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大道誅天>第三百零五章 魔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五章 魔眼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歷史穿越

「真沒想到,在這片被遺棄的世界里,還能看到你這樣有意思的小傢伙,只可惜,生錯了地方1七彩光球之中,有一道冷漠的聲音傳來。

與此同時,余寒渾身巨震,身體瞬間被一股可怕的力量充斥,彷彿隨時有可能爆炸開來一般。

他臉色頃刻間蒼白如紙,渾身不斷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痛楚。

此時此刻,沒有人能夠幫助他,只有自己。

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體內六道絕強的可怕力量同時催動,化為六道光芒,瘋狂的在七彩光芒充斥的體內橫掃。

隨著一片片光芒被炸裂,那股隕滅的氣息方才有所好轉。

然而,七彩光球中的那道意識卻不會給他絲毫翻身的機會,浩瀚的七彩光華傾瀉而出,在他體內瘋狂的肆虐。

余寒的身體,直接成了雙方交鋒的戰場,承受著劇烈的衝擊。

一絲絲人的血跡從他的眼耳鼻喉滲出,說不出的觸目驚心。

子魚眼中閃過一絲急迫,身形閃爍之間,瞬間飛掠到了余寒的身旁。

「我們一起1

說話之間,玉手輕輕貼合在他的背心處。

繼而,一道森寒的劍芒從眼底掠過,一把短劍虛影,順著手臂衝出,然後沒入到了余寒體內。

被這把短劍入體,余寒明顯渾身一震。

與此同時,他的體內,原本混亂的戰場上,忽然出現了一把晶瑩剔透,宛若水晶的短劍。

隨著這把短劍不斷抖動,一道道冰寒之氣灑落下來,凡是近身的那些七彩光芒,紛紛被斬成了靡粉。

子魚眼中跳動著濃郁的殺機,余寒此刻體內的情況,她能夠清晰的感覺到。

如果換成是任何人,恐怕根本無法支撐下去。

能夠感應到,他正在催動體內的無數底牌強自支撐,雖然能夠勉強抗衡,但因為雙方的戰場就在他的體內,投鼠忌器之下,很難將力量盡數發動出來。

好在,子魚祭出了自己的神器短劍,同時注入到了他的體內。

加上余寒感應到了子魚出手相助,故意放開身心,兩人同時夾擊之下,終於漸漸扳回了劣勢。

「生死莫離1

目光閃爍之間,子魚眼中閃過一絲光亮,然後開口道。

余寒已經通紅的眸子里閃過幾分明悟,有些艱難的點了點頭。

同時,體內的六道神力同時發動,以那把短劍為中心,形成一股圓潤到了極點的屏障。

這道屏障,無孔不入,在兩人沒有絲毫差別的默契之下,綻放出無窮無盡的偉力。

那七彩光芒紛紛破碎,繼而,迅速的被兩人的力量整個覆蓋,包裹在了其中。

七彩光球之中的那個神秘的傢伙,驚訝的聲音終於響起:「怎麼可能?你們這一族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片世界里?」

回答他的,只是一道森寒的劍氣,直接劈斬在了七彩光球的本體上。

繼而,劍意星河、洪荒之力、變異丹田、毀滅之眼、一株草武魄、太極光輪,一共六股力量,化為一座堅固的囚牢,將其困在其中。

余寒與子魚,一個攻擊,一個防守,儘管是在他的體內,但此刻經過這六道神力的加持和守護,倒是比之前輕鬆了不少。

轟!

七彩流光暴漲而出,迎上了子魚的這道劍氣,然而那道冰寒之力所蘊含的氣息,卻可怕到了極點。

這一擊對撞之下,不僅是激射出來的七彩流光被斬破,余勢未衰的劍氣,同時斬落在了那道光球之上。

轟隆!

爆破之聲傳來。

余寒強忍著渾身傳來的劇烈痛楚,六道神力繼續收緊,竟是將那些散落的真氣緊緊束縛住,使其無法破開這一層防禦,傷害到自己的肉身。

同時,這樣收緊的六道神力,也將那道想要逃離開的光球囊括在了其中。

「毀滅吧1

子魚平靜的目光中閃過幾分疲憊,動用這件神物,對她自己本身來說的消耗和反噬也極大,所以這幾下攻擊之後,她也有些吃不消。

然而余寒此刻依然處在危機之中,只能速戰速決,將這道力量驅逐出去。

想到這裡,短劍在余寒體內不斷釋放齣劇烈的嗡鳴震顫之聲。

與此同時,一股恐怖到了極點的力量轟然逆卷,無數道森寒的本源劍氣充斥在被六道神力封印的這片空間之中。

它攻擊的範圍更加集中。

那光球終於再也承受不住這股壓力,左突右支,想要破開余寒的防禦,從而逃離此處。

只是沒想到,余寒完全就已經抱著同歸於盡的念頭,六道神力緊緊守護,任憑它拼盡全力衝撞,也始終無法撼動。

「卑微的兩個小傢伙,若是繼續這樣逼迫下去,你們誰也休得逃走1

七彩光球有些色厲內荏的說道,兩人這默契的攻擊,雖然並不是真正的生死莫離劍的神通劍術,但每一招的融合都加入了生死莫離劍的劍意。

這樣一來,兩人通明般的心思各自聯繫在了一起。

每一招攻守間的轉換都圓潤到了極點,根本沒有絲毫的破綻可言。

不僅如此,這兩人的攻擊,竟然全部都可以對自己這道神魄產生傷害。

那絕對都是不屬於這個世界的力量啊!

