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大道誅天>第三百零三章 極致修羅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三章 極致修羅印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

天才本站地址:頂點中文.,!無廣告!

面對余寒輕描淡寫的一句譏諷,陳戰卻是面無表情的冷哼:「不是極致?我倒是,你到底能拿出什麼樣的極致修羅印來?」

他有絕對的把握,自己的紫色修羅印,已經達到了頂點,再沒有晉陞的可能!

而此刻,余寒竟然說,這並不是極致。

簡直是可笑之極!

看著余寒那張依舊淡然得讓人討厭的面孔,他的嘴角漸漸浮現出一抹笑容:「裝吧,我看你一會兒如何收場1

余寒始終沒有動,周圍靜悄悄的一片,幾乎所有目光,全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看著這一幕,身旁的丁進最先有些受不了,低聲朝向余寒說道:「能不能快點,氣勢已經差不多夠了,在這樣拖延下去,我感覺你怎麼比陳戰還裝逼呢?」

「滾一邊去1

余寒笑罵道,與此同時,頭頂終於開始有一道道紋理升騰而起。

千呼萬喚始出來,在眾人複雜而充滿期盼的目光中,余寒口中,那所謂極致的修羅印終於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那是一抹妖艷的赤紅色,甚至折射出的每一寸光芒,都顯得圓滿之極,沒有半分的瑕疵。

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曾擁有如此圓滿和完美的修羅櫻

然而它卻是紅色,最低等的顏色。

短暫的冷場之後,終於有人開始爆發出一陣陣嘲笑之聲。

「果然是極致修羅印,只是我覺得,應該在這中間加上兩個字——極致紅色修羅印1

「這才算是完整嘛1

仙門弟子一方,在有人開啟了話題之後,嘲笑之聲更是不斷傳遞出來。

不僅是他們,連同洪荒弟子一方,眼中也紛紛露出一絲希望。

他們不會像是仙門弟子那樣,直接開口嘲諷或者是譏笑余寒的修羅印,但這唯一一個讓他們感覺到有希望超越陳戰的余寒,卻僅僅是最低等級的修羅櫻

即便是圓滿極致,可這最低等的顏色,又有什麼用呢?

不少人搖頭嘆息,臉上也寫滿了苦澀。

只有丁進和許飛等少數了解余寒的人沒有任何錶情變化,而是始終注視著他。

因為沒有人比他們更清楚,這個人,從始到終,從沒有讓相信他的任何人失望過。

所以,即便真相就在眼前,他們也在期待著那戲劇性的一幕。

「這就是你說的極致修羅印?」陳戰也忍不住微笑著搖頭:「我感覺你現在更像是一個小丑1

而雙生姐妹自然也不會放棄這個諷刺余寒的機會,看著紅芒閃爍之下的余寒,嬋紗直接開口道:「真是了不起的修羅印,這樣的紅色,我們那個時候都沒有達到呢1

「是啊,我們那個時候,絕對不是這樣純凈的紅色,這道修羅印,當得起極致二字1嬋靈也不甘示弱,言語中的譏諷之意再明顯不過。

只有子魚,一臉無所謂的站在余寒的身旁,與他一同承受著無數複雜和冷嘲熱諷的目光。

在她眼裡,同樣沒有任何的情緒。

因為只要能夠和他在一起就好了。

周圍那些亂七八糟的傢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面對陳戰等人的輕視,余寒嘴角件件有一絲笑容綻放開來:「你們能夠明白這一點的確很好,這極致修羅印,又豈是隨隨便便能夠凝聚出來的?」

真是大言不慚!

聽到余寒的話,雙生姐妹忍不住要再次諷刺幾句。

然而就在這時,余寒頭頂的顏色陡然變化,赤色漸漸消散,取而代之的則是一片閃爍的橙色。

同樣的極致圓滿,卻是不同的顏色。

這一變化,將雙生姐妹即將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的噎了回去。

而陳戰那輕浮不屑的表情,也漸漸變得凝重了起來。

此起彼伏的嘲笑聲漸漸散去,周圍再度變得安靜了下來。

余寒似乎依然對周圍的一切沒有絲毫的差距,自顧抬頭看著頭頂那極致橙色修羅印,自言自語的說道:「有一種境界,叫做隨心所欲。」

「修羅印也是如此,它只是一個虛幻,所以它的品級,只是一個代表罷了,又有什麼實際意義?」

「真正的極致,是讓它隨著自己的內心而變化,而不是違背良心的去順應它的意思,去凝聚各種各樣的顏色1

說話之間,他抬頭一指,橙色修羅印又變成了黃色,極致的黃。

繼而,他舉起的右手十指不斷跳動,一道道軌跡交織盤桓,極致黃色,又變成了極致綠色,然後是極致藍色,極致青色,極致紫色。

與陳戰的那枚修羅印一模一樣。

但是此刻,卻沒有人會輕視余寒的修羅印,更加沒有人認為他的修羅印品級與陳戰處在同一個等級。

因為正如他適才所說的那樣,隨心所欲,才是真正的極致。

陳戰的臉色一瞬間變得陰沉到了極點!

