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九十五章 紫色修羅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五章 紫色修羅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轟陋—」

無與倫比的可怕氣勁瘋狂的朝向四面八方奔騰而出,混亂的氣流似乎要將這片空撕碎一般。

在金之劍的斬殺之下,隕仙石綻放出來的七彩長虹開始出現斑斑裂紋。

繼而,那些裂紋越來越盛,飛速蔓延,逐漸填滿了整道長虹之上。

華正陽臉色陰沉得可怕,然而心中的驚訝卻更勝於其他。

進入祝人廟之前,余寒除了這一招沒有與自己真正的對撞之外,其他的招式雖然還算不錯,但根本無法與自己抗衡。

即便是適才這一劍,之前施展出來的時候,也絕對沒有此刻這般恐怖氣息。

然而這短短的時間裡,他的招式,竟然可怕到了這種程度。

這是他想不清楚的。

明明他的修為沒有絲毫的進步,甚至也沒有施展任何之前沒有施展過的神通手段,但一招一式之間的力量,卻忽然間暴漲了這麼多。

尤其是此刻!

眼看著隕仙石竟然被鎮壓,明顯不敵,他帶著幾分驚訝的目光中開始逐漸閃過一抹瘋狂之色。

「我不會輸給你,永遠都不會1

噗!

華正陽直接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化為一片血霧,直接噴洒在那塊隕仙石上。

這是一口心頭血,蘊含著體內的生命精華,一口噴出之後,臉色都忍不住有些微微的蒼白。

與此同時,隕仙石一陣光芒大盛,可怕的光芒席捲之處,七彩長芒再度凝聚,竟然硬生生的撐住了金之劍的碾壓,反而將其一寸寸的向上抬起。

「要拚命了嗎?」余寒雙目微眯,嘴角卻勾起一絲淡淡的笑容。

他的雙目,忽然一瞬間化為赤紅之色。

血紅色的眸子里,流轉著一股來自古洪荒的古老氣息。

鼓盪的氣血翻騰而出,體內所有鮮血彷彿在這一刻被點燃了一般。

「洪荒之力1

余寒冷哼一聲,渾身氣息瘋狂暴漲,一瞬間破開了化骨初期的壁障,直接破入到了化骨中期境界。

他緩緩抬頭,一道妖異雪亮的白芒從頭頂冉冉升起。

繼而,一道道月光激射而出,漫天白焰擴散,森寒的氣息一瞬間使得周圍的溫度都降低到了極點。

不斷有一輪輪明月從頭頂衍生而出,一字排開,懸浮在他頭頂。

九輪明月!

九月焚天!

這一刻,催動洪荒之力后,九月焚天,儼然已經可以毫無保留的施展出來。

余寒赤紅色的雙眸閃爍著一道道精芒,渾身氣息爆發到了極致。

頭頂那九輪圓月不斷釋放著可怕的氣息,趨近於圓滿。

不錯,在這套神通終於依靠著洪荒之力的催動下達到圓滿之時,原本殘缺的彎月,也化為圓月,充斥著一種圓滿的氣息。

看著頭頂那明珠一般一字排開的圓月,余寒也忍不住有些驚訝。

這種掌控力量的感覺,著實有些讓人心潮澎湃。

而且連他自己都沒有想到,在九月焚天達到圓滿的這一刻,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

九輪圓月,在他刻意的催動之下,一字排開,從他頭頂冉冉升起,就那麼緩慢的朝向七彩長虹迎了上去。

「呼1

恐怖的氣勁一瞬間翻騰而出,在金之劍終於被隕仙石震開的那一刻,九輪圓月與那道七彩長虹接觸在了一起。

爆炸肆虐的氣勁,隨著兩人全力催動而不住的沸騰,開始飛散,朝向周圍擴散而出。

感覺到這股散碎的氣息,連同一直在後方觀戰的海如風和鐵知心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這余寒,怎麼忽然之間強大了這麼多?」海如風皺眉看向了身旁的鐵知心。

因為他的感覺應該是最直觀的,適才便曾經敗在了余寒手中。

然而從鐵知心眼中,他只是看出了一種濃濃的恐懼。

他並沒有回答海如風的話,看著余寒頭頂那九輪明月所激蕩出來的氣息,心中既是后怕,又是慶幸。

如果從一開始,他就施展出這樣可怕的神通與自己對抗,恐怕自己連活著都是奢望。

相比於他們二人,子魚的目光則是顯得平靜了許多。

這是男人之間的一戰,也是余寒與華正陽之間的宿命之戰,而終其原因,正是自己。

所以他不會讓自己插手,而她也沒有插手,只是靜靜的等待著他。

因為她知道,余寒一定可以擊潰華正陽。

秋水般閃爍的眸子里,露出一絲莫名的欣慰之色。

最初與余寒相見的那一幕開始在眼前旋現,那個時候,他只是一個武魄中期的小修士。

即便是當時的自己,也可輕鬆將其滅殺。

也是在那個時候,兩個人相遇,然後想愛,卻因為那道橫貫在頭頂的巨大溝壑而面臨著巨大的阻隔。

他曾經答應過自己,一定會跨越這道溝壑,來到自己面前。

而同時,他也正在朝向這個地方不斷的攀登,速度飛快。

這是他給自己的一個承諾,而如今,她也看到了希望。

子魚眼中充斥著一種柔和的幸福,那是永遠都無法比擬的幸福,只因為他的一切。

轟隆!

