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三百章 生死浮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章 生死浮沉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鏘!

劍鳴之聲大作!

以嬋靈和嬋紗的可怕戰鬥意識,自然不會放過這次好不容易創造出來的機會。

幾乎是在同時,兩道劍氣瞬間穿透了人間大劍的阻隔,朝向許飛斬殺了過去。

感覺到那股可怕的劍氣席捲而來。

許飛眼中閃過一絲無力!

修為突破到了化骨中期之後,以他的實力,完全能夠達到各大勢力一號弟子的程度。

然而面對同樣變態的嬋靈和嬋紗,卻還是差了一絲。

這一道破綻,他原本已經竭力去彌補,但仍然還是沒能達到完美。

眼見著兩道配合到妙到毫釐的劍氣相繼而來,已經將自己的退路盡數封死,許飛的心裡一陣蒼白。

「終於還是抵擋不住了嗎?」

丁進自然清楚許飛和余寒的關係。

對於余寒而言,從他進入燕州開始,就是因為許飛的幫助,才得以生存下來,從而被教書長老賞識,也才有了後續外院所發生的事情。

所以,說他是余寒的救命恩人也不足為奇。

如今眼見著他陷入到了生死危機之中,丁進原本就已經惱怒到了極點的目光,瞬間充斥著森冷之極的殺機。

火芒吞吐之間,他的身形直接包裹在了一片刺目的灼熱之中,朝向許飛飛撲了過去。

無論如何,也不能看著許飛就這樣隕落在自己的面前。

這是丁進的想法。

從那不知名的火山之上,得到了梧桐之中傳承的鳳凰精血,讓他不僅破開了體內的封印,讓武魄的品級更上一層樓。

同時體內血脈力量的覺醒,從那梧桐樹內獲得了難以比擬的機緣。

唯一沒有想到的就是,功成出關之後的第一戰,就陷入到了如此艱難的境地。

包括陳戰和周叢雲在內,甚至是妙詩和雙生姐妹,都擁有能夠戰勝自己的實力。

而這麼多人一起,他一個人,想到帶著所有人離開,根本不太現實。

「竟是鳳凰?」

周叢雲目光閃爍著一絲淡淡的凝重,這絕對是傳說中的鳳凰之力,否則不可能會使得自己體內的龍氣都不斷的激蕩,呼之欲出。

他看向丁進的目光,一瞬間被強橫無比的戰意充斥。

同是身懷神獸的血脈力量,丁進的強勢出手,立刻引起了他體內龍氣的不甘。

一絲可怕的氣息從他身上流轉而出。

而另一方,全力出手的丁進,已經將體內真氣催動到了極致。

夾雜在漫天火光之中,他的身形便像是一隻浴火重生的鳳凰,包裹在無數暴虐的赤紅色火焰之中,宛若一尊神靈。

然而,他的身形還未來得及阻攔這一切的發生,周叢雲終於出手。

隨著一陣鏗鏘的龍吟之聲響起。

一條包裹在金黃色光芒中的巨龍憑空出現,迎著他轟殺了過來。

丁進目光閃爍,同時看到了對面一臉戰意昂然的周叢雲。

一龍一鳳,本是龍鳳呈祥之象,然而此刻,卻成了生死仇敵,彼此之間劇烈的交鋒。

丁進臉色一變,在不斷散碎爆破的真氣之下,雖然自己並未佔據劣勢,但同時卻也失去了救出許飛的機會。

眼見著那兩道劍氣,瞬間奔襲道了許飛的面前,要將他徹底淹沒在其中。

他的目光立刻赤紅一片。

但卻沒有絲毫的辦法!

而此刻,許飛也似乎認了命。

他此時已經無力抵擋,人間大劍失去了主動,無法及時回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兩道劍氣,透過重重虛空,降臨到了頭頂。

「鏘1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間!

又是一道可怕的光芒從斜地里穿梭而出,帶著凌厲而又刺耳的破空之聲,瞬間擋在了他的頭頂之上。

然後,劍氣肆虐,與雙生姐妹的那兩道劍氣瘋狂的對撞在了一處!

恐怖的氣浪翻騰不休,一道道散碎的光芒朝向四面八方激蕩,似乎要將這片虛空都徹底湮滅一般。

許飛瞪大雙目,從這道劍氣之中,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到了極點的氣息,嘴角也咧開一絲笑容。

「終於,你還是來了嗎?」

兩道身影從天而降,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而在這兩道突然出現的身影面前,那道蜿蜒而上的劍氣,直接將雙生姐妹的劍氣斬成了靡粉,徹底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余寒輕輕轉身,看著目光閃爍,正看著自己和子魚的許飛,嘴角漸漸綻放開一絲笑容:「安心養傷,接下來的事情,有我1

