於閃爍出幾分凝重,隨即冷笑道:「怪不得敢這般囂張,原來在裡面果然有不小的機緣1

余寒忍不住冷哼一聲,在祝人廟內,他和子魚所得到的所謂機緣,全部都是需要兩個人聯手才能催動的。

而自己所得到的真正實惠,只有劍意星河的進步,僅此而已!

但他卻並未反駁華正陽的譏諷,只是淡淡一笑。

劍意星河再度碾壓下去,將隕仙石釋放出來的那道力量反向壓制了回去。

「想要破開我的隕仙石?你還差了太多1華正陽目光閃爍,能夠明顯感覺到,余寒的修為還是處在化骨初期境界。

如此等級差距,他有絕對的把握能夠將余寒擊殺。

「萬法化虛,神石引路,墮落之虹1

無匹恐怖的氣息狠狠的肆虐了開去,得到了他真氣的催動,隕仙石上面流淌出來的氣息越發強橫起來。

七彩光芒凌空怒卷,形成一道無匹強橫的浪濤,再次將劍意星河震得接連後退。

「還是不行嗎?」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雖然得到了生死莫離劍的劍意加持之後,劍意星河有了不小的進步。

但畢竟自己修為有限,如此面對華正陽,卻還差了幾分。

眼看著在隕仙石的鎮壓之下,劍意星河再次處在了崩潰的邊緣,余寒的身形在不住後退的瞬間,眼中有一道鋒銳的劍芒一閃即逝。

「呼1

星河逆卷,瞬間倒飛而回,重新沒入到了他的頭頂。

繼而,他的身前,忽然出現了一道瑩白的大劍!

大劍凌空橫掃,極致金屬性真氣凝結而成的大劍好像到處都是那吹毛斷髮的利刃,充斥著一股扭曲的氣息。

華正陽臉色微變,之前他便曾經感覺到余寒的這一招,擁有與隕仙石抗衡的資格。

只不過當時並未來得及真正的對撞在一起,便被祝人廟內的那股氣息湮滅了。

此刻,當他再次施展出這一招時,那種鋒銳而又可怕的氣息,似乎更加清晰了幾分。

華正陽不敢有半分的大意。

隕仙石在半空中不斷凝聚,上面流轉出來的光芒也在這一瞬間變得妖艷了許多。

「無論你得到什麼機緣,今日都必須要死1

隨著一聲低沉的咆哮聲響起,那塊巨大的隕仙石光芒內斂,驚世凌空飛起,迎上了那道劈斬過來的大劍,與之狠狠對撞在了一處!

轟隆!

可怕的氣浪朝向四面八方翻騰而出!

華正陽臉色微微一變,那股可怕的劍氣,竟然透過了隕仙石的阻隔,沒入到了他的體內!

「好厲害1

他目光一滯,踉蹌著後退而出,眼底已經是一片駭然之色,看向了半空中劇烈交鋒的金之劍和隕仙石。

「已經達到這種地步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