半空中,余寒和華正陽之間的劇烈交鋒,終於到了最緊要的關頭。

九輪明月相互依託,衍化九之極致,將冷焰的力量抒發到了一個頂點。

越來越多的氣息不住的流淌,沸騰,然後在半空中瘋狂的撞擊,各自湮滅。

噗!

華正陽再次噴出一大口鮮血。

這一次,卻不是主動催動的心頭血,而是隕仙石上傳遞過來的那股可怕的震蕩之力,讓他五臟六腑翻騰不休,經脈也如同烈火灼燒一般的刺痛。

華正陽咬牙不甘的抬頭看向九輪圓月碾壓之下,不斷破碎的七彩長虹,終於有一絲無奈漸漸劃過。

他知道,此刻大勢已去,只是沒想到,連催動了隕仙石,都敵不過這個當初自己根本都沒有將其當成對手的螻蟻。

在打探到余寒的所有信息之後,從他心裡,就根本不曾看得起過他,甚至連最他對手的資格都沒有,彈指間便可滅殺。

然而此刻,就是這隻螻蟻,在一對一的正面對抗中,竟然將他死死的壓制,甚至擊敗。

華正陽眼中的無奈,已經隨著隕仙石的漸漸敗退,而變成了無邊的恐懼。

他聽說過,這余寒狠辣的手段,不僅是四大仙門,連同四大主城,都有不少弟子隕落在了他的手裡。

他殺人,似乎從來都不會有任何的顧忌,無論對方出自任何勢力,或者是何身份。

所以,自己這一戰如果失敗,可以預見,此人決計不會放過自己。

想到此處,猛地抬頭看向了余寒,感覺到那兩道目光中投遞過來的森寒殺機,華正陽忍不住一陣通體冰冷。

「這小子,是當真敢殺了我1

他心中的猜測越發肯定了起來。

與此同時,隨著一聲刺耳的爆破之聲響徹,隕仙石衍化出來的可怕長芒,終於再也支撐不住,轟然破碎了開來。

本體也倒卷而回,悲鳴不已!

而那九輪完美無暇的圓月,卻變化了形狀和組合,呈現出一道環形,朝向自己的頭頂碾壓下來。

華正陽的臉色終於大變,同時左手光芒閃爍,劇烈的顫抖之間,一枚千里玉赫然出現。

「千里玉?」

余寒眉頭一皺,之前那雙生姐妹就是因為兩枚千里玉從而在自己和子魚的手裡逃脫,沒想到華正陽竟然也擁有這種神物。

華正陽幾乎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將千里玉捏得粉碎。

繼而,周圍空間劇烈的扭曲,身形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轟隆!

九輪明月碾壓而下,狠狠的撞擊在了地面之上,掀起漫天碎石殘渣。

「可惜了1

余寒輕輕搖頭,沒想到華正陽的反應竟然如此迅捷,眼看著不敵,就催動了千里玉逃命,否則這一擊即便殺不掉他,也絕對可以廢了他半條命。

想到這裡,不禁搖了搖頭,目光卻是忽然一凝,落在了對面怔怔發愣的鐵知心和海如風身上。

被他的目光掃及,讓之前還不可一世,一心想要狙殺余寒的兩人,同時感覺一陣透體的冰寒。

下一刻,他們直接做出了與華正陽同樣英明的決斷。

身份如同他們這般,必定少不了千里玉這種逃命的法寶,以備不時之需。

所以兩人的身形,也同樣遺落在了虛空之中。

「真掃興1

余寒搖了搖頭,忍不住有些嘆息,然後轉身看向了子魚,有些苦澀的說道:「這都讓他跑了1

子魚輕輕壓了搖頭:「你沒事就好。」

「可我想殺他1

「我知道,但你沒事就好1

子魚一連說了兩個「你沒事就好」,卻讓余寒接下來的話,再也說不下去了。

兩隻手緊緊握在一起,並肩看向了遠處,沉默了良久,享受著這一刻難得的二人世界。

「天碑,應該不遠了1

余寒終於先一步開口,雖然這意味著,他與子魚分開的時間再次臨近,但還是先說了出來。

子魚握住他的手緊了緊。

「現在最要緊的是,你的修羅印,也應該提升了!天碑,對待這一點可是很公正的1

說完,她將自己的修羅印取下,遞到了他的面前。

「有了這些,你的修羅印,應該可以達到紫色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