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二百九十九章 洪荒誰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九章 洪荒誰主?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所有凌音閣弟子紛紛渾身一震,連與對手繼續戰鬥下燃都沒有,紛紛收攏了回來,站在妙詩的身旁。

聽音令,外界的弟子或許並不清楚,但是作為凌音閣的弟子,沒有人不清楚它的重要性。

它便就相當於一個皇朝的聖旨,裡面記錄了掌教的法旨。

見聽音令如見掌教。

妙詩和令狐靜等人看著陳戰手中的聽音令,眼中閃爍著一絲凝重的目光。

聽音令是凌音閣傳承掌教法令的主要手段,所以幾乎都掌控在一些長老手中。

然而此刻,它卻出現在了陳戰的手裡。

對於凌音閣所有弟子而言,這絕對是莫大的諷刺。

看著一眾凌音閣弟子不斷變幻的臉色,?陳戰嘴角的笑容卻是越發的綻放開來。

「怎麼?不相信嗎?」

「如果不相信的話,聽一聽也好1

妙詩目光閃爍,抬頭看向陳戰:「這枚聽音令,你到底是從哪裡得來的?」

陳戰看著妙詩那張充滿靈氣的俏臉,微微道:「在進入修羅路之前,三大仙門的掌教,同時降臨凌音閣……,然後,就有了這枚聽音令1

妙詩聞言臉色不由得愈發的?蒼白了起來。

凌音閣對待洪荒的態度一直都不如其他三大仙門那麼明朗,甚至有一些弟子也會和七州武院的弟子們成婚。

所以,經歷了這麼久的年代,除了傳承下來的仙門之名外,凌音閣幾乎已經脫離了仙門所掌控的範疇,變得搖擺不定。

而這一次修羅路之行,三大仙門明顯是達成了一些共識,才會聯手出現在凌音閣,從而得到了這枚足以改變結果的聽音令。

妙詩沒有繼續開口,對於這一點,以她的聰明自然能夠判斷清楚。

陳戰的目光,淡淡的掃向所有凌音閣的弟子:「其實,我勸你們還是聽一聽,畢竟是掌教的訓話,總歸還是要聽從的1

妙詩輕輕咬牙,一雙妙目閃爍著不屈,咬牙抬頭看向陳戰:「那就聽一聽也好1

「滿足你的要求1陳戰掌心光芒繚繞,直接注入到了聽音令之中。

與此同時,聽音令上,那一道熟悉的聲音終於傳來。

「妙詩,我凌音閣弟子聽命1

聽到這個聲音,妙詩等人同時躬身行禮,因為這是掌教的法旨。

「聽我法旨,此修羅路試煉一行,不得相助洪荒,我凌音閣,中立1

這一句話,聽在妙詩等人耳中,宛若晴天霹靂,將所有的堅持全部都碾壓的粉碎。

她們自然知曉,掌教在做出這個決定的時候,內心有多麼的掙扎,然而面對三大仙門的壓制,她也沒有絲毫的辦法。

但卻因為這一個簡單的命令,整個洪荒都陷入到了萬劫不復的境地。

掌教的法旨,她們無論如實都是要遵從的,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價的去遵從。

妙詩等人的目光,看向了在一眾仙門弟子的鎮壓之下,不斷隕落的洪荒弟子。

以他們的實力,根本不是這些仙門弟子的對手,所以如此下去,結局已經非常明顯。

對於之前洪荒弟子們的鼎力相助,此刻自己卻無能為力,妙詩直接閉上了雙眸,兩行清淚順著臉頰流淌了下來。

「姐姐1

妙可有些艱難的開口,此時此刻,她又能要求姐姐什麼呢?

妙詩輕輕搖了搖頭,連開口,都帶著濃濃的苦澀:「所有凌音閣弟子……中立1

說完這句話之後,她直接轉身朝向遠處走去。

只要留在這裡,聽到耳邊不斷傳遞過來的慘叫聲,對於自己而言,都如同是犯下了彌天大錯一般。

所以,她們的腳步一刻也不敢停留,生怕自己會忍不住再次出手!

看著她們漸漸離去,陳戰的嘴角終於綻放開一絲淡淡的笑容,目光閃爍之間,翻手將聽音令收起。

「接下來,還是速戰速決了吧1

一聲淡然而又冷漠的聲音從他口中響起。

周叢雲並未出手,只是看著面前的戰常

實際上,從凌音閣等人退去之後,這場戰鬥已經變得簡單了許多,只是那些洪荒弟子依然堅韌之極,即便被壓制在了下風,也沒有絲毫敗退和恐慌的意思。

被仙門殺了這麼久,其實他們的心早就已經麻木了。

今日一戰,本就是必死的結局,既然無法改變,那就只能盡自己最大的能力,重創對手,給自己身後的同門弟子,創造能夠殺死對方的機會。

這幾乎是在場所有人心中共同的想法。

一場嗜血的戰鬥,已經越來越發展到了讓人難以理解的程度。

眼見著眾弟子們再次陷入到了無比的危機之中,與雙生姐妹對抗的許飛也忍不住嘆息連連。

他不會怪罪以妙詩為首的凌音閣。

如果換成是自己得到了燕州講武堂主的命令,也會絕對的服從。

而之前她們能夠頂著壓力相助洪荒一方,其實已經萬分感激了。

蓬!