之前那些嘲笑余寒的人,好像被甩了一記響亮的耳光,紛紛低下頭,再也不敢多說一句話。

「獻修羅印,天碑提名1

就在場面變得異常尷尬的時候,那悶雷般的聲音再次響起!

讓依然處在被余寒那所謂極致修羅印所震驚中的眾人紛紛清醒了過來,然後同時將目光落在了那座金色平台之上。

與此同時,所有人頭頂的修羅印,同時化為一道光芒,朝向那座平台飛馳而去。

感受到徹底與修羅印失去了聯繫,余寒雙目微眯,那一絲不安的念頭,更加強烈起來。

無數道眩目多彩的光芒,全部都注入到了那道平台之上。

然後,平台也隨之轉化為各種各樣的顏色,不斷閃現。

就如同之前余寒隨心所欲的變化修羅印顏色一樣,這道平台也在各種顏色之中迅速的轉換。

終於,在所有修羅印都被它吸納到了其中后,那道金色的平台,直接化為了七彩斑斕的顏色。

好像折射了陽光的水波,不斷蕩漾著一道道波紋。

「我先試一試1

一名仙門弟子目光閃爍,率先飛馳而上,隨即單手印在了那七彩陸離的平台上。

繼而,平台之上光芒閃爍,在人文那密密麻麻的文字中,出現了一個不起眼的名字。

那就是這個弟子的名字。

他苦笑著搖了搖頭,果然,只能夠在人文上留名。

隨著他退了下去,一道道身影不斷上前,一個個名字也都出現在了人文之上。

沈東玄等人也是如此,只能夠在人文上留下姓名。

不過對於他們來說,也沒有什麼遺憾,畢竟進入七州武院的條件便是在天碑之上留名。

雖然只是最低級的人文,卻也達到了要求。

柳白目光閃爍,與方嵐虛和玄陽對視了一眼,三人同時飛起,降落在了那座七彩平台之上。

隨著三隻手臂相繼放在上面,地文上終於出現了三個名字。

雖然他們三個的名字,僅僅處在下游的位置,卻真真正正脫離了人文,讓不少人露出羨慕的目光。

地文和人文,與天文不同。

天文上面的名字,都是按照時間固定排序,與每一代弟子的成就無關,而地文和人文,則是真正的按照實力來排列。

所以柳白三人的這個排位,還算是不錯的。

「輪到我們了1

仙門的三名一號弟子同時上前,各自貼上了自己的手掌。

他們也同樣處在了地文之中,只不過處在上游位置。

而後是宇文浩然和令狐靜,他們雖然也是一號弟子,卻並未與其他三人一起,隨著掌心貼合在那張七彩平台上。

兩人的名字也同樣出現在了地文的上游。

而且直接超越了周玄和曾天下,停留在了林弦的下方。

這個名次已經算是不錯了,至少並不是完全落在下風。

宇文浩然與令狐靜相視一眼,同時長長鬆了口氣,總算不會太過丟臉。

接下來上去的是許飛,他深吸一口氣,並未催動任何真氣,直接放鬆了心神!

緊接著,許飛的名字,也出現在了地文之上,而且,超越了這一行之前的所有人,處在了地文的第三位。

不少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地文第三,這足以說明了一切,這個許飛,當真是強悍到了極點。

據說,天碑所考較的,是一個人的綜合實力,並非單單是修為。

而許飛能夠擁有如此超絕的名字,無疑是得到了天碑極高的評價。

嬋靈和嬋紗姐妹相互對視一眼,兩人也同時躍上了那座平台。

與此同時,兩個名字同時出現在了許飛名字的下方。

兩女臉色明顯陰沉了下來,她們處在地文第四和第五的位置,或許並不如何沮喪。

但是,沒有超過許飛,卻是顯得有些恥辱了一些。

咬牙退了回來,明顯顯得有幾分落寞和嫉妒。

陳戰看了看余寒,很明顯,他一直都以為,這裡唯一能夠有資格作為自己對手的,就是余寒。

所以,他要和余寒做最後的爭奪。

傳說中,天文上面的唯一名額。

也是因為如此,他沒有動。

丁進微微一笑,按照這個順序,應該也是要輪到自己了,因為很明顯,子魚是不會在上面留下名字的。

所以他輕輕咳嗽了一聲,整理了一下衣衫,朝向余寒微微一笑:「我先過去了,別讓我失望,一定幹掉陳戰那丫的傻逼1

然後,轉身便要朝向那平台飛馳而去。

然而就在這時,手臂忽然微微一緊,身形卻被一隻有力的手臂緊緊拉祝

他轉身,不解的看向出手拉住自己的余寒,帶著幾分詢問。

余寒輕輕搖頭:「這一次,讓我先來吧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