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大道誅天>第三百零六章 納精氣而重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零六章 納精氣而重生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都市言情

余寒的面孔,幾乎全部被鮮血染紅,凄慘到了極點,然而他卻伸手握住了子魚。

真氣流轉,臉上的血跡盡數褪去,露出一張蒼白之極的面孔。

感受到他那微微顫抖的手臂,子魚忍不住一陣心疼,玉手也不由得緊了緊,真氣綿綿輸入到了他的體內,幫助他恢復沉重的傷勢。

余寒雙目微微眯起,適才如果不是子魚出手,藉助那把神器之力,灌注到了自己體內。

這一戰,很有可能是自己爆體而亡的結局。

看著天碑上的那隻巨大魔眼,和苦苦支撐的眾人,眼中漸漸生出幾分明悟。

這隻魔眼,一定是與之前的仇劍仙屬於同一個勢力的魔物,不知為何,卻逃到了這裡,寄居在了天碑之上。

它或許只是一個魔物,又或許,是一尊強大存在隕落之後留下的一隻眼球。

但卻擁有著可怕的力量,便就在侵染了天碑之後,將自己的精神烙印不斷融入到了想要藉助天碑證明自己的弟子身上。

它不急於吞噬那些被精深烙印的弟子一身精氣,而是放任他們離開,並不是因為心存善念,而是圖謀甚大。

納精氣而重生!

每個被烙印的弟子,都是他的奴隸,無論如何強大,都會被它一絲烙印所控制,當修為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或者足夠他「飽餐」一頓的時候,被它召喚回來吞噬掉。

聽起來,似乎所有的機緣,到最後都是一個悲劇。

但事實就是如此。

想到這裡,他看向那隻魔眼的目光,帶著一股強橫的殺機。

與此同時,體內大乾坤真氣瘋狂流轉,傷勢也在迅速的恢復。

「不能繼續等下去了1

眼看著丁進全力出手之下,不斷被那隻魔眼震得吐血拋飛,而陳戰和周叢雲等人,甚至是不知何時出現在這裡的華正陽三人,只是作為一個看客,根本沒有出手的意思。

余寒心裡的怒火不斷升華。

「難道丁進隕落了,你們就能夠活著嗎?」

他的聲音有些低沉和沙啞,卻沁透人心,讓那些還保持著一絲清明的人們看向陳戰等人的目光,也帶著幾分失望。

「夠了1

陳戰冷哼一聲:「這隻魔眼如此恐怖,我們根本不是對手,留下來與它抗衡,只有死路一條,如今我們已經走到了修羅路的盡頭,倒不如想一想該如何逃離此處1

「要帶著所有人一起逃離嗎?」

余寒嘴角勾起一絲譏諷:「你便自行去做你的春秋大夢吧!懦夫一個1

陳戰目光閃爍,臉色也微微泛紅,尤其是感覺到那些如同刀子般掃蕩過來的目光,心中更是忍不住一陣咬牙切齒。

的確,他並沒有想要將所有人都帶走的意思。

面對如此強敵,自己能夠逃離已經十分困難,要帶走這些已經被魔眼烙印的弟子,一個不好,那些烙印過渡到自己身上,將會後悔莫及。

雖然這樣做讓他失去了道義,但只要能夠活下來,道義似乎已經不那麼重要了。

「豬狗不如1

余寒冷哼了一聲,便不再理會陳戰等人,他這一番話諷刺的,不僅僅是陳戰一人,還有周叢雲和華正陽,他們也同樣做出了這般選擇。

「那就讓我來吧1他看向了那隻魔眼,劍緩緩出鞘,然後轉頭看了一眼子魚。

「子魚,我們一起1

子魚完美無瑕的面孔上,帶著幾分欣慰,他了解自己,所以這必死的一戰,要與自己一起。

兩人牽著手,兩把劍同時橫貫在胸前,隨著一道道光芒流轉,可怕的氣息不斷的沸騰。

「生死莫離劍1

低沉的聲音從兩人口中響起。

與此同時,兩道身影同時衝天飛起,兩把長劍交織在一起,隨著刺耳的摩擦之聲,直接投射出一道巨大的劍氣,從九天之上蜿蜒而下。

劍氣所指,赫然朝向那魔眼的正中心?

魔眼閃過幾分不可思議,驚訝的聲音也傳遞了出來:「竟然學會了那對狗男女的劍術神通,真是好機緣1

那對仙人情侶,即便在太古年間,也是聲名顯赫的絕世人物,隕落在他們手裡的異族強者不計其數。

自然,對於魔眼這個異族中的強者而言,眼見著這套劍術再次出現在面前,自然會立刻認出。

然而,雖然口中不忿,眼中卻沒有半分的大意。

一道道光紋擴散而出,在半空中凝聚,衍化為一道光盾,迎上了那道可怕的劍氣。

轟隆!

恐怖的氣息朝向四面八方沸騰。

那道光紋,在兩人聯手催動的劍氣之下,竟是轟然被斬成了靡粉。

雖然他們凝聚出來的劍氣也同樣土崩瓦解,但卻成功破開了魔眼的攻擊。

這一結果,徹底顛覆了之前陳戰等人口中,那根本不是對手的搪塞之言。

「他們兩個,怎麼如此強大?」

陳戰倒吸了一口涼氣,適才那一劍,真正的實力似乎已經達到了一個極致。

他毫不懷疑,即便自己突破到了化骨巔峰境界,而且成功融合了品級超絕的靈骨,也絕對抵擋不住這一劍!