七彩光球不斷發出一陣陣低沉的咆哮:「這是你們逼我的1

話音落,那光球之中,一瞬間光芒大盛。

…………

與此同時,原本光芒閃爍的天碑之上,陡然間黑雲密布,一股股陰邪到了極點的氣息立刻充斥在周圍。

眾人剛剛來到時,那股中正平和的諸天正道,已經全部都被這股力量侵蝕。

「這是……」

所有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尤其是陳戰,臉色大變的同時,將一切都怪罪在了余寒的身上:「這余寒到底在搞什麼鬼?是要害死大家嗎?」

連躲藏在暗處的華正陽三人,也不得不趁亂現出了身形。

好在眾人似乎都被那股力量吸引住了心神,所以並未看到他們。

然而,三人還未來得及鬆了口氣,周圍忽然傳來一陣陣刺耳的慘叫之聲。

一道道身影不斷捂著腦袋朝向地面栽倒了下去。

肉眼可見,從他們的頭頂,一道道純凈的本源力量衝出,朝向那天碑蜂擁而去!

華正陽臉色大變,三人同時聚集在了一起,真氣噴薄而出。

強如雙生姐妹或者是許飛那等人物,尚且能夠暫時壓制住這股力量的侵蝕,盤膝坐倒在地,卻是同樣的臉色蒼白。

但是,一些修為低下的弟子,卻根本無法抵擋,直接仰天栽倒在地,隨著體內的精氣本源被吸納,生機也在一點點的流逝。

在場眾人中,也只有子魚、丁進、陳戰、周叢雲以及後來出現的華正陽三人沒有受到影響。

其他人都呈現出了痛苦的神色。

周叢雲目光閃爍,倒吸了一口涼氣:「如果我沒有猜錯,這天碑果然是一個陰謀,余寒便是發現了其中的不妥之處,才會出手試探,然後在天文上留名之後,又將其抹除。」

他沒有將話全部說明白。

事實上,每個人心裡,在這一刻身體被侵染的時候,便已經徹底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

只有將自己名字留在天碑上面的弟子們,才會出現這等情況。

所以,真正的情況已經不需要解釋。

這座天碑,真正的目的果然不懷好意!

陳戰也是目光閃爍,之前還將一切怪罪在余寒身上的他,忍不住臉色一陣青白。

漆黑如墨的光芒,在無數道精氣被吸納之後,終於在天碑之上緩緩凝結,繼而化為一片壓頂烏雲,讓周圍的氣息都變得幾乎凝固了起來。

天碑上的無數名字也終於漸漸消失,一隻碩大的眼眸出現在那裡,帶著幾分妖異的光芒,掃向了周圍全力抵抗的眾人。

「原本,是想要讓你們多活一些時間的,但是現在,既然那個小傢伙非要多管閑事,便只能先收了你們的性命了1

隨著那隻巨大魔眼的閃爍,眾人身上的精氣本源被吸納的速度越來越快!

「滾開1

丁進怒吼一聲,閃電般出手,一段梧桐樹出現在他掌心,隨著真氣注入,燃燒起一抹嫣紅如血的火光。

隨即,梧桐樹狠狠劈出,一道火浪狂涌而出,化為滾滾火海瀰漫,朝向那道魔眼狠狠的劈殺了過去!

「嗯?鳳凰血脈?」

魔眼帶著幾分驚奇,也有幾分不解。

隨即,那碩大的眼眸眨動之下,一道無形的波紋擴散而出。

隨著這道波紋擴散,所過之處,丁進所綻放出來的火光,全部都被碾壓成了靡粉。

噗!

他張口噴出一大口鮮血,嘴角卻咧開一絲嘲諷:「也不過如此1

「你們這些小傢伙,都挺有意思的,這麼多年,每一代弟子們都不知道換了多少人,從沒有一代,像是你們這樣強大1

「謝謝你的誇獎1丁進咧嘴大笑:「不過我還是感覺,你乖乖滾回去最好1

「呼——」

又是一道火光衝天而起,狠狠的朝向魔眼斬落。

丁進目光掃了一眼同樣無事的陳戰和華正陽等人一眼:「還不出手,都想要一起死嗎?」

他的話音方落,在那天碑的正上方,一道璀璨劍氣忽然間衝天飛起!

在那道劍氣的最頂端,有一道七彩光球不住的咆哮而怒吼。

隨即好像是綻放開的禮花一般,在萬丈虛空之上狠狠的炸裂了開來。

魔眼閃爍著懾人的光芒,殺機乍現。

而余寒和子魚,也在此刻輕輕睜開了雙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