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碑三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 一碑三文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萬里修羅路,路盡天碑現。」

這是修羅路內流轉的一句話,當看到了天碑,就算是走到了修羅路的盡頭,也是這一次萬里修羅路試煉的終點。

這裡,將會是考驗這一次試煉成果的地方。

所謂天碑,其實只是一座很普通的石碑,看上去有些陳舊不堪。

有些地方甚至已經殘缺了。

這座扇形的石碑,就那麼矗立在修羅路盡頭,一座巨大的山峰之上,好像是整座山峰戴上了一頂桂冠。

石碑上一共分為三面碑文,呈「天、地、人」三個等級,也代表著三種不同的成就。

每一面碑文上都有密密麻麻的名字。

那是歷代試煉者遺留下來的,都經過了天碑的驗證,被劃分了等級。

其中人文的名字最多,每一個名字都很小,顯得十分擁擠,密密麻麻得甚至有些難以看的真切。

而地文則是好了許多,雖然人數依然不少,但相比於人文,卻清晰太多。

相比於這兩面碑文,天文所在的區域,則是十分空曠。

尤其惹人注意的是,天文上面只有九個名字,一字排開,閃爍著淡淡金色光芒。

「第一個登上天碑的,是我們玄宗最初代的師兄人道殤,是光輝了一個時代的絕頂人物,力壓七州武院和其他仙門強者,最終修成正果,破空而去1曾天下指著那排在第一位的名字傲然說道。

他的表情有些炫耀,然而知道人道殤的人,卻不會對他的炫耀有任何異議。

因為這個人,是真正掌控了一個時代的人物,帶領仙門眾人,險些將七州武院徹底毀滅,後來因為一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才破空離去,沒有在最後關頭毀滅七州武院。

只是那一刻到底發生了什麼,誰都不知道。

但不少人傳言,七州武院內,似乎存在著一名修為讓人道殤都感覺到忌憚的人物。

所以他才會做出這樣的選擇。

嬋紗與嬋靈也帶著幾分恭敬看向了那個名字,兩對一模一樣的眸子里,閃爍著一種淡淡的光華。

「如果我們也可以做到這一步,名留天文,這一輩子也沒有什麼遺憾了1

天碑上面的九個名字中,七州武院一共佔了三個,其餘六人都是來自四大仙門,可以說在這方面,四大仙門佔據了絕對的優勢。

但對於七州武院這樣後起之秀的門派來說,能夠在上面佔據三個名額,已經是了不得的成績。

一身黑袍的陳戰雙目微眯,看向那九個名字的目光中充斥著無比的戰意。

此刻的他,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被許飛拒絕的劍從,而是一躍成為倚天教年輕一輩的天才弟子,受盡了恭敬和崇拜。

他的修為也是歷代天才中成長最快的,甚至不在天文之上排名第二的倚天教前輩柳如知之下,所以,倚天教對他寄予了絕對的厚望。

同時,他也是這一次最有可能登上天碑的人物。

正因為如此,他看向天碑上面那一個個閃亮的名字,並沒有如同嬋靈和嬋紗那般的恭敬,而僅僅是一種審視的目光。

此次試煉結束,自己的名字,也必然會出現在天文之中,這一點,他有絕對的把握。

然而唯一的遺憾就是沒有排在第一的位置,不是他的實力和資質不夠,而是生不逢時,否則的話,那個被傳說了一代代的名字,將會是自己。

陳戰轉身看向山下那片空空如也的狼藉,嘴角有一道冷冽的笑意勾勒出來。

「余寒,你能來嗎?如果沒有你,這一次即便可以登上天文,也變得無趣了許多。」

「相比於殺你,其他的一切在我心裡,還真的沒有這麼重要呢?」

想到此處,他眼中閃爍的殺機中,開始不斷有一道道寒意流淌出來。

「你是我的心結啊,不殺了你,即便踏上了天文又能如何?只有你死了,而且死在我的手裡,這才算是圓滿1

他轉頭看向了周圍的眾人,眼中帶著幾分淡然。

所有各大勢力的頂尖弟子,此刻幾乎已經全部都聚集在了這裡。

玄宗的嬋靈嬋紗兩姐妹,周府的周叢雲,凌音閣的妙詩,甚至還有四大主城的一號弟子,無一遺漏,只有餘寒沒有來。

他的目光在所有人身上不斷的掃蕩而過,在這道目光的逼視之下,作為各大勢力的頂尖弟子,都有所察覺,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對於陳戰,他們很陌生,因為他並不是從仙門本土成長起來的天才弟子。