交戰之中,一道道猙獰可怖的光芒不斷閃現,繼而又有骨頭碎裂的聲音傳來,伴隨著一聲聲慘叫,讓人不寒而慄。

冷川大口的喘息著,他的目光早已經化為了一片冰冷,鮮血順著手臂不斷滴落下來,然而眼中的戰意,卻在劇烈的飆升。

呼!

眼見著一道劍芒穿透了虛空迎面而來,冷川艱難的咬牙,手中長劍揮灑而出,想要將這道劍氣劈開

但他的傷勢實在太過沉重,雖然還是舉起了長劍,迎上了那道劍氣,卻根本無法阻止住這股力量,直接被斬成了靡粉。

繼而,那道劍氣直接透過胸口,一穿而過,在那裡留下了一個巨大的血洞。

冷川以劍撐地,穩住搖搖欲墜的身形,看著對面那朝向自己飛馳過來的仙門弟子,哈哈大笑道:「我洪荒地大物博,門下弟子諸多,從沒有怕死的孬種,今日我冷川一死又如何?他日必有七州武院,踏破仙門1

「別做夢了!七州武院,用不了多久,也會徹底毀滅的,這洪荒,將會是仙門的洪荒1那弟子帶著幾分譏諷的目光,朝向冷川撲了過去。

此刻冷川身上的餓傷勢,即便他不出手,也必死無疑,但他還有另外一個目的,就是冷川手臂上那道橙色的修羅櫻

身形閃爍之間,嘴角的笑容也越發舒展了開來。

冷川雙目圓睜,想要刺出長劍,雙手卻沒有了一絲力氣,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道劍氣,再次朝向自己碾壓了過來。

「呼1

可怕的氣息一瞬間將他籠罩在了其中,要進行著最後的狙殺。

「希望,洪荒今日,可逃出生天,破繭成蝶1冷川心裡輕輕祈禱,然後閉上了雙目。

然而,直到很久,卻依然沒有等到那道劍氣的降臨。

他忍不住睜開了雙目,頓時大驚。

此刻在他眼前出現的,是一片赤紅色的火焰,好像連同這片空間,都化為了一片靈火的世界。

在那些火焰的瘋狂灼燒之下,無數道光芒衝天飛起。

那名之前還意氣風發,想要徹底斬殺冷川的弟子,此刻只剩下凄厲的慘叫,被那團可怕的火焰包裹在其中,頃刻間化為飛灰。

冷川的目光開始有些朦朧。

「怎麼會有這麼厲害的火焰呢?」冷川心中暗暗思忖道,身上沉重的傷勢,已經讓他的生命飛速流逝,意識也逐漸模糊了起來。

在他印象里,這種可怕的火焰,似乎從未出現過,然而從這道火焰攻擊的對象來看,應該是己方的幫手。

可會是誰呢?

在他帶著疑惑和不甘的目光中,一道身影終於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閃爍而又逐漸虛弱的目光,終於看清了這道身影,臉色旋即露出一絲欣慰的神色:「原來是你,怪不得呢1

他搖晃了兩下身軀,朝向一側栽倒了下去。

那道身影迅速的飛掠到了他的面前,將他的身體扶住,歉然道:「對不起,我來晚了1

冷川搖頭,有些艱難的說道:「還不晚,能救幾個……就救幾個吧1

這句話,成為了他最後的遺言。

看著冷川的身體,在懷中漸漸變得冰冷,那包裹在赤紅色火焰中的少年,原本有些嬉笑的目光,一瞬間通紅一片。

「丁進1

許飛微微一驚,此刻丁進身上所綻放出來的餓氣息,實在是太過駭人了。

這忽然出現的身影,赫然正是丁進。

他渾身都沐浴在一片赤紅色的火焰之中,蘊含著一股說不出的恐怖。

「仙門,當真該死啊1

丁進赤紅色的雙眸之中,殺機漸漸蔓延而出,那種抬頭之間,一道火光猶如斬破天地的巨大劍芒。

只是一下,就將數名仙門弟子攔腰斬斷!

「找死1

因為沒有了令狐靜和龍冰雨相助,三名一號弟子的實力,儼然再次成為主宰這次戰鬥的關鍵。

林弦率先出手,一道光芒衝天飛起,直接朝向丁進籠罩了過去。

「鳳棲梧桐1

丁進雙目微眯,一抹強橫的殺機自眼底浮現出來。

隨著口中一聲輕哼響起,抬頭之間,一株沐浴在火光之中的梧桐樹迎風暴漲。

林弦臉色一變,那股炙熱的恐怖能量,竟然讓他感覺到了一股發自內心的威脅。

丁進眼中閃爍著強烈的殺機,這一擊之下,勢必要擊殺或者是重傷林弦。

而林弦作為一號弟子,自然不甘示弱,勁氣灌注之下,力量也暴漲到了極致。

兩道攻擊,瞬間在半空中交織在了一處!

而與此同時,一直與嬋靈和嬋紗交戰的許飛,終於不敵,人間大劍在劇烈的交鋒中,露出了一道破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