許飛聞言也忍不住輕笑著點了點頭:「我一直都是這樣想的,既然你已經來了,我終於能夠好好歇一歇了1

說完這句話之後,他直接盤膝坐倒在地,接連吞下數顆療傷丹藥,自動運轉真氣,開始恢復體內沉重的傷勢。

這便是一種絕對的信任,生死浮沉,也可放心交付給身旁的戰友。

余寒與子魚的目光,同時掃向了周圍的戰場,然後漸漸凝固,似乎連同周圍的氣息,也逐漸變得冷到了極點。

「仙門,竟然如此公然出手,該殺1餘寒微微開口。

子魚點了點頭,對於他的話,一直都是十分贊同:「你說該殺,那就殺了便是1

嬋靈與嬋紗同時看向了對面的兩人。

無量雙聖劍,就是在他們的手裡被破開,從而讓她們二人連隨身攜帶的千里玉都浪費了,這才逃得了性命。

如今修為大成,自然不會放過余寒二人,一雪前恥。

本以為他們不會這麼早出現,卻沒想到他們兩個,卻在這樣的緊要關頭出現。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之前的那筆賬,現在終於到了清算的時候,你們兩個,今日難逃一死1嬋靈冷聲道。

余寒看向子魚,兩對目光對視在了一處。

「可以嗎?」說話的是余寒。

他竟是不準備與子魚聯手,而是要將這場戰鬥,交給她一個人。

子魚很是淡然的點了點頭:「上一次,她們險些將我擊殺,這個場子,總歸還是要找回來的,而且這種戰鬥,我不太希望你出手1

她看著余寒的目光帶著幾分誠摯,卻也有幾分羞澀。

「為什麼?」余寒反問。

子魚俏臉越發紅暈了起來,然而卻十分自然的說道:「因為她們是女人啊1

「所以,我一個人就夠了1

余寒微微一笑,很幸福,也很溫暖:「你自己保重1

子魚雙目微眯:「生死莫離劍很強大,就這樣浪費在她們身上,有些不值得了,所以,交給我便是了1

余寒點了點頭,同時後退了出去。

幾乎是在同時,子魚終於出手,長劍在手,一道道森冷到了極點的冰寒之氣從長劍之中翻騰而出,滾滾朝向雙生姐妹籠罩了過去。

當初在七里陵園的時候,子魚便曾經惜敗於雙生姐妹,她一直都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

如今再次相見,自己的修為也有了長足的進步,再次面對這對雙生姐妹,之前那份屈辱,此刻終於到了還回來的時候了。

嬌軀輕輕一擰,她的身形直接撞入到了那片寒意之中,朝向雙生姐妹撲殺了過去。

「找死1

雙生姐妹見到余寒兩人到來,尤其是適才那一劍輕易破開了她們聯手催動的那一擊,心中正值驚訝和擔憂之際。

子魚竟然如此託大,要以一人之力面對她們兩個。

如此,兩人自然是樂得如此,兩把秀氣的長劍,化為兩道銀蛇,彼此交錯在一片刺目的劍芒之中,與子魚對戰在了一處。

余寒目光閃爍,子魚的實力,是他一直都無法看透的,正如她也一直都看不透自己的實力一般。

他們並未真正的交流,但卻誰也沒有主動去詢問。

因為這是一種信任,也是一種無私。

看著對面那個日思夜想都要除掉的身影,陳戰嘴角有一抹冰冷的光芒逐漸綻放出來:「余寒,終於出現了嗎?」

「真是等了你很久了1

與此同時,余寒也看到了陳戰,那張熟悉的面孔,還有那份熟悉的驕傲,此刻正如同神明一般俯視著自己。

「讓你等了這麼久,原本是應該說聲抱歉的1餘寒雙目微眯,有一抹寒芒一閃即逝。

然後轉頭看了看倒在地上的洪荒弟子,當然,也看到了躺在那裡,失去了所有生機的冷川。

「可是你做的事情,真的讓人恨得牙根痒痒1餘寒搖頭道:「所以,只能拿你的頭顱,來祭奠這些死溶了1

一道森寒的殺機從他頭頂激蕩而出,帶著一股可怕到了極點的氣息,與陳戰的氣勢開始對撞在了一處。

「這傢伙,竟然又強大了,原本以為,得到了鳳凰傳承,能夠壓他一頭的,現在看來,又沒戲了1丁進忍不住搖頭。

不過對面的周叢雲強大之極,他也不敢太過分心,只是短暫的嘮叨了一句,便再次陷入到了苦戰之中。

而周叢雲也沒有將全部身心盡數放在與丁進的交戰之中。

余寒和子魚的出現,讓他的眉頭同時皺起。

對他而言,自己得到了大周皇朝的龍氣,原本在這一代弟子中,絕對會成為首屈一指的存在。

只是沒想到,無論是此刻面對的丁進,還是後來出現的余寒和子魚,都擁有不下於自己的實力。

再加上陳戰和雙生姐妹,他所有的驕傲,似乎都被無情的碾壓。

余寒與陳戰兩人,在氣勢的試探性攻擊紛紛潰散之後,終於再次出手。

兩人的夙願由來已久。

之前交手兩次,陳戰都敗在了余寒的手上。

這是第三戰,卻是陳戰自認為把握最大的一次戰鬥。

面對余寒那同樣不可小窺的力量,陳戰眼中忽然精芒爆閃。

那一片包含著諸天大道的黑霧,再次出現在頭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