他雙目漸漸泛紅,拳頭也緊緊握起。

余寒用事實,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個巴掌。

從兩人相遇開始,自己一步步的走入到了他的壓制之下,還未開始真正的殊死一戰,便已經一敗塗地。

然而此刻,他已經根本無法去扭轉這個局面。

華正陽的臉色更加難看,半空中的余寒和子魚,在那無窮無盡的劍氣籠罩之下,宛若一對神仙眷侶,出奇的般配。

可就是這種般配,讓他眼中閃爍出濃濃的嫉妒。

心中要狙殺余寒之心也更加濃郁了起來。

「還是你們兩口子厲害,丫的這隻狗眼睛太夠勁了1丁進嘴角還掛著斑斑血跡,卻忍不住笑罵連連。

「殺——」

劍氣的摩擦之聲再度響起。

兩道劍氣,幾乎同時從兩人的長劍之中流淌而出,繼而匯聚在一起,擰成一股,化為一道巨大的螺旋氣勁。

高度凝聚的螺旋劍氣,帶著一股狂暴之極的光芒掃蕩而出,再度朝向那隻魔眼鎮壓了下去!

魔眼光芒閃爍,咬牙道:「你們以為,憑你們這點微末的修為,靠著那對狗男女傳承下來的劍術,便可以與我抗衡了嗎?」

說話之間,魔眼眨動,一道漆黑的氣柱忽然衝出。

「既然你們不識好歹,那今日,便全部都給我隕落了吧1

隨著陰冷的聲音響起,那道漆黑的光柱狠狠撞在了兩人聯手催動的螺旋劍氣之上!

轟隆!

可怕的爆炸之聲響徹。

這一次,余寒和子魚同時感覺到了一股無與倫比的鎮壓力量迎面而來,隨著劍氣轟然破碎,身體也紛紛朝向後方飄退。

兩對目光同時帶著幾分駭然看向了魔眼。

「這傢伙,到底有多麼強大,連生死莫離劍,都無法抵擋住嗎?」

兩人眼中漸漸閃爍出幾分凝重,魔眼越來越展現出恐怖的力量,他們兩個的處境,也越來越危險。

而其實,最危險的並不是他們,而是周圍那些人。

耽擱了這麼久,一些修為低下的弟子,已經在不住的翻滾中漸漸沉默了下去,躺倒在地,一身精氣本源盡數被吸干。

只剩下冰冷的屍體,橫七豎八的倒在那裡。

如同柳白等人,也只能苦苦支撐,然而只是勉強能夠延緩被吞噬的速度,卻根本無法止祝

許飛他們也同樣如此,所以,最先支撐不住的,會是他們這些人。

余寒猛地咬牙。

「子魚,這樣下去恐怕不行!這魔眼的力量似乎無窮無盡,我們即便繼續催動生死莫離劍,也很難與之抗衡1

子魚點了點頭:「它很厲害,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同時催動底牌1

余寒卻是輕輕搖頭:「一旦這樣,我們的勁氣便不如此刻這般融洽,到時候戰鬥力也不見得會比現在強多少1

「現在只有一個辦法1

子魚偏過頭看著他,看著他漸漸閃爍的目光,皺眉道:「你要做什麼?」

「護送我,衝進它的內部,或許只有這樣,才有可能找到它的弱點1

「不行!這太危險了1子魚直接開口拒絕。

余寒卻是輕輕道:「那也總比我們一起在這裡被它嘲笑和玩弄致死要強1

「可是……」

子魚剛要開口,卻被余寒阻止住:「沒有可是了,這麼長時間,我的命一直很大,相信我,不會留下你一個人1

子魚終於不再開口,但卻並不算是同意,而是她知道,自己根本無法勸他改變主意。

「你要我如何助你?」

「跟著我出手就行1

話音落,他身形閃爍,劍裹帶著一片刺目的劍光,合身朝向下方俯衝了過去。

與此同時,眉心處的毀滅之眼悄然張開,頭頂劍意星河凌空橫貫,連同洪荒之力,也在頃刻之間被激發了出來。

「自不量力,以為這樣就行了嗎?」

魔眼冷哼一聲,光紋遍布,直接將余寒的身形包裹在了其中,不斷笑容那些籠罩在他周圍的恐怖力量。

子魚的眸子,卻在這一刻掠過一絲精芒。

他要自己跟著他出手,而沒有告訴自己確切出手的時間,不是因為忘記了,而是有意為之。

以他們的默契,他相信自己,能夠找到那最為恰當的一點出手。

而事實也是如此。

神器短劍瞬間出鞘,凌空劃破一道恐怖之極的劍芒,直接將魔眼綻放出來的光紋盡數斬破。

「九月焚天1

幾乎是在同時,余寒徹底引動了洪荒之力,九月焚天在身前狠狠激蕩而出,竟是在瞬間將魔眼破開一道縫隙。

略帶瘦削的身軀,沒有絲毫猶豫,直接鑽入到了那道裂縫之中!