然而此刻他站在倚天教的陣營之中,卻足矣說明了一切。

「倚天教這一代的種子弟子,當真可怕,即便我得到了龍氣,周圍突破到化骨中期境界,恐怕依然不是他的對手。」周叢雲皺眉。

嬋靈和嬋紗也相互對視了一眼,從斜月三星洞中,她們有幸見到了那一條流淌而過的劍河,裡面蘊含著諸天劍道的本意。

雖然因為其流轉的速度太快,並未將這條劍河之中的劍意盡數感悟,然而兩人相得益彰之下,卻讓本身的劍道有了長足的進步。

然而此刻,她們的心情與周叢雲差不多,原本以為,憑藉著那道神秘劍河之中感悟出來的劍道,聯手催動無量雙聖劍,即便無法登上天文,相比於其他勢力的弟子,也絕對是首屈一指。

但適才感應到了陳戰的那道目光,兩人卻沒有了之前的那種底氣。

因為那道目光,實在太可怕了。

妙詩更是臉色微變,從陳戰的目光中,她看到了一道熟悉的氣息,與之前見到的余寒很相似,但卻強大了許多。

對她而言,余寒的表現已經足夠驚艷,但相比於眼前的陳戰,卻還差了不少。

陳戰輕描淡寫的收回目光,嘴角漸漸綻放出一絲淡淡的笑容。

四名仙門種子弟子之中,除了周叢雲會讓他感覺到一絲隱隱存在的壓力之外,嬋靈嬋紗,包括妙詩,都不在他的考慮之內。

「既然大家都已經到齊,那這一次,我們直接開啟天碑吧1

林弦微微開口,雖然對陳戰的驕傲有些不滿,但是此刻,他也是一定要站在陳戰身後的。

因為他的身份是倚天教的種子弟子,而自己,不過是一號弟子而已。

雖然也足夠尊貴,但如果自己與他產生衝突,死的一定會是自己。

在倚天教那些大人物眼中,自己可有可無,然而陳戰卻是唯一。

聽到了他的話,所有人紛紛將目光聚集了過來,蠢蠢欲動。

然而這一刻,陳戰卻是微微舉起了手臂,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笑意。

「的確是該檢驗一下這一次試煉的成果了,不過在這之前,我想還是先把之前的恩怨了一了吧1

話音落,他猛地轉頭,目光直接落在了妙詩的身上。

「雖然攘外必先安內,但是念在你一介女流,便讓你多留一會兒1

他的話讓妙詩臉色微微一變,她知道,陳戰說出這句話,便是要了結之前自己帶領的凌音閣弟子相助余寒等洪荒弟子的事情。

但是做出這件事情的時候,她從未有過絲毫的後悔。

所以面對陳戰展現出來的殺機,臉上沒有分好的懼色,反而冷聲道:「你若想要了結,現在便可,女流之輩又如何?照樣可斬下你的頭顱1

陳戰不屑的淡笑一聲,卻不在言語中與她相鬥,而是將目光落在了四大主城一方,守護之城一號弟子宇文浩然的身上。

「聽說,當時你也幫助了余寒,擋住我仙門弟子?」

面對陳戰帶著殺機的目光,宇文浩然目光微微一滯,竟有一股涼意從心頭蔓延而出。

然而,他臉色如常,很快將那一絲涼意揮去,分毫不讓的與陳戰對峙。

「是又如何?」

聽到他的回答,陳戰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很好,既然這樣,那你可以去死了1

話音落,他身形瞬間搶出,屈指成抓,一道黑芒從掌心凝聚而出,形成一片黑雲,朝向宇文浩然當頭碾壓下去。

宇文浩然眉頭一皺,對方的這道黑雲,竟然讓他感覺到了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甚至無法找到它所承載的力量。

這道看似普通的黑雲,其中所流淌的氣息,蘊含著一種變化多端的感覺,其中一定隱藏著一道可怕之極的神通手段。

他不敢有分毫的大意,周身閃爍起一陣妖異的赤紅色光芒。

與此同時,一頭巨猿的虛影在頭頂出現。

靈獸戰猿!

這是宇文浩然所融合的靈獸靈骨!

陳戰的這一擊,看似普通,卻讓他感覺到了那股可怕的壓力,所以不敢有分毫的大意,直接將靈骨的力量催動出來。

繼而,一拳轟出,沒有絲毫的保留,真氣盡數融入到了其中。

「自不量力1

陳戰冷哼一聲,那團黑霧忽然一瞬間劇烈的扭曲,同樣衍化為一道漆黑的巨大拳頭,狠狠迎上了戰猿的這一拳。

「轟隆1

宇文浩然臉色掠過一抹蒼白,有些驚駭的看向陳戰,身形踉蹌著後退而出!

「好厲害1

所有人幾乎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宇文浩然是一號弟子中絕對的佼佼者,然而此刻,卻被對方一拳擊潰,連催動靈骨的力量都沒有抵擋祝

這一幕,不僅是四大主城一方,連一直暗暗關注的其他三大仙門眾人,也忍不住驚訝萬分。

看著臉色蒼白的宇文浩然,陳戰臉上的笑容越發冷漠。

「今日,凡是與余寒有關係的人,都要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